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历史、未来与现在——纪念六四/徐琳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04日 转载)
     六四是善良者的罹难日
     六四是邪恶者的犯罪日
     六四是民族的伤口

     六四是世界的震惊
    
     他们不仅信奉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甚至把子弹射向
     手无寸铁的人民
    
     子弹射穿的
     不仅是人民的身躯
     更击碎了他们大肆张扬的
     为人民服务的谎言
    
     于是他们用更多的谎言
     来掩盖事实的真相
     于是贪腐越来越严重
     百姓越来越遭殃
    
     有人说那时的时机不成熟
     有人说那时的人们没经验
     有人说那时人的素质不够
     有人说那时的方法不对头
    
     我想说那时的学生很纯真
     我想说那时的人们很勇敢
     我想说那时的世界很迷茫
     我想说那时的屠夫很凶残
    
     二十四年了
     已是两轮生肖的轮转
     难道就让邪恶
     永远这样轮转下去
    
     该承受的自然要承受
     该淘汰的必然要淘汰
     该清算的当然要清算
     该宽恕的自然会宽恕
    
     历史的还给历史
     未来的交给未来
     现在属于我们
     我们属于现在
    
     勿忘六四
     揭露真相
     传播真理
     推进民主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021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给胡启立关于平反“六四事件”的建议/王刚
·邓小平没打破教条 习近平临二次六四/吴祚来
·天安门母亲:新领导人不能再绕开“六四”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陈维健
·关于平反“六四事件”的建议
·治平:六四难民于硕,为何回国教授
·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会唁电
·解龙将军:军官莫言有没有参与六四大屠杀?
·黄晓敏:在看守所内为六四亡灵烧纸!
·鲍彤:“六四”为什么就不准翻案
·封从德:徐怀谦的不幸是经历过“六四”的中国知识分子共同的不幸 (图)
·应克复:谁有资格平反“六四”?
·“六四”迈不过去的坎儿/刘京生
·跟政治学者谈政改(二):平反六四有五难 / 寇建文 (图)
·六四与李旺阳离奇死亡 拷问良知/林保华
·枪声击碎我的梦(六四23周年南高联“北上”随感)
·“六四事件”真相必须设法在中国大陆进行传播
·纪念“六四”说一点邓小平和苏哈托/淳于雁
·从未忘却!民间首次公祭六四死难者 (图)
·从未忘却!民间首次公祭六四死难者 (图)
·24年来首次:中国民间公祭“六四”死难者 (图)
·今天在京访民悼念为中国民主进程牺牲的“六四”英烈 (图)
·政治新星陆昊曾遇六四波折 曲线再获新生
·斜眼旮旯:孔庆东六四照片被扒出
·关于平反“六四事件”的建议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在“茉莉花”两周年之际被传唤
·“六四”平反委员会电脑遭黑客侵入而崩溃
·蔡英文向中国青年招手 「二二八」和「六四」拉關係
·“天安门母亲”两会前发公开信吁当局直面“六四”
·张长虹: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会电脑遭中共黑客侵入而崩溃
·中国人大即将召开:访民与当局施法,吁勿绕开“六四”
·“天安门母亲”吁通过法律解决“六四”问题
·赵紫阳前秘书:监控放松了,六四评反无望
·浪微博现“六四”图片 已被删除
·新浪微博现“六四”图片 已被删除
·微博现六四图辑 1小时后删除
·“六四”学生罗茜听证会后被关押一夜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四)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三)
·中国“六四”平反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诉讼通告(三) (图)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二)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一)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九)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八)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七)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六)
·六四抗暴英雄群体,历史和人民永远挺你!
·高洪明:六四抗暴英雄群体,历史和人民永远挺你!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五)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四)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三)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二)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一)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九)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