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改良与革命仅一字之差(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0)/查建国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0月3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想当年,毛泽东对其思想的一个重要部分“不断革命论”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环报现在是对其“不革命论”也是不停地在其社评中宣讲。我也多次讲我的“改良与革命关系论”“极权无改良,政改无方案论”“颜色革命论”“非暴力与暴力关系论”“革命渐变与突变两阶段交替论”“动乱不可怕论”“改革与革命非竞赛论”“网络化扁平式革命论”“十路诸侯闹中华论”“中国转型有特色无模式可循论”“政体改四个普世标准论”等等我对民主转型的一整套论点体系。这个月环报再讲其对中国转型的论点。好的,重大论点要反复去重复,那我们再争鸣。
     环报在10月12日社评中讲“改革是近来从大众到精英非常集中谈论的一个词,而且‘政治体制改革’的提及率越来越高。但改革的目标众说纷纭,要求激发更多经济活力,提高社会公平被一些人同改变中国基本政治制度混为一谈。”“由于中共长期执政,国家的各种问题都会被一些人想当然或故意与这一政治根基相联系。”环报10月15日社评讲“……人们期望改革,但极少有人愿意国家在政治上推倒重来,……”“中国人对寻找对付腐败具体办法的兴趣,远远大于试着用革命对付它的愿望。”

    针对环报观点我再重复我观点:改良与改革与革命这三组词中,改良与革命相对立,改良是在现有政治框架中对旧体制的修修改改与完善。革命是推倒现有体制,重建一个新政治框架。这个现有的政治框架或曰政治体制是什么呢?三个字可概括:“党天下”。何为“党天下”?既一党制,党政一体,党的领导权具有神圣性、全能垄断性、不可变更性。“党天下”是党文化的核心价值观,是执政党的核心利益。改良是保党天下,革命是去党天下。是“保”还是“去”?改良与革命仅此一字之差。暴力与非暴力非改良与革命的划分标准。改良中有暴力与非暴力,君不见改良者屡屡用暴力对待革命者。而革命者鼓吹非暴力为现时代主流,即颜色革命论者。
    改革是改良与革命中间的一个中性名词。改良者口中的“改革”是一切“救党派”的口号,其本质是改良,这种改革已死。革命者讲的改革既革命渐变过程的通俗用语。这种改革为革命之三千年未有大变局做前期准备。改良者讲的改革与革命是目标相反的对立而非竞赛。那些讲要碎步走改中步走的救党改良派不懂得,碎步走是慢死,中步走是快死,大步走是即死,不走是暴死。历史潮流不可阻挡!
    北京查建国 2012年10月30日 电话010—67506064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222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祝贺莫言,想念晓波(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9)/查建国
·查建国谈应开展国共之争真相大辩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二十八)
·查建国谈为什么暴力事件越来越多?(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二十五)
·查建国谈不可轻言中日再战(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4)
·查建国:国家安全的最大保障是什么?(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二十三)
·查建国赞:香港人民有力量!(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二十二)
·查建国再谈“一个重要的风向变化”(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二十一)
·对内地13亿人就可以“洗脑”吗?(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二十)/查建国
·查建国谈刘翔大结局的三重悲哀(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十九)
·驳环球时报关于叙利亚的十个谬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十八)/查建国
·现政府公信力弱不可逆转(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十七)∕查建国
·人权是专制者的命门(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十六)/查建国
·查建国谈爱国主义(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十五)
·查建国与秦永敏谈行动十六字方针
·希望环球时报改变当前的心态(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十四)∕查建国
·计划生育之恶在“强制”二字上(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十三)/查建国
·三谈对腐败要零允许(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十二)/查建国
·再谈对腐败要零允许(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十一)/查建国
·对腐败要“零允许”(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十)/查建国
·查建国:民运的主战场还是在国内
·查建国先生给广东政府关于乌坎事件的公开信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因“茉莉花革命”被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被国保警察约谈警告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解除软禁后与朋友聚餐被警方阻拦
·高洪明查建国欢迎坐牢22年的秦永敏归来
·北京:照片中的这些人全部被软禁-齐志勇、李海、查建国、张林、胡石根、高洪明(图)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被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高洪明被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高洪明被限制自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