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此“政改”非彼“政改”,莫把“冯京”当“马凉”
请看博讯热点:政治体制改革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27日 来稿)
    
    作者:秦晋
    

    中共十八大开过了,常委由九人减缩为七人,最高政治权力不但不稀释,反而更加凝固了。一时间还不太容易解读。中共自1949年取得政权以后六十多年来最高权力的移交基本上都是平和的,中共在过去的六十多年里其实有两个有差异的帝国,毛帝国和邓帝国。在毛帝国时期,帝国内部矛盾冲突很多很大,但是只是帝国内部的事情,国际社会对封闭的中共帝国爱莫能助。国内民众尽管受压迫深重,但也没有反抗意识,所以哪怕是五七年反右、三年饥荒、十年文革浩劫、中共第二号人物林彪摔死在蒙古温度尔汗,毛泽东中共都平稳地度过了难关,一直到毛1976年去世。毛泽东钦点的华国锋政治谋略低劣,国君地位好景不长,自断手脚自废武功把毛的遗孀等四人帮一干人弄成阶下囚,让邓小平得以复出卷土重来,后自己又被邓小平联手胡耀邦、赵紫阳等挤兑,黯然离开政治舞台。邓小平开启了中共又一个新帝国,一直延续到今天。1989年以前邓小平两次采用非常措施罢黜胡耀邦和赵紫阳,维持了他对中共政权的有效控制。邓小平的政治高明之处就是他能做到“死诸葛吓走生仲达”,虽然1997年离世,但是他的政治权威一直被后继者江泽民和胡锦涛延续到了今天。
    
    中共十八大应该被视作为邓小平帝国政治权力平稳移交的又一例。以后的习近平是否延续邓小平帝国还是走出一条新路,现在评判还为时过早。根据十八大的结果和习近平的表述“不走闭关锁国的老路,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我们可以大致理解是这么一个含义,不回复到“极左”毛泽东时期,但也不会改变共产党固有的性质。“改旗易帜”对共产党来说是一条邪路,那么该往哪里走?估计习近平目前自己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保持现有的模式暂时是最为有效的。
    
    我们关心的是中国是否会在新一届领导人掌控的政治局面下发生政治变化,也就是中国从一个专制帝国像民主制度发展和变化。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中共是一个很成熟的政党,中共已经从苏联的解体和东欧集团的易帜中充分地吸取了经验和教训,中共本身也经历了1989年生死存亡的政治风波,中共很清楚这些前车之鉴,所以二十多年来,中共除了进行经济改革,也一直在进行着他们认为的“政治改革”。只是对于政治改革的含义,中共与我们,中共的政治反对派或者国际社会的理解和认同不一样。中共的政治改革就是不断进行调试和收缩,以适应中国的社会环境,最大限度地维持中共一党独裁专制不动摇的地位。而我们理解和要求的真正意义的政治改革,也就是推行三权分立的民主体制的政治改革,只是我们的追求,也是国际上民主世界的一厢情愿的要求。同样是政治改革,对其理解和认识大相径庭。现在中共有效地控制着世界最大人口的国家,在没有足够内外交困的政治压力的情况下,中国如何进行政治改革,由掌握实权的中共说了算,其他人只能干瞪眼干着急。
    
    中共进行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引进西方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则需要内中有这样的政治人物,中共内部有无高瞻远瞩胸怀天下的人物?我看没有。中共内部蒋经国、戈尔巴乔夫式人物在1989年以前还有些影子,如胡耀邦和赵紫阳,现在没有了。十年前不少人对胡锦涛有一种期待,希望他是这样的人物,这个期盼早就破碎了。我们不妨回忆一下习近平2009年墨西哥的即席讲话,很实在,很坦诚:“有些吃饱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划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这就是中国未来一国之首的思想水准和境界。其实,中共早就沦为一个彻头彻尾地为少数人的权贵阶层谋取利益的集团和帮会,在这个集团帮会里面产生一位高瞻远瞩胸怀天下的伟人实在不可想象,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是这个道理。无论是胡锦涛还是中共专制政权今天新出生的权力婴儿习近平,都不会为民为国,他们所为者,就是共产党的一党私利。如何最大化这个利益,如何长久地维持这个政权,是他们的最高政治诉求。进行政治改革建立民主制度,对中共来说等于执行政治死刑,中共不傻,这个与虎谋皮的要求,中共决不会接受,我们切不可期望过分。我们应该对中共的这一心态心知肚明。细想一下,有一句话“好死不如赖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人都希望延年益寿,有病医治,无病早防。患了绝症,总是想方设法手术化疗,希望在这个世界上能多呆多久就多呆多久,很少有人希望自我结束生命的,只有脑有病的,或者为情势所迫的人一时想不开或者被逼无奈才走此下道。只有得道豁达之人,明白自己的大限,才会从容不迫,无惧世间的去留。用这个比较推广到中共身上,就不难理解中共不会主动进行真实意义的政治改革的原因了。
    
    不久前,墨尔本的一位长期关心中国民主化的朋友Gerald Mercer先生给笔者寄来了一张报纸和一份杂志,可能是希望笔者不漏掉澳洲主流媒体对中国政情的评论。里面刊登了有关中共十八大和习近平上位的文章,评论说习近平“必须着手进行政治改革”。我看还是一厢情愿,决定权在习近平手上,他不想动或者不敢动,旁人都奈何不得。只有习近平所面临的困境和挑战形成足够的威慑力,关乎中共的生死存亡,在这种情势下,习也许被迫作出某种政治举措超出中共1989年以后二十年来所进行的调试和收缩来维系共产党权力的“政治改改”。所以,要让中共迫不得已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政治改革,接受普世价值,引入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这一要手艺巧,二要加资料”。“手艺巧”就需要中国民众更加自觉地维护自己的基本权益和个人尊严,全国各地不消停地、此起彼也起地发生武警部队弹压不了的个人抗争和群体事件,而“加资料”则是在国际上需要西方民主社会和世界领袖们不见钱眼开,不见利忘义,严守自己所标榜的民主原则和道义底线,真心实意地帮助中国人民争取民主和自由。
    
    2012年11月25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1919001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近平拒绝政改的三个原因
·中南海走向第五代保守——预期习近平“政改”纯系幻想/牟传珩
·“五位一体”:十八大吹出来的政改泡沫/胡赛萌
·江核心的老人政治粉碎政改幻想/孟渊沛
·江核心的老人政治粉碎政改幻想
· 牟传珩:习近平就职演说只字未提“政改”
·见微知著:十八大将启动政改?
·昨夜政改静悄悄/何岸泉
·政改何时结硕果?
·见微知著:十八大将启动政改?/严家伟
·政改必须清算毛泽东 支持河南青年撕毁画像/维权中国网
·精英民主—中国顶层政改希望/刘俊祥
·冼岩:“挪拉出走”以后会怎样——由“特赦贪官促政改”想到的
·驳政改“理论准备不足”及公方彬三大话语系统
·中国政改方略
·中国政改问答
·中共倒薄不是为了政改,而是维护其现行体制之举/彭涛
·郭永丰:时代在呼唤,胡锦涛何不政改?!
·陈破空:习近平政改,拿薄熙来祭旗
·俞可平:只有通过政改才能有效遏制腐败特权 (图)
·鲍彤:对胡锦涛裸退肯定 对政改不悲观
·习李体制备受外界关注政改民生成主调.
·专访中国体制改革研究专家吴稼祥——政改已开绿灯关键是民主选举
·李源潮汪洋没入常,中国政改没戏 (图)
·政改关口别无选择 习近平就是当年的蒋经国? (图)
·新京报:积极稳妥政改 回应民意期待
·薄熙来案能否引爆中国政改 看习近平临门一脚 (图)
·京华时报:政改进程必将更快推进
·否认政改停滞 汪洋:每个党员都是改革派 (图)
·胡锦涛报告未提政改 共产党制度或陷入危险的瘫痪状态
·俞正声:“更加注重健全民主制度”是政改方向
·汪洋称广东继续探索政改和官员财产公示 (图)
·胡锦涛坚持原有体制 政改不倾毛不向右
·张维迎演讲探政改风向:改革并非想象那样难
·行政学院教授:政改滞后是深化改革最大拦路虎
·18大政改 能突破国旗国号框架?
·七中全会讨论十八大报告 评论认为无新意政改没戏
·《零八宪章》论坛:拒绝政治分赃,开启民主政改!!
·梁国雄政改公听会上公然侮辱市民谩骂同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