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行西式毛专制,西式四人帮攻击祸国民/陈今农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5月20日 来稿)
    
    行西式毛泽东专制,西式四人帮攻击同样要祸国殃民
     一 (博讯 boxun.com)

    99年9月13日上午十时许,我写了一篇大约4万字的文章,内容大致是涉及中国农民地位,营商环境,两岸和解,新闻政策等方面的不满述求。我在电话咨询经得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的同意后,把文章拿到了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竟然把我的文章拿给其驻地公安。我遭到公
    行西式毛泽东专制,西式四人帮攻击同样祸国殃民
    一
    99年9月13日上午十时许,我写了一篇大约4万字的文章,内容大致是涉及中国农民地位,营商环境,两岸和解,新闻政策等方面的不满述求。我在电话咨询经得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的同意后,把文章拿到了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竟然把我的文章拿给其驻地公安。我遭到公安的侮辱、殴打、关押、通报我居住地公安和政府。
    二
    过后三个月,我偷渡到香港。传说中西方自由平等,我想要就美国领事馆的作法明白一个公道,同时也想为自己的生活谋求一条出路。但我无依无靠,流落街头,只好投向了香港政府。香港警方把我移交给香港入境处(原来的移民局)。由于我不提供国籍,遭香港入境处讯问.期间我因写了一个“自由万岁”的纸条,香港入境处林 基,陈 聪等六、七个官职员即开始对我进行了九天的轮番殴打。强迫我要在承认自己为中国大陆人并自愿遣返的文件签字。在最后一次殴打中,把我右耳朵殴打至部分失去听觉。我在香港投诉后,香港入境处职员伪造我的签字,即把我遣送大陆。
    过了一个月,我又偷渡到香港,向香港警方投诉了此事,香港警方等各部门受理了此案,香港入境处即把我强制遣送大陆,要我到中国办理好港澳通行证件才可以在香港跟进案件。
    三
    我回到中国后,中国出入境部门一直不给我批准港澳证件,不让我去香港处理我的投诉。同时我与香港多个部门保持着信函来往,香港高等法院给我邮来开庭通知。由于写文章去美国领事馆,是公安不批准我港澳通行证件的一个重要原因,我时有找美国大使馆、广州领事馆抱怨,仅要求有一个对人格的尊重,我就可以与其了结此事。但使、领馆对我的述求不给任何官方答复。
    03年我再次偷渡到香港,仅打了香港入境处职员林尚熙额头上一拳,经鉴定是轻微伤,本来只够三个星期的刑期。但香港当时的西区法院第一庭的白人法官提出要控告我偷渡罪,致我被判了十五个月的监牢。
    (后来我从大陆法官了解到,法官作为公正判决方,是不能提起控告的,而我当时却是白人法官提出的控告我偷渡罪。据我所知,在香港,只要有一名入境处主任的同意,就可以豁免偷渡罪。所以是否控告偷渡罪,其实存在着很大的随机性。)
    我被判入狱后多次写信反映我的情况,向香港所称的立法会民主派议员求助,但是得不到答复。我因激动在监狱内扰乱, 监狱给我注射精神类针剂,使我长期处于欲睡眠、麻木、反应迟钝状态。我因为恐怖感被动取消上诉。我在香港牢狱期间,香港有关部门也不处理我在香港被殴的事件。
    四
    香港出狱后我一边找中国政府要求办理港澳通行证件,一边也时时找美国使领馆纠缠论理,美国“驻华”“大'使领馆似然不给我答复。2005年5月26日广州市荔湾区公安局,突然以我敲诈勒索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为名,将我关入其公安看守所8个月时间整不审查、不起诉。在看守所内,我前后三次绝食,累计绝食了80天(第一次3天、第二次为31天、第三次为46天),至放出。出狱时,我140斤的个体只剩下70多斤。在我绝食期间,监狱内的狱友得知美国”驻华“使领馆目无人权的事迹,多次在监狱内串联起哄抗议。据传引发狱警等多人联名向关押我的公安干部和外事办干部施压,要求尽早澄清我的案情。 2006年元月26日,我于证据不足将我取保候审出来。
    出狱后几年里,我在广东省和江西省政府部门上下频繁上访,要求冤狱国家赔偿和办理港澳通行证件,得到的只有劳民伤财。 在出狱一年的期限,公安终于证据不足解除我取保侯审。
    五
    我在上访的过程中,我被公安多次关押到精神病院。家居、人身多次遭到公安人员搜查和掠夺。期间所受到的黑恶与无法无天难以一一历数。期间亦时时找美国“驻华”使领馆纠缠论理,多名使馆官职员私下向我表达同情和无奈之情。
    我所受冤枉与冤狱,美国使、领馆与公安是否有黑恶勾结,就有鬼知道,也会有人知道。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方面一直声称人人生而平等,言论自由,美国"大"使馆、领事馆任意把一些访客的资料、信息拿给中国一撮腐败分子拉关系,立功,如无物。其中有相当部分访客是受其教唆的异见人士。这就已经是非同一般的黑恶、奸佞。
    2008年初,我给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姜某某教授写了一篇我觉得很有价值的法律论文,其中我的情况相对印。我等了较长时间没有回音,我打电话到其工作地询问,其接线人员(估计是姜某某的学子,学孙之类)语气极其傲慢,傲中带刺,使我受到刺激。我一气之下即打电话到美国大使馆恐吓美国“驻华”"大"使。就此我被押到北京搞了一年的劳动教养。
    劳动教养实行奴隶劳动,每天十二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星期六、星期天不放假。期间我和其他劳教人员多次上诉和起诉,被暴打或不受理。在我劳动教养期间,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没有经过开庭审理案情的情况下,判我敲诈勒索广州美国领事馆罪名成立,不予我在广州的冤狱赔偿,并表明我没有二审上诉的权利。
    六
    在这持续十多年的时情中,涉及香港入境处与大陆当局相呼应,联合迫害。而美国“驻华”“大”使馆一撮与香港一撮自称的民主派。作为民主国家的重要代表。涉及为自己的私欲,甘当本人被落井下石,并且他们的行为还涉及是借刀杀人的手法算计迫害中国公义人士,对公义人士的质询不回应,搞迷幻欺骗、愚弄。
    跋扈而胡作非为,枉顾其国家和市民的根本利益,枉顾与各国盟友的金兰盟约,枉顾其国家的诚信。与各种所谓的关系与合作的耤口,为其吭害自由、吭害民主的恶行粉墨。当中有没有中饱私囊的勾结,会有鬼知道,也会有人知道。
    有了这样的一撮西式毛泽东专制和西式四人帮攻击的行为,现今,西方的所谓自由、民主已经越来越得不到人们的信任。在中国,中共的改良派时常被党内骂为卖国贼。党外的人权法治力量也时时被百姓骂为汉奸。其实,那些被骂的卖国贼与汉奸,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善良正直,被无辜牵连冤枉受害的。
    中国的一小撮腐败反华势力趁势更加兴见作浪,剥削与压迫中国百姓更加有“榜样”,更加有“理由”,更加凶恶。同时西方所谓的民主国家也是经济危机接二连三,公民动荡此伏彼起。苏联解体,中国变革等,我们以为人类自由将会更美好,我感觉自由却要离我们人类越来越远,越来越模湖。行西式毛泽东专制,西式四人帮攻击同样要祸国殃民。
    安的侮辱、殴打、关押、通报我居住地公安和政府。
    二
    过后三个月,我偷渡到香港。传说中西方自由平等,我想要就美国领事馆的作法明白一个公道,同时也想为自己的生活谋求一条出路。但我无依无靠,流落街头,只好投向了香港政府。香港警方把我移交给香港入境处(原来的移民局)。由于我不提供国籍,遭香港入境处讯问.期间我因写了一个“自由万岁”的纸条,香港入境处林 基,陈 聪等六、七个官职员即开始对我进行了九天的轮番殴打。强迫我要在承认自己为中国大陆人并自愿遣返的文件签字。在最后一次殴打中,把我右耳朵殴打至部分失去听觉。我在香港投诉后,香港入境处职员伪造我的签字,即把我遣送大陆。
    过了一个月,我又偷渡到香港,向香港警方投诉了此事,香港警方等各部门受理了此案,香港入境处即把我强制遣送大陆,要我到中国办理好港澳通行证件才可以在香港跟进案件。
    三
    我回到中国后,中国出入境部门一直不给我批准港澳证件,不让我去香港处理我的投诉。同时我与香港多个部门保持着信函来往,香港高等法院给我邮来开庭通知。由于写文章去美国领事馆,是公安不批准我港澳通行证件的一个重要原因,我时有找美国大使馆、广州领事馆抱怨,仅要求有一个对人格的尊重,我就可以与其了结此事。但使、领馆对我的述求不给任何官方答复。
    03年我再次偷渡到香港,仅打了香港入境处职员林尚熙额头上一拳,经鉴定是轻微伤,本来只够三个星期的刑期。但香港当时的西区法院第一庭的白人法官提出要控告我偷渡罪,致我被判了十五个月的监牢。
    (后来我从大陆法官了解到,法官作为公正判决方,是不能提起控告的,而我当时却是白人法官提出的控告我偷渡罪。据我所知,在香港,只要有一名入境处主任的同意,就可以豁免偷渡罪。所以是否控告偷渡罪,其实存在着很大的随机性。)
    我被判入狱后多次写信反映我的情况,向香港所称的立法会民主派议员求助,但是得不到答复。我因激动在监狱内扰乱, 监狱给我注射精神类针剂,使我长期处于欲睡眠、麻木、反应迟钝状态。我因为恐怖感被动取消上诉。我在香港牢狱期间,香港有关部门也不处理我在香港被殴的事件。
    四
    香港出狱后我一边找中国政府要求办理港澳通行证件,一边也时时找美国使领馆纠缠论理,美国“驻华”“大'使领馆似然不给我答复。2005年5月26日广州市荔湾区公安局,突然以我敲诈勒索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为名,将我关入其公安看守所8个月时间整不审查、不起诉。在看守所内,我前后三次绝食,累计绝食了80天(第一次3天、第二次为31天、第三次为46天),至放出。出狱时,我140斤的个体只剩下70多斤。在我绝食期间,监狱内的狱友得知美国”驻华“使领馆目无人权的事迹,多次在监狱内串联起哄抗议。据传引发狱警等多人联名向关押我的公安干部和外事办干部施压,要求尽早澄清我的案情。 2006年元月26日,我于证据不足将我取保候审出来。
    出狱后几年里,我在广东省和江西省政府部门上下频繁上访,要求冤狱国家赔偿和办理港澳通行证件,得到的只有劳民伤财。 在出狱一年的期限,公安终于证据不足解除我取保侯审。
    五
    我在上访的过程中,我被公安多次关押到精神病院。家居、人身多次遭到公安人员搜查和掠夺。期间所受到的黑恶与无法无天难以一一历数。期间亦时时找美国“驻华”使领馆纠缠论理,多名使馆官职员私下向我表达同情和愤慨之情。
    我所受冤枉与冤狱,美国使、领馆与公安是否有黑恶勾结,就有鬼知道,也会有人知道。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方面一直声称人人生而平等,言论自由,美国"大"使馆、领事馆任意把一些访客的资料、信息拿给中国一撮腐败分子拉关系,立功,如无物。其中有相当部分访客是受其教唆的异见人士。这就已经是非同一般的黑恶、奸佞。
    2008年初,我给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姜某某教授写了一篇我觉得很有价值的法律论文,其中我的情况相对印。我等了较长时间没有回音,我打电话到其工作地询问,其接线人员(估计是姜某某的学子,学孙之类)语气极其傲慢,傲中带刺,使我受到刺激。我一气之下即打电话到美国大使馆恐吓美国“驻华”"大"使。就此我被押到北京搞了一年的劳动教养。
    劳动教养实行奴隶劳动,每天十二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星期六、星期天不放假。期间我和其他劳教人员多次上诉和起诉,被暴打或不受理。在我劳动教养期间,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没有经过开庭审理案情的情况下,判我敲诈勒索广州美国领事馆罪名成立,不予我在广州的冤狱赔偿,并表明我没有二审上诉的权利。
    六
    在这持续十多年的时情中,涉及香港入境处与大陆当局相呼应,联合迫害。而美国“驻华”“大”使馆一撮与香港一撮自称的民主派议员。作为民主国家的重要代表。涉及为自己的私欲,甘当本人被落井下石,并且他们的行为还涉及是借刀杀人的手法算计迫害中国公义人士,对公义人士的质询不回应,搞迷幻诈骗、欺骗。
    跋扈而胡作非为,枉顾其国家和市民的根本利益,枉顾与各国盟友的金兰盟约,枉顾其国家的诚信。勾结一小撮腐败反华势力,与各种所谓的关系与合作的耤口。为其吭害自由、吭害民主、反人类的恶行粉墨。当中有没有中饱私囊的勾结,会有鬼知道,也会有人知道。
    有了这样的一撮西式毛泽东专制和西式四人帮攻击的行为,现今,西方的所谓自由、民主已经越来越得不到人们的信任。在中国,中共的改良派时常被党内骂为卖国贼。党外的人权法治力量也时时被百姓骂为汉奸。其实,那些被骂的卖国贼与汉奸,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善良正直,被无辜牵连冤枉受害的。
    中国的一小撮腐败反华势力趁势更加兴见作浪,剥削与压迫中国百姓更加有“榜样”,更加有“理由”,更加凶残。同时所谓的西方民主国家经济危机接二连三,公民动荡此伏彼起。苏联解体,中国变革等,我们以为人类自由将会更美好,我感觉自由却要离我们人类越来越远,越来越模湖。行西式毛泽东专制,西式四人帮攻击同样要祸国殃民。
    一
    99年9月13日上午十时许,我写了一篇大约4万字的文章,内容大致是涉及中国农民地位,营商环境,两岸和解,新闻政策等方面的不满述求。我在电话咨询经得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的同意后,把文章拿到了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竟然把我的文章拿给其驻地公安。我遭到公
    行西式毛泽东专制,西式四人帮攻击同样祸国殃民
    一
    99年9月13日上午十时许,我写了一篇大约4万字的文章,内容大致是涉及中国农民地位,营商环境,两岸和解,新闻政策等方面的不满述求。我在电话咨询经得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的同意后,把文章拿到了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竟然把我的文章拿给其驻地公安。我遭到公安的侮辱、殴打、关押、通报我居住地公安和政府。
    二
    过后三个月,我偷渡到香港。传说中西方自由平等,我想要就美国领事馆的作法明白一个公道,同时也想为自己的生活谋求一条出路。但我无依无靠,流落街头,只好投向了香港政府。香港警方把我移交给香港入境处(原来的移民局)。由于我不提供国籍,遭香港入境处讯问.期间我因写了一个“自由万岁”的纸条,香港入境处林 基,陈 聪等六、七个官职员即开始对我进行了九天的轮番殴打。强迫我要在承认自己为中国大陆人并自愿遣返的文件签字。在最后一次殴打中,把我右耳朵殴打至部分失去听觉。我在香港投诉后,香港入境处职员伪造我的签字,即把我遣送大陆。
    过了一个月,我又偷渡到香港,向香港警方投诉了此事,香港警方等各部门受理了此案,香港入境处即把我强制遣送大陆,要我到中国办理好港澳通行证件才可以在香港跟进案件。
    三
    我回到中国后,中国出入境部门一直不给我批准港澳证件,不让我去香港处理我的投诉。同时我与香港多个部门保持着信函来往,香港高等法院给我邮来开庭通知。由于写文章去美国领事馆,是公安不批准我港澳通行证件的一个重要原因,我时有找美国大使馆、广州领事馆抱怨,仅要求有一个对人格的尊重,我就可以与其了结此事。但使、领馆对我的述求不给任何官方答复。
    03年我再次偷渡到香港,仅打了香港入境处职员林尚熙额头上一拳,经鉴定是轻微伤,本来只够三个星期的刑期。但香港当时的西区法院第一庭的白人法官提出要控告我偷渡罪,致我被判了十五个月的监牢。
    (后来我从大陆法官了解到,法官作为公正判决方,是不能提起控告的,而我当时却是白人法官提出的控告我偷渡罪。据我所知,在香港,只要有一名入境处主任的同意,就可以豁免偷渡罪。所以是否控告偷渡罪,其实存在着很大的随机性。)
    我被判入狱后多次写信反映我的情况,向香港所称的立法会民主派议员求助,但是得不到答复。我因激动在监狱内扰乱, 监狱给我注射精神类针剂,使我长期处于欲睡眠、麻木、反应迟钝状态。我因为恐怖感被动取消上诉。我在香港牢狱期间,香港有关部门也不处理我在香港被殴的事件。
    四
    香港出狱后我一边找中国政府要求办理港澳通行证件,一边也时时找美国使领馆纠缠论理,美国“驻华”“大'使领馆似然不给我答复。2005年5月26日广州市荔湾区公安局,突然以我敲诈勒索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为名,将我关入其公安看守所8个月时间整不审查、不起诉。在看守所内,我前后三次绝食,累计绝食了80天(第一次3天、第二次为31天、第三次为46天),至放出。出狱时,我140斤的个体只剩下70多斤。在我绝食期间,监狱内的狱友得知美国”驻华“使领馆目无人权的事迹,多次在监狱内串联起哄抗议。据传引发狱警等多人联名向关押我的公安干部和外事办干部施压,要求尽早澄清我的案情。 2006年元月26日,我于证据不足将我取保候审出来。
    出狱后几年里,我在广东省和江西省政府部门上下频繁上访,要求冤狱国家赔偿和办理港澳通行证件,得到的只有劳民伤财。 在出狱一年的期限,公安终于证据不足解除我取保侯审。
    五
    我在上访的过程中,我被公安多次关押到精神病院。家居、人身多次遭到公安人员搜查和掠夺。期间所受到的黑恶与无法无天难以一一历数。期间亦时时找美国“驻华”使领馆纠缠论理,多名使馆官职员私下向我表达同情和无奈之情。
    我所受冤枉与冤狱,美国使、领馆与公安是否有黑恶勾结,就有鬼知道,也会有人知道。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方面一直声称人人生而平等,言论自由,美国"大"使馆、领事馆任意把一些访客的资料、信息拿给中国一撮腐败分子拉关系,立功,如无物。其中有相当部分访客是受其教唆的异见人士。这就已经是非同一般的黑恶、奸佞。
    2008年初,我给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姜某某教授写了一篇我觉得很有价值的法律论文,其中我的情况相对印。我等了较长时间没有回音,我打电话到其工作地询问,其接线人员(估计是姜某某的学子,学孙之类)语气极其傲慢,傲中带刺,使我受到刺激。我一气之下即打电话到美国大使馆恐吓美国“驻华”"大"使。就此我被押到北京搞了一年的劳动教养。
    劳动教养实行奴隶劳动,每天十二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星期六、星期天不放假。期间我和其他劳教人员多次上诉和起诉,被暴打或不受理。在我劳动教养期间,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没有经过开庭审理案情的情况下,判我敲诈勒索广州美国领事馆罪名成立,不予我在广州的冤狱赔偿,并表明我没有二审上诉的权利。
    六
    在这持续十多年的时情中,涉及香港入境处与大陆当局相呼应,联合迫害。而美国“驻华”“大”使馆一撮与香港一撮自称的民主派。作为民主国家的重要代表。涉及为自己的私欲,甘当本人被落井下石,并且他们的行为还涉及是借刀杀人的手法算计迫害中国公义人士,对公义人士的质询不回应,搞迷幻欺骗、愚弄。
    跋扈而胡作非为,枉顾其国家和市民的根本利益,枉顾与各国盟友的金兰盟约,枉顾其国家的诚信。与各种所谓的关系与合作的耤口,为其吭害自由、吭害民主的恶行粉墨。当中有没有中饱私囊的勾结,会有鬼知道,也会有人知道。
    有了这样的一撮西式毛泽东专制和西式四人帮攻击的行为,现今,西方的所谓自由、民主已经越来越得不到人们的信任。在中国,中共的改良派时常被党内骂为卖国贼。党外的人权法治力量也时时被百姓骂为汉奸。其实,那些被骂的卖国贼与汉奸,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善良正直,被无辜牵连冤枉受害的。
    中国的一小撮腐败反华势力趁势更加兴见作浪,剥削与压迫中国百姓更加有“榜样”,更加有“理由”,更加凶恶。同时西方所谓的民主国家也是经济危机接二连三,公民动荡此伏彼起。苏联解体,中国变革等,我们以为人类自由将会更美好,我感觉自由却要离我们人类越来越远,越来越模湖。行西式毛泽东专制,西式四人帮攻击同样要祸国殃民。
    安的侮辱、殴打、关押、通报我居住地公安和政府。
    二
    过后三个月,我偷渡到香港。传说中西方自由平等,我想要就美国领事馆的作法明白一个公道,同时也想为自己的生活谋求一条出路。但我无依无靠,流落街头,只好投向了香港政府。香港警方把我移交给香港入境处(原来的移民局)。由于我不提供国籍,遭香港入境处讯问.期间我因写了一个“自由万岁”的纸条,香港入境处林 基,陈 聪等六、七个官职员即开始对我进行了九天的轮番殴打。强迫我要在承认自己为中国大陆人并自愿遣返的文件签字。在最后一次殴打中,把我右耳朵殴打至部分失去听觉。我在香港投诉后,香港入境处职员伪造我的签字,即把我遣送大陆。
    过了一个月,我又偷渡到香港,向香港警方投诉了此事,香港警方等各部门受理了此案,香港入境处即把我强制遣送大陆,要我到中国办理好港澳通行证件才可以在香港跟进案件。
    三
    我回到中国后,中国出入境部门一直不给我批准港澳证件,不让我去香港处理我的投诉。同时我与香港多个部门保持着信函来往,香港高等法院给我邮来开庭通知。由于写文章去美国领事馆,是公安不批准我港澳通行证件的一个重要原因,我时有找美国大使馆、广州领事馆抱怨,仅要求有一个对人格的尊重,我就可以与其了结此事。但使、领馆对我的述求不给任何官方答复。
    03年我再次偷渡到香港,仅打了香港入境处职员林尚熙额头上一拳,经鉴定是轻微伤,本来只够三个星期的刑期。但香港当时的西区法院第一庭的白人法官提出要控告我偷渡罪,致我被判了十五个月的监牢。
    (后来我从大陆法官了解到,法官作为公正判决方,是不能提起控告的,而我当时却是白人法官提出的控告我偷渡罪。据我所知,在香港,只要有一名入境处主任的同意,就可以豁免偷渡罪。所以是否控告偷渡罪,其实存在着很大的随机性。)
    我被判入狱后多次写信反映我的情况,向香港所称的立法会民主派议员求助,但是得不到答复。我因激动在监狱内扰乱, 监狱给我注射精神类针剂,使我长期处于欲睡眠、麻木、反应迟钝状态。我因为恐怖感被动取消上诉。我在香港牢狱期间,香港有关部门也不处理我在香港被殴的事件。
    四
    香港出狱后我一边找中国政府要求办理港澳通行证件,一边也时时找美国使领馆纠缠论理,美国“驻华”“大'使领馆似然不给我答复。2005年5月26日广州市荔湾区公安局,突然以我敲诈勒索美国驻广州总领事馆为名,将我关入其公安看守所8个月时间整不审查、不起诉。在看守所内,我前后三次绝食,累计绝食了80天(第一次3天、第二次为31天、第三次为46天),至放出。出狱时,我140斤的个体只剩下70多斤。在我绝食期间,监狱内的狱友得知美国”驻华“使领馆目无人权的事迹,多次在监狱内串联起哄抗议。据传引发狱警等多人联名向关押我的公安干部和外事办干部施压,要求尽早澄清我的案情。 2006年元月26日,我于证据不足将我取保候审出来。
    出狱后几年里,我在广东省和江西省政府部门上下频繁上访,要求冤狱国家赔偿和办理港澳通行证件,得到的只有劳民伤财。 在出狱一年的期限,公安终于证据不足解除我取保侯审。
    五
    我在上访的过程中,我被公安多次关押到精神病院。家居、人身多次遭到公安人员搜查和掠夺。期间所受到的黑恶与无法无天难以一一历数。期间亦时时找美国“驻华”使领馆纠缠论理,多名使馆官职员私下向我表达同情和愤慨之情。
    我所受冤枉与冤狱,美国使、领馆与公安是否有黑恶勾结,就有鬼知道,也会有人知道。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方面一直声称人人生而平等,言论自由,美国"大"使馆、领事馆任意把一些访客的资料、信息拿给中国一撮腐败分子拉关系,立功,如无物。其中有相当部分访客是受其教唆的异见人士。这就已经是非同一般的黑恶、奸佞。
    2008年初,我给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姜某某教授写了一篇我觉得很有价值的法律论文,其中我的情况相对印。我等了较长时间没有回音,我打电话到其工作地询问,其接线人员(估计是姜某某的学子,学孙之类)语气极其傲慢,傲中带刺,使我受到刺激。我一气之下即打电话到美国大使馆恐吓美国“驻华”"大"使。就此我被押到北京搞了一年的劳动教养。
    劳动教养实行奴隶劳动,每天十二个小时的高强度劳动,星期六、星期天不放假。期间我和其他劳教人员多次上诉和起诉,被暴打或不受理。在我劳动教养期间,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没有经过开庭审理案情的情况下,判我敲诈勒索广州美国领事馆罪名成立,不予我在广州的冤狱赔偿,并表明我没有二审上诉的权利。
    六
    在这持续十多年的时情中,涉及香港入境处与大陆当局相呼应,联合迫害。而美国“驻华”“大”使馆一撮与香港一撮自称的民主派议员。作为民主国家的重要代表。涉及为自己的私欲,甘当本人被落井下石,并且他们的行为还涉及是借刀杀人的手法算计迫害中国公义人士,对公义人士的质询不回应,搞迷幻诈骗、欺骗。
    跋扈而胡作非为,枉顾其国家和市民的根本利益,枉顾与各国盟友的金兰盟约,枉顾其国家的诚信。勾结一小撮腐败反华势力,与各种所谓的关系与合作的耤口。为其吭害自由、吭害民主、反人类的恶行粉墨。当中有没有中饱私囊的勾结,会有鬼知道,也会有人知道。
    有了这样的一撮西式毛泽东专制和西式四人帮攻击的行为,现今,西方的所谓自由、民主已经越来越得不到人们的信任。在中国,中共的改良派时常被党内骂为卖国贼。党外的人权法治力量也时时被百姓骂为汉奸。其实,那些被骂的卖国贼与汉奸,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善良正直,被无辜牵连冤枉受害的。
    中国的一小撮腐败反华势力趁势更加兴见作浪,剥削与压迫中国百姓更加有“榜样”,更加有“理由”,更加凶残。同时所谓的西方民主国家经济危机接二连三,公民动荡此伏彼起。苏联解体,中国变革等,我们以为人类自由将会更美好,我感觉自由却要离我们人类越来越远,越来越模湖。行西式毛泽东专制,西式四人帮攻击同样要祸国殃民。 _(博讯记者:陈今农)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014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巨大野性的男性人群将摧毁中共专制/苏格兰人
·金融专制生态下的“非法集资”悲剧——谁来解救“地下钱庄”之困?/ 牟传珩
·中共专制自我毁灭的逻辑
·方励之逝世引发的讨论之一:平反也是一种专制行为/网络游戏
·杜光:警惕自己身上的专制主义影响
·揭示独具“一言堂专制政体”的特色中国
·揭示独具“一言堂专制政体”的特色中国/叶国柱、叶国强、王玲
·查建国:要警惕假民主真专制
·中国专制制度与美国华裔士兵遭辱致死案/解龙将军
·廖祖笙:唯“大国”窝在专制冰窟里
·路边谈话:反对专制并不等同于支持民主
·曹长青:要乌坎自治还是中南海专制?
·专制政体镇压抗暴维权图存民众株连九族/叶国强
·阎学通呼吁中国放弃专制?
·胡赛萌:专制——杀人如草不闻声
·不是骗子搞不了专制/李焕明 (图)
·专制——杀人如草不闻声/胡赛萌
·卡扎菲死于专制者心态/解龙将军
·不是骗子搞不了专制
·公安部新闻发言人责胡专制催生谣言 (图)
·保护记者委员会年度报告:专制国家寻找新方式审查媒体
·北京叶国强抗议腐专制腐败 (图)
·王德邦:如何鉴别垄断权力与专制政权
·重庆一岁幼儿注射疫苗死亡 家长维权被告知“现在是专制政权”(附多图) (图)
·孙文广:广场示威 解体专制——评卡扎菲之死
·共党功臣,专制难民
·洪深:大陆恢复禁止乞讨任民饿死的专制
·孙文广:读温家宝英国演讲有感—兼论“民主秀”和“专制秀”
·洪深:大陆企业家猛批4万亿专制逼出中国高通胀
·洪深:大陆网民抗议今年春晚更专制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专制政府剥夺我们的通讯自由
·专制特色:中组部集中选派66名京官"空降"地方
·专制帝国的改革为何难以成功/《炎黄春秋》
·桑杰嘉:独裁专制效应与当今世界的悲哀
·刘水:与刘晓波在一起,我们从未被专制征服(图片新闻)(图)
·冯正虎:我要立案日记(12):姓社姓资反专制就是民主(图)
·一党专制是中国社会道德败坏的总根源
·湖北“信访专班”是邪恶封建专制
·“一胎化政策”是中共专制统治下的“怪胎”/周晓萍
·专制都是突然倒掉,民主不会一日建成
·红色专制笼罩下的山东机床附件厂的“建党伟业”记
·杨恒均:判断真假民主的标准是“专制”
·揭拆迁掠夺、反专制独裁
·向专制集团追索土地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