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就信仰自由致信十二届两会代表委员/徐永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6日 来稿)
                    
    作者:徐永海(北京基督徒)        
       
    (注:这几天,两会召开了,我又开始被软禁了,如昨天我去买药、买菜,警察都在陪伴着我。为此,此公开信只能通过网络来公开发表,不能亲自到有关部门去递交了。)
        
    全国人大12届1次会议的各位代表:
    全国政协12届1次会议的各位委员:  
      
    1、我们基督徒一直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一些基督徒因信仰被抓、被打、被酷刑   
    多年来我们基督徒一直受到不公正的对待。如2000年,辽宁鞍山一些基督徒因为参加家庭教会,受到当地警察马毅等人的酷刑、刑讯逼供、暴力取证。其中基督徒侯荣山被强迫蹲在电炉子(电烤灯)的前面,还不时地受到竹竿的敲打,来纠正姿势。使得侯荣山弟兄双膝被烤出了四、五个大水泡,直至昏倒。
        
    不仅这些基督徒受到酷刑、刑讯逼供、暴力取证;而且,此事件中的一些基督徒还被罚款,一罚就是几千元,当年东北辽宁鞍山的很多职工一年的收入才只有这几千元;而且,此事件中的一些基督徒还被劳动教养。为此,被劳动教养的基督徒李宝芝不得不诉讼、上诉。鞍山中级法院于2001年10月18日还公开审理了李宝芝的上诉案。
        
    为此,今天,我向参加全国人大、政协12届1次会议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尤其是其中辽宁来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再次地反映此事,希望得到你们的关注,使基督徒的信仰自由能够得到保障,使基督徒不再因信仰的原因,被罚款、被劳动教养,被抓、被打、被酷刑。即使是杀人犯也不应当受到如此的酷刑呀。
      
    2、难道,我们基督徒因信仰被抓、被打、被酷刑后,我们都不能说吗
        
    李宝芝的上诉案公开开庭后,维持了原判。2001年11月27日,受李宝芝本人、家属和当地基督徒的委托,我写信给我曾经的大学儿科学老师、中国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来反映此事。
        
    为了求助一些基督徒,来将此信转交到全国人大,我们将此信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一些基督徒。后来此信所附的《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被发表在美国的华人基督教杂志《生命季刊》上。因此事,2003年我们被抓到浙江省,后我被判有期徒刑2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为此,今天,我向参加全国人大、政协12届1次会议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尤其是其中浙江来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再次地反映此事,希望得到你们的关注。难道,我们基督徒因信仰被抓、被打、被酷刑后,我们都不能说吗。
      
    3、难道,我们基督徒为信仰维权后,就要坐牢,就要一直失去正常生活、工作吗
        
    2006年1月30日我出狱后,有关部门在我家所居住的大院门口盖了一个房子(监视房),每天24小时都有协警在这里上班(8个人分4班,去年2012年6月才改为4个人)来监视我。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子,警察还要到这里上班,来软禁我,不许我出家门,或者我出家门警察跟着。如,现在,因为“12届两会”,我又被软禁在家中,昨天我出门买菜、买药,警察也都要陪伴着。
        
    由于多年来,我一直如此地被监视、被软禁,而使我一直无法正常地生活、工作,而使我一直不能恢复原来的医生工作,而使我一家人生活得十分艰难。多年来,我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使我有病也不敢到医院去看病。如我曾患严重的疝气,走路都困难,前年才在同学、朋友、肢体的资助下,做的手术。去年底,我右眼出现“飞蚊症”,视力有些模糊,一直至今,因为经济困难,我都不敢到医院去看病。
        
    为此,今天,我向参加全国人大、政协12届1次会议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尤其是其中北京来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再次地反映此事,希望得到你们的关注。难道,我们基督徒为信仰维权后,就要坐牢,就要一直失去正常的生活、工作吗。我一个曾行医20多年的医生,治疗过数不清的病人,难道自己有病了,都不能正常地就诊治疗吗?
      
    4、即使近年来,我们基督徒的信仰自由,依旧还不时地受到逼迫、干扰
        
    在《圣经》中,我们的主耶稣说:“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太5:44-45)。如果我们不是基督徒,面对如此的不公正,我们就会心中充满恨,而会做出各种事情,否则人就会窝囊死。由于我们是基督徒,面对如此的不公正,我们心中依旧充满爱,我们为那些逼迫我们的祈祷,求主怜悯他们,因为他们会为此在地狱中受到永恒的严厉惩罚。
        
    由于基督信仰使人——在各种处境中——都能心中充满爱,能使人平静地、充满喜乐地面对各种处境,为此在我们中国,信仰主耶稣的人是越来越多。由于信仰主耶稣的人越来越多,而使得很多的人认识到了,基督信仰是让人充满爱的,是有助于社会走向和谐的;因此打压、逼迫基督徒越来越不得人心。因此,在这几年,我们越来越少的听到基督徒遭受逼迫的事情。10年前,20年前,我们是时常地听到一些基督徒遭受逼迫的事情。
        
    可是,有一些个别人,他们的思想依旧还停留在“文革”的时候;因此,我们基督徒的信仰自由,依旧还不时地受到逼迫、干扰。如几天前的2月25日,我们一些基督徒在位于北京望京西的一个私人住宅内,学习《圣经》,研讨《开普敦承诺》这本书(《开普敦承诺》是由来自198个国家的4200位教会领袖在2010年第三届洛桑会议所通过的)。突然,一名警察(陈国庆,警号033526)闯入我们这个基督徒家中,要求所有的基督徒登记身份证,声称“警察有权随时入室进行登记,不登记就要都拉到派出所”。(见附件中的照片)。
      
    5、应当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在这次学习《圣经》、研讨《开普敦承诺》的聚会中,我刚刚发完言,没有多一会儿,这个警察(陈国庆,警号033526)就闯了进来。我发言的题目是《弃绝对成功神学的崇拜,跟着耶稣走十字架道路》。其中谈到,在我们当今的中国,很多人崇拜“有钱、有权、有势”,结果是全民腐化,大官也贪,小官也贪,普通人虽然没有机会贪污腐化,但是也羡慕那些贪污腐化的人。我们中国太需要回归“谦卑、正直——诚实、简朴”了。难道,我们批评贪腐,让人回归简朴,不对吗?
        
    近来听《百家讲坛》,其中讲到:“明君有畏,昏君无惧”,人们只有真的知道“存在上帝、天堂、地狱、审判”,人们才不敢肆无忌惮地干坏事,不敢肆无忌惮地贪污腐化。在现代科学中,空间膨胀理论(宇宙大爆炸理论)说:“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是真的存在上帝,存在天堂、地狱、审判。科学从来没有否定过存在上帝,反而是越来越证实,是真的存在上帝。以愚昧、无知、反科学的名义,来打压我们基督徒,实在没有道理。
        
    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前脑),在此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通过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和牺牲精神,我们就能战胜私心,而心甘情愿地做好事,不做坏事,远离贪腐,回归简朴。在我们当今的中国,人们普遍缺乏信仰,而给我们中国带来了各种社会问题:如贪污、腐败、堕落等等。有人提出要进一步改革,其实最应当改革的就是,确实来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6、希望对我所进行的“大脑与信仰”的科学研究给予支持
        
    近几十年来,我们中国一直高举科学,也因此一些人反对各种宗教,因为他们想当然地认为所有的宗教都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为了从科学的角度,来让这些人知道,来让人们知道,我们的基督信仰不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近来我写了一文《前脑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的居所》(见附件中的文章)。
        
    作为一个曾从事精神科工作多年的医生,我从科学的角度论述了大脑前额叶(前脑)的功能,提出了大脑前额叶的功能是使人具有信仰的天性。我们每个人必须具有信仰,否则就会出现心身疾病。并且,我还提出了,精神分裂症这类的精神疾病就是大脑前额叶——人的信仰天性——出现异常所致的疾病。当今科学对大脑前额叶知道的很少,认识大脑前额叶将会是本世纪的一个重大科学发现。
        
    近些年来,欧美日等国先后推出了“脑的十年”、“EC脑十年计划”、“揭示人脑机制的十年计划、“脑科学时代(为期20年)”,来加强对脑的研究。我们中国也应当制定出应有的计划来加强对脑的研究。为此,今天,我向参加全国人大、政协12届1次会议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出这个建议,并希望对我多年来所进行的脑科学研究给予支持。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徐永海 2013年3月6日     
      
    附件1:照片  
      
    警察(陈国庆,警号033526)闯入我们这个基督徒家中
    
就信仰自由致信十二届两会代表委员/徐永海

      
    附件2:文章  
            
    前脑使人具有信仰又是灵魂的居所  
        
    《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未来的终极奥秘》之前言  
                  
    (北京)徐永海  
                  
    2013年2月20日  
      
    (1):左脑偏重于语言,偏重于理性思维、抽象认识;右脑偏重于音乐,偏重于感性思维、情感体验。如果人们只重视孩子的知识学习,即只重视理性思维、抽象认识,即只重视开发左脑,孩子的心理就会很难得到全面发展。因此很多心理学家、教育学家呼吁要开发右脑的功能,让我们的孩子不再只单单地具有丰富的知识,也来具有健康的情绪、情感。(2):同样,大脑前额叶(我们可称它为“前脑”)的功能是使人具有信仰,同时又是灵魂的居所,如果得不到开发,也会出现一些心理问题,甚至会出现心身疾病。因此我们更应当开发前脑的功能,来使人们具有健康的心理、心身。(3):前脑(前额叶)是灵魂的居所,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灵魂,死后我们的灵魂或者上天堂或者下地狱。在这里,我不是从迷信、神话的角度,不是从宗教、神学的角度,不是从哲学、神哲学的角度来论述这一“灵魂”问题;而是从科学的角度,从纯科学的物理学、生理学角度来论述这一“灵魂”问题。
      
    一、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只要崇拜效法英雄,就会具有信仰
      
    1、即使不懂马列主义,只要崇拜效法人民英雄,就会具有共产主义信仰
        
    1966年“文革”开始,我6岁。我家边上的官园体育场时常斗争人、打死人;不远的福绥境八层大楼时常有人跳楼。第二年1967年我上了学,因在“文革”十年中(1966年至1976年),老师不能好好教,学生不能好好学,如我小学一、二年级时,学校就没有过考试;还尽不上课,如我初中时,有学工、学农,还有三个学期是在校办工厂上的。我高中时“文革”结束了,恢复了高考,我们才可以好好上课了。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我大学毕业后,我先当内科医生,后当精神科医生,再后我“当”了良心犯。
        
    “文革”十年,我从6岁成长到16岁。在这十年中,我们时常听到的是,江姐、刘胡兰、董存瑞等等人民英雄。虽然,那时我还只是个青少年,我还不知道马列主义、共产主义都说了些什么;可是,通过对这些人民英雄的崇拜、效法,共产主义信仰进入到了我的心灵中;使我对劳苦大众具有强烈的爱,对地主资本家具有强烈的恨。当年我们是真的具有共产主义信仰,为了建立一个美好的社会,为了消灭剥削阶级,我们可以勇敢杀敌,我们可以甘愿流血牺牲,我们可以不要任何好处,而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而能够更加容易地战胜私心。
        
    1976年“文革”结束了,我逐渐认识到:“虽然,共产主义信仰是那么的美好,一方面要建立一个美好的——没有剥削、没有压迫、人人平等的——共产主义社会;另一方面能使信仰者——为了人民的幸福——大公无私、勇于牺牲。可是,共产主义信仰却又能使人具有强烈的仇恨心理,‘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对阶级弟兄要像春天般的温暖,但对阶级敌人要像严冬那样的残酷无情’,这样的仇恨心理必然会带来‘文革’这样的灾难”。随着80年代的改革开放,共产主义信仰逐渐离开了我的心灵,使我逐渐放弃了共产主义信仰。
      
    2、即使不懂某些神学理论,只要崇拜效法耶稣,就会具有基督信仰
        
    1989年初我偶然走进了教堂,在这里我听到了耶稣,我接受了耶稣;1990年初我开始参加家庭教会,并逐渐开始带领大家在一起学习《圣经》。虽然,那时我还只是初信仰耶稣,我还不知道神学教义、神学理论都说了些什么;可是,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基督信仰进入到了我的心灵中;使我开始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也能与我们一起去天堂,而不下地狱。虽然是初信仰耶稣,但是出于基督信仰,出于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我们可以甘愿流血牺牲,可以不要任何好处,而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而能够更加容易地战胜私心。在《圣经》中使徒保罗说:“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9:3)。
        
    主要是为了传福音(让人人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和牺牲精神)及介绍我们的家庭教会,1994年我们书写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其中写了:“我们面对恶劣的环境并未停止聚会,我们今后依然以耶稣为我们的榜样跟主走十字架的历程”。1995年因此文我们被劳动教养。在2年的劳动教养期间,我一直被关在一个6平方米的“小号”中,而经历了很多苦难。其中最痛苦的就是对母亲的思念(那时我还没结婚),我是深深体会到了母子亲情。这十字架道路也使我更加具有了大爱的心;即深深看到仇敌的罪,这罪将使他们在地狱中受到严厉的惩罚,而怜爱他们。
        
    主要是为了传福音(让人人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和牺牲精神)及帮助受逼迫的主内肢体,2001年我写了《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给我曾经的大学老师、当时社会职务最高的基督徒、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何鲁丽副委员长。2003年因帮助鞍山基督徒这件事,我们被判有期徒刑。在2年的监狱生活中,我经历了很多苦难。其中最痛苦的就是对妻子的思念(这时我已结婚),我是深深体会到了夫妻亲情。这十字架道路也使我深深体会到了怜爱仇敌,希望他们也来认罪、悔改,接受耶稣,以使他们免去在地狱中应将受到的严厉惩罚。
      
    3、青春期后自然会崇拜效法英雄,只要崇拜效法英雄,就会具有信仰
        
    《圣经》上说:“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创2:24,弗5:31)。到了青春期后,人们都会具有恋情(相思、暗恋、热恋、一见钟情)这种心理活动。夫妻之间通过恋情,通过共同的性爱生活,通过共同经历苦难,夫妻之间就会具有一种超过母子亲情的特殊亲情——夫妻亲情;使得夫妻之间很难分开,分开后会有痛苦的思念。我们人类具有爱情的天性,爱情应当包括恋情和夫妻亲情。当我们真的具有了爱情(恋情、夫妻亲情)后,出于自己的爱情(恋情、夫妻亲情),为了自己所爱的人,我们可以甘愿流血牺牲,而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而能够更加容易地战胜私心。
        
    在《圣经》中耶稣说:“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作的去作”(约13:15)。到了青春期后,人们都会具有崇拜这种心理活动(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地崇拜明星,而在几十年前崇拜的多是英雄)。崇拜英雄,自然会效法英雄,并甘愿像英雄那样去经历苦难。通过对英雄(如民族英雄,如人民英雄,如耶稣基督)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正义的心,即就会强烈地爱好人(如本民族的人,如本阶级的人,如所有的人),强烈地恨坏人(如敌民族的人,如敌阶级的人,如魔鬼撒旦),勇敢杀敌(坏人),甘愿流血牺牲,而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而能够更加容易地战胜私心。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信仰就是:“崇拜、效法英雄,来具有正义的心——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来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
        
    在《圣经》中使徒保罗说:“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2:2)。只要我们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为主(耶稣)经历苦难,我们就会具有基督信仰;即,我们就会具有公义的心——真正的正义的心——强烈地爱所有的人、恨魔鬼撒旦(撒旦: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见创3:6,约壹2:16);与,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心灵、心肠、心地)——真正的公义的心——爱所有人的心——连仇敌(坏人)都爱的心;与,我们就会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而能够更加容易地战胜私心,甘愿效法耶稣的死。使徒保罗还说:“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腓3:12)。
      
    二、在中世纪黑暗时代,由于宗教压制信仰,很多人是只有宗教没有信仰
      
    1、在农业时代,在中世纪黑暗时代,在宗教基础上,信仰一直受到压制
        
    在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没有科学知识,也缺乏哲学知识,人们多用神话来解释各种现象,如认为存在风神、雨神等等。人们礼拜、膜拜、跪拜这些神灵而具有了宗教。在神话中,这些神灵生前多为本民族的民族英雄,不仅可以被礼拜、膜拜、跪拜,也可以被崇拜、效法。通过对这些民族英雄(神灵)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信仰,即就会具有正义的心——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好人”自然容易指本民族的人,“坏人”自然容易指敌民族的人),勇敢杀敌(坏人),甘愿流血牺牲,而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而能够更加容易地战胜私心。在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民族之间时常争战,生存下来的民族,自然都是这些既具有宗教又具有信仰的民族。
        
    在几千年的农业时代,缺乏科学知识,但具有哲学知识,人们多用哲学来解释各种现象,如认为“道——上帝”在掌管着一切。人们礼拜、膜拜、跪拜上帝而具有了宗教。上帝不曾是活生生的人,只能被礼拜、膜拜、跪拜,而不能被崇拜、效法;并且这类宗教只允许人们礼拜、膜拜、跪拜上帝,不允许人们崇拜、效法英雄;因此很多人不具有信仰;即不具有正义的心,不具有强烈地恨坏人——他民族、他阶级的人;民族之间、阶级之间容易和睦。在几千年的农业时代,国家多是多民族、多阶级的,生存下来的国家,自然多是这些只具有宗教、不具有信仰的国家。(一些基督教国家也是如此,很多人只是,认同神学教义,遵守宗教律法,进行礼拜仪式,来向上帝祈求各种好处,如升官、发财、得子、祛病、保平安等,来满足自己自私的欲望。他们及他们的神学教义、神学理论,排斥崇拜、效法耶稣,排斥走十字架道路,排斥为主经历苦难;自然他们没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对仇敌没有真心的爱;他们对仇敌只说原谅、宽容、饶恕,不说认罪、悔改、接受耶稣,而后者才能使人不下地狱而进天堂。让仇敌认罪——说出真相,让仇敌悔改——付出补偿,可能会受到仇敌的逼迫,而这正是十字架道路,他们排斥这道路。他们是假冒良善的,是只具有基督教宗教,而不具有基督信仰;他们是假基督徒、伪基督徒。)
        
    在几百年的工业时代,具有一些科学知识,由于暂时没有发现存在上帝(“空间膨胀理论——宇宙大爆炸理论”提出后,才能通过科学去发现真的存在上帝),于是很多人不再相信存在上帝,不再具有宗教。他们崇拜、效法人民英雄、民族英雄,具有共产主义信仰、民族主义信仰,而对“好人”(本阶级、本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爱(阶级情、民族爱),而对“坏人”(敌阶级、敌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恨(阶级仇、民族恨),而出现中国文革、德国法西斯这样的灾难。于是有人希望回到中世纪去,其实中世纪更是黑暗;由于中世纪只有宗教、没有信仰,而压制人性。
      
    2、在农业时代,在中世纪黑暗时代,在宗教基础上,爱情一直受到压制
        
    在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没有中世纪黑暗。婚前少男少女可以具有很好的交往,如他们可以时常在一起唱歌、跳舞,而可以具有很好的恋情。婚后夫妻之间可以具有很好的性爱生活,而可以具有很好的夫妻亲情。借着具有很好的爱情(恋情、夫妻亲情),夫妻之间很难分离,而婚姻稳定。在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虽然没有“高举贞节”的所谓“道德”,如男女授受不亲等等;也没有“高举贞节”的所谓“法律”,如婚前性行为也是罪等等,但是夫妻之间借着具有很好的爱情(恋情、夫妻亲情),而夫妻稳定、婚姻稳定。(那时应当不存在娼妓)。
        
    在几千年的农业时代,存在中世纪黑暗。在中世纪,为了减少民族之间、阶级之间的冲突,尤其是减少反抗统治者;人们不能具有信仰,即不能具有正义的心,不能强烈地恨“坏人”(他民族、他阶级的人),尤其是不能强烈地恨统治者;为此,人们也不能具有爱情(心中有了强烈的爱,也会去有强烈的恨)。婚前少男少女不能具有很好的交往(如女人的脚被裹成小脚),使得夫妻之间在婚前没有很好的恋情;婚后夫妻之间不能具有很好的性爱生活(如存在着女性割礼),使得夫妻之间在婚后没有很好的夫妻亲情。由于没有很好的恋情(爱情)、夫妻亲情(爱情),为了维护婚姻稳定,中世纪高举“贞节”等所谓的“道德、法律”,如男女授受不亲等等,如婚前性行为也是罪等等。(农业时代高举“贞节”,同时又存在娼妓,很是虚伪)。
        
    在几百年的工业时代,中世纪黑暗逐渐减少。但是在宗教基础上,一些人认为婚姻家庭是中世纪(农业私有制时代)道德、法律的产物,而高举中世纪的“道德、法律”,如婚前性行为也是罪要用石头打死等等(申22:13-21,约8:1-11)。其实,婚姻家庭是人类进化的产物,在几十万年前,随着进化,随着基因变化,我们人类就已经具有了爱情(恋情、夫妻亲情)的天性,而具有了婚姻家庭;从而使得,在夫妻双方的共同养育下,他们的子女能够很好地渡过十多年的未成年期(幼态延续),并在这十多年的未成年期中学会各种生存技能。
      
    3、首先具有爱情信仰,才会带来健康的心身、稳定的婚姻、美好的社会
        
    爱情与婚姻是不同的。如果由于外界的因素(如宗教对爱情的压制),没有爱情(恋情、夫妻亲情),只具有婚姻,就不能使人对配偶具有强烈的爱,就不能使人对配偶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这样的婚姻很难稳定。虽然,在宗教基础上,再通过道德伦理、法律习俗及男尊女卑观念等强力来维护婚姻,可以使婚姻稳定;但是人们会感到不幸福,而会具有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而会带来各种心理疾病、心身疾病、身体疾病。因此,人不能没有爱情,只有美好的爱情(恋情、夫妻亲情)才会同时带来稳定的婚姻和健康的心身。(娼妓会破坏夫妻亲情。应当消灭娼妓,即应当消灭产生它的各种社会因素,如黑社会、贫穷、多子等等。如果只有一个孩子,允许这个唯一的孩子去当娼妓的人极少)。
        
    信仰与宗教是不同的。如果由于外界的因素(如宗教对信仰的压制),人们没有具有信仰,即没有崇拜、效法英雄,没有具有正义的心——强烈的爱好人、恨坏人,没有具有勇敢杀敌的心,没有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即使再具有宗教,再相信有神,再认同神学教义,再遵守宗教律法,再进行礼拜仪式;也很难使人战胜私心,而使社会充满贪婪(如中世纪黑暗时代教廷的赎罪卷)。虽然,在宗教基础上,再通过道德伦理、法律习俗及等级秩序观念等强力来压制人的私心,可以减少贪婪;但是人们会感到不自由,而会具有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而会带来各种心理疾病、心身疾病、身体疾病。因此,人不能没有信仰,只有真正的信仰(不是宗教)才有可能同时带来廉洁的社会和健康的心身。
        
    只是,为了战胜自私、贪婪,消灭贪污、腐败,来建立一个廉洁的社会;我们曾崇拜、效法人民英雄,来具有共产主义信仰;但是这共产主义信仰却使人对“阶级敌人”具有强烈的恨,而带来“文革”这样的灾难;虽然是廉洁了(面对被斗争,普通干部不敢贪污腐化),但是更加可怕。因此;我们只能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为主(耶稣)经历苦难,来具有基督信仰,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当人人都具有基督信仰时,就会国家之间、民族之间、人与人之间都彼此相爱,就会富人甘愿与穷人分享各种权利,而会迎来一个美好的社会(共产主义社会、大同社会、千禧年);不仅廉洁,而且更加美好。
      
    三、大脑前额叶使人类具有信仰天性,但是我们一定要信仰耶稣
      
    1、我们人类具有爱情的天性,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
        
    我们人类具有爱情的天性,爱情应当包括:“恋情和建立在恋情基础上的夫妻亲情”。到了青春期后,不少人是突然地感到爱上了某个异性,这就是恋情。夫妻之间通过恋情,通过共同的性爱生活,通过共同经历苦难,夫妻之间就会具有夫妻亲情,使得夫妻之间很难分开(分开后会有痛苦的思念)。从而使得,他们的子女能够——在夫妻双方的共同养育下——很好地渡过十多年的未成年期(幼态延续),并学会各种生存技能。在人类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存在着激烈的竞争,只有这些具有爱情天性的群体才能生存下来,那些不具有爱情天性的群体都被淘汰了。
        
    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信仰就是:“崇拜、效法英雄,来具有正义的心,来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到了青春期后,不少人是突然地感到喜欢上了某个英雄,这就是崇拜。崇拜英雄,自然会效法英雄,并甘愿像英雄那样去经历苦难。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正义的心——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好人”自然容易指本民族的人,“坏人”自然容易指敌民族的人),勇敢杀敌(坏人),甘愿流血牺牲,而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在人类几十万年的原始时代,存在着激烈的竞争,只有这些具有信仰天性的群体(民族)才能生存下来,那些不具有信仰天性的群体(民族)都被淘汰了。
        
    我们人类具有附体体验,如感受到死去的英雄,附在我们的身上,用我们的口来说他们的话。在附体体验基础上,人们就会具有这样的认识:“人是有灵魂的,灵魂是不死的;存在一个神灵的世界,并且神灵是有能力的”。在附体体验基础上,人们可以更好地礼拜、膜拜、跪拜神灵(英雄),来向神灵祈求今世后世的各种好处,来具有宗教(宗教:使人求“自己的好处”,满足私心);人们还可以更好地崇拜、效法这些神灵(英雄),来具有正义的心——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来具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来具有信仰(信仰:使人求“自己的坏处”,满足公心)。
      
    2、大脑前额叶应当是爱情信仰的生理基础
        
    爱情的核心是爱恋人、爱配偶;爱情天性出现异常,就应当出现:“不应当爱(恋)的人反去爱(恋),同时自然认为别人也爱(恋)他,而出现钟情妄想”。信仰的核心是爱“好人”、恨“坏人”;信仰天性出现异常,就应当出现:“不应当爱的人反去爱,同时自然认为别人也爱他,而出现夸大妄想。不应当恨的人反去恨,同时自然认为别人也恨他,而出现被害妄想”。附体体验的核心是被附体、被控制;附体体验出现异常,就应当出现“被控制感、被洞悉感”。
        
    钟情妄想、夸大妄想、被害妄想,及被控制感、被洞悉感等,这些都是精神分裂症的主要症状(及核心症状),精神分裂症应当是:“一种爱情、信仰天性出现异常的疾病”。同时,精神分裂症还应当是一种前额叶出现异常的疾病,因为抗精神分裂症药物是一种多巴胺受体阻滞剂,而在大脑皮层中只有前额叶(额叶)是多巴胺系统。精神分裂症同时是一种前额叶出现异常的疾病,同时是一种爱情、信仰天性出现异常的疾病,自然我们可以得出:“前额叶应当是爱情、信仰天性的脑生理基础”,即大脑前额叶使我们人类具有了爱情信仰的天性。
        
    在哺乳动物进化过程中,借着基因变化,在脑的所有皮质层中,大脑的前额叶,猫增加了3%,黑猩猩增加了17%,而人类则增加了29%,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了爱情、信仰的天性;即到了青春期后,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我们每个个体就会具有爱情、信仰等心理活动。如果,当由于先天(如基因突变、基因遗传等)、后天等各种原因,我们人类的某些个别个体——在大脑前额叶成熟发育过程中——出现异常时,这些个别个体就会出现爱情、信仰天性的异常,就会出现钟情妄想、夸大妄想、被害妄想,及被控制感、被洞悉感等,就会患精神分裂症这类的精神疾病。而且,由于先天、后天等原因,当信仰天性出现异常时,一些人会出现人格障碍等问题;当爱情天性出现异常时,一些人会出现同性恋等问题。
      
    3、道成肉身的耶稣,耶稣这个人,才是唯一的真理
        
    是大脑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大脑前额叶与感知觉、联想思维、理性认识等关系不大;当大脑前额叶被切除时(或因外伤、肿瘤、血管病变等而受到损害时),感知觉、联想思维、理性认识这些心理活动并不受多大的影响。感知觉、联想思维、理性认识这些心理活动与大脑前额叶关系不大,与大脑前额叶所负责的信仰也关系不大。由于理性认识与信仰的关系不大,所以单单的理性认识并不能使人具有信仰。如很多所谓的“基督徒”,通过他们的神学教义、神学理论,他们具有这样的理性认识:“圣经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理,都必须相信、认同与遵守”。虽然他们非常有“信”,非常有“信心”,但是他们排斥崇拜、效法耶稣,排斥走十字架道路,排斥为主(耶稣)去经历苦难,而使得他们不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即不具有基督信仰。
        
    是大脑前额叶使人具有信仰,而大脑前额叶与情感(情感即:爱和恨)关系很大;当大脑前额叶被切除时(或因外伤、肿瘤、血管病变等而受到损害时),情感(爱和恨)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而出现人格异常。情感这些心理活动与大脑前额叶关系很大,与大脑前额叶所负责的信仰关系很大。由于情感与信仰关系很大,所以只有建立在情感基础上的崇拜才能使人具有信仰。到了青春期,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就会对某个英雄具有无限的爱,甘愿为这个英雄去经历苦难,甘愿效法这个英雄去经历苦难;崇拜是一种情感,是一种强烈的爱。(效法英雄和经历苦难也可以检验一个人是否真的具有“崇拜”这种爱,不肯效法,不肯经历苦难,只能说明他还没有这种爱,他的崇拜也是假的)。由于崇拜是建立在情感基础上,建立在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所以说只有崇拜才能使人具有信仰,才能使人具有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
        
    因此,在《圣经》旧约中,我们看到,在旧约时代,由于还没有耶稣和十字架,人们还无法崇拜、效法耶稣,人们还无法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人们还无法具有基督信仰,人们总是时常失败。虽然,在旧约时代,人们已经认识了独一的上帝——耶和华,人们已经有了律法(包括十诫),人们已经有了先知的告诫;但是人们依旧是时常的失败。通过《圣经》旧约,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很多失败的见证,如大卫王的失败见证,如所罗门王的失败见证,等等。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14:6),道成肉身的耶稣,耶稣这个人,才是唯一的真理。在《圣经》新约中,我们看到,在新约时代,由于有了耶稣和十字架,人们可以通过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为主(耶稣)经历苦难,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来具有基督信仰,而重生、得救、成圣,成为圣洁。“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12:14)。哪,耶稣是谁?耶稣在被钉十字架之前,耶稣自己曾说过:“父阿,现在求你,使我同你享荣耀;就是未有世界以先,我同你所有的荣耀”(约17:5);即,耶稣既是我们的终极榜样(心灵——灵魂的拯救者),又是宇宙的创造者、掌管者及灵魂的审判者。整个《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旧约预言耶稣,新约应验耶稣。
      
    四、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这些自私的情欲就是亚当所摘的智慧果
      
    1、我们人类先天具有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等等各种自私的情欲
        
    我们人类具有肉体的情欲,如食欲、性欲及生养的情欲等等。当人们满足这肉体情欲的时候,如具有了自己孩子,甚至又有男孩又有女孩的时候,人们就会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当人们没有满足这肉体情欲的时候,如没有自己的孩子,或者只有女孩没有男孩的时候,人们就会具有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为了追求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为了避免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人们就会利用自己的智慧,想方设法地,并且编造出各种高尚的理由,来满足自己这自私的肉体的情欲。
        
    我们人类具有眼目的情欲,如占有欲、控制欲、掠夺欲等等。当人们满足这眼目情欲的时候,如具有了很多的财富,具有了很好的工作,具有了很大的房子,具有了自己的家庭,甚至是多妻多妾(二奶、三奶……)、多子多孙等等的时候,人们就会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当人们没有满足这眼目情欲的时候,如缺乏财富,没有工作,没有房子,没有家庭,甚至是处于失业、破产、离婚的时候,人们就会具有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为了追求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为了避免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人们就会利用自己的智慧,想方设法地,并且编造出各种高尚的理由,来满足自己这自私的眼目的情欲。
        
    我们人类具有今生的骄傲这类的情欲,如上进心、荣誉感、虚荣心等等。当人们满足今生骄傲这情欲的时候,如考上好的学校,当了个主任、经理,甚至是当了县长、省长的时候,人们就会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当人们没有满足今生骄傲这情欲的时候,如没有考上好的学校,没有当上主任、经理,甚至是处于失学、降职、免职的时候,人们就会具有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为了追求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为了避免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人们就会利用自己的智慧,想方设法地,并且编造出各种高尚的理由,来满足自己这自私的今生骄傲的情欲。
      
    2、时常缺乏轻松愉快,具有焦虑烦躁、痛苦懊悔,就很难具有健康的心身
        
    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焦虑烦躁、痛苦懊悔这些情绪体验,它们的生理基础是:“在脑神经系统内,有一个奖赏系统。这个奖赏系统从中脑腹部,沿前脑内侧束,伸延至伏膈核和大脑的边缘系统。当较多的内啡呔(阿片类物质)作用在奖赏系统的阿片受体上时,人们就会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当只有较少的内啡呔作用在奖赏系统的阿片受体上时,人们就会具有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当吗啡、海洛因等这些外来的阿片类物质,作用在奖赏系统的阿片受体上时,人们也会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当吗啡、海洛因等这些外来的阿片类物质长期进入人体内时,人们自身的内啡呔就会减少。由于自身的内啡呔减少,当不再有吗啡、海洛因等这些外来的阿片类物质时,就会出现戒断反应,就会出现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使得人们不能离开吗啡、海洛因等这些外来的阿片类物质,而使人们毒品上瘾。
        
    如果人们较长时期缺乏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较长时期处于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之中,人们的智商、情商、财商就很难得到应有的发挥。智商是人们获取知识或科学探索的能力,情商是人们获取友谊、感动他人或关爱他人的能力,财商是人们获取财富或创造财富的能力。一个人只有时常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避免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他的智商、情商、财商才能得到更好的发挥,尤其是其中的科学探索的能力、关爱他人的能力、创造财富的能力才能得到更好的发挥。因此说,为了使我们的智商、情商、财商得到更好的发挥,我们也应当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避免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
        
    如果人们较长时期缺乏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较长时期处于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之中,人们就会容易患有各种心理疾病(精神疾病),如失眠、癔病、强迫症、焦虑症、抑郁症、疑病症等等。如果人们较长时期缺乏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较长时期处于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之中,人们还会引起神经介质、内分泌、免疫系统出现异常,而会容易患有各种心身疾病,如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恶性肿瘤等等。因此说,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避免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是预防各种疾病的重要手段,同时也是治疗各种疾病的首要方法。因此说,为了使我们具有健康的心理、心身,我们也应当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避免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
      
    3、具有信仰,具有宽阔的胸怀,人们才会容易具有健康的心身
        
    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避免焦虑烦躁、痛苦懊悔,才能使智商、情商、财商得到更好的发挥,才能具有健康的心理、心身、身体。如何才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避免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自然,当我们满足各种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等这些自私的情欲的时候,我们就会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避免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可是对很多人来说,要想满足各种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等等这些自私的情欲,是很难的。即使是那些有钱、有权、有势的人,也不见得就会是儿女双全,也不见得就会是身体健康,也不见得就会是万事如意。
        
    一些宗教教徒,一些气功修炼者,当他们通过宗教仪式、气功修炼,而使他们真的相信,“神灵”、“气功”将会来满足他们的各种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等自私的情欲的时候,如将使他们升官、发财、得子、祛病、保平安的时候,他们也会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避免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只是,他们只单单地求自己个人的好处,只求自己升官、发财、得子、祛病、保平安,来满足自己的私心,而不像耶稣那样充满爱心、勇于牺牲,真正的上帝一定不会来帮助这些自私自利的人。因此,当他们再认为,他们将得不到帮助的时候,他们就会失望,具有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
        
    为此,自有人类以来,人们一直在寻找一种方法,希望自己能够具有宽阔的心胸、胸怀,使自己能够在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等自私的情欲得不到满足的时候,也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避免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为此,人类具有了各种信仰,如政治信仰、宗教信仰等等,其中宗教信仰中有犹太教、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新教)、伊斯兰教等等,有佛教、道教、儒教等等。在人类历史中,一些人通过信仰,他们具有了宽阔的心胸、胸怀,尤其是一些基督徒,他们具有了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使得他们能够在各种处境中,也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避免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而具有健康的心身。
      
    五、在中世纪黑暗时代,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受到宗教神学的排斥
      
    1、耶稣带来了十字架道路,这十字架道路是唯一正确的道路
        
    一些宗教认为,他们的“神灵、神明”都是“护犊子”的,都是能够被贿赂的,只要通过宗教仪式(礼拜、膜拜、跪拜等),来祈求、贿赂他们的“神灵、神明”,他们的“神灵、神明”就会来帮助他们,来帮助他们满足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等自私的情欲,来使他们升官、发财、得子、祛病、保平安等等;甚至来帮助他们干各种坏事,如来使他们获得奴隶等等。为此他们时常进行宗教仪式(礼拜、膜拜、跪拜等),来祈求、贿赂他们的“神灵、神明”给他们各种好处(即拜偶像)。这样的宗教,只能使人更加自私,并不能带来健康的社会。而且也并不能很好地带来健康的心身,虽然当他们真的认为他们的“神灵、神明”将会来帮助他们的时候,他们也会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避免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但是,当他们失望的时候,他们依旧会具有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这样的宗教并不能很好地带来健康的心身。
        
    在《圣经》旧约中,我们看到,上帝是公义的,你遵守上帝的律法,上帝就会帮助你,并死后进天堂;你违背上帝的律法,上帝就会击打你,并死后入地狱。这样的宗教,使人们不敢肆无忌惮地去干坏事,使人们愿意尽力地去做好事。虽然,这样的宗教,可以使人作出爱的事情和牺牲的事情,但是并不能使人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由于没有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人们做不到“干了好事就心里喜悦,不干好事就心里难受”,人们不得不欺哄自己的良心,来假冒良善,而成为旧约时代的文士、法利赛那样的人。因此说,这样的宗教并不能很好地带来健康的社会。而且,具有这样宗教的人们,当他们在经历苦难时,他们就会相信,他们就会认为,是由于他们违背了上帝的律法,他们才会经历这些苦难(见圣经中的《约伯记》),而使他们心中更加痛苦(焦虑烦躁、痛苦懊悔),因此说这样的宗教不能带来健康的心身。
        
    耶稣来了,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14:6);“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作的去”(约13:15);“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更大的事”(约14:12)。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与主耶稣一起走十字架道路,为主(耶稣)经历苦难,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就会具有极大胸怀,就会重生、得救、成圣。即使是面对各种苦难,我们也会心甘情愿地去做好事(因为不干好事心里就很难受),这样的信仰才会带来健康的社会。而且,即使是经历各种苦难,各种逼迫,我们的心中也会充满爱,而拿去恨。“恨(恨心、恨人的心)”带来的多是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而会带来各种心理疾病、心身疾病、身体疾病;“爱(爱心、爱人的心)”带来的多是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可以使各种心理疾病、心身疾病、身体疾病得到好转治愈,因此说基督信仰才会带来健康的心身。
      
    2、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是建立在圣徒基础上,我们高举耶稣和十字架
        
    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来具有基督信仰,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就会见不得有人受欺压。因此,压迫人的统治阶级是想方设法地不让基督徒来崇拜、效法耶稣,不让基督徒来真的具有基督信仰。于是,经过一千多年各种各样神学家的工作,提出了各种各样的神学理论,终于把“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排斥到“基督教宗教”之外。耶稣仅仅成了“童贞女——圣母”怀中的婴儿,仅仅成了人们不下地狱而进天堂的“赎金”(不再是人们效法的榜样);(救赎理论没有错,但是单单的“赎”就不全面了)。并且,“基督教宗教”片面地、断章取义地高举一些“律法”,如“婚前性行为也是罪要用石头打死”(申22:13-21,约8:1-11),“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罗13:1)等等。结果是,这样的宗教给人类带来了一千年的黑暗。
        
    文艺复兴结束了一千年的中世纪黑暗。随着宗教改革,“基督教”不再高举“律法”,而是高举耶稣,高举“因信称义”。可是,由于受到一千多年中世纪神学理论的影响,由于“耶稣仅仅是人们不下地狱而进天堂的‘赎金’(不再是人们效法的榜样)”这样的神学理论深深地扎根在人们的思想中,人们依旧排斥“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或者不高举“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圣经上说:“既知道人称义,不是因行律法,乃是因信耶稣基督,连我们也信了基督耶稣,使我们因信基督称义,不因行律法称义,因为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人因行律法称义”(加2:16)。“因信称义”应当是“因信耶稣基督——走十字架道路——而称义”,可是他们把因信称义理解为“只要信神、信上帝,就称义了。即只要相信存在神,只要相信神是六天创造的宇宙,就称义了”。由于,他们没有对耶稣的崇拜、效法,没有走十字架道路,没有为主(耶稣)经历苦难,他们不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不会具有极大的心胸、胸怀。这样的宗教自然不会更好地带来健康的社会、健康的心身。为此,在西方,信仰“基督教”的人是越来越少,一些教堂只有很少的人来聚会做礼拜,一些教堂不得不被卖掉。
        
    我们中国家庭教会是建立在王明道、袁相忱、谢模善、林献羔、蔡荣生等等这些属灵前辈基础上。在20世纪50、60、70年代,这些属灵前辈曾经为主(耶稣)经历过很多苦难。这些苦难经历,使这些属灵前辈深刻认识到,我们信仰的核心是耶稣和十字架。为此袁相忱老牧师时常说:“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即我们是向神——耶稣来学习,而不是来学习某些神学理论、神学教材。蔡荣生老牧师时常说:“我们是做门徒,而不是做信徒”,即我们是跟着主耶稣走十字架道路,而不是来相信某些神学理论、神学教材。由于我们中国家庭教会坚持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为主(耶稣)经历苦难,而使我们中国基督徒能够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具有极大的心胸、胸怀,使我们能够在任何处境中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使我们具有健康的心身。为此,我们中国基督徒是越来越多。
      
    3、教会要归正到耶稣和十字架这里来,要沿着这条道路坚定地走下去
        
    我们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为主(耶稣)经历苦难,我们就会具有基督信仰,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重生、得救、成圣);使我们能够在任何处境中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使我们具有健康的心身;而使我们成为圣洁,死后可以去天堂;这就是福音。可是,在改革开放后,如在20世纪90年代,一些从海外传来的基督教教派,他们排斥“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排斥“重生、得救、成圣”;而高举他们的某些宗教仪式,如哭三天,如大声喊等等,并号称他们的宗教仪式能够“通过神奇的方式,即违反科学的方式”满足人们的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等等自私的情欲,能使人们升官、发财、得子、祛病、保平安等等,他们将此称为“福音”。为此他们极力反对科学,如极力反对空间膨胀理论(宇宙大爆炸理论),如极力反对生物进化论,等等。他们看上去很“属灵”,但是他们排斥“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他们传的不是福音,是假福音。他们是成功神学,他们是极端、异端、邪教。
        
    到了21世纪,面对这些假福音,另一些从海外传来的基督教教派,提出要“归正”。只是在这些提出“归正”的基督徒中,有一些基督徒对《圣经》并不真的熟悉(他们只对某些神学理论、神学教材很熟悉),对中国家庭教会并不真的熟悉(他们与王明道、袁相忱等等属灵先辈没有过接触),他们不知道《圣经》的核心是耶稣和十字架,不知道中国家庭教会是如此地高举耶稣和十字架。他们不是让人们归正到“耶稣和十字架”这里来;而是要“归正”到《圣经》中的律法中去,提出“传讲律法与福音平衡之道”。如,因为《圣经》中有“我不许女人讲道”这样的字句,他们就提出“女人不能当牧师”等等。(为此上海的一位李弟兄对他们批评说:“他们不是与耶稣接轨,而是与摩西接轨”)。其实,圣经的核心是耶稣和十字架,我们信仰的核心是耶稣和十字架,我们要归正只能是,归正到“耶稣和十字架”这里来。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为主(耶稣)经历苦难,这才是我们基督徒的基本要道。来具有基督信仰,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使我们能够在任何处境中都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使我们具有健康的心身,这才是真福音。
        
    在我们中国,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后的六十多年里,在头三十年各种运动(如文革)中,我们中国家庭教会的属灵前辈们,遭受了残酷的逼迫,为主(耶稣)经历了让人难以想象的苦难(如袁相忱被判无期,坐牢20多年,其中被关在长、宽、高都是1米的“小号”里长达半年多),使得他们深刻地认识了耶稣和十字架。这深刻的认识是他们以前不曾有过的,虽然他们以前也曾受过很多的、很好的神学教育,学过很多、很好的神学教材。在后三十年的改革开放中,由于逼迫依旧存在,加上属灵前辈的见证,使得我们中国家庭教会的主内肢体们,也很好地认识了耶稣和十字架。同时六十多年来,由于我们中国家庭教会一直受到逼迫,使得我们也没有条件去接触更多的神学教材、神学教育;使得我们不得不单单地依靠《圣经》,单单地学《圣经》。《圣经》的核心是耶稣和十字架,我们从属灵前辈那里接受的也是耶稣和十字架,我们中国家庭教会就应当沿着这条道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六、只是走十字架道路,为主经历苦难;才会具有基督信仰,具有健康的心身
      
    1、只有为耶稣经历苦难,才会对耶稣具有爱心,才会爱所有的人
        
    母爱是如何具有的?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会发现,一个具有几个孙辈的祖母,她最爱的、最让她动心的那个孙辈,一定是让她付出辛苦(苦难)最多的那个。如,一个孙辈是她从小亲手带大的,她曾每天给这个孙辈喂奶、换尿布,没有睡过一天好觉。这个祖母一定是最爱这个孙辈,当这个孙辈患病时,她最闹心,恨不得愿意为这个孙辈去死。而另外一些孙辈,她从来没有带过,没有为他们付出过辛苦(苦难),这些孙辈患病时她就不那些闹心了,对这些孙辈她也就不具有那么大的爱心了。看来,人是“贱骨头”的,只有为谁经历过苦难,才会对谁具有爱心。
        
    同样,一个孩子是否对他们父母具有真的爱心,也是如此。如,一个孩子从小就帮助家里干活,干不好还要被打,这样的孩子为父母经历过苦难(不是父母给他们苦难,而是他们为了父母去经历苦难),这样的孩子大了以后,对父母最具有爱心。而那些被溺爱的孩子,什么活也不干,更不曾被打,这样的孩子没有为父母经历过苦难,这样的孩子大了以后,对父母没有多少爱心。这样的孩子,即使是再接受孝顺的教育,从小就学就背“孝经”,很知道孝敬父母的意义,但是对父母也没有多大的爱心。出于道理,也会孝顺,但是这是给人看的,这是给自己看的(贿赂自己的良心),是假冒良善的。
        
    同样,一个人是否对主耶稣具有真的爱心,也是如此。只有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为主(耶稣)经历苦难,才会对主耶稣具有真的爱心,并由此对所有人、对仇敌也具有真的爱心。在《圣经》中,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14:6)。使徒保罗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林前2:2)。“义若是借着律法得的,基督就是徒然死了”(加2:21)。“凡以行律法为本的,都是被咒诅的”(加3:10)。整部《圣经》,尤其是《圣经》中的新约,更尤其是《圣经》新约中的使徒书信,就是一遍一遍地告诉我们这一道理:即《圣经》的核心是耶稣和十字架,而不是摩西和律法,更不是亚伯拉罕和割礼。(什么是“律法”?在《圣经》后面的名词浅注中,对“律法”的解释是:“犹太人的所谓‘律法’通常指旧约的头五部书,也称为摩西五经;但有时也用在较广泛的意义上,指旧约的全部”)。
      
    2、基督信仰能使人具有大爱的心和牺牲精神,而具有健康的心身
        
    一个真的具有母爱的人,对自己的孩子,具有极大的爱心,具有极宽阔的心胸、胸怀。如果由于自己孩子的原因,使她自己失去了满足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的机会,她也不会对自己的孩子具有仇恨。为了自己的孩子,她甘愿牺牲自己的一切,如,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够考上好的学校、找个好的工作、娶个好的媳妇,她可以不再结婚(再婚),可以花去所有的财富,可以失去自己的事业(如去陪读)。此时,她不但不具有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反而会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
        
    在《圣经》中,耶稣说:“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太5:44-45)。使徒保罗说:“为我弟兄,我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我也愿意”(罗9:3)。一个真的基督徒,自然就会像耶稣那样,也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具有连仇敌都爱的心,也会具有耶稣那样的牺牲精神——出于爱甘愿上十字架、降阴间。一个具有如此大爱之心和牺牲精神的人,自然就会具有极大的心胸、胸怀;不论是处于何种处境,他们都会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避免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而具有健康的心理、心身。
        
    《圣经》上说,教会是建立在耶稣的基础之上,同时也是建立在使徒的基础之上(弗2:20),这就如同新耶路撒冷的城墙有十二根基,根基上有十二使徒的名字一样(启21:14)。在《圣经》中,使徒彼得、约翰、保罗和耶稣的兄弟雅各、犹大先后写了21篇书信,来告诉我们如何信仰耶稣,其中主要谈了:一、高举耶稣和十字架,如约翰说:“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约二:7);二、反对高举律法和割礼,如保罗说:“义若是藉着律法得的,基督就是徒然死了”(加2:21);三、没有谈论什么如何去运行神迹奇事、特异功能、医病赶鬼。因为,只有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才能带来健康的心身和社会。没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单单的割礼、律法并不能带来健康的心身和社会。至于那些单单的神迹奇事、特异功能、医病赶鬼,更不能带来健康的心身和社会。
      
    3、耶稣就是上帝,耶稣就是宇宙的创造者、掌管者、审判者
        
    目前已经确切地知道,宇宙时间(宇宙历史、宇宙年龄)是137.5亿年;也就是说,宇宙是有个起始点的,整个宇宙都是从这个起始点中诞生的。而且,这个起始点是个“点”,整个宇宙都是从这个“点”中诞生的。那么,谁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所有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只能是上帝。在2011年9月24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发现了“超光速的中微子”,借此人们终于可以讨论“超光速”的现象了。如果我们的速度很快,是100亿光年/秒,是无限大;根据相对论,我们所看到的宇宙就会越来越小,最后小到零点。那么,宇宙的本来面目一定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即整个宇宙都是在这个“点”内展现出来的。谁能在一个“点”内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整个宇宙都在上帝的手心里,上帝掌管着宇宙的一切,掌管着宇宙中每一个粒子、原子、分子的活动。
        
    通过对大脑前额叶(前脑)的研究,我们将会发现,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即到了青春期后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为英雄经历苦难,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圣经上说:“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罗5:7-8)。在人类历史中,只有耶稣给我们做了这样的终极榜样——为爱罪人(仇敌)甘愿去死。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与主耶稣一起走十字架道路,为主(耶稣)经历苦难,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就会具有极大的心胸、胸怀,使我们在各种处境中都能够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而会使我们具有健康的心身、健康的社会。只有耶稣才能使我们具有这极大的心胸、胸怀,使我们在各种处境中都能够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来具有健康的心身、健康的社会,耶稣一定就是上帝,一定就是宇宙的创造者、掌管者及灵魂的审判者。
        
    耶稣就是上帝,就是宇宙的创造者、掌管者及灵魂的审判者。《圣经》中说:“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西1:15-17)。“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约一1:1)。耶稣就是上帝,就是宇宙的创造者、掌管者及灵魂的审判者,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圣经》中说:“他右手拿着七星”(启1:16)。“七”在圣经里是一个完全数。“七星”可理解为“所有的星”,即所有的恒星、行星、卫星等等,即整个宇宙。这里的“他”指的是耶稣。这句话说的是,耶稣右手拿着宇宙,耶稣创造、掌管着整个宇宙。
      
    七、我们每个人都具有灵魂,大脑前额叶(前脑)一定是这灵魂的居所
      
    1、通过科学,可以无可推诿地得出,是真的存在上帝,是真的存在灵魂
        
    我们的大脑是建立在神经细胞基础上的,而神经细胞是建立在粒子、原子、分子基础上的。当我们服用了某些精神药物(如致幻剂等)后,这些药物会使一些粒子、原子、分子活动出现异常,而会使一些神经细胞活动出现异常,而会使我们的一些脑生理活动、心理活动出现异常,如使我们的联想活动出现异常。可见我们有什么样的粒子、原子、分子活动,就会有什么样的神经细胞活动,此时我们也就会具有什么样的脑生理活动、心理活动,我们也就会具有什么样的联想、思维活动。可是,在正常情况下,我们想这件事,想那件事,我们的联想活动是百分之百由我们自己来支配的。那么,我们自己是如何支配自己大脑的,如何支配这些神经细胞的,如何支配这些粒子、原子、分子的。我们一定具有灵魂,灵魂就可以借着上帝来支配这些粒子、原子、分子的活动,来支配这些神经细胞的活动,来支配自己的大脑。
        
    为什么,当较多的内啡呔(阿片类物质)作用在奖赏系统的阿片受体上时,我们会感受到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等情绪体验;当较少的内啡呔(阿片类物质)作用在奖赏系统的阿片受体上时,我们会感受到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等情绪体验。一定是存在上帝与灵魂,是上帝这样安排的;当较多的内啡呔(阿片类物质)作用在奖赏系统的阿片受体上时,上帝安排,让我们的自我(我们的灵魂)感受到轻松愉快(喜乐幸福);当较少的内啡呔(阿片类物质)作用在奖赏系统的阿片受体上时,上帝安排,让我们的自我(我们的灵魂)感受到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由于电脑没有灵魂,虽然电脑的运算能力、记忆能力、“思维联想”能力,比我们人类强得多,但是电脑应当永远不会具有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等情绪体验,也永远不会具有“自我意识、自我意志”。
        
    “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20)。是的,我们可以借着科学,借着物理学、生理学,来认识到真的存在上帝和灵魂,如借着空间膨胀理论(大爆炸理论)来认识到真的存在上帝,如借着脑科学来认识到真的存在灵魂。虽然,上帝、灵魂并不具有我们这个宇宙的物质属性,我们并不能通过我们的感知器官来具体地感知到他们,也并不能通过科学手段来具体地观测到他们(一些人说,他们看见了上帝,他们测量到灵魂,他们一定是在撒谎骗人)。但是,我们却可以通过科学,来使得我们能够无可推诿地得出,是真的存在上帝,是真的存在灵魂;来使得我们能够无可推诿地得出,我们人类的大脑前额叶(前脑)就是我们人类灵魂的居所。
      
    2、我们每个人都具有灵和魂,他们居住在我们的前脑
        
    我们每个人一定都具有灵魂,因为只有我们每个人自己具有灵魂,我们才可以——借着上帝——来支配我们自己的大脑,才可以——在支配自己大脑的基础上——来任意地支配自己的联想、思维。耶稣就是上帝,整个宇宙都在耶稣的手心里,耶稣掌管着宇宙中一切,自然耶稣也掌管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大脑。一定是,借着耶稣的灵——圣灵,我们(我们的自我、我们的魂魄、我们的魂)才可以支配自己的大脑,才可以任意地支配自己的联想、思维。因为,是借着圣灵,我们(我们的自我、我们的魂魄、我们的魂)才可以支配自己的大脑,才可以任意地支配自己的联想、思维;所以,圣灵一定就居住在我们的头脑中,只有这样圣灵才可以更好地、就近地帮助我们来支配自己的大脑。
        
    借着进化,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前脑);在发达的前脑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附体体验的天性。在附体体验天性的基础上,当我们基督徒走在十字架道路上时,当我们与主耶稣一起经历苦难时,当我们真的需要耶稣的帮助时,我们基督徒可以感受到耶稣的灵(圣灵)降临在自己的身上,可以具有这“圣灵充满”的体验。如果我们人类没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前脑),没有附体体验的天性,自然我们也就不会感受到耶稣的灵(圣灵)降临在我们的身上,也就不会具有这“圣灵充满”的体验。因此说,大脑前额叶(前脑)一定是圣灵的居所,同时也应当是我们自己魂魄的居所,只有这样“圣灵——圣灵充满”才能更好地被我们(我们的自我、我们自我的魂魄)感受到。
        
    借着进化,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前脑);在发达的前脑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基督信仰,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耶稣那样的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我们就会勇敢地面对各种苦难和死亡。在《圣经》中,在教会历史中,我们看到了很多使徒、圣徒,他们是勇敢地面对死亡,有的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有的被活活烧死。此时,一定是圣灵在这些基督徒的心中(头脑中)作王;此时,一定是圣灵与这些基督徒的魂魄成为一体,而使这些基督徒具有了高尚的灵魂。如果我们人类没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前脑),没有信仰的天性,我们也就不会具有如此高尚的灵魂。因此说,大脑前额叶(前脑)一定是灵魂的居所,只有这样圣灵才能更好地、就近地来使我们具有基督信仰。
      
    3、他人的灵,自己的魂,成为一体,成为我们的灵魂,居住在前脑
        
    只有在耶稣钉十字架并升天之后,圣灵才来到我们人间,使我们可以具有圣灵。只有基督徒在走十字架道路时,在为主经历苦难时,才可以具有“圣灵充满”的体验。因此说,对绝大多数的人来说,他们一定不是——借着圣灵——来支配自己的大脑,来支配自己的联想、思维。他们一定是——借着其他的灵——来支配自己的大脑,来支配自己的联想、思维。上帝(主耶稣)也一定允许人们——借着其他的灵——来支配自己的大脑,来支配自己的联想、思维。应当说,借着圣灵,来支配自己的大脑,来支配的联想、思维,一定是基督徒的专利。只有圣灵才能带着我们(我们的魂、魂魄)进天堂。
        
    借着进化,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前脑);在发达的前脑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附体体验的天性。在人类社会中,我们可以看到,通过一些宗教仪式,很多人可以感受到“其他人的灵”(或“一些动物的灵”)降临在他们自己的身上,他们可以具有“被其他人的灵充满”的体验。如果我们人类没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前脑),没有附体体验的天性,自然这些人也就不会感受到“其他人的灵”降临在他们的身上,也就不会具有这“被其他人的灵充满”的体验。因此说,大脑前额叶(前脑)一定是“各种的灵”的居所,同时也应当是我们每个人“魂”的居所,只有这样“其他人的灵”才能更好地被人们(人们的自我、人们自我的魂)感受到。
        
    借着进化,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前脑);在发达的前脑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正义的心和英雄那样的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在人类历史中,我们看到,很多人为了消灭敌人,为了保护同伴,可以勇敢地面对死亡。此时,一定是英雄的灵在这些人的心中(头脑中)作王;此时,一定是“英雄的灵”与“这些人的魂”成为一体,而使这些人具有了如此的灵魂。如果我们人类没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前脑),没有信仰的天性,这些人也就不会具有如此的灵魂。因此说,大脑前额叶(前脑)一定是灵魂的居所,只有这样“英雄的灵”才能更好地、就近地来使人们具有信仰。
      
    八、在近几千年来,我们人类一直被邪灵控制,使得很多人成了邪灵的奴才
      
    1、邪灵的来源:邪灵是由天使长的灵,经过幽灵阶段,发育而来的
        
    在生物进化过程中,随着高等动物的出现,逐渐出现了鱼类、两栖类、爬虫类、哺乳类动物。在一些高等动物,它们具有了感觉、知觉;在知觉基础上,它们具有了表象能力。表象,就是当事物不再眼前时,在脑子中回忆、想象有关的形象、声音、气味等等。借着表象,也可以进行联想,如像“过”电影一样,回忆曾发生过的一些事情,想象明天将要发生的一些事情。它们想这件事、想那件事,百分之百由它们自己支配。这时上帝一定让这些动物个体,在脑发育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具有了“自我”,具有了魂、魂魄,同时通过一个灵,天使长的灵,来帮助它们去支配他们自己的大脑,来使它们任意地去支配它们自己的联想。同时,这些动物都具有各种自私的欲望(情欲),在这些自私的欲望的作用下,这些动物才能去生存。天使长之灵的作用,就是让这些动物,按照这些自私的欲望去生存,去捕食其它动物,去弱肉强食。
        
    在生物进化过程中,随着人类的出现,我们人类不仅具有表象,我们人类还具有语言。借着语言,我们可以进行联想、思维。这时上帝一定让我们每个个体,在脑发育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具有了“自我”,具有了魂、魂魄,同时通过一个灵,天使长的灵,来帮助我们去支配我们自己的大脑,来使我们任意地去支配我们自己的联想、思维。同时,我们人类不仅仅具有各种自私的欲望(情欲),我们人类还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还具有了信仰的天性。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具有英雄那样的心——正义的心——强烈地爱好人、恨坏人,具有英雄那样的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在原始社会,坏人、敌人,主要应当是那些毒蛇、野兽、猛禽等。在信仰基础上,出于强烈的爱与恨,为了消灭敌人,为了保护同伴,可以勇敢地去牺牲。那么,天使长之灵的作用,就应当是让他的灵,披上“英雄之灵”的外衣,来帮助人们具有信仰。此时,天使长的灵发育成了幽灵。
        
    在人类的发展过程中,在近千年来,由于人口众多(去年已经达到70亿),我们人类逐渐成了世界的主宰,动物中绝大部分都被我们人类消灭了,残留的极少部分也被我们人类驱赶进了深山老林。我们人类不需要再与毒蛇、野兽、猛禽搏斗了,而是人与人之间争斗了。通过对一些所谓“成功者”的崇拜、效法,人们就会具有“成功者”那样的心,即仇恨的心、嫉恨的心和自私的心、贪婪的心。为了从其他人那里抢夺到土地、资源、财富与权力、金钱、地位,人们可以不择手段,肆意地杀死同类。动物的弱肉强食,是捕食其他种类的动物;我们人类的弱肉强食,不仅杀死其他种类的动物(如我们每天的肉食),也杀死自己的同类(如战争)。此时,天使长之灵的作用,就应当是让他的灵,披上“成功者之灵”的外衣,来帮助人们具有这邪恶的仇恨的心、嫉恨的心和自私的心、贪婪的心,可以肆意地去屠杀自己的同类。此时,天使长的灵,由幽灵发育成了邪灵。邪灵将带着人们(人们的魂、魂魄)下地狱。
      
    2、在近几千年来,由于我们人类一直被邪灵控制,而出现了中世纪黑暗
        
    一个社会,当人人都具有基督信仰,都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都具有耶稣那样的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都具有圣灵时,这个社会即使“让人行善的律法、道德标准、法律法规、规章制度等”并不完美,这个社会也会是一个美好的社会。如果一个社会,人们都不具有基督信仰,都不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都不具有耶稣那样的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都不具有圣灵时,这个社会即使“让人行善的律法、道德标准、法律法规、规章制度等”十分完美,这个社会也不会是一个美好的社会。因此,我们应当传福音,让人人都来具有基督信仰,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都来具有耶稣那样的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都来具有圣灵。当然,在任何社会,任何人都不会做到像耶稣那样,完完全全、百分之百地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因此,任何社会都应当使“让人行善的律法、道德标准、法律法规、规章制度等”尽可能地完美。
        
    我们信耶稣,自然我们就会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甘愿为主(耶稣)经历苦难;来具有基督信仰,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来具有圣灵。我们具有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我们就会见不得有人受欺压,就会见不得统治阶级残酷地欺压劳苦大众。为此,1千多年来,统治阶级一直压制这样的信仰。一些所谓的“基督徒”对“因信称义”的解释是:“因信称义就是,只要你信神,你相信存在神,你就称义了,你就可以进天堂了”。自然,他们不必崇拜、效法耶稣,不必走十字架道路,不必为主(耶稣)去经历苦难。自然他们也不会具有基督信仰,不会具有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不会具有圣灵。自然在面对“统治阶级残酷欺压劳苦大众”时,他们可以视而不见。为此,1千多年来,统治阶级一直鼓励这样的“信仰”。
        
    由于1千多年来,统治阶级一直鼓励这样的“信仰”,很多人信神、信上帝、信耶稣,只是来求各种的好处,来满足的私心,不是为了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和耶稣那样的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很多人不仅面对“统治阶级残酷欺压劳苦大众”可以视而不见,而且还无原则地高举“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罗13:1)。这样的“信仰”带来了1千年的中世纪黑暗,而且这样的“信仰”一直影响到今天。如,2000年中国辽宁鞍山市一些基督徒因为参加家庭教会,被当地警察马毅刑讯逼供、暴力取证,后还被劳动教养。在知道这件事后,很多教会选择回避,拒绝帮助这些鞍山的主内肢体。我们帮助了这些鞍山的主内肢体,我们写了《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被劳动教养一案的事实和经过》,为此我们被判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我们是因信仰坐牢的,可是很多教会——包括很多家庭教会、海外教会——却为此拒绝接纳我们,将我们说成是“搞政治的,信仰上有问题”。
      
    3、由于我们人类被邪灵控制,而出现了撒旦教、极左、极右
        
    文艺复兴后,结束了1千年的中世纪黑暗,人们开始高举人性的解放。由于人性的解放,人们不再愚昧、无知、反科学,科学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工业得到了极大的发展,社会得到了极大的进步,出现了资本主义社会。为此,一些人打着“高举人性”的旗号,用“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等“美丽”的语言,来鼓励人们去满足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他们高举私心,他们高举升官、发财、得子、祛病、保平安,他们是撒旦教。《圣经》上说“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父的心就不在他里面了。因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都不是从父来的,乃是从世界来的。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唯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一2:15-17)。由于一些人高举自私,追求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为此在资本主义社会,工人阶级受到了资产阶级残酷的剥削和压迫。一些个人主义者、自由主义者认为,只要人人都高举私心,都来维护自己的私心,就会带来美好的社会。私心就是撒旦,依靠撒旦不能建立美好的社会,也不会带来民主宪政;一些国家的民主宪政也不是他们带来的。
        
    面对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残酷的剥削、压迫,出现了左派(真左),出现了共产主义信仰,出现了马克思主义,来告诉劳苦大众,我们的苦难不是因为我们命苦,而是因为被剥削、被压迫。只要全世界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就会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美好社会,而给劳苦大众带来了希望。并且,左派(真左)带来了一些“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带来了专制。其中的一些共产主义者,为了实现美好的社会——共产主义社会,他们对剥削阶级是充满了仇恨,他们不仅要剥夺剥削阶级的财富,也要剥夺剥削阶级的生命,出现了“极左”现象,出现了苏联肃反、中国文革、柬埔寨红色高棉这样的可怕事情。而另外一些人,他们是一些——在苏联肃反、中国文革、柬埔寨红色高棉等活动中——专门整人的人,他们根本没有为了劳苦大众甘愿去流血牺牲的理想、信仰,他们有的只有“仇恨心理、斗争哲学、整人艺术”,他们打着为了人民的旗号,流的不是自己的血,而是别人的血,他们是伪左、假左、疯左、病左。在“恨”、“恨心”、“恨人的心”基础上,也是不能建立起美好社会的;虽然推翻了君主,但是只带来了表面的民主,并没有带来宪政,反而带来了更专制。
        
    面对苏联肃反、中国文革、柬埔寨红色高棉这样的可怕事情,出现了右派(真右),他们高举耶稣,高举爱心。只有当人人都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时,才能消灭剥削与压迫,才会带来美好的社会,这才是我们人类的真正希望。而且,右派(真右)带来了社会的进步,给社会带来了民主宪政,即使一些国家表面上还存在君主,但是已经没有了专制,具有了完全的宪政。可是,另外一些人却只是——单单地——高举宗教,他们要回到中世纪去,他们高举各种中世纪的道德、习俗,如男女授受不亲、男尊女卑等等,他们是极端的保守派,是极右。又有另外的一些人,多是那些愚昧、无知、反科学的人,他们只是——单单地——高举反对科学,高举反对大爆炸理论,高举反对进化论,高举反对计划生育,高举反对避孕(他们说:“避孕极不道德”),高举反对人工流产手术(即使十几岁的少女被强奸怀孕,他们也不许这些少女去做人工流产手术),高举反对同性恋等等,他们根本没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他们是伪右、假右、疯右、病右。缺乏基督信仰的宗教、律法,在这基础上更不可能建立起美好的社会,也不会带来民主宪政;一些国家的民主宪政也不是他们带来的。
      
    九、本文是《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未来的终极奥秘》一书的前言
      
    1、揭开宇宙的终极奥秘就是“真的存在神上帝”
        
    进一步理解相对论会发现“整个宇宙都在一个点内”,空间膨胀理论说:“宇宙是从起始点中诞生的”;弦理论说:“物质组成的最基本单元是弦”。在本书(第1-3章)中,在进一步理解相对论、空间膨胀理论和弦理论基础上,我探讨了,时间、空间、质量、体积、夸克、基本粒子、基本力、光波、能量及宇宙的本来面目与它们是如何诞生的。在本书中,通过探讨能量的本来面目,还探讨了那永不枯竭的能源和如何获得那永不枯竭的能源。在几十年后、几百年后,地球上的煤炭、石油等能源将会枯竭,我们人类必须去寻找到新的能源、永不枯竭的能源。
        
    只有上帝才能在“一个点”中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是真的存在上帝、天堂、地狱、审判。科学可以帮助我们揭开宇宙的终极奥秘,而揭开宇宙的终极奥秘就是“真的存在神上帝”。耶稣就是上帝,耶稣是道成肉身,耶稣就是道。自然,耶稣一定是按照“道”(logos,逻各斯)创造的宇宙,是按照逻辑的方式创造的宇宙,是按照自然律、规律创造的宇宙;即耶稣一定是按照空间膨胀理论(宇宙大爆炸理论)的方式创造的宇宙,一定是按照生物进化论的方式创造的所有生物及人类。
        
    可是一些人将“道”(logos,逻各斯)翻译成“话”,他们认为上帝是按照《圣经》中的话,是按照《圣经•创世记》中的字面所记载的方式(6个24小时与用泥捏的方式),来创造出宇宙和所有植物、动物、人类。他们认为,上帝是神,上帝一定是按照神奇的方式,按照违反逻辑的方式,按照违反科学的方式,来创造出宇宙和所有的植物、动物、人类。在如此科学的时代,他们的观点成了人们福音路上的绊脚石,使得很多具有自然科学知识的人拒绝接受耶稣。这些人的“话”阻碍了人们接受耶稣,是让人们“死”。圣经上说:“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林后3:6)。
      
    2、揭开大脑的终极奥秘就是“真的存在灵与魂”
        
    2008年英国国教(基督教圣公会)已向达尔文表示道歉,表示:“达尔文的科学理论与教会的教义并无任何冲突之处”。在本书(第4-6章)中,在进化论基础上,我探讨了,在这生物演化过程中,情绪、表象、语言、联想、认识、爱情、崇拜、正义、信仰、迷信等心理活动是如何出现的。在本书写作过程中,通过探讨表象能力,进一步证实了人与人之间在表象能力上存在极大的差异,一些人具有很好的表象能力,另一些人不具有任何表象能力。人们应当根据自己的表象能力来选择自己的学业、职业,如具有超常听觉表象能力的人才适合从事音乐工作,如具有超常视觉表象能力的人才适合从事美术工作。
        
    在物理学、生理学基础上,在脑科学基础上,我还探讨了灵魂。科学可以帮助我们揭开大脑的终极奥秘,而揭开大脑的终极奥秘就是“真的存在灵与魂”。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英雄的灵就会降临在人们的心中(头脑中),人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正义的心——强烈的爱好人、恨坏人。按照人世间所有英雄的榜样作用,我们人类一定会沿着“爱好人、恨坏人”这个惯性一直走下去。“恨”的力量比“爱”的力量大得多,我们人类一定会沿着“恨”这个惯性一直走下去。只有道成肉身的耶稣来了,这个“惯性”才能够被180度地转变。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圣灵就会降临在我们的心中(头脑中),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爱所有人的心。只有耶稣,才能使我们只有爱,拿去恨。
        
    很多人信神、信上帝、信耶稣,他们不想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公义的心、正义的心,更不想来具有耶稣那样的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他们只想通过神奇的方式,即违反科学的方式,来求自己的各种好处,求自己升官、发财、得子、祛病、保平安,来满足自己的私心。为此他们极力的反对科学,如极力反对空间膨胀理论(大爆炸理论),如极力反对进化论。他们只求自己今世、后世的各种好处,他们进不了天堂。在《圣经》中主耶稣说:“凡称呼我主阿,主阿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阿,主阿,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麽。我就明明的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1-23)。
      
    3、揭开未来的终极奥秘就是“真的存在千禧年”
        
    随着科学的普及,全世界的人都将会——从科学的角度——来认同“真的存在上帝,真的存在灵魂”,来认同“真的需要耶稣,真的需要圣灵”。那时我们人类一定会迎来一个美好的社会(共产主义社会、大同社会、千禧年)。在本书(第7章)中,我探讨了上帝、灵魂,我探讨了那未来的美好社会(共产主义社会、大同社会、千禧年)。在那未来美好社会,人们依旧需要为主去经历苦难,如无私地去帮助、去照顾那些年老患病的人。人们只有为主去经历苦难,才会具有基督信仰,才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未来那美好的社会才能够持续下来。
        
    目前已经确切地知道,宇宙的历史是137.5亿年,地球的历史是45.4亿年。在几十亿年前地球上就已经出现了生物,在几亿年前陆地上就已经出现了动物,在几十万年前就已经出现了我们人类。我们人类还应当再存在几十万年,更有可能是几百万年、几千万年、几亿年、几十亿年。在这未来的年代中,我们人类一定生活在一个美好的社会里(共产主义社会、大同社会、千禧年)。在这百万年、千万年、万万年……的千禧年中,我们人类不再有我们现在这么多的人口(70多亿),其他的动物、植物也应当具有了它们自己应有的空间,整个世界如同又回到伊甸园。我们每个人都应当为这美好的社会去献身、去流血牺牲。我们为此献身、流血牺牲时,我们就会具有崇高感、自豪感、光荣感,而这些是最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我们时常具有这些情绪体验,我们就会具有健康的心身。
        
    一些人信神、信上帝、信耶稣,他们只是为了来求自己的好处,求自己升官、发财、得子、祛病、保平安,来满足自己的私心;他们没有牺牲精神、献身精神、无私精神,他们不会为了这未来美好的社会去献身、去流血牺牲,他们也不会具有崇高感、自豪感、光荣感这最轻松愉快(喜乐幸福)的情绪体验。他们时常是处于焦虑烦躁、痛苦懊悔的情绪体验之中,他们自己不想多活,他们也不希望别人多活,他们也不希望人类多活,为此他们时常提出各种世界末日的谣言。他们说:“人类的未来只有不多的几年、几十年了”,为了让人们相信他们的观点,他们还说:“人类的过去、人类的历史就没有多少年”;为此他们高举“宇宙的历史、地球的历史、人类的历史都只有1万年左右”。根据大爆炸理论,宇宙的历史是一百多亿年;根据进化论,生物的历史是几十亿年。这一百多亿年、这几十亿年,远远违反了他们的说法,为此他们极力地反对大爆炸理论、生物进化论,为此他们极力地反对科学。由于他们愚昧、无知、反科学的观点,而给打压教会的人提供了借口,使得很多高举耶稣十字架的中国家庭教会受到了打压。那些提出“若干年后的某一天是世界末日”的人,他们一定不是基督徒,他们是一些极端、异端、邪教的信徒。
                                
    徐永海
                            
    2013年2月20日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1919923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请关心正被劳教的访民夫妻杨秋雨王玉琴/徐永海 (图)
·徐永海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违法吗?
·警察上门来阻止我去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徐永海
·民运领袖徐文立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良心犯何德普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图)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徐永海
·为痛苦中的廖祖笙先生祈祷/徐永海
·致信给赴台观察大选的民运领袖徐文立/徐永海 (图)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徐永海 (图)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徐永海
·北京基督徒给寒冷中的访民送棉衣棉被/徐永海 (图)
·民运维权人王国齐需长期服药治疗/徐永海 (图)
·请杨靖弟兄继续关心我们的家庭教会/徐永海 (图)
·面对秦永敏被拘胡石根被撞怎么办/徐永海 (图)
·我们要得天上的大赏赐/徐永海
·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徐永海 (图)
·17届6中全会我又被软禁4天/徐永海 (图)
·被软禁的良心犯何德普请您帮助/徐永海 (图)
·徐永海庆生:严正学、高洪明等祝福 (图)
·徐永海:从现在开始我们又要被软禁了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徐永海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徐永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徐永海 (图)
·北京部分异议人士看望出狱后的何德普/徐永海、杨靖 (图)
·北京一教会被警察阻止 基督徒被带走/徐永海
·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徐永海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见他/徐永海
·部分异议人士就天安门树立孔子像举办研讨会/徐永海
·圣诞节,家庭教会胡石根、徐永海、王学勤等向路人传福音(图)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到广州看亚运会被抓/徐永海(图)
·基督徒徐永海呼吁:不让露宿街头的访民冻饿而死(图)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今日将露宿街头/徐永海
·十一前2天基督徒徐永海遭软禁
·圣爱团契众肢体听李克牧师评三自/徐永海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流落街头/徐永海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徐永海: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二)致信北医/徐永海 (图)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一)致信北大/徐永海 (图)
·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徐永海 (图)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徐永海(图)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徐永海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