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主:逻辑、事实与现状/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28日 来稿)
    
    作者:武振荣
    

    关于逻辑:
    
    1、中国并不缺乏民主、民主运动及民主价值,而是缺少对它的整理与整合。
    2、不是没有整理与整合,而是整理、整合时所采取的模式不适于民主之所用。此种模式把事物置之于两个极端之间,于是,经此模式处理后所得之结果、结论,同此模式所要反对的对象有殊途同归之嫌。
    3、把于共产党集体、共产党大人物(如毛与邓)有关联的民主对象视为“可疑的”,都打上XX,并且标注出“取消”字样,是一些要求民主的人所犯的一种主要错误。
    4、继续推论的结果是:人们在“否定”了“可疑”的民主、民主运动及民主价值后,就把自己弄到了两手空空的境地,这和民主的建设性质是格格不入的。
    5、在共产党统治人民的历史和现实关系中,否定共产党统治的行为(它是正确的),往往会非常容易地导致对人民行为的否定。结果是,人民和共产党犯了同一个性质的同样错误。近20多年一来,民主运动不能复兴的一个原因可以就此寻找。
    6、在专制社会主义和专制资本主义的条件下,许多民主的东西和共产党政策及共产党内的大人物有关之情况,可以说是“国情”;因此,当历届当权派在“国情”上面做文章时,人民“否定”“国情”似乎顺理成章。
    7、于是,民主——于人民之所得,就必须在“国情”的“对立面”去寻找,此已经形成为一种共识。
    8、共识进一步演绎,便置民主于“无中生有”的境地;而危险在于,此一种情况大皆是发生在人们的无意识状态中,所以产生不了由反思所造成的矫正。
    9、“无中生有”的民主,不仅仅关乎近60多年(共产党专政时期)一来的历史,也同时关乎民主的100历史(辛亥革命)。“百年革命”的话题经常有人说起,但下面却没有内容(民主)。
    10、对于上述9条,可以用毛泽东的一句话:“不破不立”去概括。就整体情况而言,如果说中国“民主人士”对于毛泽东怀着“刻骨的仇恨”(这一点都不假),可是,他们在做民主的事情时,于最后的关键时刻往往和毛走到了一块(殊途同归),却是令人尴尬的事情。换言之,他们的行为没有超出毛泽东之“彀”,如果毛泽东活着的话,嘲笑他们,说:“你们的做法入吾彀中”,有什么不对呢?可见,对毛即使怀着“刻骨仇恨”,他们也没有出毛(我主张“出毛去邓”),而是最终地在毛的泥潭中打滚!
    
    关于事实:
    
    在我们中国的过去和现在,某些重要的政治事实(民主)是由某一种特定的逻辑推导出的,这是一种不可否定的情况;但是,对于某种事实,存在着我们本当努力挖掘即可构成对它的另一种解读之路,却被我们上述逻辑观念给堵死了。于是在我们生活着的多元化时代,对于事实解读的多元化努力就无法实现,最终,多元化在我们这里和在共产党那里一样,变成为一个欺世盗名的口号。
    
    本文认为,要在过去或现在特定的事实里寻找“人民”的东西,并且运用切割法,把它同共产党、共产党大人物的东西“切割”开来是完全可能的,所以,与其在国外的民主教科书里去寻找民主的东西,把它翻译过来,好像中国人直接可以运用,原本就是一种错误。民主这东西,虽然存在着“普世”的因素,但是,它的真实存在只可能是“土生土长”的。在中国,一个民主的事实尽管可能关乎着共产党集体、共产党大人物,但是它的一头如果关乎着“我”的话,那么,搞民主的人,把只关乎“我”东西系统化,就是他们努力的方向;在方向的相反一头,别人是怎么对待它的,乃是你够不着的事情,即使放任自流也无伤大雅。就此而言,任何把民主“理想化”,以“过高”的标准去定义它,都是不可取的。在民主的事情上,有时候积极行为却往往造成消极的后果。
    
    职此之故,民主面对的不仅仅是一种事实,而且面临着对事实的解读和建构,如果说共产党和它的大人物对事实也做了“建构”的话,那么,在解构它的同时,建构人民的东西是一桩绝对不可少的工作。就此而言,近20多年一来,民主不兴的另一个原因也就浮出水面了。
    
    民主是人民的事业,可人民的收藏夹却是空的。
    
    对于上述理论如果借例子来说,情形如下:
    
    上一个世纪60年代,毛泽东主张“人民”“造反”,用“造反有理”的口号(30年代的)“号召”人民造反,对共产党来说,的确意味着毛的“错误”,但是,站在人民一方看,人民对压迫他们17年的“反动路线”和“反动统治”进行造反,这错在哪里?难道不令人深思?毛泽东主张的文化大革命是“一元化”的,可是兴起来的文化大革命出现了“多元化”对立和对抗,这又错在哪里?至于说在这个时期出现的任性的结社自由、游行示威的自由和书写大字报的自由,不都是人民社会最宝贵、最珍贵的民主资源吗?今天,中国民主运动的水其所以干枯,原因不是清楚了吗?把如此丰富的民主之水的源头给堵死了,想另找水源,那只有碰运气了。
    
    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建立在“全盘否定”“文革”的基础之上,固然错误,但是,籍着这种政策,蛰伏于人民中间的自由意识和自由思想勃然而生却是一个积极的政治现象。因此,在共产党准备了一个“开放”的空间的条件下,1989年的大学生和市民,用自己的政治行为去撑大它,乃属于民主,谁可以因为它同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有关就视为“可疑”的呢?依此推理,一种民主行为最初可能与“可疑人物”有关,亦有“可疑”的目的,但是人民的参与却可以改变它的性质,所以,整理、整合人民广泛参与的运动与政治事件,并建构其历史,乃是搞民主人一项任务。
    
    在共产党那里,毛和邓是水火不相容的,这是事实,可是与这一事实连贯的是,人民在前毛时代的作为和在后毛时代的作为,却没有水火不相容的性质。所以,共产党建构不起一个前后统一的历史和时代,那是专制本身的否定性在起作用,可人民这一方面对曾经上自己之手的东西,却没有理由非得分成为相互否定的东西不可。
    
    习近平代表的红二代想把毛和邓统一起来,以去掉共产党历史内在和外在的否定性,可是,这种行为到头来非失败不可,是可以提前预测的。与此不同的是,人民把自己经手的事情统一在自己的名义下,却是完可能的,如果被统一的事物有着类似于质的差别,那么,也不妨事,试想一想,一个具体的人的成长过程,不也可以分为婴儿期、儿童期、少年期、成人期诸多阶段吗?人民的历史为什么不会有这样类似的分期呢?
    
    1966年人民造反没有错误,如果说它错误,那就是把造反没有坚持到底;1989年的大学生运动也没有错误,如果说有错误的话,那就是他们没有把运动建立在“革命”的基础(它是中国社会本土原有的、本有的)之上,大学生们却想另寻基础,另辟蹊径。
    
    关于现状:
    
    人们若是没有发现逻辑的工具性质,想用它去直接地拿取民主,也没有认真对待中国本土政治事实,就导致出如下的窘境:民主被理解为和中国共产党“对着干”。其实呢?“对着干”也可能关乎着很小、很小一部分民主,而更大、更多的民主本身是“对着干”得不到的。
    
    在网络上,反对共产党的调子是60多年一来最高的、最响的、也最振人心弦的,可是呢?反对共产党的行为却是那样的死气无力,以至于6•4之后,中国社会连一场像样的民主运动也没有发生过啊?期间,如果不是维权运动撑着体面,中国民主运动可以说是寿终正寝了!
    
    我已经反复说过在,我们中国民主已经具有100多年的历史,可是呢?在这样一个世纪的长时间里,许多热衷于搞民主的人却只可以“出示”专制,拿不出民主。于是,民主就被放在了后头,情形同前毛时代的共产主义被放到后头一模一样。
    
    结束这种现状的一种努力是建构人民运动的历史,呼唤人民运动的精神,而这一点在中东茉莉花革命之风吹来时,情况有了改变。无论怎么说,人民广泛参与的革命性运动不再被视为“大动乱”,而被看成为改变中国社会的根本方式,于是,理论上很难作成的事,一阵风却吹它到位了。这正好应了中国的一句俗语:“当事者迷,旁观者清”。至少21世纪的专制独裁体制是如何垮台的,人民在电视屏幕看到了它。电视图像在人民内心里骤然形成一种革命的图画乃是上天对中国人的恩赐(参阅拙文《论读图时代的民主》),如果说这本来是他们历史中的一部分的话,那么,对自己革命的历史的回忆就是任何势力也禁止不了的!
    
    理论呼唤人民的时代,好像已经过去了,但是,图像教会人民行为的时代却一蹴而就。就此,我劝那些认为理论准备不足,因而革命性质民主运动难以发轫的人,改变自己的悲观看法,民主的瓜熟蒂落图像似乎正在悄悄成型。
    
    2013年6月23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1919602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四:是一种思想/武振荣
·论毛的花花肠子与花花思想/武振荣
·论毛三样/武振荣
·《杜鹃·自制曲》/武振荣
·让外媒帮助我们反腐/武振荣
·一元论历史观真的破产了吗?/武振荣
·社会如何应对骚乱?/武振荣
·谁为造反正名?/武振荣
·毛泽东“将革命进行到底”/武振荣
·论“到底”了的革命/武振荣
·民主运动探底:一派得胜还是各派自立?/武振荣
·上街与上站/武振荣
·伟大的运动,升华的道义/武振荣
·薄熙来与“文革”/武振荣
·简论粘贴式民主/武振荣
·文革:中国人“迈”不过的“坎儿”/武振荣
·论隐形的“家天下”/武振荣
·就金正日之死想到的/武振荣
·中国真的 “告别革命”了吗?/武振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