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扶贫不只是“给钱”这么简单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22日 转载)
    
    来源: 新京报
    

    扶贫的钱主要应该用在什么地方?应该明确,首先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的提供等方面;除了钱之外,还需要加大扶贫的基础制度投入。
    
    

  ■ 社论
    
      据《新京报》报道,元旦前夕,革命老区阜平成为习近平总书记探访贫困的第一站。阜平迎来了脱贫新机遇,河北各方及相关扶贫机构提供年均3亿元的扶贫资金,是阜平过去20年全部扶贫资金总和的1.5倍。尽管有了钱,但如何花却让当地官员“压力很大”。因为前些年“两种(核桃、大枣)两养(养羊、养牛)”“生态旅游”等项目都搞过,但也都失败了,“越扶越贫”。
    
      无独有偶,温家宝曾三次到访的河北偏桥村也得到集中帮扶,一年中得到当地投资过亿、投资项目多达80余个,如今虽然村容村貌和“经济结构”有了巨大变化,但仍面临着产业发展不顺、致富“造血”不足的困境。
    
      中央领导人的访贫问苦,对扶贫工作具有重要的垂范作用。但地方也要正确看待这样的探访,不能把对扶贫工作的重视,直接替换为对某些地方的扶贫工作的重视。一方面要警惕将过多的扶贫资源集中到少数地区,另一方面也要反思当前扶贫工作出现的,重短期轻长期、“重给钱轻制度”的倾向,在政府和社会扶贫资源的分配上,需要改变旧思维,探索新的扶贫理念和方法。
    
      扶贫需要钱,但钱主要应该用在什么地方?应该明确,首先要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的提供等方面,比如,通过铺路修桥,缩短农民与市场的距离;通过教育培训,提高农民的素质和技能等。
    
      无论是阜平还是偏桥村,一个共性问题即在于缺人才,很多项目因为缺乏相应的技术人才而失败。政府花了很多钱给村民买羊买牛,但最后要么是村民没技术牲畜病死,要么是市场周转不灵卖不出去。这些失败经验一再提示,扶贫要“富”贫苦地区的制度和环境、“富”农民的脑袋,而不是一时“富”了村民的口袋。
    
      对一些自然条件特别恶劣,或多数村民已经“移民”前往城镇的贫困区,要将扶贫和城镇化的进程结合起来,与其花很多钱在当地“扶贫”,还不如创造条件,让更多人进城,同时做好剩余人员的妥善安置。
    
      此外,需要认识到的是,过去我国很多地方的扶贫成就,主要基于市场化的进程。因此,扶贫的基础制度建设,仍需要立足于市场条件来构建。
    
      比如,可以探索贫困地区的产权制度建立。我国农村的贫民,最基本的资产就是土地,但在现行的土地制度下,他们的资产很难资本化,由此直接制约了其脱贫的能力。有学者认为,穷人的资产一旦可以资本化,其发展能力将明显增强。能否在连片开发的贫困地区,率先推进相应的土地制度改革,使农民真正拥有物权化的土地?若能如此,恐怕带来的扶贫效果,要远比一次性的扶贫资源投入好得多。
    
      要有效实现上亿人的反贫困,不仅需要加大扶贫的资源投入,更需要加大扶贫的基础制度投入。建立起有效的产权保护制度、降低交易成本制度、公共服务制度、提高人力资本制度,就有可能带来可持续、稳定的扶贫效果。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2288818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近平考察的村子有村官贪污扶贫款吗?
·“县来县去”的扶贫效果堪忧/杨支柱
·扶贫不是简单的减法题
·平遥县公务接待挪用扶贫款/陈燕
·毛建国:扶贫标准还可以往上调一调
·姜福祯:茅于轼的“曲线扶贫”论是耍花枪
·习近平探贫送年货再次昭示扶贫脱贫决心
·习近平:我愤怒的是扶贫款项被截流挪用
·习近平:挪用扶贫款是犯罪.
·习近平:挪用扶贫款是犯罪 (图)
·扶贫公务员上婚恋节目称希望能引来项目发展农村
·我国七大举措推动金融扶贫
·陕西府谷176个煤老板捐别墅扶贫 受捐人感觉“难受” (图)
·人民日报:扶贫标准提高后中国贫困人口增一亿
·府谷:“大扶贫”格局给力“百姓富”
·四川攀枝花逼捐月薪扶贫
·村支书儿子揽扶贫项目 村民8口人挤烂泥房 (图)
·国务院:将农村残疾人扶贫经费列入年度预算
·西藏将扶贫标准调整为2300元
·河南襄城县扶贫款修路修成“烂泥路” (图)
·央视称多地基层政府挥霍中央扶贫款
·扶贫会胡锦涛讲话:2020年实现全面小康
·国务院或再上调扶贫线标准
·中国扶贫基金会公布项目执行及资金使用情况
·广东佛山红十字会7月收59万捐款 多来自扶贫日
·河北大名县王村乡西赵庄“扶贫变成了富分”
·扶贫开发协会会长、前省委书记胡富国操刀“宰”员工
·我的扶贫款干了什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