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帝都一夜雨,街市万重泉”引发的感慨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28日 转载)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28/2012
    
     (博讯 boxun.com)

    作者: 严家伟
    
    京城一场大雨真是冲刷出了不少的污泥浊水。不仅“冲刷”出了官府长期不作为的恶果,官员普遍不称职的恶行。一场大灾才刚过去一天,北京市领导便公开要求首先要抓“灾后维稳”。多少人还生死未卜,多少人还在痛不欲生,官方首先重视的却是“维稳”,说穿了就是如何对民众进行监视、控制、抓人、镇压。正如网民在微博上愤怒表达的:“在救灾远未结束,没有搞清楚损失,责任和补救措施之前就急着要维稳?北京日报还有底线吗?”“有些人灾前不作为,灾后不仅不反思、不认错、不改正,而且居然要维稳,妄图以维稳来掩盖错误和罪过,以维稳的名义来保卫官位”。
    
    2012年7月21日一场大雨袭击北京。作为中共首都的“首善之区”,—夜之间竟然上演出《白蛇传》中的“水漫金山”—幕,说令人匪夷所思,也不为过。然而更重要的是人们从这—幕“戏”中却看到了更多值得深思的东西。
    
    首先让人看到的是一个“假”字。所谓“假”,就是我们这“首善之区“北京的市政建设,从地面上望去高楼林立,广厦摩天。看不尽的市列珠玑,数不完的店盈罗绮,好一派灯红酒绿竞豪奢的景象。当局也常以此自傲、自炫。还不时借“老外”之口加以赞叹。然而在这表面光鲜的背后,地下排水系统等基础设施却是古语所说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且其承受能力几乎像黛玉小姐—样“弱不禁风”,更“不堪—击”。所以—场几个小时的大雨,便让其原形毕露,呈现出“帝都一夜雨,街市万重泉”,北京城变中南海的“奇观”。这与当局什么事都只看重表面、只要“面子”不要“里子”的作风,是一脉相承的。因为地下排水管道等基础工程,平时老百姓看不见,“老外”更看不见。所以再脆弱,再糟糕也不影响我首都的光辉形象。于是能马虎便马虎,能凑合便凑合着用。这—任官员“拖”满了,把相关费用“节省”下来用于“三公消费”,皆大欢喜了,便“击鼓传花”式地交给下一任官员。下任官员照此办理再往下拖。而北京偏偏又是个少雨干旱的城市,更难遇暴雨。所以平时都相安无事,谁知这次老天爷偏不从人愿,要来“亲自视察”—下,结果便造成37人死亡或失踪,190万人受灾的大悲剧。这仅是官方公布的数字,而官方对这类数字向来是“宁肯漏报十人,也不会多报一个”。现在北京房山区也公开承认“伤亡重大”,至于具体数字,可能还是“国家机密”。即便就是37人死亡,在—个国家的首都里仅仅一场大雨,便造成这么多人死亡,不要说在西方民主国家,就是在台湾,马英九总统也得向民众鞠躬道歉,得下半旗致哀。一大批相关官员都得引咎辞职。可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什么?
    
    我们看到的是更大的“假上加假”。按照当局—贯的定式思维,这场大灾难,谁都没有责任。一切责任就是那罪该万死的“老天爷”。他竟然要给我们伟大的首都送来一场据说是“六十—年不遇的大雨”。此话据笔者理解那就是说,还是在1951年才下过这么大的雨。当时已是“解放后”了,但我们在“解放后”的党报、党刊上既没有看到那场雨使北京变成水乡泽国的任何报导,也没看到当时北京淹死了多少人的资料。可见当时北京的地下排水系统竟然能承受得了这场雨。我之所以用“竟然”—词,是因为当时北京的地下排水管道等工程,肯定是“旧社会”留下来的,都能承受得了这样的大雨。而现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其科技水准,其建设的成就,自然比“万恶的旧社会”不知好了多少万倍。甚至卫星上天,“神女”升空了,莫非几根地下排水管道还不如当年么?怎么反而承受不了啦?这道理讲得过去么?能只怪“老天爷”吗?人们更有理由问问北京当局:为什么你这座城市能成功举办奥运却扛不住一场豪雨?你有最高的楼,却没有足够宽的下水道;你有最大的广场,却没有足够安全的路;你有最多的交通管制,却没有好的市政管理?当局所司何事?
    
    让“老天爷”担罪之后,接下来的也是一种定式思维,就叫“丧事当成喜事办”。这本是我们党媒体的拿手好戏。每逢大地震,大矿难,大火灾,大洪水……通通套上此公式便“逢凶化吉”,坏事立马变成“好事”。其套路,不外乎领导如何重视,首长第—时间作出重要批示或亲赴现场,然后解放军如神兵天降,人民警察英勇现身……这一次又“发明”了个新名词曰“暴雨中闪光的‘北京精神’”。什么“政府职能部门积极行动,官民互助、人们守望相助”等等等等。甚至笔上生花到“不仅是对城市应急排险能力的考验,更是对人们精神上的一次洗礼”。好像这场大雨让北京焕然—新,大放光彩了似的。
    
    然而不管党媒体如何口吐莲花般地说得天花乱坠,也掩盖不了此次暴雨袭来时,北京排险应急能力的脆弱,多少人在一片绝望中,死亡触手可及的恐怖情景。正如—位北京市民脱险后在网上写的那样:“我真的是从鬼门关走了回来,可惜还有很多人没有走回来……那场景太可怕了……原谅我,即使我们得救了,但是脑中首先弥漫的不是什么庆幸、‘北京精神’、感谢,而是黑色恐怖、脏水与尖叫声…..”而更令人遗憾的是,暴雨袭来时,许多高速公路收费站仍然在抓紧时间忙着收费,更有不少交警和交管员依然在“努力”的给淹在水中的车辆贴罚单,在他们心中想着的就是一个字:“钱”。网民“信王军”说:“昨晚的北京,因一场暴雨引发了不少人大发天灾财,三元桥某旅馆昨晚抬价到2160元一晚,就因为机场大巴只到三元桥。出租车从机场到城里竟要400元。”网民“马琳”说:“那些大发暴雨财的出租车司机,从国贸到三元桥20元的打车费硬是要100元才走,还大言不惭地说多少年你才被这么黑一次。我听后,相当无语……”更令人愤怒的是,政府的楼堂馆所没有一个免费为受灾的人开放的。真是官为贵,民为轻。这样的政府能叫“以人为本”,能叫“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的“和谐社会”吗?这样的“北京精神”实在叫人不敢恭维!
    
    而更悲惨的是生活在北京底层的外来务工者(当局称之为“农民工”的)。由于北京市内房价寸土寸金,这些人根本承受不起那昂贵的房租费。于是只好去租那一般是用来堆货、停车的地下室。7月21日,北京—处地下室在暴雨中被淹,一对姐弟被困家中。弟弟被救后回忆称屋里水位距天花板不足10厘米,他和姐姐刚打开房门被电击中,他四肢无法动弹又退回屋内。最后消防员将弟弟救出,其姐却已不幸遇难。这样的悲剧,谁知道发生了多少。这是什么“北京精神”的光环能掩盖得了的么?
    
    更有那“饱汉哪知饿汉饥”的事叫人作呕。即便在这样的时刻,御用文人也忘不了要来为党讴歌助兴。7月22日北京时间09:08分,“央视”前主播赵忠祥在新浪实名注册微博发贴文称:“今晨暴雨雨过天晴,通过电视传来一片深深的感动……北京,大爱北京……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招来网民一片嘲骂。专栏作家赵楚对赵忠祥骂道:“舔菊不要脸!也不给子孙留点脸!呸”!更引起网民憎恶的是被称为大陆四大“毛左”份子的胡锡进、孔庆来、吴法天、司马南四人,一齐变态般地为这场暴雨叫好。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外地发微博,称“盼了多少年的北京大暴雨,正好下在我等飞机返回北京的当口。哈哈,走背字的我还是很兴奋,下吧,使劲儿下吧,最好下得北京大街上能抓鱼。我有耐心在远处的机场多待会儿。”
    
    然后,孔庆东也发微博称“孔和尚出门看热闹,喜看首都成泽国”。
    
    接着,吴法天发微博称,“青春是一场大雨。即使会感冒,也希望能重淋一次”。
    
    而当晚十点半,在网上求救消息连连的情况下,司马南发微博称,“想起小时在乡下,下雨常常不躲照样干活。今天自己真是娇贵了。于是,脱了衣服,只着短裤,脖挎钥匙,一路呼喊,钻入雨中,专挑没过脚脖儿的地方奔跑,整整享受30分钟。好不快活啊。拧开水龙头冷水竟不惧,及出热水,美不能自持。原来雨不可怕”。这一个个变态的“毛左”,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唯恐民众不遭殃。
    
    一场大雨真是冲刷出了不少的污泥浊水。不仅“冲刷”出了官府长期不作为的恶果,官员普遍不称职的恶行;也“冲刷”出了御用媒体的叭儿乖态,它们不是“媒体”而是“媚体”。不是社会教科书,舆论监督的工具,而只是为“皇室”助兴的乐团。更有那些御用文人,“毛左”份子的丑态,变态,无不令人痛恨。总之在这根本就不应该发生的灾害面前,官方从不做客观、理智的反思。不是推给老天,就是用一派颂歌来掩盖民众的悲痛。尤其是7月23日,一场大灾才刚过去一天,北京市领导便公开要求首先要抓“灾后维稳”。一贯极左的《北京日报》在头版头条刊登文章《当前要把工作重心转到救灾善后维稳上来》。多少人还生死未卜,多少人还在痛不欲生,官方首先重视的却是“维稳”,说穿了就是如何对民众进行监视、控制、抓人、镇压。正如一位网民在微博上愤怒表达的:“在救灾远未结束,没有搞清楚损失,责任和补救措施之前就急着要维稳?北京日报还有底线吗?”独立学者、诗人张修林更指出,“有些人灾前不作为,灾后不仅不反思、不认错、不改正,而且居然要维稳,妄图以维稳来掩盖错误和罪过,以维稳的名义来保卫官位”。
    
    《北京日报》是中共北京市委机关报,代表的是北京当局的立场观点。一个不愿反思、不愿修正错误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民族。而一个不愿反思、不愿改正错误的政府,最终必将被人民抛弃!
    
    2012年7月25日完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559022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严家伟:陈光诚事件是“维稳政治”和“维稳经济”生育出的怪胎
·评重庆事变后的“拥护歌颂综合症”并发现象/严家伟
·严家伟:从余杰去国出走后的—些“杂音”说起
·严家伟:中国民主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事件——对乌坎村民维权抗争之我见
·严家伟: 焚书已种阿房火,烧报徒现驴技穷
·严家伟: 韩战帮了中国民主事业的“大忙”
·严家伟:从"南下干部"到政治贱民
·小偷“偷”出来的贪官与逃费“逃”出来的黑幕/严家伟
·画虎不成反类犬,尴尬奖项尴尬人——笑谈“孔子和平奖”/严家伟
·严家伟:关起门来自己吹,不知今夕是何年?--评习近平先生违背韩战历史事实的讲话
·严家伟:中国不能再增添恶法了!
·严家伟:亦友亦师忆晓波——我接触到的刘晓波博士
·严家伟:沦为乏走狗的李敖
·严家伟:钟南山的“帮闲”之道
·严家伟:“六四”的恶果已“癌变”成绝症
·解铃还须系铃人——也议美对台军售/严家伟
·严家伟: 学习谷歌好榜样
·“鼓励”与“警告”——台湾“三合一”选举有感/严家伟
·狂妄的自恋,无耻的烂言——斥李光耀的谬论/严家伟
·以“爱国”的名义为小偷张目/严家伟
·声援杭州“右友”,声讨警察打人/严家伟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