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野人国/李方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12日 来稿)
    
    
     李方(原名李焕明,此文2008年写于狱中) (博讯 boxun.com)

    在这片一望无际的山峦之上,是我的祖国山中国。古代有个中山国,我的祖国叫山中国,因为我的祖国深居在群山之中,名符其实。
    我们是一个先进的、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国家说,社会主义是目前最为先进的社会形态。国家还说,我国的下一步目标是实现共产主义,那将是终极美好的人类社会。我们对国家的话深信不疑,对自己国家的现在充满自豪,对国家的未来充满期待。
    我本人就生活在这群山之中的一个生产队里,队长指挥全队人干活,吃饭,再干活再吃饭。我们梦里都是在队长指挥下活动的。大家集体劳动,集体收获,集体分享。收获的粮食等物品,交完了国家的,留下的社员分回去自己吃。有些人生性懒惰,有些人生性勤恳,在一起干活时,队长无法平均分配活路,只能靠自觉干了。懒人偷奸耍滑不老实干,本来只干了5分工的活,队长计他10分工,因为他也是一个成年人,有妻有小,有老有少,怎好只计他5分6分工。勤恳的人老实苦干,干了11分12分的活,也只计10分工。队长怎好给他多计,计多了别的山民不服哪。
    到了秋后分粮,偷懒的人分200斤粮,勤恳的人也分200斤粮。勤恳人的老婆、亲人就要骂他了:你那么苦干死干的,傻啊?也才分一样多的粮,何苦呢?
    勤恳的人也学懒人的办法,不认真出力了,该深挖的浅挖,该除的草也不当回事,该施肥的敷衍了事,本可一天干完的活,拖拖拉拉,三天四天才干个差不多。再也没有人操心队里的事了,该积肥无人说,该打药无人说,该用良种无人说,该翻地无人说,该除掉荒苗的树无人说,该保土保墒浇水灌溉的无人说,该加快进度赶时间的无人说……。全靠队长一个脑袋运转,他想到的,安排人去干,干个六七成交差。队长想不到的,无人想,无人说,更无人去干。
    大家种粮的心都荒了,如同荒草地一样不景气。地里的庄稼是需要用心血浇灌,才能丰收增产的。人要想吃饱饭,是要付出苦功苦心的。大家都不用心在田里,人懒田更懒,人哄田一季,田哄人一年。队里的庄稼一年不如一年,收成也一年不如一年,分到大家手中的口粮也越来越少。同时,为了不挨上面的批评,队长上报的产量必须一年高过一年。因为上面说了,国家GDP每年增长10%,生产队的产量增加要是低于这个数,你就是落后单位。落后单位是要批斗的,单位领导是要免职的。所以队长只好虚报增产。既然是增产,上交的公粮当然也要逐年增加。于是,分到社员手中的粮一年少过一年。
    粮不够吃怎么办?社员去山上采野菜、采野果,藏在洞里风干,越冬时拿出来当粮吃。另一个关键的问题是,衣服不够穿。社员手上没钱,国家卖的布、棉花越来越贵,怎么也买不起。贵是因为国家的布和棉花产量越来越低,没有人认真生产。除了分配给党政干部、领导家属、退休老革命,以及去支援友好兄弟国家外,剩下不多的卖给老百姓。这还是微利卖的,国家没打算赚钱的,否则更贵。可农民们还是买不起。
    一件衣服穿三代,补成补丁又加补丁,爷爷死了孙子穿,奶奶死了孙女穿。女儿出嫁时得留下衣服,男方要出得起一身衣服,才能将赤裸的女方包装回家。山人们最乐意过夏,害怕过冬,因为夏天可以不用穿衣服,只弄些草、树叶扎成草叶裙,遮住阴部就行了,不用磨损布衣布裤,省到冬天再穿。冬天可难熬了,买不起布,买不起棉花,许多人只好穿单衣单裤过冬。单衣单裤穿烂的人,也总不便光着身子吧,于是拼了命去打野兽。打了野兽好处可大了,既有大肉吃,又有皮毛做衣服穿。
    单衣单裤过冬的难受可想而知。白天发抖,晚上更发抖,睡觉时只好几个人搂在一起,互相取暖。即便如此,仍是冻得长夜哀号,像寒号鸟一样。若是养个狗、猫可好了,搂着它们睡,要比搂着人睡温暖得多。可是谁有粮食养牲畜?不给它吃的,它肯定不在你家里住,全跑山上去抓鼠抓蛇,早变成真正的野生动物了。人们渴望自己身上能长出狗毛、猫毛来,哪怕是猪毛、牛毛也好过不长毛,怎么样也抵过半身棉衣。人们还希望自己能够像青蛙、蛇、熊一样,可以冬眠。冬眠该多好,最难过的冬季里不用吃、不用喝、不用穿、不用挨冻,省衣又省粮,真可说是无忧无虑了。
    一代又一代的山人们在苦盼、渴望中艰难存活。据说动物的欲求可以影响到基因的演变,基因会因此产生适应性进化。这就是生物的好处,它能够适应环境变化而存续。数代人以后,奇迹发生了,山中国的山人们,身上果真长出了毛来!开始是绒绒的,稀拉拉的,不怎么起眼。一代接一代,毛越来越浓密,最终变得和头发一样厚实,完全具有了保暖遮羞的作用。
    山中国人们的兴奋不言而喻。人长出了浓密的、可保暖的毛,这可是多么巨大的历史进步!你想想,它使人从此四季温暖,省去了穿衣,要节省多少棉和布?要省去多少劳作和寒冻之苦?它带给山中国人的欢乐是无法言表的。山中国人,尤其是国家,认为这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历史性体现,这是他们战胜敌对势力、战胜大自然的又一重大成果。举国上下,都把山人真正长出可保暖的人毛的那一年,叫大庆元年。国家规定,以后每年,立冬这一天,全国举行盛大的“长毛节”庆祝活动。
    更令人惊喜的进步,还在于山中国的农民们真的具有了冬眠的本领!一到立冬前后,农民们纷纷藏进自己早已挖好的泥洞里,封上洞口,开始入睡。整个冬天里,就像僵尸一样,不吃不喝不动。除了少数人会不幸被老鼠、野狼、虎豹掏食外,大多数都能毫无痛苦地安度寒冬。
    幸福从此降临山中国。举国认为,这是他们战胜敌对势力、战胜大自然的重大成果,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又一有力证明!为此,举国欢庆,人皆自豪。国家规定,以后每年,春分这一天,全国举行盛大的“冬眠节”庆祝活动(这个时节,全国人民基本都已结束冬眠,清醒过来)。
    最令山中国农民惊喜的是,由于常年吃粮较少,吃野菜野果、树叶草叶较多,经过长期锻炼,他们的肠胃已完全适应消化树叶、草叶,甚至树皮了。农民们从此以树叶、草叶为主食,粮食为副食,他们和牛、羊、马、驴、兔一样,四季在草地和林地里采食。食物的来源因而更加广泛,农民们从此不再那么饥饿了,青黄不接时节,饿死人的情况少多了。
    山中国人口中,农民占了90%。其他10%的人是干部及其家属,少量城镇小集体企业、小国营企业工人,及其家属。农民全部变成了长毛的、会冬眠的、主食树叶草叶的野人,余下的10%的人仍旧穿衣,不冬眠,主食米面粮食。他们当中,也有少量收入极低的,在城镇或企业里存活艰难的,十分羡慕农民,也主动要求去乡下做农民,去长毛,去冬眠,去吃树叶草叶。他们最终当然也进化成功,长出了毛,学会了冬眠,能津津有味地吃树叶草叶了。这样,山中国最终大约只剩下5%左右穿衣吃粮的上等人,他们大多数是这个国家的各级领导干部,及其家属,靠长毛的农民们上交的公粮过日子。
    队长仍然领着长毛的农民种庄稼,收粮食。现在,七八成的粮要上交国家,余下的分给农民,过节时改善一下。种庄稼之外的时间里,队长任由农民自己去找树叶草叶吃。整个冬天不开工,因为大家都在冬眠。队长全家也并不比别的农民好过多少,他要是贪占得太明显,也是逃不过大伙的眼睛的。因此,队长也没什么粮吃,没多少衣服穿,他一家人,包括他自己,也长出了毛,也学会了冬眠,也主要靠吃树叶草叶过活。
    山中国整个干部体系里,中央、省、市、县、区、乡,那些完全不用参加农业劳动的,完全靠国家发工资、分配粮布的的正式干部职工,不长毛,不冬眠,不吃树叶草叶。而大队干部、生产队干部则基本和普通农民一样,身上长毛,冬季冬眠,平时主要吃树叶草叶。
    由于全国95%的人全身长着浓密的毛,又冬眠,又吃树叶草叶,外国人把我们称之为“野人”,而把我伟大的山中国叫“野人国”。
    农民们还有一个显著的变化,就是语言功能的退化,他们基本不会讲话了。原因是,每天干什么,全由队长操心、安排,根本无需自己想什么、说什么。长此以往,语言能力一代不如一代,逐渐丧失,成了不会说话的劳动者,和耕田犁地的牲口差不多。而队长,面对一群日渐听不懂人话的动物,他也懒得费劲讲话,只以手势指挥,还更省力。长此以往,缺乏语言交流的队长,也日渐不会讲话了,也变成了不会说话的牲口首领。
    全国95%的人不会讲话,举国上下,大片的地方静静悄悄的,俨然一个沉默之国。沉默不是金,就是火。。95%的人,一年四季辛苦种地,是为了养活那5%与自己基本不相干的人,谁心里没火?
    一天,一个乡干部要拿农民家里放的树叶草叶,喂自己的马。那农民不干,那是他全家好几天的口粮。干部生气了,命令大队干部、生产队干部把他绑起来,用马鞭抽。抽得时间长了,那农民的皮毛皮开肉绽。这干部一看见带浓毛的血肉,就联想到他猎杀野熊时的情景。在他眼里,这全身长毛的,和他根本就不是一类的。不是一类的,就可以吃它的肉。带毛的农民肉,激起了他的猎欲与肉食欲,他突然想尝尝这些野人的肉味。野人比野兽高级,怎么样也还带个“人”字,肉味一定鲜美过野兽。
    干部找来刀,割那农民的肉。那农民只会叫。叫声惊动了更多的农民跑来观看。干部先剥皮毛,再割肉,看到那带血的肉块比熊肉、牛肉更鲜嫩,他割肉的兴致更高。那农民已经不再叫唤,因为他已经痛死了。其他的农民看见了这血淋淋的场面,突然想到那是他们当中的一员。那等于是说,以后干部可以杀农民了,可以吃农民肉了。这太可怕了,他们无法接受。红色的血首先激怒了那死去的农民的家人、亲友,他们冲上去,夺过刀,丧心病狂地刺进那干部的腹中。
    这还得了!乡政府报到县政府,县政府派出兵马,围捉那杀人的农民,捉不到就纵马追杀。反抗的火,一旦有人点燃,马上会烧遍一个又一个山头。野人们开始齐心协力抗击那群兵马,围杀了他们。这还得了!国家于是派来更多的兵马,更多的兵马又激起了更多野人的反抗。
    全国性的大骚乱开始了。野人们冲下山,冲进山谷的城镇,冲进政府机关,打烂门匾,杀死不长毛的人。一些不长毛的人死于骚乱,一些不长毛的人则携带外汇、妻儿,逃到国外,成为难民。国家的领袖带了一帮人,去邻国建立了流亡政府,发誓要将社会主义事业进行到底,一定要带领不长毛的兵马打回山中国。
    野人们赶走了所有不长毛的人。我的祖国成了一个真正的“野人国”。流亡领袖几次派兵马进攻,都被轻易击退。因为,他的兵马太少了,他们常年不劳动、不训练,根本不会打仗,跑都跑不动,哪里是生猛野人的对手。经过数年反复攻杀,领袖的兵马都耗尽了,领袖也因糖尿病逝世,他伟大的社会主义事业被他带进了一口华丽而昂贵的水晶棺里。
    野人国从此再无攻战,我的祖国恢复了和平。野人们的生活依然如故,长毛,冬眠,吃树叶草叶。由于没有了国家干部,粮都不用种了。大队长、队长失去了领导,他们也不再管事,变成了和大家一样的普通野人。有时为了商议公共事务,或解决野人群落间的重大矛盾,他们会推举大伙都信得过的首领,奉他为酋长。而事务一解决完,酋长又归于普通野人,和大伙再无分别。
    野人国重新开始从类人猿到人的进化。这个过程可能要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他们需要进化出语言,需要进化到适应吃粮、种粮,不再吃树叶草叶。我的祖国目前的状态,依以前国家所讲的社会发展阶段学说,应该是处于原始社会前期。当大家进化出语言时,应该就进入到了原始社会中期。当他们都学会了种粮、吃粮、穿衣、制造铁器刀具,那就离奴隶社会不远了。奴隶社会是一个痛苦的阶段,我多灾多难的祖国,必将经历这一千年阵痛时期。然后呢,还有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之后是社会主义社会。唉,又是社会主义社会。到了那时,他们会不会复又变成长毛的野人,再回到猿人时代?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605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习近平最有可能被以何种方式搞掉?
  • 曹汝霖到廬山要求蔣委員長抗戰到底
  • 老虎为何比人要珍贵
  • 領導五四運動的湯爾和落水做了大漢奸
  • 今天和主在乐园里
  • 反對廿一條最烈者是段祺瑞
  • 武汉病毒变成淹没中美两国的太平洋
  •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 川普是个白眼狼
  • 美国的社会安全系统几乎崩溃
  • 《人生列车》连载24-31巴黎记事(1989-1993)
  • 袁世凱對日寸土必爭
  • 聂鲁达:“伐木者,醒来吧”毕汝谐(纽约作家)
  • 許德珩等人回憶五四錯誤多多
  • 巴黎和會前列強已訂密約損害中國
  • 香港游客的沙漠鼠行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利祿薰心既不能命又不受命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我执
  • 毕汝谐除恶务尽!点击量突破六千万二百万!毕汝谐(纽约作家)
  • 陈泱潮9.毛泽东中共执行《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第七条,故意杀
  • 胡志伟李宗仁未在《國內和平協議》上簽字是迫於全體與會者均不同
  • 陈泱潮9.毛澤東中共執行《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第七条,故意殺
  • 胡志伟李白與共軍相約夾擊中央軍
  • 曾节明对话秦晋先生:习近平是否做得成毛泽东第二?将以何种方式
  • 胡志伟李宗仁私通敵營
  • 孙宝强绥靖,绥靖,绥靖到死死方休!
  • 胡志伟李宗仁是一個口是心非、老奸巨滑、吃裏扒外、翻雲覆雨的濫
  • 谢选骏新技术要消灭所有的健康者吗
  • 胡志伟蓋棺論定唐德剛
  • 谢选骏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 陈泱潮8.世界開始追究中共責任,訴諸法律,要求賠償
  • 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26.小海灣裏的小人物﹝下﹞
  • 胡志伟丁中江說曹汝霖對自己頗多迴護
    论坛最新文章:
  • 欧美国家不惜让企业转产以满足口罩防护服呼吸机之需
  • 新冠病毒全球蔓延 山东口罩企业市值暴增
  • 新冠肺炎:全球超过60万人确诊 意大利死亡突破一万例
  • 抗击疫情:德国继续接收意大利和法国重症患者
  • 无症状感染者不被列入确诊引发各方隐忧
  • 新冠疫情 : 意大利死者过万 法国未来15天艰险
  • 法国总理警告四月份疫情更加严峻 快速排查将增至每日10万
  • 从中国采购新冠病毒试剂盒错误率80% 捷克中使馆回应:用
  • 武汉天河机场4月8日起复飞国内航班 全国电影院突然暂停复
  • 谁来续写武汉日记?
  • 欧元区亟需财政团结 意大利总理忧:欧盟大厦恐将倾
  • 因应物资紧缺 法国已向中国订购总10亿只口罩
  • 南非经济遭受疫情重创 安倍晋三:日本旅游业收入已下降九
  • 中国驱逐美国三大报社驻华美籍记者 台外长:欢迎来台驻点
  • 日本新冠感染者单日首破百名 各地呼吁减少外出
  • 受新冠病毒冲击太阳马戏团考虑破产
  • 新华社批千里跋涉上海搭类包机是在制造问题苏贞昌驳称为了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