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查建国四谈中国异议人士是些什么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8)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环球时报对异议人士是恨极。在其2012年12月22日社评中讲:“极端异见人士在中国改革开放中扮演了很另类的角色,但即使很久以后回过头再做评价,他们也决不会被看成推动中国前进的主流力量。西方给这些人如此集中地发奖,如果不是西方的恶作剧,就是他们对中国的力量分析发生了本末倒置的偏差。”“极端异见人士在中国的影响萎缩得更快。”“确切说,极端异见人士在中国已完全边缘化了,西方继续利用他们刺激中国是缺少创新的表现。”
     环报讲这些话自是出于其是执政党喉舌的立场,但在社会中也有对异议人士的形形色色不同认识,这也正常。我只是在这“四谈”的四篇短文及附件中再讲讲我过去多次讲过的认识,学习环报“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而已。

    中国(内地)异议人士不是对执政党有表扬有鼓励有批评的慈祥家长式、诤友式的救党派,而是睁大双眼,处处盯着权力者露出每一点错误的搏击手。是悬在专制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是只会建言献策、尽表忠心的花瓶式“政协”“人大”代表,而是针针见血一剑封喉的批判者;不是上网乱骂下网砸汽车的“愤青”,而是严肃理性,有破有立的民主战士;不仅仅是为自己局部权益而维权的上访者,更是站在全局战略高度、政治变革最前沿的先锋大将;不是西方利用的工具、“带路党”,而是全球人权民主化宏伟事业中的一支重要生力军。
    异议人士以自我牺牲的无畏奋斗揭露假象,鼓舞民心,以身试法去让一切假改革者显出原形。其作用意义自有后人评说。
    北京查建国 2013年1月2日 手机13661195761 家电67506064
    附二旧文:
    《给徐文立先生一封寄不到的信》
    老徐:你可好?
    我和大姐两次去延庆监狱看你,可我都被挡在了第二道门的哨前。望着高高的灰墙,深深的大院,我眼睛湿润了。咫尺天涯,7个月来绵绵思念之情却只能用这封寄不到你手里的短信来寄托了。
    记得去年11月29日晚去你家,我俩促膝长谈9个小时,谈到了今后工作的各个方面。30日早晨怕影响你和大姐的休息,我叠起行军床,仅隔着你卧室的门和你打了个招呼悄悄离去。怎料想,他们下手这样快,十几个小时后你被捕了。后听人讲,当天你说:和建国这一谈,我放心了。看来,你已料到被捕近在眼前。
    老徐,你放心吧。在你不在时,我和其他朋友一起共同承担起中国民主党北京天津地区党部的工作。虽然我们暂时失去了你坚强意志与政治智慧所形成的凝聚力,虽然7个月来全面监视,短期拘禁如影随行,虽然被捕危险犹如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头顶,但理想、责任和你无畏的榜样使我们在这条不归路上继续前行。7个月来,我执笔写了30多份文稿,现从中选出十几篇,集成此“文选”。这不是学者的力作,而是战士的檄文。一叶知秋,谨将此“文选”献给你——我的兄长和师友。
    编完此文选,我好像也放心了。通过对这7个月的一次小结,或者更成熟地投入我们的事业,或者更坦然地走向监狱。我想,我们的心是相通的。
    老徐,来日方长,多多保重。夜深了,天阴沉沉,没有一颗星星,预报有雷雨,就此搁笔。
    建国 1999年6月21日24时于天坛南门寓中
    查建国2013年1月2日注:此文写完8天后,查建国被捕入狱,坐牢9年。
    附文二:
    灯下随笔——看《国家公敌》有感
    
    小英妹:
    6月28日出狱至今还不到10天,每天忙着看病和购物,开始新的生活。今天是周日未去医院,坐在家里看你写的《国家公敌》(中译版)。边看边按你文中的顺序写下附后的“随笔”。九年身陷囹圄,所获信息有限,思路狭窄。(在狱中我即是以“井蛙居主”笔名与其他难友交流的。)但因《国家公敌》一文是你写的,又是写的我,因此有感还是想说,仅为“一家之言”,供交流。
    
    夏安
    哥哥 建国
    08年7月6日
    
    ○ 我的所谓“罪行”是参与组建一个反对党——中国民主党(CDP)。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我们不是第一次去“冲击”组党这个禁区,但确是第一次完全公开的,规模最大的一次组党活动。20几个省先后成立党的分支组织,但还未成立全国统一的中央领导机构即遭严厉镇压。
    
    ○ 刚入监时,监狱警察告之,如问到你的姓名时,要大声回答“我是罪犯×××,犯×××罪。”我拒绝这种有损人的尊严的作法。警察回答:“你可以除外”。监狱里殴打犯人非法使用警具的事时有发生,但警方对我是很客气的,犯人们亦是如此。他们都明白,我们不是一般的犯人。
    
    ○ 《哈维尔文集》能送进监狱实在是因为检查警官的无知。而我们一下就接受了哈维尔关于“后极权时代”的概念。讨论当代中国——后极权时代的起始时间,本质特征,主要矛盾,与“极权时代”的区别变化,向民主社会转型的原则和路线图都成了我与某些难友交流的热点。
    
    ○ 是的,大多数国人不知道我们的奋斗,这正是中共当局的主要策略。知道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也逐渐“被世人遗忘”。这不是我们的可悲,是中国政治的可悲。遗忘受苦难的人,那么苦难就可能降临在更多人身上。
    
    ○ 因为“六四”,我三次写申请书要求退出中国共产党,终被批准。对共产党和毛泽东的认识进入了完全新的阶段。
    
    ○ 像出租车司机那样,很有些人在“劝”我: 唯有以暴制暴才有成效。不!面对着崇拜暴力,靠“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和“无产阶级专政”维持政权的执政党,我们一贯的原则是:和平、非暴力、理性、公开、合法地活动。我们对执政党明确的政治态度是四个字:“承认批评”。承认其现实中执政地位,但批评其把自己的执政地位神圣化、永久化的专制作法。我们针对的是游戏规则,而不是游戏人。我们的政治主张可以浓缩成一句最通俗的话就是:老百姓选谁谁干。共产党是:选不选也永远是我干。这是游戏规则之争。
    
    ○ 文中讲“不知是因为无比的勇敢还是出于天真,民主党人决定公开地做一切事情……”。当其勇敢达到“无比”的极至时和“天真”还真相似了。反过来说,当一个成年人还有赤子之心般的“天真”时,他才能把英勇发挥到“无比”的层次。我们公开建党是鸡蛋碰石头,但不是“狂妄和愚昧”,而是有目的,有预见,有意义的一次冲锋。是以身试法。宪法不是有“结社”自由的条款吗?中国政府不是刚刚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吗?(1998年,我们建党前签署的),放着权利在那,13亿人没有一个人敢去试着用用,不正让执政者自我吹嘘:自己是最民主的党,最民主的国家,最民主的时期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揭露执政党的虚伪性欺骗性,少数异议人士一次次冲锋其试金石的意义即在这里。
    
    ○ 没有拜读过李泽厚、刘再复二先生的大作。但我始终认为共产党正是中国近代历史上一股最激进思潮的代表。(当然,中共最大错误不在手段的激进,而是指导思想和目标错了),靠激进得人心,得人心者得天下。而在共产党建国几十年后,在全世界人权浪潮中,中国国民奋起要求自由民主能定位于“激进”吗?没有人认为民主可以“一蹴而就”。现在焦点问题不是民主进程“速度之争”,而是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民主模式的“目标之争”。目标正确,慢点又何妨?目标不正确,讲民主就是欺骗!
    
    ○ 文中讲“至于‘民主’倒真不知道这些年轻人会对这种问题有多少关注”。无独有偶,在我出狱前一个月,市、区、街道派出所三级警方联合去监狱“看望”我。他们就讲到: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不是你们爱讲的自由民主(大意)。真是这样吗?真正的民意国情是什么?谁在体察民意方面最有洞察力呢?是的,这是一个消费的、娱乐的、经济为重的时代,但工人、农民工、农民、知识分子、私企投资家也都在维权。一党专制与广大国民的维权活动是当代中国的主要矛盾。维权又分维护人身权利、经济社会权利、政治权利三个层次,而政治权利是对前两个权利的保障。我会努力去认识与世隔绝九年后的中国社会,去了解各阶层国民对维护自己的政治权利是不懂得维还是不想维还是不敢维?对有人站出来进行政治维权是无所谓还是冷潮热讽还是其他什么态度?换句话说,我们要回答:持不同异议人士是盲目的超前者,还是直击执政党“命门”的头脑最清醒的,斗争最勇敢的“先锋”?是“在新时代迷失”的人,还是大潮前沿的弄潮儿?是“世界早已风云变幻弃他而去”,还是世界正随“他”而跟进?
    
    ○ 让人恐惧是专制者维持统治的不二法门。是的,我们具有很多人性的弱点,但我们突破了一个人性的弱点,就是恐惧,就是不敢坐牢。试着想想,如果一万人中有一人不恐惧,敢于公开维护自己组党的权利,那执政者能把13万公开组党的人都投进监狱吗?当不敢把这13万人投入监狱之时,就是几百万、几千万人站出来之日,就是翻开中国新历史之日!我爱讲,我(或者我们)是三流知识,二流见识,一流的人格力量。我们非常理解批评我们“傻瓜”“荒唐”“头脑简单”的议论,但我们还是希望用自己的牺牲让更多的人更勇敢些。
    
    ○ 讲得好:“事实上,他们之所以无牙无力是因为他们的对手太强大”。我们太清楚自己的对手了。我们知道没有正确的策略就没有成功,但正确的策略是在一系列试错的过程中才能产生的;我们知道不能保护自己就不能进攻,但保护自己并不是永远高于进攻;我们知道很多时候妥协比进攻还重要,但对手根本不把你当成对手时,你的妥协又有多大的空间?所以妥协往往在进攻之后最有效;我们知道渐变式的改良是那样的重要,但我们仍在为可能的突变做准备;我们知道创造历史是“社会运动”,但社会运动是多元的合力而成,“孤胆英雄”和“精英”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知道对手是多么的强大,但再强大也要有人出来说话,13亿人没有一个“政治犯”那才是这个有几千年历史有十几亿人口的泱泱大国之悲哀;我们知道自己作用的有限与渺小,但哪一个角色不要有人去扮演?就让我们去扮演那个说出“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小孩的角色吧!我们知道并欣赏“打擦边球”的艺术,并给予那些打擦边球的人极高的评价(我每次见到打擦边球的文章总会会心的一笑,心情开朗之极),但善打“擦边球”者总不会去嘲笑用自己的牺牲度量出“球台尺寸”,甚至扩大了“球台尺寸”的人吧;我们知道就自己个人政治前途而言,那永远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但请不要用自己“利己”之心来度别人还有“利他”之腹,中国历史从来不缺少铮铮铁骨为民为国牺牲者!
    
    ○ 讲“他们代表着一极”,是这样的,但我认为“他们”没有“冰冻”,他们时时关注着时代的每一个变化。他们时时与广大老百姓同呼吸而不断测试着民意“温度”的上升。他们努力向一切有见识有不同实践的人去学习。他们愿意和任何人(包括一个普通警察)去交流,愿意不断地反省检讨自己的言行,做事先做人,治世要修身,请多了解众多的异议人士吧!
    ○ 连续三个小时一口气看完《国家公敌》,也草就了这篇灯下随笔。可能是“血浓于水”吧,我深深地被你的兄妹之深情,你的客观因此更准确的白描叙说和大胆又准确的不时“点睛”因而深刻的理念而感动。让更多的人了解一些他们不了解而统治者又力图“掩盖”的事情,正是此文非同一般的作用。请接受哥哥这最后的感谢吧!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521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查建国三谈异议人士是些什么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7)
·查建国谈异议人士是些什么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5、36)
·查建国谈中国异议人士是些什么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5)
·查建国对中国政治发展方向十个说法的点评(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4)
·错谈错干比空谈不干还误国(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3)/查建国
·查建国:十八大后中国前途远未确定(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2)
·高喊团结难掩中国社会重大裂痕(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1)/查建国
·改良与革命仅一字之差(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0)/查建国
·祝贺莫言,想念晓波(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9)/查建国
·查建国谈应开展国共之争真相大辩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二十八)
·查建国谈为什么暴力事件越来越多?(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二十五)
·查建国谈不可轻言中日再战(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4)
·查建国:国家安全的最大保障是什么?(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二十三)
·查建国赞:香港人民有力量!(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二十二)
·查建国再谈“一个重要的风向变化”(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二十一)
·对内地13亿人就可以“洗脑”吗?(与环球时报争鸣之二十)/查建国
·查建国谈刘翔大结局的三重悲哀(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十九)
·驳环球时报关于叙利亚的十个谬论(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十八)/查建国
·现政府公信力弱不可逆转(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十七)∕查建国
·查建国:民运的主战场还是在国内
·查建国先生给广东政府关于乌坎事件的公开信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因“茉莉花革命”被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被国保警察约谈警告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解除软禁后与朋友聚餐被警方阻拦
·高洪明查建国欢迎坐牢22年的秦永敏归来
·北京:照片中的这些人全部被软禁-齐志勇、李海、查建国、张林、胡石根、高洪明(图)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被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高洪明被限制人身自由
·北京异议人士查建国、高洪明被限制自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