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信访制度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巩磊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09日 转载)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巩磊
     (博讯 boxun.com)

    ●在通往中国首都北京的铁路线上,哪一辆列车没有上访者?在中国各级党政的高高衙门口前,在公检法戒备森严的枪口下,哪里没有访民?全国目前奔波于各级衙门的访民有人估计有数百万之多。中国社科院课题组提供的数字显示,北京永定门的“上访村”平时大约有两千访民,而“两会”或国家重大政治活动前后人数会增至几万人。他们一波又一波,一代又一代走着一条不归路!他们为此失去了青春、家庭、生计、健康、尊严,但是,捉迷藏似的信访制度,却玩弄他们于手掌!他们得到的是拘留、劳教、黑监狱、精神病院……
    
    恶法是相对于良法(善法)而言的,善法是符合社会学的要求,限制侵害他人的行为的。而恶法是限制人们的行为,规定只有按照其规定的行为才是允许的. 中国的劳动教养制度违反宪法,臭名昭著,是全民公认的恶法,现在仍然肆无忌惮的横行无忌,与全国民众为敌,与人类普世价值对抗,毫无悔改废除之意!真正体现了党国一贯践踏人权,蔑视生命的秉性!
    
    劳动教养制度是恶法,人们比较容易识别,而说信访制度是恶法,好多人可能不置可否,因为《国务院信访条例》的立法目的就是“为了保持各级人民政府同人民群众的密切联系,保护信访人的合法权益,维护信访秩序。”执政者也把信访制度作为“为人民服务”的创举来吹嘘。遍观世界民主法治国家,没有一个国家利用信访形式作为解决上访人合法诉求的路径,它没有任何法律效力和行政的强制力,历经有年访民深有感触的认识到:指望通过上访的形式见到最高领导人,能解决问题,概率比彩票中大奖还小,而在目前森严壁垒的维稳形势下,更是不可能!而在我国,信访制度仍然被美化被强化,这无疑是当权者设置的一个陷阱,一个阴谋,一个预防、消融突发事件的拖延术,一个化干戈于无形的政治太极!
    
    不妨看看县以上人民政府设立的信访局、信访办,他们有什么权限能够解决访民的诉求,无非是找些笑面虎似的态度和蔼的人,经常进行一些心理专家的培训,应对各色访民、怨民,把准备走极端的怒火万丈的上访人首先安抚下,耐心倾听,做关怀、同情状,甚至也跟着上访者骂黑暗、骂政府,然后他开始寻求推脱分化安抚之道。然后按照“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直接转送相关的行政机关或司法机关,并抄送下一级人民政府信访工作机构,让上访人再到另一个信访接待处哭诉一番,循环往复,上下奔走,以致几年、十几年、几十年!
    
    本人在山东省政府法制办工作期间,作为具体的办事工作人员,曾经受理过省领导、有关部门转到法制办的信访信件,接待过信访人,甚至省人大代表的提案。根据接访程序,或领导授意,基本上把信访案件上推人大、政协,下推回信访人原单位,“那里来那里去”,推诿塞责,玩太极,造成信访问题处理层层转送,只转不办。信访办的设置原则是一个单位,挂同级党委、政府两个牌子,标榜是非常被重视的办事机构,实际上是最不被重视最没有权利的单位。本人原工作单位曾经和信访办在同一楼层办公,和信访办的工作人员中午一同吃饭,有时一起打够级(流行东的一种纸牌游戏)。他们总是戏说他们的工作就是传达室的性质,只不过他们的工资单比当时同级公务员多15元的卫生费,因为他们接触的访民很脏,他们拆信回信有会接触很多意想不到的病菌,所以他们争取到了每月特别的卫生费补贴!
    
    中国信访产生的根源,无疑是因为各级政府权大于法,司法不独立,政府随意践踏人权,蔑视法律,以至于访民只有采取上访的方式求得救济保护!而在一党专政、官官相护的政治体制下,无异于与虎谋皮!新华社最近援引国家信访局的表述指出,目前上访主要集中在企业改制破产、土地征用和承包、城市拆迁、涉法涉诉等突出的社会问题上。而这些问题牵扯的政策面和社会因素多,确实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决。然而对基层处理结果的不满和不信任使访民重回北京。社科院报告显示,有关涉法纠纷、再次来京上访的人中,37.8%是因为法院不立案,28.48%是因为判决败诉,而13.35%的人则是因为胜诉却未得到执行。 这充分说明中国的吏治腐败堕落到何种地步,中国普通民众合法权益被践踏到何种地步!
    
    网上不断报道信访的特殊案例,如最近在北京中共中央组织部信访办工作的任亚波,其13岁的女儿任婷婷在黑龙江被当地五个小流氓多次轮奸,主犯父亲是当地黑社会人员,收买了当地公检法,致使该案没能得到公正判决。任亚波所在单位——信访办的领导也没能帮忙讨回一个说法。近几年,为了他女儿能得到申冤,上下奔波,用尽了心力,花掉了所有积蓄,并欠债8万多,依然没有求得法律的公正,当时他请的律师也明显倒向了犯罪嫌疑人一边。前几年有贵州的分管公安国保的副市长女儿被通天的大老板强奸,层层上访,最后被“和谐”的例子。我认识的天津的近80岁的李春诚老人原来纺织厂工作,并且曾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被毛泽东接见,为了讨回养老金,上访十几年了,有温家宝的批示,有原来政治局委员天津市委书记张立昌批示,几年后仍然没有解决,后来温家宝派他的司机送了1000元钱、送了一套衣服,但是问题仍然没有解决,只不过天津市成功的把他支走到邯郸上访,理由是天津的纺织厂后来一部分迁到了邯郸,李春城老人又该到邯郸上访了。最近山东一个女访民冲破警戒线把上访信送到温家宝手中,温家宝说“我一定帮助你”,这事上了新闻,人们庆幸她终于修成正果,又一个幸运儿诞生,可是没有几天,传来的消息是山东地方政府来人把女访民抓了起来!这样的例子在全国比比皆是。
    
    现在衡量信访工作的好坏就用上访率。如果县里没控制住,上访到了市里,县信访部门就要受到处罚,市里到省里、省里到国家,一级一级。这样就造成了信访部门不择手段,对上访人员采取各种手段。好一点的是安抚、分化上访队伍,再严重一些,干脆雇佣一批外地打手,到上访人员采取粗暴的武力手段,有时候甚至造成上访人至残。 意志坚定的信访人最后被劳教、拘留、罚款、进黑监狱或被送进精神病院……
    
    上访的人基本都是受了冤屈的弱势群体,抱着上访作为解决他们诉求的一线希望,但是他们面对的却是拿着高薪、有着高的福利待遇的专业的接访单位和专业的接访人。这些森严壁垒的保卫措施,居高临下、养尊处优的接访人,傲慢冰冷的面孔,足以让耗尽财产、没有收入的上访人自卑、猥琐、甚至退缩。这种封建统治惯用的用于恐吓震慑广大民众的场面,在目前的中国发挥的淋漓尽致,无以复加!
    
    中国人生性喜好安居乐业,故土难离。但是战争、饥荒、天灾人祸又让中国人一代又一代的背井离乡,流离失所。秦汉、三国、魏晋南北朝的流民大迁移,北宋举国的大南迁,龙应台《大江大海1949》的国民党军队、政府、黎民往台湾慌不择路的大迁移。而在当代,也有文革的大串联,每年春运人山人海的火车站。但是这些路,都比不上中国上访路的压抑、绝望,悲伤!比不上中国当代上访路的屈辱、危险、愤怒!
    
    在通往中国首都北京的铁路线上,哪一辆列车没有上访者?在中国各级党政的高高衙门口前,在公检法戒备森严的枪口下,哪里没有访民?全国目前奔波于各级衙门的访民有人估计有数百万之多。中国社科院课题组提供的数字显示,北京永定门的“上访村”平时大约有两千访民,而“两会”或国家重大政治活动前后人数会增至几万人。他们一波又一波,一代又一代走着一条不归路!他们蓬头垢面,他们筚路蓝缕,他们表情木讷形如槁木。他们有怨,有法律赋予的合法的诉求,他们有满腔的怒火!他们为此失去了青春、家庭、生计、健康、尊严,但是,捉迷藏似的信访制度,却玩弄他们于手掌!他们得到的是拘留、劳教、黑监狱、精神病院……
    
    中国最漫长的路是上访路!
    
    中国最艰险的路是上访路!
    
    中国最绝望的路是上访路!
    
    中国最坑爹的路是上访路!
    
    中国信访制度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
    
    本文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1919118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信访制度为什么难以废除
·信访制度名存实亡底层民众求诉无门/中国农会
·信访制度就是共产党进行独裁统治的一块遮羞布
·信访制度的完善/别红暄
·叶匡政:“信访钦差”无法拯救信访制度
·信访制度救济功能的有效性问题/班文战
·信访制度的困境及其改革出路探析/刘为勇
·从孙东东事件看信访制度缺陷(图)
·刘逸明:极权统治下的信访制度保护不了民众的合法权益
·刘逸明: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旷烛:中国信访制度的十大危害
·胡星斗(学者) 任华(律师)就废除信访制度致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建议书
·巩磊:中国信访制度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
·刘杰:中国信访制度的罪恶 把法律关进了监狱(图)
·如果“上访是犯罪”,信访制度是作什么用的?
·信访制度改革需要新思维/于建嵘
·中国信访制度和信访机制存在错误的治理方向与路线
·毕和英:上海信访制度名存实亡(图)
·上海信访制度名存实亡/毕和英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