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你比当时的王立军更强势?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08日 来稿)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网上又有消息说,北京市房山区有警察七、八十人,日前突然袭击了在京蒙冤警察代表田兰、何祖华的住处。这些警察粗暴地将两人住处房门上的玻璃砸碎,然后破门而入,田兰和另一名女访民被强行带走。蒙冤女警田兰在这之后突发心肌梗塞,现于北京丰台医院抢救,目前尚未脱离危险。
    

    为阻止两个同行鸣冤,这七、八十个警察竟然像当年的倭寇进村一般,阵容如此强大,“突然袭击”了其住处,采用的而且是“破门而入”的高超战术,“盛世”警察英勇、文明、强势至此,令人高山仰止。同是警察的田兰经此一役,尚且命悬一线,遑论为追寻公道而行眠立盹的寻常布衣。
    
    互害社会的一众警察以众暴寡,汹汹扑向同行之时,或只想到这是在执行上峰指令,在成为棋盘上的棋子时,或鲜于沉下心来想到蒙冤警察同样堪怜的今天,极可能就是自己的明天,抑或还感受到一种因“强势”而滋生的畸形快意,由此只要今天尚未痛在自己的心上,就还能疯狂并快乐着。
    
    在我写作此文的当天,正值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我不由想到供职于警界的田兰等蒙冤女警,她们应该也算是一名劳动妇女,为了这个社会的更加安宁与祥和,她们与男警们一样,付出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可在她们蒙冤之时,正义非但得不到伸张,竟还要经受何其狰狞的暴力“维稳”。
    
    我同时想到开封访民宋巧枝被截访者扒光衣服遣返家乡后,又被拘留十天;想到伊春访民陈庆霞因恶性截访,孩子不知所踪,她本人被拘留、被劳教、被长期关在废弃的太平间……她们同样是普通的劳动妇女啊,但在匪性或兽性膨胀的“强势”面前,她们又何从感受劳动妇女的尊严和荣光?
    
    我能想见冤民面对这般架势时,内心是何等的愤怒并惊惧。在“首善之都”为儿鸣冤期间,我也多次遭受过政府官员和“人民警察”的非法绑架;在“二会”召开期间,案发当地监控我夫妇俩的便衣有时一天多达40余人次;只因撰文评说了中南海的政客,我的住处曾被大群持枪警察包围……
    
    我反复见识了不只一处的“强势”。相对而言,这里面广东的有些政府官员和警察,个人素养似乎要来得高一些,或者说在为人处世上会显得更为老道。他们于场面上往往也表现出协同作恶,但在私下则显露着深深的同情和无奈,会说只是在为更惨党打份工,对这些人我也始终是恨不起来。
    
    我已几年不上访了。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别说是赤裸裸的政治迫害,别说血淋淋的杀戮,就是一般的冤情,你也同样会是找不到一个真能说理的地方。被英明的党国委以重任的“维稳”体系是这般“强势”,穿制服的“公仆”又普遍文明执法,而你所能做的,只能是等待,再等待……
    
    田兰等蒙冤警察却偏偏不撞南墙不回头,以为在“伟大的首都”,就能找到理论处,就能遇见“包青天”,结果如何?结果见识的是警察同行们的上述“强势”,结果被“虎狼之师”给如此这般弄得心脏病发。我由此想到了那年的“六四”,当时也同是军中男儿的我,惊闻开枪,落下泪来。
    
    广场上执行“清场”的大兵相对于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是“强势”的,以众暴寡的一众警察相对于田兰等是“强势”的,进行血腥掠夺的官匪相对于被掠夺者是“强势”的……但强势与弱势之间,常会悄然出现转换,否则也就不至于恶性循环,竟要连续3年“维稳”经费比国防开支还要高。
    
    这种用重金铺垫出来的暴力“维稳”,不仅泄露了党国相当程度的紧张、焦躁和虚弱,而且也加剧着恶性循环,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导致了“维稳”体系理性的丧失,以及整个中国大陆人权状况的进一步恶化。这根本是在饮鸠止渴,不但不会延长独裁的寿数,相反将导致专制壁垒的加速坍塌。
    
    警界败类在弱势群体面前依凭行业“强势”总是恃强凌弱,不但会害死自己,还会害死其同行,导致整体的不安全。死在杨佳刀下的多名警察并非事件的始作俑者,但在愤怒的烈焰下却化作了灰烬,成了肇事者的替死鬼。任何一个行业守住职业操守和荣光,就既是爱着自己,也是爱着整体。
    
    也许高端权力中还有明白人,在未知的某一天意识到“强势维稳”终非左支右吾之策,索性坚决践行了依法治国,为纾解民愤,非但不愿再蛇鼠一窝,相反还要抛出一些公门匪类,以儆效尤,在黑夜中总仗着“强势”横行不法者,届时将何以自处?把责任推给“上面”?那时只怕门都没有。
    
    抑或某天这个高压锅再也承受不了锅内的高压,季节说变就变了,你今天“强势”着凶狂着,来日如何得到正义的轻饶素放?君不见换季时,位高权重若卡扎菲,在民愤中也一样是在劫难逃?二战过去够久了吧?可到现在为止,当时的法西斯分子,不也一样是要面对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就算再暗黑一百年好了——若还黑得下去的话。在弱势群体面前,你以为仗着“强势”胡作非为,就会有绝对的安全可言?你会比当时的王立军更强势?又或者,你会比广州已自杀的那个公安局副局长更高一筹?在这样的体制下,你也同样是在走钢丝啊,一觉醒来,一切或也就面目全非了。
    
    当时的王立军是“强势”的,已成过往;给了他一巴掌的人当时是“强势”的,结果如何?何况在小职位上混碗饭吃的你,与这般角色相比还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在黑夜倨傲“强势”形同玩火自焚,保持清醒是必要的,依凭“强势”是愚蠢的,别忘了大家都是受害者。天,迟早会亮的。
    
    
    2013年3月8日写于漂泊中(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427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728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廖祖笙网站(图文版):http://stbz.medianewsonline.com/
    廖祖笙网站(文本版):http://lzswz.myartsonline.com/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1920012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戏班子总算是解散了
·好一个“执政党有包容各种意见的雅量”/廖祖笙
·廖祖笙:对公门匪类必须予以清剿 (图)
·廖祖笙:狼群召开“胜利的大会”
·廖祖笙:首先须是匪治或兽治时代的结束
·廖祖笙:高枝枭鸟唱了什么并不重要
·廖祖笙:魂兮归来,匪类衙役!
·廖祖笙:警察可鄙的匪治时期
·廖祖笙:苦难源于僵尸党和“三人帮”
·廖祖笙:匪治或兽治时期的所谓“维稳”
·廖祖笙:在狼狈为奸的非人间
·廖祖笙:法治?人治?匪治?兽治?
·廖祖笙:又是广东省委宣传部!
·廖祖笙:一样是在杂草丛生里吃人
·廖祖笙:又端出了“反腐”的迷魂汤
·廖祖笙:背弃常识的荒野丰产流于空谈
·廖祖笙:一个黑暗的时代尚未结束
·廖祖笙:秋风萧瑟,这个道路以目的冷秋……
·廖祖笙:将十年浩劫硬说成“十年辉煌”
·廖祖笙谷歌博客已恢复
·SOS!廖祖笙夫妇向全球华人求助!
·台湾总统府给廖祖笙的函复
·内地作家廖祖笙向香港政府申请贷款
·大陆作家廖祖笙向台湾政府申请贷款
·廖祖笙:你和艾未未一样缴纳的是赎金
·廖祖笙被拘留第三天仍感有生命危险
·断网断信息阻发声无法生存 作家廖祖笙被逼卖房遭拘留 (图)
·自由作家廖祖笙遭当局断网后禁卖住房 (图)
·敬请关注被当局逼得走投无路的廖祖笙夫妇
·廖祖笙:勉强自己写点散文报平安
·廖祖笙:魂兮归来,“和谐号”的死难同胞!——三送“和谐号”上的死难同胞
·廖祖笙:遭遇国门前的拦路虎
·廖祖笙:险恶的用心,可怕的阴谋!
·廖祖笙谷歌博客被删除
·廖祖笙:在狂躁、阴毒的病人面前
·廖祖笙:被逼出故乡前的必要声明
·廖祖笙: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
·廖祖笙夫妇向潘基文等借款求生
·廖祖笙:魔鬼正在傲视黑夜和全球
·向联合国及多国首脑求助/廖祖笙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图)
·廖祖笙上街卖房再次被抢 被威胁“带过去”
·廖祖笙:岂可无视国际公约和本国宪法?
·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剥夺
·廖祖笙:向皇帝和宰相呈报我的幸福生活
·廖祖笙: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