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两个中国制造“逆向朝贡体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月12日 来稿)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2013年1月5日,谢选骏发表《美国要向世界各国征收“国际安全税”》,指出美国的最大智慧就在于利用军队去向世界各国征收“国际安全税”,正如美国利用警察和法律向自己的国民征收“社会安全税”——这样美国政府才是真正的“世界警察”,而不是“白干活不拿钱的黑奴”。否则,美国军队就应该收缩到国内,不要去管那些不给钱的国家的事情,或是直接派遣美军进入那些拒绝交纳“国际安全税”的国家,就像派遣警察进入拒绝交纳国“社会安全税”的国民家里,强行收税。而如果通过美元贬值,来向世界各国输出通货膨胀、变相收取“国际安全税”,则会贻害美国民众、丧失美国信用、导致美国衰落,实不可取。
    
    仅仅过了三天,“中国科学院国家健康研究组”就在1月8日发布《国家健康报告》第1号,报告称,2011年,美国从全球攫取的霸权红利达73,960.9亿美元,占全球霸权红利总量的96.8%,是攫取霸权红利最多的国家;中国损失的霸权红利高达36,634亿美元,占全球霸权红利损失的47.9%,是霸权红利损失最多的国家。
    
    该报告称,霸权红利是指霸权国家通过在全球建立的霸权体制,直接或间接获取的超额垄断利润,其本质上具有掠夺性、寄生性、腐朽性等特征。该报告指责美国从全球攫取霸权红利的途径五花八门,主要包括铸币税收益、国际通货膨胀税收益、债务收益、海外投资收益、流动性收益、不公平贸易收益、汇率操控收益、金融衍生品收益、大宗商品期货收益、知识产权收益等10个渠道。
    
    为定量测算世界各国的霸权红利收益和损失,中科院国家健康研究组专门构建霸权红利模型,并计算出100个样本国家2011年的霸权红利情况。计算结果还显示:美国霸权红利占GDP比例达52.38%,即美国有52.38%的GDP通过霸权获得,而中国损失的霸权红利占GDP比例达51.45%;美国人均占有霸权红利达23,836.7美元,而中国人均损失霸权红利达2,739.7美元,相当于中国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2倍。
    
    健康报告指出,2011年中国损失的霸权红利,相当于中国军费开支的33倍、科技投入的44倍、教育投入的16倍和医疗卫生投入的37倍。若按劳动时间计算,中国劳动者有60%左右的工作时间是在无偿为国际垄断资本服务,创造“剩余价值”。
    
    如果没有GDP过半的霸权红利损失,中国劳动者每天工作时间至少可缩短20-30%,完全可实行每周4天工作制,到2020年,中国也有能力建立起类似北欧国家实现全民免费的医保、养老和教育等福利制度,建成共同富裕、高人类福祉、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型的社会。
    
    ……
    
    在谢选骏看来,上述报告所谓“美国攫取中国霸权红利”,实际上是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等制造的“两个中国”(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百年来蓄意炮制的“逆向朝贡体制”所沿袭下来的恶果之一,是“不平等条约”的延续和变相复活。
    
    而国共两党“逆向朝贡体制”的本质,就是把列强当作“中央帝国”,把中国自己当作“野蛮国家”,而实施的朝贡体制——这是对中国历史上所奉行的传统“朝贡体制”的逆向运用,所以谢选骏称之为“逆向朝贡体制”。
    
    中国历史上所奉行的传统“朝贡体制”,基于“中国中心主义”,由中央帝国统领周边四夷。
    
    朝贡体制与条约体制、殖民体制同为世界主要国际关系模式之一,曾广泛存在于世界各地的古代历史当中,其中以东亚朝贡体制最为典型,这是自公元前3世纪开始,直到19世纪末期,存在于东亚、东南亚和中亚地区的国际关系体制。东亚朝贡体制乃以中国中原帝国为主要核心的等级制网状政治秩序体制,中原王朝以天朝自居,透过册封,结合儒家思想体制,层层往外推拓(详见“曾向中原王朝朝贡的政权列表”)。而在某些时期,中原王朝由于种种原因也向其它强势的民族或国家进贡。(另见“中国历代进贡国列表”)。
    
    1、雏形是畿服制度
    
    早在中国商朝时期,统治者便已建立了“越在外服,侯甸男卫邦伯”的内外服制度,在这个制度当中,中国中原王朝的君主是内外服的共主。君主在王国中心地区(内服)设立行政机构,进行直接管理。在直属地区之外外服,则由接受中原王朝册封的地方统治者进行统治,内服和外服相互保卫。根据《尚书?大禹谟》的记载,九州岛之内的各地区,还负有进贡的责任。
    
    周朝取代商朝之后,将这一制度细化,进一步发展出了五服、六服和九服的概念。特别是在《周礼?秋官?大行人》中,详细规定了各服的贡期和贡品的种类,还第一次提出了“九州岛之外,谓之番国”的概念,试图将这一制度推广到更广阔的中原王朝尚未实际掌控的地区去。
    
    商朝的畿服制度带有强烈的原始部落军事联盟色彩,而周朝由于确立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世界共主思想,将这一制度系统化和理想化,试图作为已知世界的准则。但是,由于周朝采用分封制度,后期又陷入诸侯纷争,所以这一制度基本仅停留在纸面上。
    
    2、确立了册封制度
    
    公元前221年秦朝统一中原地区之后,建立起了严格意义上的中央集权制帝国。当时在整个东亚和东南亚地区除匈奴外,并不存在可以与秦以及其后继的汉朝政权全面抗衡的政权。因此,除了以“敌国”身份对待匈奴之外,中原帝国便开始将先秦时期的畿服体制推广至已知的世界中去。
    
    在汉武帝击败匈奴,开通西域之后,由于在已知世界中不存在可以抗衡的对手,以中国中原王朝为中心的朝贡体制正式得以确立。在这时期的朝贡体制中,中原政权和其它诸国以“册封”关系为主。即各外国需要主动承认中原政权的共主地位,并凭借中央政权的册封取得统治的合法性。中央政权对各地方政权往往直接封为“**国王”,如“汉倭奴国王”、“南越武王”、“疏勒国王”等。各受封国对中原政权按照不同的要求负有进贡和提供军队等义务。
    
    值得注意的是,汉朝仅仅册封其有能力控制或者自行前来投附的地方政权,政策相当务实。对于其认为在可以控制范围内的政权,如若敢于挑战汉朝的共主地位,就会遭到军事打击,汉武帝就因此先后击灭南越、朝鲜、并远征大宛。而在其控制范围之外的国家,如安息、大秦等,汉朝都承认其独立地位,并不试图进行册封。
    
    3、重组的羁縻制度
    
    公元291年,西晋爆发八王之乱,其后中原王朝崩溃,北方游牧民族大量进入华夏民族的中枢地带,原有的册封体制随之崩溃。直至589年隋朝重新统一之后,朝贡体制方得到恢复。但是,随着唐朝的崩溃,五代十国和宋、金、元等王朝相继而起,整个朝贡体制再次陷入混乱之中。
    
    在这一时期内,往往同时有多个政权均声称自己是天下之主,要求周边诸国朝贡,各小国往往也同时向多个大国朝贡,更有一些国家一边接受朝贡,一边又向更大的政权朝贡。这都使得这一时期的朝贡体制呈现出多元的网状特征。即便是在唐朝国力鼎盛之时,日本、渤海等国也力图成为次级的朝贡中心,甚至互称对方的使节是“贡使”。
    
    同时,这段时间内中原政权往往采取“羁縻”政策取代原有的册封制度,最主要的特点是,封赐的不再仅仅是王号,而是和直属官员相同的官职,比如南朝宋顺帝就曾封百济国王为“镇东大将军”,封日本为“安东大将军”。唐太宗时开始,更普遍封赐各内属的地方首领官职,设立羁縻州、县,以体现其“华夷一家”的思想。如渤海被封为“忽汗州大都督”、疏勒被封为“疏勒都督”等等。
    
    元代时高丽国王被短期册封为“征东行省丞相”。此外,大元大蒙古国皇帝自称是西方蒙古汗国的宗主,但是受到各汗国的一致反对,只有伊儿汗国在忽必烈在世的几十年中承认元的宗主地位。后逐渐采用传统上的朝贡体制,例如忽必烈和元成宗先后颁发给伊儿汗国刻有汉字“王府定国理民之宝”、“真命皇帝和顺万夷之宝”的方印等。
    
    值得注意的是,唐朝羁縻制度有三种情况,一种是在唐朝军事力量笼罩之下的地区设立的羁縻州、县,其长官由部族首领世袭,内部事务自治,并进行象征性的进贡,但是负有一些责任,如忠于中原政府、不吞并其它羁縻单位和内地州县,以及按照要求提供军队等等,实际上中原政权将其视为领土的一部分,文书用“敕”;一种是所谓的内属国,如疏勒、南诏、契丹等,一般封为都督或郡王,有着自己的领土范围,但是其首领的政治合法性来自于中原政府的册封,不能自主,中原政权将其视为臣下,文书用“皇帝问”;一种是所谓的“敌国”和“绝域之国”,如吐蕃、回纥、日本等,虽然可能亦有册封,然多为对现实情况的追认,其首领的统治合法性并不依赖中原政权的册封,中原政权的文书多用“皇帝敬问”。
    
    宋朝之后,进一步加强了对第一种情况的羁縻州、县的控制,在部族首领之外,加派中原政府任命的监管官员,到元代逐渐演化成土司制度,实际上将其纳入了中原政权的领土之中。
    
    进贡不等于册封,天下可分为:一、有贡有封,如朝鲜三国。二、有贡无封,如日本。三、无贡无封,沙钵略以前的突厥。
    
    4、鼎盛的朝贡制度
    
    1368年,明朝建立,1371年明太祖朱元璋明确规定安南、占城、高丽、暹罗、琉球、苏门答腊、爪哇、湓亨、白花、三弗齐、渤泥以及其它西洋、南洋等国为“不征之国”,实际上确立了中国的实际控制范围。他并且确定了“厚往薄来”的朝贡原则。由此最后确立了朝贡体制成为东方世界的通行国际关系体制。在这个体制中,中国中原政权成为一元的中心,各朝贡国承认这一中心地位。
    
    15世纪前期,随着郑和强大宝船队对印度洋的巡航,以及永乐帝朱棣对北方蒙古势力的扫荡,朝贡体制达到了它的巅峰,在明朝陆海军的“威逼”和“厚往薄来”政策的“利诱”之下,向明朝政府朝贡的国家和部族一度达到了65个。在此同时,日本对琉球;朝鲜对女真,越南对占婆、南掌等国,也都提出了朝贡的要求,形成了数个次级的朝贡中心。
    
    这个时期,除了同明朝有直接接触的朝鲜、越南、缅甸等国外,在厚往薄来政策引导下,其它的一些国家对于明朝的朝贡,逐渐演变成了一种贸易往来,尤其是明朝中后期的海禁政策,使得朝贡几乎成为这些国家同中国进行贸易往来的唯一手段,这之中最有名的就是中日之间的勘合贸易。
    
    到了1644年,清朝建立,保留了明朝的大部分朝贡体制,只是要求各国缴还明朝的封诰,重新领取清朝的封诰。清朝明确将和周围部族的往来分为理藩院和礼部分别管辖。蒙古、西藏等地与内地的往来,视为国家内务,由理藩院管辖;朝鲜、日本、琉球等国的来往,视为独立的外国,由礼部管辖。唯俄罗斯因地处边塞,故仍交由理藩院负责,直至总理衙门设立。一些太远的国家,如苏禄(香料群岛),哈萨克,布鲁特也以险远不要他们入附。
    
    5、与条约体制的碰撞
    
    1648年,随着《威斯特伐利亚和约》的签订,条约体制逐渐成为欧洲国家之间的主要国际交流体制。同时,殖民体制成为欧洲国家在与其它弱小部族交往时的主导体制。
    随着欧洲国家逐渐同东方世界直接接触,这几种国际关系体制之间的冲突便开始发生。1653年,俄罗斯沙皇派遣使节,要求顺治帝向其称臣,成为俄罗斯的殖民地。这种要求理所当然地被中国的统治者拒绝,而反过来要求沙皇前来北京朝贡。经过长期的武力冲突和外交斗争,中俄双方都开始认识到对方的实力,最后于1689年,两国按照欧洲国际公法的惯例,签订了《尼布楚条约》,之后又在1727年签订了《布连斯奇条约》,次年互换约文,实际上确立了两国的平等地位。
    
    同时,欧洲势力逐渐蚕食了中国清朝周边的各小国,日本也在德川家康建立幕府之后,停止了向中国的朝贡,并且进一步加强了对琉球的控制。这些都使得朝贡体制内的成员大幅减少。清朝中期,朝贡国减少到七个:朝鲜、越南、南掌、缅甸、苏禄、暹罗、琉球。
    
    但是,这并没有动摇朝贡体制的基础。因此,直到1793年,随着英国乔治?马戛尔尼使团正式到访中国,条约体制和朝贡体制方才发生了全面的碰撞。马戛尔尼提出的互派使节、签订通商条约等要求,均被乾隆帝以“不可更张定制”为由拒绝。
    
    在鸦片贸易上,两种不同体制之间的摩擦终于达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终于导致了鸦片战争的爆发。1842年,清朝政府被迫与英国签订了《中英南京条约》,首次以文字的形式规定了中国和外国平等往来,朝贡体制的基础遭到了不可挽回的动摇。
    
    在接下来的数十年中,朝贡体制被一个又一个条约削弱。1871年,中国清朝政府虽然一再以“大信不约”为借口拒绝同曾经的朝贡国日本签订平等条约,但是最后仍然被迫签订了《中日修好条规》,朝贡体制开始破裂。随着中法战争和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后《中法新约》和《马关条约》的签定,朝贡体制内最后的成员越南和朝鲜也脱离了这一体制,朝贡体制彻底崩溃。
    
    6、作用和影响
    
    朝贡体制影响下,东亚地区逐渐形成一个以汉字、儒家、汉传佛教为核心的东亚文化圈。文化圈内,强调文化上的华夷之辨。中国明朝灭亡后,日本江户幕府即有所谓华夷变态之论,朝鲜王朝也一度视清朝为蛮夷,但18世纪以后态度随着清朝的强盛发生明显转变,然而对内文件仍然沿用明崇祯年号,称清帝为“虏王”。越南阮朝也以中华文明继承者自居,别人为“夷”,自称“先王经理天下,夏不杂夷,此诚杜渐防微之意也。红毛人狡而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可听其居留”。这里“中国”和“夏”就是越南代表的中国传统。越南并在印度支那半岛全力“改土归流”、“以夏变夷”,强迫柬埔寨国王接受汉姓和将夷名“柴棍”改名“嘉定”(今胡志明市)等。然而,越南直到1885年被法国侵占,一直为清朝的藩属国,甚至“越南”这一国号亦为虏王嘉庆所定。
    
    日本在二次大战前所制定的国际战略构想“大东亚共荣圈”就某种程度上和中国的朝贡体制类似,只是核心由“中国”和“中华文化”改为“日本”和“日本文化”,这也是受到中国朝贡体制的影响而制定的。其实,“日本”不过是“中国”的翻版:“日”对应于“中”,“本”对应于“国”,以此调和“中央帝国”的思想与“日神建国”的神话。但是“大东亚共荣圈”也有效法“门罗主义”之处,故此政策也被视为是殖民统治的一种手段,因此较中国的朝贡体制更具争议。
    
    2012年以来,中日关系严重紧张,其导火索是“钓鱼台列岛领土争端”,其背景却是“逆向朝贡体制”之存废——中国有无能力走出两个中国时代、现代南北朝时代的“逆向朝贡体制”,这是一个实践的检验。
    
    (两个中国时代、现代南北朝时代,并非从八国联军、辛亥革命开始,而是从鸦片战争、太平天国开始。两个中国时代、现代南北朝时代的结束,有待于消除国共两党的割据、统一现代南北朝。)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51919204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电影业表明美国像希腊而非罗马
·谢选骏:印度占领的阿萨姆邦是中国的边疆
·谢选骏:欧美的标准正在沦丧
·谢选骏:大陆和台湾加起来就是“第三中国”
·谢选骏:美国要向世界各国征收“国际安全税”
·谢选骏:元代人的普天下与盖世界
·谢选骏:中国梦就是“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谢选骏:资本的力量就是让人自觉地屈从
·谢选骏:让梅叶的《遗书》评论
·谢选骏:《菜根谭》是苟全性命的哲学
·谢选骏:现代南北朝开始文化统一
·谢选骏:第三中国兴起的国际背景
·谢选骏:比较汤因比、斯宾格勒
·谢选骏:中国崛起的“第四个战役”
·谢选骏:西斯庭教堂天顶画《创世记》的浊气
·谢选骏:欧洲统一的精神障碍
·谢选骏:阿奎那的《神学大全》与天主教会的没落
·谢选骏:复活思想促进了战斗力量和生物复制
·谢选骏:中国能够摆脱埃及的命运吗?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南风窗》揭露孙中山卖国得罪了谁?/谢选骏
·谢选骏谈中共政权的民意支持度/RFA
·谢选骏等人谈中国高校毕业生就业难问题
·王维林之谜:魏京生回答了谢选骏的关注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