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告别革命还不如告别大一统/何岸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11日 来稿)
    
    革命只是一种手段。倘若某种目的成为一个国家或者民族的目的,那么,为了到达这种全国民甚至全民族的目的,那时,还会有人质疑革命手段吗?还会有人出喊告别革命吗?
    

    这个一定可以使全国民或全民族疯狂到不惜动用革命暴力的理念之一,就是大一统理念或思维或思想。
    
    政 治军事势力为了某一目的,可能使用革命手段,但不一定必然使用革命手段。例如为了推翻今天邓式共产党的专制统治,不一定必然使用革命手段,也可能使用非革 命手段,也能达到推翻邓共专制政权的目的。故引无数人期盼邓共政改一年又一年,虽然年年落空。但为了大一统,唯有使用革命手段,才能达到。
    
    读中国近代史和现代史,很多革命暴力历史事件里,裹藏着根本的动机:大一统思想。
    
    蒋介石国民政府的北伐,是一起为了大一统引发的不必要的革命暴力
    
    1925年,蒋介石国民政府发动的北伐,就是打着大一统旗号的革命暴力。蒋介石国民政府的北伐,不是对中国共和体制和自由民主的促进,而是对中国自由民主的破坏。
    
    当时的中华民国北洋政府是一个全世界承认的合法政府,国民党蒋介石擅自成立国民政府,本身是一种叛国行为。国民政府对北洋政府的北伐,并对北京军事进攻,是一种革命暴乱的反动行为,是对华夏民族的犯罪行为。
    第二,北洋政府是一个共和体制的政府,以《中華民國臨時約法》作為國家基本法。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华民国北洋政府加入协约国,后以战胜国的身份参加巴黎和会。
    
    国 民党的叛国叛乱行为,有一个口号,是“三民主义统一中国”。这就是以大一统为旗号的革命暴乱行为。打着大一统的旗号,革命暴乱就似乎合法了,有足够的理由 了。这是很荒唐的行为和逻辑。但是,正是这样的大一统的口号,使得国民政府北伐成功,推翻了正统的北洋政府(北京政府)。所以,要告别革命,必须先告别大 一统观念,革命,作为实现大一统理念的手段,才能真正被抛弃被告别。
    
    当 时的北洋政府,虽然客观上存在着军阀割据各自为政的事实,但毕竟是一个共和体制的统一的国家。当国民党以在中国实现三民主义为目的而采取革命暴力后,三民 主义就已经成了暴力革命的代名词了。实现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一定要采取革命暴力吗?蒋介石的北伐,其中多少是为了实现三民主义,多少是为了实现他的个人政 治抱负,无人得知,也无人计算的出。但是,蒋介石国民党的北伐,打着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北伐,我认为,是一种不必要的革命暴力行为,对中国文明发展进步, 是起到阻碍作用的。
    
    武力统一台湾政策,也是打着大一统旗号的不必要的革命暴力
    
    今 天的中国大陆,已经不是毛共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所指导,也没有什么共产主义理想。今天的邓共统治者,不放弃武力统一台湾的国策,其目的不再是赤化世界, 而仅仅是大一统思想作祟。在大陆,在“统一祖国”的旗帜下,有多少人会喊出告别革命?会有多少人反对为了大一统而发动的革命暴力,战争和屠杀?
    
    你们哪些声称爱好和平的人们,大一统思想使得你们从天使变成了魔鬼。
    
    大一统不一定能给民众带来和平幸福
    
    满清帝国灭亡之后,孙中山袁世凯等建立了共和体制的中华民国。中华民国之前,推翻满清帝国的方式之一,除了革命暴动,武装逼宫之外,另一项重要手段是各省独立。中国共产党在取得中国大陆政权之前,也是使用了革命暴动和武装割据的手段。武装割据是一种变相的区域独立。
    军事上的革命暴动,与政治上的区域独立,构成了政权变更过程中很重要的步骤。
    
    满 清末期,频繁地发生了丧权辱国的割地赔款;中华民国初期,共和体制刚建立,身为大总统的袁世凯却上演了帝制的复辟闹剧;孙中山病死之后,蒋介石通过北伐战 争统一中国,实行了另一种的独裁专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共产党撕下自由民主政治协商的面具,进行血腥的土改和反右,文革等政治迫害。
    
    以上叙述是为了表明一种观点:大一统,并不一定会给民众带来幸福和平,也有灾难。相反,当中国存在各种武装势力和政治势力时,反而能够使民众的生存环境变得相对宽松平和一些。
    
    例如,今天的中华民国台湾,正是因为当年国民党政权退守台湾,隔海对恃,才使得共产党统一台湾的企图破灭,才使得台湾民众的生命生存环境得到保护。这种现象同样出现在英租界的香港和葡萄牙租界的澳门。
    
    回 顾袁世凯之后,军阀割据的北洋政府时期,由于各个军阀占据各省,北洋政府的势力之外,还有孙中山之后的国民党势力在广东一带活动,各种军事势力和政治势力 相互牵制平衡的中国,反而出现了政治思想文化空前活跃发展的大环境,相对自由的环境,早就了近代中国一大批哲学、思想、艺术和文学等大家。
    
    即便是共产党统治时期,无论毛共时期还是邓共时期,党内左右政治势力势均力敌和平共处时,政治环境社会环境也会呈现相对宽松。所谓政治小阳春,指得就是这种现象。
    
    在整个中国历史上,北洋政府时期的民主自由大环境,和人才辈出的现象,只有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才能与之相媲美。
    
    大一统思想,是产生独裁专制的土壤
    
    近年来讨论中国现状与前途时,常提到革命和改革。提倡改革是因为还对专制者抱有希望,提倡革命是因为希望破灭。还有,提倡告别革命是因为革命不能必然消灭独裁和专制,但政改能够消灭专制走向民主吗?也不一定吧。而且谁敢否定,政改也可能使得中国从专制走向独裁?
    
    从革命到政改,从大一统到各省独立,我认为,根据中国近代现代历史经验,革命和政改只是社会变革手段,不能起到压缩独裁专制政权产生的空间。而大一统思想,却是一种造就独裁专制政权产生、发生和维持的最合适的土壤。
    
    相反,各省独立自治,却能对中国的独裁专制政权的产生和维持,起到根本上的限制和阻碍作用。
    
    小结
    
    如果能实现告别独裁告别专制,那么,告别革命的想法,才合理,才有意义。如果能告别大一统思想,那么,告别革命的想法,才更合理,才更有意义。因为,在祖国统一的光辉旗帜下,难免站在一群提着血淋淋尖刀的战士。
    
    所以,对于告别革命的提法,我认为:告别革命,还不如告别大一统。不告别大一统,就无法告别革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721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澄博士演讲:中国革命理论
·李宇晖:改良vs革命
·底层抗争是民国当归的复国革命/陈永苗
·中国茉莉花革命两周年/王金波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
·革命的时机问题/黄卧云
·中国茉莉花革命呼吁亿万人民大众团结起来无畏奋起
·陈浩武:在“能否告别革命”座谈会上的发言
·陈子明:一个世纪的中国革命与反革命
·未普评论:谈“改革改不动,革命革不成”
·荣剑:中国能否告别革命
· 驳朱学勤“拥抱革命是危险的”谬论 /徐水良
· 董恂来:论“革命”、“反革命”及“告别革命”
·秦晖:改良未必更和平 革命未必更暴力
·朱学勤:告别或拥抱革命都是危险的
·革命家庭的苦难/尹建云
·荣剑:革命已成为中国各个阶层的一个普遍关切
·争取一场非暴力革命---王澄博士演讲
·陳泱潮:當前中國深化經濟改革的核心問題是必須進行第二次土地革命
·“茉莉花革命”期间被抓 杨秋雨回家
·法媒:中国政府在自我革命
·中国茉莉花革命两周年 许志永等发传单 (图)
·习近平只是另一个胡锦涛?中国极有可能发生革命 (图)
·纪念“中国茉莉花革命”二周年,天津异议人士张长虹回忆经历
·中国茉莉花革命受影响人员名单/温云超 (图)
·王澄:批判郑永年的廉价革命说/视频
·地方债务危机可提前 习近平燃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靠革命理想和铁的纪律组织起来的马克思主义政党
·革命鸳鸯喜相逢!/华春辉 (图)
·光明日报:改革是一场伟大革命
·中港民情均绷紧中国似法国大革命前期 (图)
·王岐山荐书:当今中国,如法国大革命前夕 (图)
·人民日报:王岐山为何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
·法《世界报》:中国旧制度与革命
·中国不改革就会革命 现在有四股爆发性力量
·习总以惊人的力度推新政 强势启动几近革命
·周口市长:平坟是一场革命,已无退路 (图)
·习近平导师:最多10年,中国必有一场革命
·史上最牛的一顶“反革命”帽子!/马传汉
·身为国家正式干部还是反革命?/上海王晓平 (图)
·父亲王岳:已故冤魂还是“反革命”?!/王晓平 (图)
·上海革命烈士遗孤胡琴珍晚年遭中共迫害 (图)
·中国人为何在美国国会山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文新平 (图)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一)
·银行买断工龄下岗员工响应茉莉花革命号召参加散步
·建国后的4次土地革命
·四川三台民办教师帮学生改申诉信错字被打成反革命33年未平反(图)
·革命烈士后代被贪官逼得无法生活(图)
·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发扬革命传统,把反对当代的法西斯——中共的斗争进行到底/杜阳明
·上海南汇区革命烈士遗孤胡琴珍维权反腐遭拘留
·上海:老革命后代却沦为乞丐,现命在旦夕/赵玲娣(图)
·张铁鹰:手术是否遭罪,想想革命前辈
·“计生委”将t引领中国宪法革命?/杨支柱教授
·紧急呼吁:《告全国红军老革命后代书(第一号)》
·“粉碎四人帮”是伟大的人民革命?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中国是否在进行财产豪夺大革命--拆迁黑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