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严家伟:没有民主政治怎能容纳尖锐的批评?——从谢长廷先生微博被“销号”想到的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2日 转载)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2/2013
    
    

    作者: 严家伟
    
    一党专政的体制多少年来已经形成了“惯性”,即只能听歌功颂德之词,决不能容符合常识的逆耳之语。在这个官僚体制中,已经从上到下形成了—种普遍的“共识”,而且根深蒂固,宁肯严管十分,绝不稍加宽容。所以“习总”对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讲的“要容得下尖锐的批评”,即便是真心诚意之言,在这个不民主的一党专政体制不做根本的改革之前,则任何触及权势者核心利益的诤语谏言,都没有生存的空间,不管你“尖锐”与否,概莫例外。一言以蔽之,没有真正的民主政治,就不可能有对执政党和政府真正的监督与批评,不管批评意见来自大陆还是海峡对岸。
    
    中共当年未取得政权时,曾在其《新华日报》、《解放日报》等中共的党报上大肆批评国民党是“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并称没有言论自由,民主政治便无从谈起。同时自称中共是在中国力主实现民主宪政的革命先锋队伍。宣称中共拥有所谓的“三大法宝”即:联系群众、统一战线和批评与自我批评。一时曾获得不少人(特别是青年知识份子)的赞同和拥护。然而物换星移,半个多世纪过去以后,历史却给中国人开了一个大玩笑。
    
    当年曾是—党独裁的国民党,在国共内战中失利败走台湾后,终于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在台湾成功地实现了社会民主的和平转型。不但开放了报禁、党禁,言论自由也得到了充分的尊重。而且从总统、立法委员到各级地方政府首长均实现了一人一票由全民普选产生。成功实现了国民党与民进党两大政党在朝、在野的轮替。从而使台湾享有了“亚洲民主灯塔”的美誉。这是全世界有目共睹的事实。
    
    然而反观大陆,在国、共内战中夺取了政权的中共,却完全“忘记”了当年对实行民主宪政的承诺。姑且不谈毛泽东暴政年代胜过封建帝王的专制独裁,邓小平“垂帘听政”时期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以冲锋枪外加坦克去血腥镇压八九年爱国学生反腐败、反官倒的完全和平理性的诉求。及至到了江、胡年代,也看不到民主宪政的半点影子。有的仍然是言论文字狱,“煽动颠覆罪”这些与当今文明人类格格不入的皇权专制式的政治野蛮行为。有的仍然是纳粹式的新闻审查,禁报、封网、删帖、网警如林,注销微博账号之类的思想与文化的专制主义。终于使中国成了世界上报刊发行量最大、却是新闻审查最严、关押记者、作家人数最多的国家。网民人数最多,却是—个封网最严,不用“翻墙、破网”软件就只能看到中共官方网一家之言的“局域网”国家。而且网上因言招祸,送劳教,蹲大牢者更时有所闻。尤其不光彩的是中国至今仍把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博士因参与起草《零八宪章》而判以重刑,投入大牢。这在全世界堪称“独一无二”的“创举”。
    
    中共十八大召开,习、李履新之后,不少人又燃起了对新政开明的盼望。而习总书记又时不时地作出一些开明的表态,如强调改进作风,严词反腐等。一向善良驯服的中国老百姓对此既心向往之,更心存感激。特别是蛇年春节前夕的2月6日下午“习总”在中南海邀请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新老领导人和无党派人士代表共迎新春。他代表中共中央,向各民主党派、工商联和无党派人士,向统一战线广大成员,致以诚挚的问候和新春的祝福外,更即席发表谈话称:“对中国共产党而言,要容得下尖锐批评,做到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党外人士而言,要敢于讲真话,敢于讲逆耳之言,真实反映群众心声,做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希望同志们积极谏诤言、作批评,帮助我们查找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帮助我们克服工作中的不足。中共各级党委要主动接受、真心欢迎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监督,切实改进工作作风,不断提高工作水平。”此言一出,自然又招来不少人阵阵欢呼。但笔者听后,却不免大有“似曾相识燕归来”之感。遥想56年前我“天朝先帝”也是在京师,也对着当时所谓的各民主党派人士,号召他们帮助党整风,也叫他们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也说“我党”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并且还承诺了“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实在堪称是“高风亮节”之态,“美”中不足的就是说话不算数。毛先帝言犹在耳,党媒体墨迹未乾,就来个“情况正在起变化”,瞬间就变成“坚决回击右派份子向党的猖狂进攻”了。结果是上百万的知识人遭到政治迫害,或管制,或劳教,甚而锒铛入狱。多少人因此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派血雨腥风,至今回忆起来还令人不寒而栗。
    
    我这样说,有的官方代言人大概又要说我是不相信党的教导,是在“纠缠历史旧账”了。非也。鄙人正是按照习总书记关于“不能割裂改革开放前后历史并相互否定”的教言来加以相互联系的,这不正是为了不“割裂”吗?而且毛泽东当年也说过“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所以自然应该不忘这段历史。当然,除了注重历史我们还应该看现实。那么今天的中共究竟能容得下多尖锐的批评呢?一般情况下,当局对外国人、港、台同胞和大陆民众言论自由的宽容尺度是有区别的。对外国人当然要宽容得多,其次是港、台同胞,大陆民众则更在其次了。在刚刚过去的《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删改的事件中,台湾女艺术家伊能静女士因在微博上发声支持“南周”而被禁言,被“喝茶”,甚至在大陆从艺的事业也被中断,人们应该还记忆犹新。这恐怕很难说是听得进批评的表现。如果说这已经算是“过去式”的话,那么又一个台湾同胞的微博事件却是刚发生的“现在式”。
    
    这位台湾同胞不仅比伊能静女士名气更大,而且是位政治上颇有影响力的人物,甚至可说是中共极力想“招安”的“统战对象”。他就是台湾民进党政治家、台湾前行政院长谢长廷先生。谢先生于蛇年春节期间正式在中国大陆的新浪微博开博。—开始,官方媒体不但欢迎,且欣欣然有喜色。甚至对谢的前来“朝贺”大陆的新浪官网开微博还给予了相当正面的报道。而且报道的语气明显地喜庆而且自信。例如中共官方的英文报纸《中国日报》(该报主要面向的是西方的“老外”读者)便称:他(谢长廷)“非常高兴有机会通过微博交流。”并说该微搏的粉丝“已由最初的13个猛增到53,000个”。同时又说“谢长廷在农历新年期间说,‘我希望返乡探亲的中国人一路平安。’这显示他希望跟台湾海峡对岸的网民变得更为亲密……”等等。完全是一副乐见其成的笑脸。大家知道,谢长廷去年10月曾到中国大陆进行了所谓的探亲寻根之旅,在台湾引起很大的争论。不少人认为这是中共对民进党进行“统战”和分化。如果民进党中的一些重量级人物也跟着马英九一样地倾向北京,则台湾被大陆“—国两制”而“香港化”,就似已指日可待了。因此这次谢长廷来新浪开博,自然又好像是向大陆靠近了一步,怎能不令当局感到“统战”大计正在节节取得胜利而倍感欣慰呢?
    
    然而老谋深算的《环球时报》却不那么一味乐观,而向当局指出:谢长廷有可能是来“测试大陆言论底线”的。结果却被这个《人民日报》旗下的子报—语而言中。时间不过一天,“测试”的结果就出来了。谢先生首先发—帖谈宪政话题称“宪政是世界潮流,所以大多数国家都有宪法,但有的国家宪法只是考试才用,并没有实施;有的国家只实施一部分,而没有实施的通常是限制政府权力的部分,这是人民痛苦的来源。”这话虽然有点“酸溜溜”的味道,但毕竟是泛泛而谈,所以大概还未触到当局的“红线”。接着,谢再发一帖:“有没有言论自由,不是看有没有批评高官权势的讲话自由,而是要看讲完话以后有没有失去自由”。这话虽然既未提刘晓波,也没有说胡佳,但不是傻瓜的地球人都知道是在说谁。于是—夜之间,风云突变。谢长廷的新浪微博,在既没有说明原因也没有发出警告的情况下,突然间帐号就被销掉了。其动作之果断、神速,好像是“外星人”干的—样。正如有人指出的,时间前后不过一天,“喜庆和自信一下子变成了有苦说不出的尴尬”。于是谢先生便从刚才还是对台统战取得胜果的象征,一下子就变成了“北京对台政策和统战失败的展示板”,不能不令人感到遗憾和错愕。
    
    平心而论,谢长廷先生的这两条博文,确实属于政治话题的“批评”。但无论如何也算不上“习总”所谓的“尖锐的批评”。顶多不过就是点“冷嘲”而已。—个有度量的民主政府,比这尖锐十倍的指名道姓的“热骂”(美国总统就曾多次被人骂为“骗子”、“杀人犯”)也能坦然面对,泰然处之,何况几句隔靴搔痒式的风凉话?更应该指出的是,台湾的谢长廷先生比之于聆听“习总”教诲的大陆各民主党派与无党派人士而言,显然谢先生更处于“优势”的地位。打个不完全恰当的比喻,我们的各民主党派与无党派人士,已是党国娶过门了的“媳妇”,而谢先生应还是党国在追求中的“女友”。绝大多数情况下,男人对正在追求中的“女友”,肯定比娶到家的“媳妇”要客气、温柔得多。何况人家是台湾的重量级政治人物,也是对台统战的重点争取对象。所以不难想象假如谢先生这几句并不“尖锐”的批评,如出自大陆民主党派或无党派人士之口,那后果恐怕就不—定只是让党国领导“闻者足戒”了。会不会因此当不成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甚至更严重的后果都很难说。
    
    笔者并不认为销掉谢长廷先生的微博帐号就是“习总”或政治局的决定。也不像某些人动不动就把这类事硬怪在刘云山常委的头上。我更认为这是不民主制度习惯性的反应。多少年来已经形成了这种“惯性”。即只能听歌功颂德之词,决不能容符合常识的逆耳之语。在这个官僚体制中,已经从上到下形成了—种普遍的“共识”,而且根深蒂固,宁肯严管十分,绝不稍加宽容。所以“习总”对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讲的“要容得下尖锐的批评”,即便是真心诚意之言,在这个不民主的一党专政体制不做根本的改革之前,则任何触及权势者核心利益的诤语谏言,都没有生存的空间,不管你“尖锐”与否,概莫例外。一言以蔽之,没有真正的民主政治,就不可能有对执政党和政府真正的监督与批评。当然小骂大捧又当别论,不在此例。
    
    2013年2月23日完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559422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见微知著:十八大将启动政改?/严家伟
·蒙古的“顺产”与中国的“难产”/严家伟
·国安智囊提出“新黑五类论”意欲何为?/严家伟
·严家伟:“帝都一夜雨,街市万重泉”引发的感慨
·严家伟:陈光诚事件是“维稳政治”和“维稳经济”生育出的怪胎
·评重庆事变后的“拥护歌颂综合症”并发现象/严家伟
·严家伟:从余杰去国出走后的—些“杂音”说起
·严家伟:中国民主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碑事件——对乌坎村民维权抗争之我见
·严家伟: 焚书已种阿房火,烧报徒现驴技穷
·严家伟: 韩战帮了中国民主事业的“大忙”
·严家伟:从"南下干部"到政治贱民
·小偷“偷”出来的贪官与逃费“逃”出来的黑幕/严家伟
·画虎不成反类犬,尴尬奖项尴尬人——笑谈“孔子和平奖”/严家伟
·严家伟:关起门来自己吹,不知今夕是何年?--评习近平先生违背韩战历史事实的讲话
·严家伟:中国不能再增添恶法了!
·严家伟:亦友亦师忆晓波——我接触到的刘晓波博士
·严家伟:沦为乏走狗的李敖
·严家伟:钟南山的“帮闲”之道
·严家伟:“六四”的恶果已“癌变”成绝症
·以“爱国”的名义为小偷张目/严家伟
·声援杭州“右友”,声讨警察打人/严家伟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