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俄国革命史》句读(八之下)/王澄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3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俄国革命史Trotsky’s History of The Russian Revolution》
     (博讯 boxun.com)

    我们为什么要学习托洛茨基的《俄国革命史》?
    
    因为在1917年,对俄国上层统治者不满的有三股重要力量:民族独立运动,工人,和农民。今天的中国,我们看到同样有三股反对中共的力量:民族独立运动,农民工/工人,和农民。那么,为什么当年列宁和托洛茨基能够成功,而我们还没有成功?
    
    下面是小组讨论纪要,【】中是托洛茨基的原文。
    
    第八章 谁领导了二月暴动?
    【首都中的斗争并非延长一小时或两小时,而是五天。领袖们企图遏止它。群众则报之以压力,而且向前进。反对他们的,有:古旧国家,在它传统的表面之后,还假定存在着强大力量;有自由资产阶级,以及国会,土地协会,城市联合会,军事工业组织,学院,大学,以及颇为发达的出版物;最后,还有那两个有力的社会主义政党,它们以爱国主义的抵抗力反对着从下面来的攻击。在布尔什维克党的身上,暴动找到了最接近的,然而失去了头脑的组织,它拥有分散的干部,软弱无力的非法小组。不过虽然如此,那几天谁都不曾期待的革命,却发展起来了,且当表面上仿佛运动业已衰落之时,它却以一次激剧的上升,一个强烈的震动,保证了自己的胜利。】
    
    小组讨论:旧政府表面上存在着强大的力量,其实到了大革命到来之时,就树倒猢狲散了。
    
    【究竟这前无成例的容忍力与进攻力从何而来?光用痛苦来解释是不够的。痛苦这一种东西还嫌太少。】
    
    【大战前夕,工人中的革命阶层,跟随于布尔什维克之后,而他们的后面则又带着群众。大战一经开始,局势突然变了:稀薄的一层保守派抬起头来,他们的背后拖着该阶级的大部分,革命分子显得孤立了,静默下去。在战争的过程中,局势开始变化,最初是缓慢地,等到失败之后,便愈加急速与激烈了。积极的不满之情抓住了整个工人阶级。不错,在工人阶级的大部分中,这个不满是蒙受着爱国主义的色彩的;但它与有产阶级之计算的与卑怯的爱国主义并无共同之点,这些阶级把一切内政问题都延迟到胜利之后。恰恰是战争,它的牺牲,它的恐怖与它的耻辱,不仅使工人中的老的阶层,甚至使新的阶层也与沙皇制度发生了冲突。以一种新的激烈程度冲突着,并使他们得到结论:再也不能忍受了!这结论是普遍的,他把群众联合一起,且予他们以强大的压力。】
    
    小组讨论:托洛茨基曾精辟地说,当人民对于痛苦到了不能忍受的时候,革命就爆发了。革命爆发之前,人民一直在忍受着。
    
    【军队膨胀了,它吸收了几百万工人与农民。每人都有他的自己人在军队中:儿子,丈夫、兄弟、亲戚。军队不像战前一样地与人民隔离了。现在,人们遇见士兵的机会是无比地多:送他们上前线,当他们请假回家的时候跟他们一起住;在街上与电车中,跟他们谈起前线情形;到伤兵医院去探望他们。工人住区,军营,前线,以及在某种限度内连乡村都成为传达消息的脉管。工人们知道了士兵的感情与思想。关于战争,关于那些因战争发财的人,关于将军们,政府,以及关于沙皇与沙后,他们谈过无数次的话。士兵谈到战争就说:去它妈的!而工人说起政府也就回答道:去它妈的!士兵说:你们到底为什么在此地京城里老不说话?工人回答道:赤手空拳干不了什么事,1905年的时候我们早吃过军队的苦头……士兵便想了一下说:大家一下子起来好吗?工人说:正是要大家一下子!这样的谈话,在战前是进行于个别间的,带有密谋性质。现在它们却到处在谈了,谈到任何问题,而且差不多是公开地,至少在工人区中是如此。】
    
    小组讨论:中国的士兵大多是农民出身,这对于中国革命是绝对必要的力量。有了军队的支持,革命将很快很顺利地完成。
      
    【军队与人民间的分子互渗运动,是不断地完成着的,工人们密切注意着军队的温度:且立刻觉得临界点之迫近。正是这个,予那深信胜利的群众进攻以如此坚强地的力量。】
    
    小组讨论:做好军队和武警部队的工作,就从今天开始。这项工作的成果将决定这次革命流血还是不流血。
       
    【当秘密警察记录二月最后几天的情形时,也指出这个运动是“自发的”,就是说:它没有从上面来的有计划的领导;但他们马上又加添一句说:“是在无产阶级一般的扩大宣传之下”进行的。这个估量真是一语破的:这些反对革命的职业家们,在他们去居住革命家让出来的狱室之前,比自由派领袖们对于那正在完成着的过程,具有一个远较亲切的观点。】
    
    小组讨论:革命宣传,“一般的扩大的宣传”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自发性这一种神秘学说,解释不了任何事物。为要正确地估量局势与决定予敌人以打击的时机,则群众或它的领导层必须对历史事变能作自己的考察,并须有估计这些事变的自己的标准。换句话说,那群众必须不是抽象的群众,而是彼得格勒的工人群众与一般的俄国工人群众:他们经历过1905年革命,经历过1905年12月莫斯科暴动,他们被击毁于禁卫军的谢米诺夫斯基团之手;那群众中必须散布着这种工人,他们曾彻底的思索过1905年的经验,批判过自由派与孟什维克的立宪幻想,接受了革命的远景,曾几十次默想过军队的问题,注意地观察着军队中所发生的情形,他们能从自己的观察中做出革命的结论,且能将这些结论转告别人。最后在卫戍军本身的队伍中,必须有先进的士兵,他们过去为革命宣传所感动,或至少为它所触着。】
    
    小组讨论:群众运动要从小型到大型一遍一遍地演练,最后才能胜利。士兵中的先进分子将会起到决定性作用。
    
    【在每一个工厂,每一行会,每一连,每一茶馆,在伤兵医院,在转送站,甚至在人口日渐减少的乡村中,都进行着革命思想之分子运动。到处都有解释事件的人,这些人主要是工人,人们向他们听取见闻,并盼望从他们那里得到所需要的意见。】
    
    小组讨论:“革命思想之分子运动”在于它的普遍性和扩大性。
    
    【经验,批评,创意,自我牺牲这许多成分,贯通了群众,这就是革命运动这个自觉过程中的有决定意义的内部运动力学,绝非浮浅一瞥所能见到。】
    
    小组讨论:“经验,批评,创意,自我牺牲”,是群众运动获得成功的不可缺少的要素。
    
    【自由派与驯良左翼的狂妄大佬们,总以为群众内部的变化永远不超出蚁穴蜂巢式的瞎忙水平。其实,激荡劳工人群的思想之深刻、勇敢和觉悟程度,把上等阶级赖以立足的贫乏思想远抛到后面。】
    
    小组讨论:大革命中,千万不要低估了“激荡劳工人群的思想之深刻、勇敢和觉悟程度”。
    
    【思想的科学性乃在于它和客观过程的适合,又在于它之能影响这一过程与领导之。难道那受《启示录》感应与信仰拉斯布丁梦想的政府各界的思想,能些少具有这种特点吗?或者自由派的思想,即希望参加于资本主义大国间的格斗,落后的俄国便能同时得到胜利与国会制度的那种思想,是有科学根基的吗?】
    
    小组讨论:中国革命指导思想的正确性和客观过程的结合,是成功之母。
    
    【或许这类知识分子——他们奴颜婢膝地适应着童年便已衰朽的自由主义,而同时又用久已失去生命的隐喻来保障自己虚幻的独立——的思想生活是合乎科学的吗?其实,在所有这班人的思想中,有一个精神停顿、怪物、迷信与虚幻的王国,如果你愿意这样说的话,它乃是“盲目自发性的王国”。】
    
    小组讨论:中国的知识分子没有用。我们从来都不care他们说什么。“他们奴颜婢膝地适应着童年便已衰朽的自由主义”。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难道我们没有权利把自由派关于二月革命的哲学全部倒置过来吗?是的,我们是有权这样说的:当那官方社会---由各个占统治地位的阶级、阶层、派别、政党与派系所形成的好多层数的全部上层建筑---靠着惰性与机械性在得过且过,受着过时思想残渣的营养,对于发展的不可抗拒的要求聋聩不闻,迷惑于幽灵,预见不到任何东西之时,在工人群众中却发生着一种独立的与深刻的生长过程,这不仅增长了他们对统治者的仇恨,而且更能使他们对统治者的无力作批判性的估计,更积累起经验与创造的自觉;至于革命暴动及其胜利,则完成了这个过程。】
    
    小组讨论:“全部上层建筑---靠着惰性与机械性在得过且过,受着过时思想残渣的营养,对于发展的不可抗拒的要求聋聩不闻,迷惑于幽灵,预见不到任何东西之时,在工人群众中却发生着一种独立的与深刻的生长过程”。
    
    【因此,对于上面提出的那个问题:谁领导了二月革命?现在我们可以作很明确的答复了:领导了二月革命的,主要是受了列宁党的教育的那些觉悟的与经过锻炼的工人们。不过我们必须立刻加添一句:这一领导足以保证暴动的胜利,但它不足以立即替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保证革命中的领导权。】
    
    小组讨论:中国人民可以推翻一个旧世界,但是中国人民自己却不能够建立一个新世界,因为中国人民不能够揪着自己的头发跃入一个更高阶的文明社会。只有海归的领导才能把没有共产党的中国带领到新的世界。比如像马英九和蔡英文这样海外教育背景的人。
    
    全文完
    
    (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2012年3月10日参加讨论的有,全委会主席王军涛,还有杨明,范奉涛,徐国鑫,耿倩,张玉红,陈立群,陈涵涛,王礼进,陈洋,谢木利,石恩晓,孙德林,顾笑颜,李世勤,张友亮,黄巧月,沈美琴,张成亮,王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1940412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俄国革命史》句读(八之上)/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七之下)/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七之中)/王澄
·王澄:阿奎那的本性法/视频
·王澄博士在全委会的演讲 (图)
·中国人为什么没有天理?/王澄
·中共违反“天理”/王澄
·杜威思想和中国人的弱智/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七之上)/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六之下)/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六之中)/王澄
·王澄:《中华民族四重智障》辅导课/视频
·(美国)中国民主党人对中华民族的全面否定/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六之上)/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五之下)/王澄
·胡适当年西学不足,耽误了中国人/王澄 (图)
·《俄国革命史》句读(四)/王澄
·孔孟之道和阿奎那的本性法之比较/王澄
·《俄国革命史》句读(三之下)/王澄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