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徐琳:“南周事件”后的进一步反思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看了余刚先生写的《“中国民主行动派”在“南周事件”中的表现》一文,我首先是感到很高兴,在“南周事件”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人们已淡忘得差不多的时候,又有一篇由参与者写的具有一定纪实性的文章来唤醒人们的记忆、让人们再次重视和进一步思考这个事件,这是很有必要的。作为23年来第一次这种具有一定规模的带有明确的政治目标的事件,确实值得大书特书、不断思考总结。
    也许由于时间隔得稍微有点久了,加上作者并未全过程参与该事件,以致对某些事实的描述有不够准确的地方。例如周二(8号)晚上聚餐的时候,我并非首先发言的,并且我也不是说“建议明天向政府提三点要求”,而是说“有记者问我具体诉求是什么,我的回答是三点……,如果之后政府方面或记者问到我们的具体诉求的时候,我建议大家参考我的回答”,尤其是第三点诉求我说的是“要求将南周刊编辑们的工作微博帐号归还给编辑们,并将因此所封掉其他人的微博、QQ、博客解封”,这在我次日(9号)发表的文章《声援南周刊的原因和诉求》里写得清清楚楚。当然,这点瑕疵无关紧要。其它的我也不想多说了,以免引起不必要的争执,因为这是我最不愿看到的现象。
     不过,有一点我必须要指出,文章最后的“‘中国民主行动派’简介”中说“‘中国民主行动派’是近年来在广东地区崛起的一股民主力量”,这不仅与事实不符,也可能会造成不良后果。如果要把街头民运人士称为一派的话,那只能是相对那些没有上街的追求民主的人士而言,但也绝不是一股,而是有很多股,甚至有的纯粹就是单打独斗的。在以往的大多数的街头民主活动中,这些“股”并没有事先的统一策划、组织,而是各自为战,即便是走到了一起,也是在网上看到消息后自觉赶来的。例如“南周事件”中余刚先生就是第二天(8号)才赶来的,这足以说明并没有什么事先的组织(否则余刚先生得向组织做深刻检讨了,哈哈,说句笑话)。刻意地走向组织化甚至唱高调,这必然导致当局的强力打压。当然,有些人故意唱高调以引开当局的火力从而对他人起到掩护作用,这也不能说是坏事,甚至是值得敬佩的,例如张圣雨先生就是这样。

    街头民主运动固然是参与的人越多越好,但我觉得,这不需要过于组织化。所谓不要过于组织化,是不要成立明确、固定的组织,更不要追求组织的规模庞大、人数众多,人数越多越容易泄密,目标越大越容易被击中。但可以有少数几个人的组合,并且不是长期固定的组合。平时大家各搞各的,四处开花,此起彼伏,传播的面更广,效果更好。就像一个西瓜,切得越小块,其表面积的总和就越大。更重要的是它能使街头民主活动常态化,因为小规模的活动当局不可能下重手打击,也就不至于对行动者造成较大损失并使群众产生恐惧感。当小规模的街头行动蓬勃发展起来以后,遇到大的事件,各地的各股力量自然会相互呼应、支援,毕竟大家的基本目标是一致的。
    如今已经有一些人在自封总统什么的,我看没必要把它当真。连当局都没有当真,否则早就那个什么了。
    当然,早期的街头行动者是需要较大的勇气的,因而也就容易造就英雄,当了英雄就容易飘飘然,甚至孳生其他想法。本人近来倍受关注、赞扬,我想,这既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好事是能对更多的人起到一个鼓舞、带动的作用,坏事是可能会让某些人误会以为我是想出风头、有政治野心,从而发生分裂。为此,我特在此声明:如果我有幸活到中国民主实现的那一天,我绝不会主动去参与竞选政府的任何职务,最多只参选议员。我觉得,实现民主后,不论是作为一个专业技术人员,还是作为一个艺术家,我能做、要做的事情很多,而在政府管理方面,即使我不担任管理职务,我的能力也能发挥出来,因为民主社会有多种渠道去发挥。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做法,别人没必要效仿。并且,我认为,带有个人目的去从事民主活动这并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情,你认为你有那个能力,那么就应该去发挥,这是好事。我只是觉得:谁的能力、人品怎样,大家有眼可见,该支持谁,大家心中有数,最终由选票来决定;如果自己的个人政治欲望太强烈了,甚至为此去耍什么手段,那样只会害了自己。况且,争取民主过程中的能力,与实现民主后管理政府的能力是两回事。这番话并无所指,望勿生疑。
    
     2013年2月9日
    
    徐琳 QQ 954784045 电话 13751710325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711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民主行动派”在“南周事件”中的表现 (图)
·制度转型背景下的《南周事件》/刘水
·南周事件:皇上要面子,臣下给面子
·看山:南周事件当作如是观
·南周事件应汲取西单民主墙教训/吴江
·“南周事件”测试“新政”/刘水
·南周事件之反抗国家洗脑/林忌
·如果南周事件发生在美国/曹长青
·南周事件的三个疑团/鲍彤
·查建国:能否公开争鸣“南周事件”是对新班子的测试(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0)
·刘逸明:南周事件催生民间新气象
·知情人:谁删改了南周献词 被删改过程曝光
·陈永苗:南周“读懂中国”牌匾落下来
·南方报业高层人事变动 《南周》副总编高升
·南周抗议事件开始有点西式味道了 (图)
·声援“南周”事件网友张荣平被拘留后又遭驱赶
·杜光:2013:维宪欤?违宪欤?——关于南周、春秋事件的回顾与思考
·河南周口新建客运总站售票厅坍塌致1人死2人被埋 (图)
·强奸南周又如何 庹震照样当全国人大代表
·《南周》高层或添变动,传伊能静遭解约 (图)
·南周高层或添变动 余波未了 (图)
·南周内幕曝光 祸起政治局常委权力分割
·南周发表“特别更正” 网友追问谁负责
·南周余波:黄灿仍在位,员工出奇沉默
·苏昌兰:南海三山维权村民《南周》门前声援记
·中国南周风波-法国媒体上的开年大事 (图)
·习近平不爽“南周风波”官员应对失策 (图)
·南周风波:习近平批刘云山,高层现分歧?
·江苏:拆迁受害人联合声援南周 (图)
·宋庄艺术家群体声援南周 (图)
·鉴于89年经验,南周事件各方不想激怒当局 (图)
·南周追梦献词遭黑手“尺度”梦断羊城
·公民力量关于南周事件的第三次声明
·举报:河南周口淮阳县的高考严重违纪及舞弊情况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