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艾未未:好的建筑设计来自对生命的敬畏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11日 来稿)
    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担任《北京人在纽约》的副导演以后,艾未未一直以一种精英的方式,在不同的行业里“捣乱”。“不合作的思维方式”成为他与人合作的主要方式。他策划展览的“不合作方式”至今仍是先锋艺术界最具争论的展览。他从自己的工作室开始,用最简单的材料,朴素的观念,闯入了建筑界,破坏着建筑界原有的生态,他更是直接切割着明清家具,在各种家具碎片中让人质疑着用各种日常经验,直至颠覆你的认知和常态经验……
    
      舒勇———一个游离于主流先锋艺术之外的人,却用非主流的方式进入不同主流领域,他目前还是一个无法被界定的艺术家,我们相信这两个极不相似却又极其相似的人碰撞在一起,注定是一件有创意的事情!
    
      动荡带来各种机会和可能,并决定了我的状态
    
      舒勇:我想从身份谈起。我最近接触到许多建筑师,发现建筑师的身份和艺术家的身份开始有些模糊,尤其是你,从你现在从事各种各样的工作来看,就让人容易失去判断,觉得不知道你是建筑师还是艺术家亦或是两者的过渡呢?能否谈谈你的看法。
    
      艾未未:我们从来就没有清楚的身份,不光是个人,包括家庭、社区都没有清楚的界定。这说明我们是处在一个大的动荡当中,表面上看上去是和平年代,但实际上是人类所面临的革命时代。从文艺复兴到工业革命,再到现在的信息技术的革命,我们现在刚好就处在这个信息技术革命时期。
    
      像我最初做艺术,从个人而言并没有什么艺术的理想,做艺术对于我来讲只是一个领域。我并不是生来的艺术家,是生活铸造的。生活中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例如我要建个工作室,要办个展览这些都是我必须要去处理的事情。我不认为我是艺术家,也不是建筑师,我只是在处理生活中所面临方方面面的问题,带着自己的方式、态度和一贯做法去处理这些问题。这其中有许多的未知,不可预料,甚至做完之后依然不清楚。
    
      舒勇:这就是说动荡带给了你各种机会和可能。并决定了你现在的状态。
    
      艾未未:我觉得是这样的。
    
      不懂艺术是一种缺陷,不懂建筑并不是缺陷
    
      舒勇:现在建筑界和艺术界对你有各种不同的看法,尤其是传统建筑师这个群体中存在很大争议,有些人甚至说你不懂建筑,不懂设计元语言。你怎么看呢?
    
      艾未未:没问题,我不认为不懂建筑是一种缺陷,相反我认为不懂艺术是一种缺陷。如果我们不能直面我们生活中遇到的问题,我们所学的知识都没用。所谓的懂就是更清楚的走向比较自由的世界。马克思说哲学的目的不仅仅是解释世界而是改造世界。我觉得我的方式也是一种方式,这种方式可能不符合正常的方式,但不失为一种方式。泥泞的道路也是一条道。
    
      舒勇:从另一个层面来理解,某些“不懂”可以释放建筑的创作观念和形态,让建筑师在未知的经验中获得新的可能。
    
      艾未未:我也不认为什么人懂,不管是建筑还是艺术,尤其是艺术,如果说懂了就是危机出现的时候,应该放弃的时候。
    
      这是个情绪最乱的时代,什么样的东西都可能出现
    
      舒勇:建筑是公共用品,公共性是否决定了建筑的主要形态?
    
      艾未未:建筑是公共的,但什么不是公共的呢?公共在民主社会的意思就是我们都必须让别人把话说清楚。至于公共性是否决定了建筑的形态,这要看“公共性”由谁来确定。要相信人是有局限性的,人是不可能创造出太奇迹的东西,尽管西方的创造性让我们非常吃惊,例如飞机、电灯等,但这范围非常小的。再到建筑,它是受地球引力控制的,有很多规范,如保温,隔音、防水等,它的创造性是非常小的,就算我们鼓励他去这样做,他也做不到哪去。再说创造是要花钱的,有些人多花一分钱都不肯。受社会本身所限制。倒是以前的市长说喜欢亭子,那整个城市就修满亭子,这是靠政策来做的。
    
      舒勇:我想这属于装饰性的建筑思维吧。艾未未:我应该说这是一种低级趣味。
    
      舒勇:现在建筑流行一种穿衣带帽的工程,包括北京、广州、上海等,因为装饰比较简单。这种流行的方式决定了城市的形态,这是不是一种装饰性建筑语言?
    
      艾未未:这不能算是建筑语言。宗教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审美情趣,这会体现在工程上面,有身份认同感,但今天这个社会实际上是这种情绪最乱最无法建立的时代,什么样的东西都可能出现。建筑师在中国设计中扮演一个非常小的角色
    
      舒勇:我在一篇媒体的采访中看到你对家具的看法是,任何东西都不是为了舒服而建,而是为了精神而建,这可以看到你对精神文化的某种追求。
    
      艾未未:很显然,舒服只是人类要求的一部分,身份、态度、生活方式都是我们要求的其他部分。有的建筑就是趋向于文化型,比如博物馆,要符合公众审美的标准:还有一些建筑是住宅型的,它就要求相对节约、舒服和方便。
    
      舒勇:我觉得这种工作应该由功能型为主的建筑师去做,但从你的作品来看,你可能追求的还不止这些吧?
    
      艾未未:我是这样认为的,作为一个好的建筑师,实际上是可以处理任何问题的,从一条路、一个门到一个宫殿,这些问题都是建立在一种思考上。在中国这类建筑师几乎是没有的,因为建筑学不培养这样的人,只是培养一些庸庸碌碌的掌握一些技术的人,把技术作为权力的延伸,缺少基本的想象力,缺少基本的对人的行为方式的看法和判断,缺少基本的世界观,这就决定了社会的本质。
    
      建筑师即使不是这样,也很难在这种惊涛骇浪中生存下去,因为有政府的抑制,有甲方的抑制,还有施工队伍、质量、造价等的影响,所以建筑师仅仅是在中国设计中扮演一个非常小的角色,即使这样的角色,大多数人选择的依然是放弃或者怨天尤人的态度,该坚持的不去坚持,这就造成了全军覆没。
    
      建筑师可以没有作为,但不能没有某种品质
    
      舒勇:如你所说,建筑已经不可能有太大的作为,不可能创造奇迹。面对这种不可能,我们是否很悲观呢?
    
      艾未未:我认为不是,人类不是生活在辉煌的作为之中,我们每天必须喝水,喝粥,必须跟人进行交流,散步,我们大多数时间是没有任何作为的,但我们依然可以保持某种品质,这种品质就是认真对待我们所处理的问题。我们可以没有事情去做,但我们可以不做一件不应该做的事情,或者是有害他人的事情,这种品质是需要整个社会来保持的。在建筑师应该成为积极成分的情况下,他没有做到这一点,这是整个社会普遍沦陷的一个重要的因素。建筑师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他们在大量的运用着人类的资源,全部是毁在他们手里。所以说如果没有积极的面对今天的社会,你不如不要做这件事情。
    
      很多建筑让我们身体在精神上缺席
    
      舒勇:现在我们处在大的网络环境下,网络提供了很多虚拟的环境给我们,为什么出现这么多虚拟的空间?建筑作为我们最基本的生存空间,最基本的生存媒介,建筑不能用媒体的方式提供给我们来自精神层面的新空间体验,这是建筑在功能上的缺陷。因为这种缺陷让许多人不愿再从现实空间中获得某种精神追求,于是他们就转向网络,网络恰好提供了这些东西。小的时候,我们去礼堂就像一种仪式,在仪式获得某种精神满足,但现在没这种感觉了,完全是在混乱的消费中把我们的各种信仰和追求肢解了。但当我进入到你这所房子空间时又重新隐隐约约地获得了某种仪式的感觉。
    
      艾未未:人要用简单的、清楚的方式来证明自己是什么,这是人内在的要求。但这最基本的事情却是很难完成的,很多人认为受到了教育、有了某种职业、称呼就能证明自己了,其实这是一种幻觉。
    
      舒勇:从某个层面来理解,我们会发现建筑其实是不尊重生命个体的,很多建筑让我们身体在精神上缺席,有些建筑师懂得要天人合一,要尊重自然,很少有人真正敬畏自己的身体,或者精神层面上的个体。现在从一些小型建筑上隐隐约约感觉到对身体的敬畏了。对身体从精神层面的敬畏,我觉得建筑界对这应该是有所思考的。
    
      建筑设计并不是来自于昂贵的材料、新奇的手法,可能只来自于最朴素、最敬畏的选择
    
      艾未未:不要说敬畏身体,我们现在根本就没有敬畏。从传统说吧,在希腊、罗马,或者更早时期的人们对土坡、河流或者一棵树都是敬畏的,因为他们曾经在那个地方看到过日落,可以沐浴,看到雾,这一切是人类最早的情感。今天我们说身边开过一辆豪华奔驰,那边警车停了一百多辆,这是我们今天的处境。在这种情况下,建筑必须走进去,然后走出来,到另外一的领域并停留在那里,把城市变成一个让我们可以索取也可以给予的空间的时候,提示了所谓的善与恶,合适与不合适等基本的原则。但有多少设计师在这些问题上能够有所考虑呢?它并不是来自于昂贵的材料、新奇的手法,可能只来自于最朴素、最敬畏的选择,让人对城市引起尊重,对一个家庭引起尊重,或者是走进一条街道会肃然起劲。但走遍中国今天的城市、街道,有几条街道会引起这种情感?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会跟你擦肩而过,有几个人会引起你的驻步?没有。这就是没有敬畏的后果。
    
      舒勇:大部分的人对建筑的追求是简单的财富文化,通过建筑来炫耀自己的财富,建筑并没有真正走到文化的意义上。
    
      艾未未:建筑在这个城市意味着什么呢?我们要看搞建筑的人是谁,如果是城市的官员,他们希望在广场上出现更有权威的政府的楼,这些楼并不是代表人们的意志,它同人民的长相太不相同了,房地产商想把廉价的价值观用最低廉的方式建造出来,获取巨大的利润。建筑师只是帮他们把这些事情完成,是帮凶!
    
      舒勇:城市规划和建筑似乎是城市运动的一种策略,根本没有进入真正的规划层面。
    
    
艾未未:好的建筑设计来自对生命的敬畏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2285607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关于法庭维持对艾未未的税款判决,笔者的话
·艾未未不相信反日游行是自发行动
·艾未未将重获新生——当局与艾未未的“囚徒困境”
·艾未未:我们的政府根本就不懂艺术的功能 (图)
·高智晟、艾未未的可贵之处:集众人之小私,完成一人之大公/杜阳明
·艾未未应否对韩寒的文章表态?/樵夫
·张建平:单仁平是艾未未崛起的最大受益者
·这绝不是一个人的斗争――中共和艾未未之间的攻防战/朱荣
·艾未未应该学习税务规避技术/周家平
·解龙将军:艾未未的“八奶”是八党派还是八常委?
·北京观察: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图)
·我看艾未未/夜雨淋欣
·武文建:艾未未是什么
·牟传珩:超越“政治陷阱”的行为艺术——艾未未抓着公权力的睾丸跳舞
·武文建:关于艾未未--随手给单仁平上上课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陈维健
·西方人谈艾未未
·三只小猪反攻大陆?---艾未未的小额捐款 /林保华
·三只小猪反攻大陆?----艾未未的小额捐款/林保华
·为艾未未拍摄视频的摄影师徐伟被拘留
·《赤壁》摄影徐伟疑因帮艾未未被“嫖妓” (图)
·助艾未未拍片 摄影师遭公安脱裤拍照殴打 (图)
·艾未未机场被劫捕两周年 网文追忆当局迄未放松 (图)
·艾未未:中国领导人该醒过来了
·艾未未将自己的巨幅画作献给智利诗人聂鲁达
·艾未未发布重金属音乐专辑
·“王登朝案同艾未未案有类似之处”
·知名艺术家艾未未等画家与访民共度新春
·大年初二,在京访民拜会知名艺术家艾未未
·护照被扣 艾未未去不成鹿特丹
·艾未未出版“黑宝书” 对准“红宝书” (图)
·艾未未“语录”问世
·当局建议其“自愿离境” 艾未未已拒绝
·艾未未不愿离开中国
·Elton John北京献歌 艾未未大吃一惊 (图)
·十八大期间艾未未偿还访民借款 (图)
·艾未未赋予“江南Style”以政治含义 (图)
·艾未未舞《草泥马style》/视频
·艾未未对乐清钱云会事件的调查《平安乐清》/巴黎动态
·艾未未的债主:周伟霞/徐绍华 (图)
·声援艾未未的网络呼吁第一批签名名单
·甘肃陇南事件现场照片流出/艾未未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