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如何超越西方宪政话语/欧阳君山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17日 转载)
    
    “沧海横蹈,方显英雄本色。”问题是凭什么横蹈沧海,事实已经表明,一般意义上的物议不仅“蹈”不了海,更没法纵“横”,反倒招致更大的非议,甚至贻笑大方。中共当务之急是,通过理论创新达到新的理论成熟,乃至臻于新的理论境界,从而强化和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论证,甚至真正超越西方话语体系。有两点是中共要准备好的,心态上虚怀若谷,技术上返本归源。
    

    ——题记
    
    中共的必要准备:虚怀若谷与返本归源
    
    中共党媒近期批“宪政”文章似乎表明,中共洞察到部分漏洞,甚至有超越西方话语体系的理论雄心。这是值得嘉许的,西方话语体系包含非常好的要素,典型如自由、民主和人权的概念,乃至权力制衡的理念,但另一个事实也毋庸置疑,虽然经西方学人一代接一代的完善,西方话语体系仍存在严重的矛盾甚至明显的漏洞。西方话语体系的真正问题不在于所谓“话语陷阱”,而在于实实在在的话语漏洞。
    
    问题是如何超越,这可能需要中共做好两个准备,首先是心态上必须虚怀若谷,不能够不懂装懂。这似乎不是问题,中华民族历来就善于学习,中共新任总书记习近平曾谈到自己“一物不知,深以为耻”,也曾在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表示:“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懂了的就努力创造条件去做,不懂的就要抓紧学习研究弄懂,来不得半点含糊。”
    
    其次是技术上必须返本归源,不能够浅尝辄止。这可能也不是问题,中华民族历来就重视本源,中共最重要的领袖毛泽东青年时明确谈到:“当今之世,宜有大气量人,从哲学、伦理学入手,改造哲学,改造伦理学,根本上变换全国之思想。此如大纛一张,万夫走集;雷电一震,阴曀皆开,则沛乎不可御矣!”这同样适用于当前,似乎也得到新任中共中央领导层的呼应,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刘奇葆前不久表示:“纵观哲学社会科学发展史,基础领域的重大发现和突破往往孕育着新的学术变革,不仅能催生新的研究领域、思想观点,而且会极大改变学术的概念范畴、话语系统。”
    
    为什么说普选是民粹的游戏
    
    注目礼理论是一个返本归源的尝试,轻松超越西方话语体系,且“师夷之长技以制夷”,即用西方自身的逻辑及学理工具“制”了西方话语本身。下面以普选为例作一次小小的“炫摆”。普选不仅是当前的世界潮流,而且还成了自由民主的标签。但实质上,普选不过是民粹的游戏!
    
    这看起来冒天下之大不韪,道理其实很简单。可从一个司空见惯的生活现象谈起,时下几乎人手一台手机,随时联络每一位亲朋好友,但查阅通信记录能轻易发现:每个姓名及号码的往来次数大不一样,有的频繁互动,有的偶尔互动;有的稀落互动。决定因素首先是亲情与利益,但存在亲情与利益关系的人也不一定经常互动,原因可能更在于“我”本有限,时间极其有限,精力极其有限,“我”也只能进行极其有限的真诚互动,其次只能一般交往,再次只能应付甚至客套乃至“忽悠”。即便最纯粹的真诚待人者,也不可能做到一视同仁。真诚互动之所以有限,是因为真诚互动需要时间和精力的投入及消耗,用经济学的术语讲,存在交易费用。
    
    这正是普选不靠谱的原因!毫无疑问,选举活动属于交易,是投票人与候选人之间的交易,候选人要获得投票人的认同乃至选票,就需要展示自己的理念及能力,更需要让候选人理解自己的理念及能力,即克服候选人与自己之间存在的认识差距,这就是交易。既然是交易,由于“我”本有限,像别的任何理性交易一样,理性选举也必定有限,只能在一定范畴和范围内进行,绝对不能一窝蜂。如果一窝蜂,投票人或许想理性地投票,但由于时间和精力有限,难以对候选人作出认真研究,甚至对候选人的信息也难辨真假,很容易作出非理性投票;候选人或许也理性地拉票,但更因为时间和精力有限,难以对投票人作出细致的解释,而且还必须考虑及应对竞争对手的作为,更容易作出非理性拉票。两相叠加和激荡,一窝蜂的选举几乎不可能理性,而极其可能沦为一场煞是热闹、充满做作甚至“劣币驱逐良币”的民粹游戏!这并非危言耸听,在以货币作为选票的纯经济市场选举中,屡见不鲜。
    
    为什么“劣币”能够“自由”驱逐“良币”
    
    张三在杏花村开酒店,由于酒好味醇,生意热火朝天,远近闻名,牧童遥指。李四看在眼里,想在心里,也到杏花村开酒店,虽没有好酒,也根本不知道弄酒,纯粹是眼红张三大把赚钱。但李四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应该在哪些方面发挥,不仅选定一个交通更加便利的位置,而且把自己的酒店装修得十分排场。张三一开始没在意,认为自己的酒是真家伙,对方都没弄过酒,还想叫板不成?更何况自己在这里经营多年,有稳定的客户。但客流量不客气,马上就有了下降。这正常不过,李四的酒店新开张,多了一重信息干扰。尽管不知道李四的酒怎么样,一部分本地客人肯定要去尝尝鲜,外地客人可能更要一睹为快,因为这里的装修更排场。甚至村口的牧童也受到信息干扰,由于没喝过,不知道哪家的酒更好,不能随便指了。张三还算精明,立即作出调整,也大搞装修。但心里还是有些别扭,觉得这是做表面文章,甚至时不时一声叹息:这世道怎么啦?李四则另一种心态,虽也重视把酒弄得醇正些,但拿手好戏是做表面文章,看到张三也大搞装修,他更在包装上狠下功夫,在村口树起广告牌,标榜“杏花村正宗”,还贿赂牧童一些好处,以至牧童再也不指了,有客人问起,就眼神往广告牌上一飞。张三得知,晕倒……
    
    事情就这样越搅越复杂,一个仿冒做酒的搅得一个真做酒的没法子安心做酒了!原本一个酒的竞争,却导致包装、装修、广告乃至贿赂的竞争。谁是受益者呢?毫无疑问,仿冒做酒的李四!谁是受害者呢?张三当然深受其害,原本有真家伙,现在却不得不随李四起舞,大搞歪门邪道。但最大的受害者还不是张三,而就是广大消费者,包装、装修和广告是需要成本的,贿赂更是需要银子,资源已发生严重错配,这一切最后都摊给了消费者。甚至整个社会的风气受到毒化,一个个学习李四好榜样,都不务正业了。
    
    政治普选为什么“横行”
    
    可谁能说李四的不是呢?尽管干的是仿冒做酒的勾当,但他并没有强买强卖,而是市场普选出来的王者。但毫无疑问,李四是个不折不扣的投机分子,如没有张三的祖传好酒在先,李四会开酒店吗?不仅不会开酒店,李四甚至都不会到杏花村来。说白了,李四就是张三的寄生虫!有人辩解:李四刺激张三搞装修和广告,带动了服务业,不也是贡献?有人声张:不要恐惧李四,经过一定的时间检验,市场会作出公正的判断,真酒就是真酒,仿冒就是仿冒。这都有一定的道理,如允许相应时长的博弈,真的一定战胜假的,正如有名言提到,最高明的骗子也不可能在所有时刻欺骗所有人。但在特定的时间区域,假的完全可能战胜真的。由于现实情势的复杂和残酷,所允许的时长往往极其有限,假的更有可能战胜真的——张三不就被李四“逐”得都睡不好觉了么?
    
    就像当前风靡全球的市场经济是一窝蜂的自由竞争一样,当前风行全球的全民普选也是一窝蜂的自由竞争,其实都是伪自由主义,区别是在于:全民普选大多关于政治,结果难以检验,公说公的好,婆说婆的好。但货币投票的市场选举中,不仅结果容易检验,更重要的是,再选举无时无刻都在进行,不像政治普选多年一遇。拿杏花村开酒店来说,李四大肆投机,一时间“驱逐”张三,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注目”,信息逐步得到对称,顾客会重新发现真金,通过再选举把形势扳过来,张三重新为王。
    
    凭什么横蹈沧海
    
    中共党媒近期批“宪政”理论文章,有理论纵深的几篇似乎都批评了“资产阶级民主”,认为是“垄断资本的民主”或“有钱人的游戏”。这或许也符合事实,因为玩普选是全民动员,的确需要花钱,但仅仅以有钱人的游戏来驳斥包括普选在内的“资产阶级民主”,明显苍白无力。
    
    “沧海横蹈,方显英雄本色。”问题是凭什么横蹈沧海,事实已经表明,一般意义上的物议不仅“蹈”不了海,更没法纵“横”,反倒招致更大的非议,甚至贻笑大方。中共当务之急是,通过理论创新达到新的理论成熟,从而强化和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论证,甚至真正超越西方话语体系,在国际范围内形成软实力,永葆自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4203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在张千帆教授主持的“宪政讲坛”第十一期上的发言/丛日云
·宪政的共识与可能/孙笑侠
·宪政是人民共和国的题中之义/王月明
·冯崇义、杨恒均:拒绝宪政是断绝中国的前途
·《红旗文稿》:“中国梦”高于“宪政梦”/喻中
·《红旗文稿》:对宪政问题的一些看法/汪亭友
·近代日本宪政之路/王新生
·反宪政民主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螳臂挡车之举/喻培耘
·湘潭大学论坛郭道晖:对当前反宪政思潮的评析 (图)
·日本民主宪政的经验/王从圣
·宪政的本质究竟是什么?/石立刚
·宋教仁的宪政思想/雷颐 (图)
·中国学习西方宪政/孔德昌
·千千万先烈为之抛头颅洒热血的百年宪政梦/李悔之
·中国必然地要踏上宪政之路的/李宇
·中国梦·宪政梦与法治梦/吴情树
·从现在开始实行宪政(法治)/邓聿文
·社会主义有“宪制”无“宪政”/ 方绍伟 (图)
·宪政“山雨欲来风满楼”/徐明天 (图)
·中国梦高于宪政梦,你同意吗?
·曹思源——“曹宪政”是怎样炼成的?/李正伦
·江平:改革要举两面大旗,宪政治国和市场经济 (图)
·改革派法学泰斗聚首誓师,与“宪政”共存亡
·艺术品:六四宪政 (图)
·中国政坛罕见:两大党媒为宪政互相指责
·《党建》杂志:“宪政”主张就是要颠覆我党政权
·中国宪政争论 两大党媒互呛 (图)
· 武汉七旬老妇桂佩武呼唤司法公平公正“圆中国人的宪政梦”/视频 (图)
·光明日报发表资深法学专家文章 驳斥党刊反宪政言论
·学者曝七不讲文件细节 宪政檄文实为背书
·无视党刊官媒主旋律 新一期炎黄春秋刊文力挺宪政
·喉舌论宪政姓资姓社 让邓小平情何以堪
·内部讲话曝光,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宪政否定论狂风骤起 习李新政被阻门槛上
·批宪政居心不良 成中国意识形态控制主轴
·喉舌报刊歼灭宪政 剩炎黄春秋一家在呐喊
·官媒齐倒“宪政”—危险信号?
·中共党刊载文称宪政不属于社会主义 有批评者认为宪政理念适合各国 (图)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宪政梦,何时圆? (图)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法制梦”/“宪政梦”(麻雀行动)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