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解龙将军:希特勒的行为艺术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10日 来稿)
     (希特勒烧书过后没有几年,毛泽东就在延安的窑洞里写下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的这个讲话剽窃了希特勒思想,从而把“座谈会”变成了“坐探会”,把文联、作协,都变成了包打听的特务组织。……尼禄把人生变成了悲剧艺术,还以为这是在创造历史……比毛泽东发动文革有过之而无不及。相比之下,毛泽东毕竟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巫:毛泽东只不过拆了北京的城墙,还没有胆量烧掉故宫。)
    
    

    希特勒作为一个画家不太成功,但是作为一个行为艺术家却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希特勒的行为艺术首推其“发动世界大战”,其次就是倡导野蛮、反对文化。
    
    希特勒就凭着这两点,成为空前绝后的行为艺术家。有其他的反文化,超过了拿破仑和凯撒,直接攀上了烧毁波斯艺术珍宝的亚历山大。反文化,并不妨碍大师的诞生,许多大师都是反文化的。
    
    反文化的一个特点就是践踏艺术。例如毛泽东的“破四旧”也属于此类。不仅希特勒是一个“行为艺术家”,毛泽东也是一个行为艺术家。
    
    有一次,希特勒对评选团所选的某些画极为恼火,他不但命令把这些画剔掉,而且用他的长统靴子在好几幅画上踢了一些洞。毛泽东当然就更加流氓了,发动了“在画上踢洞”的系列政治运动,造成了中国文化的休克,使得中国人变成了粗鄙的野人。
    
    1933年5月10日晚上,也就是希特勒充当德国总理后约四个半月,柏林发生了一幕西方世界自从中世纪末期以来未曾看到过的景象。在约莫午夜的时候,成千上万名学生举着火炬,游行到了柏林大学对面的菩提树下大街的一个广场。火炬扔在堆集在那里的大批书籍上,在烈焰焚烧中又丢了许多书进去,最后一共焚毁了大约两万册书。在另外几个城市里也发生了同样的景象。这比起希特勒的学生毛泽东的文革烧书虽然算不得什么,但这毕竟是在德国干的,德国人可一向喜欢冒充学者、文人、科学家的。
    
    焚书开始了。那个晚上,由兴高采烈的学生在戈培尔博士的赞许眼光下丢入柏林烈焰中的许多书籍,都是具有世界声誉的作家的著作。在这些作家中,德国作家有托马斯·曼和海因里希·曼、里昂·孚希特汪格、雅可布·瓦塞曼、阿诺德·茨威格和斯蒂芬·茨威格、埃里希·玛丽亚·雷马克、瓦尔特·腊思瑙、艾伯特·爱因斯坦、阿尔弗雷德·凯尔和雨果·普鲁斯等人。雨果·普鲁斯是草拟魏玛宪法的学者。但是,不仅数十位德国作家的作品遭到焚毁,有许多外国作家也不能幸免,其中有:杰克·伦敦、厄普顿·辛克莱、海伦·凯勒、玛格丽特·山额尔、H·G·威尔斯、哈夫洛克·艾利斯、阿瑟·施尼茨勒、弗洛伊德、纪德、左拉、普劳斯特。用一份学生宣言的话说,凡是“对我们的前途起着破坏作用的,或者打击德国思想、德国家庭和我国人民的动力的根基的”任何书籍,都得付之一炬。
    
    新上任的宣传部长戈培尔博士从现在起将使德国文化不得越出纳粹思想的雷池一步。他在被焚的书籍化为灰烬之际向学生们讲了话。“德国人民的灵魂可以再度表现出来。在这火光下,不仅一个旧时代结束了;这火光还照亮了新时代。”照亮德国文化纳粹新时代的,不仅有焚书的火焰和虽然没有像焚书那么有象征性却更加有效的措施,即禁止千百种书籍在书店出售或在图书馆流通,禁止许多种新书的出版,而且还有任何现代西方国家都没有经历过的那么大规模的文化管制。早在1933年9月22日,就在戈培尔博士的指导下根据法律设立了德国文化协会。它的目的,用该法律的话来说,规定如下:“为了推行德国文化的政策,必须使各方面的创造性艺术家都集合在国家领导下的一个统一的组织中。不仅必须由国家决定思想方面和精神方面的发展路线,而且还必须由国家领导和组织各种专业。”
    
    为了指导和控制文化生活的各方面,在德国文化协会下面成立了七个协会:德国美术协会、德国音乐协会、德国戏剧协会、德国文学协会、德国新闻协会、德国广播协会和德国电影协会。凡是从事这些职业的人,都必须加入有关的协会,这些协会的决定和指示具有法律效力。这些协会所拥有的权力中,有一项是它们可以因“政治上不可靠”而开除或拒绝接受会员,这就意味着可以——而且事实上常常是——不让那些对国家社会主义不太热心的人从事他们的专业或艺术,从而剥夺了他们的生计。
    
    凡是1930年代在德国生活过的人,只要是关心这些事情的话,没有一个人能够忘记,曾经有过那么悠久的极高的文化水准的民族,它的文化水准竟发生这样令人恶心的退化。不用说,一经纳粹领袖们决定,艺术、文学、报刊、广播和电影都必须专门为新政权的宣传目的和野蛮哲学服务,这种退化就是不可避免的。除了恩斯特·约恩格和恩斯特·维查特的早期作品以外,没有一个还在人世的比较重要的德国作家的作品曾在纳粹当政时期出版过,差不多所有这些作家,都在托马斯·曼的带头下移居到国外。极少数留在国内的作家不是自动地就是被迫保持缄默。每一本书或者剧本的手稿,都必须先送宣传部审查,经它认可后才能出版或者上演。
    
    音乐的遭遇算是最好的了,只是因为音乐是各种艺术中政治性最少的艺术,而且德国人在音乐方面有着从巴哈、贝多芬、莫扎特到布拉姆斯的极为丰富的遗产。但是,门德尔松的作品则禁止演奏,因为他是下贱的犹太人,德国的第一流现代作曲家保罗·兴德密特的音乐也是如此。大交响乐团和歌剧院中的犹太人很快就被清除出去。跟作家们不一样,德国音乐界的大多数有名人物都决定留在纳粹德国,让他们的名气和才能为新秩序增加威望。本世纪最优秀的指挥家之一威廉·福特汪格勒留在德国。他因为袒护兴德密特而在1934年有一年失宠,但是在希特勒统治的其余年代里又恢复活跃。理查德·斯特劳斯也许是世界上还在人世的第一流作曲家了,他也留了下来,而且一度担任德国音乐协会主席,不借以自己的声名帮助戈培尔糟蹋文化。卓越的钢琴家瓦尔特·吉斯金有很多时间在外国作演奏旅行,这些演奏是宣传部长为了提高德国“文化”在国外的声望而组织或赞许的。但是由于音乐家们没有移居国外,由于德国古典音乐具有丰富的宝藏,所以人们可以在第三帝国时期听到演奏和表演得极为出色的交响乐和歌剧。柏林交响乐团和柏林国家歌剧院是其中最为卓越的。精彩的音乐节目起了很大的作用,使人们忘掉在纳粹统治下其他艺术的退化和很多生活方面的退化。
    
    必须说,在戏剧方面,只要是上演古典剧,就仍然保持着很多原来的高超水平。不用说,马克斯·莱因哈特是和所有其他犹太籍演出人、导演和演员一起走了。纳粹剧作家们实在蹩脚透顶,群众都不愿看他们的作品,因此这些作品的演出日子总是不长。德国戏剧协会主席是个名叫汉斯·约斯特的失败的剧作家,他曾公开大言不惭地说,凡是有人向他提到“文化”这个字,他就想掏出左轮手枪来。但是,即使是有权决定该上演什么剧本,该由谁来表演和由谁来导演的约斯特和戈培尔,都无法禁止歌德、席勒和莎士比亚的作品在德国舞台上得到值得赞扬的而且常常是很感动人的演出。
    
    说来真是奇怪,萧伯纳的有些作品竟可以在纳粹德国上演,这或许是因为他揶揄英国人和讽刺民主并同情共产主义,纳粹党不会没有觉察到他的左倾政治观点,但戈培尔博士自己就是一个左派分子。所以呢,德国剧作家格哈特·霍普特曼这个狂热的社会党人,德皇威廉二世时期就曾禁止他的剧本在帝国的剧场里演出。在共和国时期,他是德国最受人欢迎的剧作家,而在第三帝国时期,他却仍然保持着这种地位。他的剧本继续上演。我永不会忘记他的最新剧本《教堂的女儿》[《The Daughter of the Cathedral》]第一夜演出结束时的景象,当时,霍普特曼,一个苍苍白发飘垂在黑色斗篷上的令人肃然起敬的人物,跟戈培尔博士和约斯特臂挽着臂走出戏院。他,像许多别的德国杰出人物一样,已经跟希特勒和解了。
    
    机灵的戈培尔曾就此事作了不少有效的宣传,不断向德国人民和国外提起,德国的尚在人世的最伟大的剧作家,前社会党人和普通人的利益维护者,不仅留在第三帝国而且继续在写作,他的剧本也在上演。这位年迈的剧作家到底是真诚依附,还是投机,还是仅仅善变,也许可以从战后发生的情况中看出。美国当局认为霍普特曼为纳粹服务得太周到了,因而禁止他的剧本在西柏林美管区上演。于是俄国人邀请他到柏林去,把他当作一个英雄来欢迎,并在东柏林安排了轮回演出他的剧本的盛大节日。可见社会党、纳粹党和共产党,本来就是一丘之貉。1945年10月6日,霍普特曼向共产党控制的“德国民主复兴文化联盟”发了一个贺电,表示希望它能带来德国民族的“精神复兴”。
    
    德国曾给世界贡献过一个杜勒和一个克拉那赫,但在近代美术方面却不是非常杰出的,虽然德国的表现主义绘画和慕尼黑建筑学院的建筑学是使人感兴趣的和有独创性的艺术运动,而且德国艺术家曾参加了二十世纪以印象主义、立体主义和达达主义为代表的艺术上的一切新潮流。
    
    尽管早期在维也纳想当艺术家而遭到了失败的希特勒自以为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他认为,一切现代艺术都是退化的和无聊的。他在《我的奋斗》中曾就这个题目发过长篇大论,在他当政后首先采取的行动之一就是“清除”德国的“颓废”艺术,并企图代之以新的“日耳曼”艺术。约有六千五百幅现代绘画,不仅是像科科契加和格罗兹这类德国画家的作品,还有塞尚、凡·高、高更、马蒂斯、毕加索许多别的画家的作品,都从德国各博物馆里拿掉了。
    
    代替它们的作品在1937年夏天进行了展览,当时希特勒在慕尼黑一个单调的拟古主义建筑物里正式主持了“德国艺术馆”的开幕。这个建筑物是他出主意设计的,他说它在建筑艺术上是“无与伦比和无法模仿的”。在纳粹艺术的这个第一次展览中,陈列了从一万五千幅应征作品中选出来的九百幅作品,这是在任何国家中没有看到过的最蹩脚的货色。
    
    希特勒亲自作了最后的选择。原来的评选团的主席是德国艺术协会主席阿道夫·齐格勒,他是一个平凡的画家。据当时跟希特勒在一起的一些党内同志说,希特勒对评选团所选的某些画极为恼火,他不但命令把这些画剔掉,而且用他的长统靴子在好几幅画上踢了一些洞。他在主持展览会开幕式的长篇讲演中说,“我早已下了决心,如果命运给予我们权力的话,[艺术鉴赏]这类问题是不用讨论的,要做的只是作出决定”。而他的确作出了决定。
    
    在1937年7月18日发表的讲演中,他规定了纳粹党的“德国艺术”方针:
    
    凡是不能被人了解、得用大量说明才能证明它们有权利存在、并且为那些欣赏那种愚蠢的或者自以为是的无聊货色的神经病者所接受的艺术作品,将不再能公然在德国民族之前陈列。任何人都不要存幻想!国家社会主义已着手使德国和我国人民清除所有那些危及它的生存和性格的影响……随着这个展览会的开幕,艺术上的神经错乱状态及其对我国人民在艺术上的玷污就告终了……
    
    希特勒烧书过后没有几年,毛泽东就在延安的窑洞里写下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的这个讲话剽窃了希特勒思想,从而把“座谈会”变成了“坐探会”,把文联、作协,都变成了包打听的特务组织。
    
    在我看来,“希特勒的行为艺术”,这不是一个讽刺,而是一个冷酷的事实,它揭示了人性的弱点。“践踏艺术”,这本身就不失为一项现代艺术,一项“现代的行为艺术”。更有甚者,还有烧掉艺术作品,或在美术作品上拉上一泡屎——这些都是“行为艺术”!
    
    有人指出:古罗马的青年暴君尼禄(Nero Claudius Caesar Augustus Germanicus,公元37-68年)也是一位行为艺术家:尼禄火烧罗马城、屠杀基督徒,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才能不在舞台上,而在“政治上”,尼禄把人生变成了悲剧艺术,还以为这是在创造历史……比毛泽东发动文革有过之而无不及。毛泽东毕竟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巫:相比之下,毛泽东只不过拆了北京的城墙,还没有胆量烧掉故宫。
    
    事实上,许多艺术家的艺术成就也是和艺术以外“行为艺术”分不开的。例如梵高,就用自杀这个行为艺术为自己开了一个“人生博览会”,一个“超规格的画展”,结果生前一幅画都没有卖掉的梵高,以此征服了画廊、创造了神话、获得了不朽。
    
    不仅艺术家如此,思想家亦然。例如尼采,其哲学很不成功,于是通过发疯来赢得了哲学以外的成功。尼采的妹妹在他发疯以后甚至拿他公开展览示众,并收取门票:尼采妹妹用这样前无古人的“行为艺术”,创造了尼采这个现代哲人的动人形象。
    
    我年轻时曾经深深同情过这些悲剧天才,现在过了天命之年才明白过来:这些天才其实也有商人的本能,甚至他们的高风亮节,也都变成商人的精明。否则他们的艺术作品,后来怎么可能卖出了那么好的价钱呢?
    
    梵高、尼采,相似于希特勒、毛泽东,都是些在城市的阴影、旷野的荒凉中,四处流窜的行为艺术家。而他们所作所为的“行为艺术”,类似于纽约黑人区里残破墙壁上的绝望涂鸦。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107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胡锦涛的希特勒情结/朱健国
·希特勒反犹书信到底有没有原件?/谢选骏
·希特勒PK中共:我们、、我们、、、
·惧怕和平奖109年罕见,中共超级纳粹远超希特勒/于海江
·胡锦涛学习希特勒,玩尽奥运牌/王容芬
·高智晟的命运与希特勒的“夜雾计划”/王焱
·“刺杀希特勒”与“炮轰天安门”/潘璠
·奥巴马和希特勒有十二点相似
·希特勒两次派人进西藏/范大鹏
·余杰打雷:莫将罪犯当英雄,杨佳可比希特勒 ?/亚笛多星
·也谈希特勒是如何上台的——与傅国涌先生商榷/吴洪森
·德国学者:北京效仿“希特勒奥运”(图)
·希特勒玩盡柏林奧運/王容芬
·巴克:希特勒执政时的奥运会也很成功并不足怪?
·林正德:淺析希特勒、贏政之精神障礙
·希特勒后悔爱因斯坦忏悔:苏联挖洞美国惊恐德国流泪/王鑫海(图)
·假如当年希特勒……
·林正德:淺析贏政、希特勒之精神障礙
·评“武振荣:毛泽东与希特勒是一类人吗?”
·极左从师学习希特勒上台经验,薄熙来倒台救了中国
·宁围镇党委书记朱先良形同希特勒的盖世太保
·中国国家形象片大谈秩序,恍如希特勒 (图)
·柳斌杰正在模仿希特勒/周家平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