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宪政民主制与中共执政/桑潮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19日 来稿)

宪政民主制与中共执政
    
     桑潮流 旅美历史学政治学学人

    
    “宪政民主制与中共执政” 似乎是一个伪命题,逻辑悖论,因为“宪政民主制必将导致中共倒台”已是各界人士之共识。笔者试图用“比较”方法,漫谈甚至调侃,讨论论证“宪政民主制将导致民选中共执政”。


    
    时下,“宪政民主制必将导致中共倒台”已是各界人士之共识。“反共的宪政派”与“拥共的反宪政派”都基于这一逻辑结论展开论战,如火如荼,政治立场与政治目的针锋相对,剑拔弩张。宪政派竭力主张宪政,欲以“非暴力革命方式”(军队国家化,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多党竞争,民选执政)推翻中共在中国的执政地位。竭力鼓吹 “宪政的普世价值,放之四海而皆准,中国应当实行宪政。”反宪政派则在理论、思想与政治上竭力反对宪政以捍卫中共执政地位,坚持认为“宪政没有普世性,不适合中国国情,宪政目的用心险恶”。
    
    拥共的反宪政派的说法不无道理,但终究都是“避战” 之论,而不是“迎战” 之作。如此“避战”则为宪政派提供了政治道义的制高点,使其得以居高临下,鄙夷不屑:“贵党已九十高龄,风烛残年;执政也已六十余载,老朽昏聩。即使当年人民三呼万岁,如今还有民意基础、合法性吗?”;“你们山大王起家,崇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至今仍以枪杆子撑台。只会耍枪杆,不会玩选票,也不敢玩选票。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在对外开放、与世界接轨的今天,你们还以国情作为挡箭牌、避风墙,抵挡普世价值。食古不化,坐井观天”。“你们只能玩中国象棋,不敢玩国际象棋。你们之所以不敢迎战宪政,是因为你们自己也心知肚明,接招必败,只能避战而为此制造种种理论和借口”。
    
    应当理直气壮地迎接“宪政”的挑战,应战取胜。不妨仅举三例:其一,五四时期,坚守文言文的学究们指责胡适等提倡白话文的年青人:“尔等后学之辈力倡白话文,乃才疏学浅、国学古文功力极差之故也。唯知‘下里巴人’市井草民之言,岂谙‘阳春白雪’国学大师之语”。胡适即刻撰写艰深文言文一篇,尽用国粹,详细论证“为何提倡白话文”。学究们读后,噤若寒蝉。其二,陈毅赴任上海市长,首次出席见面会的部分高知菁英对其颇不以为然:“一介武夫,有何高见?” 陈毅无稿侃侃而谈,马克思主义行家里手,文史哲经济军事如数家珍。尤其法国文学,信手拈来,还引用法语原文。语惊四座,高知菁英们心悦诚服。其三,中共建政之初,上海民族资本家在经济领域与中共叫板:“伊拉(他们)只要不用手枪顶着阿拉(我)咯(的)太阳穴,白相(玩)生意嘛,共产党哪能搞的赢”。陈云等中共经济高手,只玩生意,不用兵卒,“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玩的资本家们血本无归,倾家荡产;跳楼的跳楼,自杀的自杀,没死的甘拜下风,俯首称臣。
    
    实际上,“宪政民主制必将导致中共倒台”是把两个不同的概念 (“宪政”与“中共倒台”) 相等同。前者是“中国的民主化”,后者是“中共不再执政”,两者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民主化”意味着中共不再既定地、理所当然地一党专政,但是,民主化并不意味着“中共不再执政”,中共可以在民主化的竞选博弈中胜选执政。
    
    笔者就按照宪政的“普世价值”游戏规则,“沙盘推演(借用军事术语)” 民选执政党。试看今日之中国,究竟谁家之天下。


                    
    假定,现时就按照美国式选举“游戏规则”(全民理性有序,军队中立,两党竞选,新闻自由)在中国举行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的全民“一人一票”直接选举。候选人走向民众,发表竞选演说,阐明政策纲领与具体措施。媒体现场直播,跟踪采访、报道、评论。这样的选举当然不是“中共操纵的假民主、假选举”,甚至顶礼膜拜“美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园”的人士也不会认为这是假民主、假选举。
    
    习近平、毛新宇作为中共候选人竞选。他们的政策纲领(要点)是:
    
    我们中共要实现中国梦,不仅造福中国人民,而且造福世界人民。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不能丢,要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搞全盘西化。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推进国家现代化而奋斗。
    
    我们中共把“人权”写进宪法,又制订和推行《国家人权行动计划》。人民当家作主。我们中共密切联系群众,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把群众的安危冷暖时刻放在我们的心上。
    
    打铁还需自身硬,我们中共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依法治国。有腐必反、有贪必肃,不断铲除腐败现象滋生蔓延的土壤,以实际成效取信于民。
    
    中国将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上提高开放型经济水平。我们要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也坚定不移的捍卫中国的国家主权与核心利益。努力建设巩固的 国防和强大的军队。军队能打仗,打胜仗。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我们中共要脚踏实地工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习近平还语重心长地说:“我们承认,我们党犯过错误,有些错误还非常严重。在这里,我们两人代表我们党诚恳地向全国人民反省,道歉(三鞠躬)。我们要接受教训,往后要力争少犯错误,决不犯颠覆性错误”。“领袖是人不是神,人人都可能犯错误。也是我们党自己改正了错误,做出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近三十年来,人民生活水平番了几番,今天的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就是我们党与全国人民共同奋斗的结果,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任何人以偏概全,以我们党的错误来全盘否定我们党的成就,都是很不公平的,也是不能得逞的!”
    
    最后,习近平颇有深情地说:“父老乡亲们,我们要为历史负责,为人民负责,不计较个人恩怨。众所周知,我父亲习仲勋早在1962年就被打倒,十六年之久啊,比起千千万万在文革中被打倒的老干部,还要早六年八年,我自己也因此而九死一生啦。你们也知道,我父亲文革后到南方工作,搞改革开放,创建广东经济特区,为人民奔波劳累,踏踏实实做了一些事情,有目共睹啊。我要传承父辈的事业,执政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毛新宇随后简短讲话:“父老乡亲们,你们好!我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孙子毛新宇,你们看我的身材像不像我爷爷呀。(全场大笑。群情轰动、兴奋;录像、拍照;欢呼“毛主席万岁!” )人所共知,我爷爷是我们党的创建人;领导八路军新四军打日本鬼子;建立新中国,国泰民安。我爷爷吃炒面、扛步枪,在朝鲜把武装到牙齿的美国佬打到谈判桌上讲和,直到今天,美国佬还怕‘中国军队毛泽东化’。我爷爷还在珍宝岛打了苏联老大哥一耳光,打出了我们中国人的志气和威风啊。我爷爷把东亚病夫的中国变成世界强国。我要继承爷爷,学习爷爷,为中国人民服务”。
    
    彭丽媛站台,为夫助选。而且,竞选演说前后,会场上的电视大屏幕以MTV形式,播放她的脍炙人口的歌曲,尽展著名歌唱家的明星风采与魅力。
    
    刘晓波、陈光诚作为某党(姑且称为“民权党”吧)候选人竞选。他们的政策纲领(要点)是:
    
    在中国实现人权,自由,民主和宪政。公民应该成为真正的国家主人,祛除依赖“明君”、“清官”的臣民意识,张扬权利为本、参与为责的公民意识,切实保障人权。实践自由,言论自由。躬行民主,尊奉法治。构建分权制衡的现代政府,保证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公职选举。
    
    “爱国主义”不是崇高字眼。在和平时期,聚集爱国主义大旗下的,不是卑鄙的政客,就是颠三倒四的疯子。中國要實現一個真正的歷史變革,必须三百年殖民地。
    
    刘晓波还振振有词地说:“我们的国家必须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每一位国民的发言都会得到同等的善待;不同的价值、思想、信仰、政见既相互竞争又和平共处。” “父老乡亲们,我是中共文字狱的受害者,因言获罪被监禁十一年啦。而自由中国的出现,是我们民间“新力量” 的不断扩张的结果。由于我们的奋斗,中国不再有人因言获罪啊!”
    
    陈光诚戴着墨镜,让人搀扶着站台。哀兵必胜,哀哀动人。大大小小的维权人士、以及受贪官酷吏欺凌的弱势群体,无不为之动容,甚至声泪俱下。陈光诚说:“农民兄弟们,父老乡亲们,你们好!我是眼不见阳光、但心里明亮的维权律师陈光诚。我是眼残志不残,我钻研《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努力用法律武器为农民兄弟做点实事。我痛恨一切损害农民权益的贪官污吏,我要为你们打抱不平,为你们维权。”
    
    “抹黑对方”是竞选的基本手段,也是竞选的组成部分。于是乎,尽其所能、慷慨激昂地攻讦对手:
    
    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中共党天下”。中共垄断了所有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制造了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打压民间宗教活动与维权运动等一系列人权灾难,致使数千万人失去生命,国民和国家都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从人类公认的人权价值的角度看,以毛泽东为首的第一代中共党人的执政史,不仅是中国历史上、而且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的极权统治和人权灾难。中共所进行的“阶级灭绝”,不要说中国古代传统的“文字狱”,宫廷倾轧和改朝换代难以比拟,就是斯大林的集体化和“大清洗”,希特勒的“种族灭绝”等等的残酷,也不能与之相比。
    
    中共近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政策,导致官场腐败,道德沦丧,社会两极分化,经济畸形发展,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遭到双重破坏,公民的自由、财产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得不到制度化的保障,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不满情绪持续高涨,特别是官民对立激化和群体事件激增。
    
    还能再选中共执政吗?国民和国家还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吗?中国要改变!我们能改变吗?我们能!
    
    民权党人都是一些什么货色?刘晓波于1995年和1999年两次因扰乱社会秩序被劳动教养,是有案可查的犯罪分子!早在20世纪80年代,他就大骂中国人民,把自己的民族和同胞贬得一文不值;而对西方的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却极尽吹捧之能事。:“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人有什么?中国只有一堆非驴非马的大杂烩。”“全盘西化就是人化、现代化。要过人的生活就要选择全盘西化。” 能找出这样一个如此赤裸裸的辱骂中国人民的人吗!这与当年西方列强骂我们是“东亚病夫”、“劣等民族”如出一辙,“是可忍孰不可忍” 啦!他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即任职于有美国中央情报局背景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资助的“民主中国”公司,定期领取薪水。从2005年开始不遗余力地为西方反华势力效力,推行西方政治制度,终极目标就是使中国沦为西方的附庸,全体中国人民都做亡国奴,中国社会的进步与人民的福祉也将不复存在。刘晓波作为西方的“马前卒”,必将遭到中国人民的唾弃!
    
    陈光诚是在美国和西方媒体的包装下、被贴上政治标签的所谓“维权英雄”,是反社会、反体制的代表人物。代表的是他的后台老板即西方反华势力的利益。他的最大“政治资本”是他的盲人身份,这容易吸引同情,也符合西方舆论关于中国政府迫害“异见人士”的想象。陈光诚是美国政客新找到的反华抹黑中国的工具和棋子!
    
    能选民权党执政吗? 能选他们这样的汉奸卖国贼做外国的代理人欺压中国人民吗?中国老百姓能做美国佬 、日本鬼子的亡国奴吗!
    
    双方使出浑身解数,竭力竞选。媒体现场直播,跟踪采访、报道、评论。全国人民,男女老少,积极关注选情,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准备投票。选举结果如何呢?


    
    中共习近平、毛新宇的得票来自如下人员:
    
    第一,中共党员的绝大部分和非党干部的大部分及他们亲属的大部分。
    中共党员和非党干部及他们的亲属不仅仅是一个政党,也已经是一个政治集团,甚至是一个社会集团。这个庞大的群体之所以投票给中共,当然基于中共能继续(重新)执政。但更多的考虑是自己的切身利益(即使不是物质利益,至少也是精神利益如荣誉等等),甚至顾及自身的未来处境。即使党内无数个“窝里斗”,必要时也会“搁置争议,共同保党”。无论如何,在朝与在野总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甚至贪腐官员,也大部分拥戴中共。他们侥幸“蒙混过关,或网开一面,或适可而止”。即使查处,也是“亲人下不了重手”,相较于中共下台后,被全面彻底清算,可谓天壤之别。
    
    第二,全体离退休的中共老干部。
    中共是离退休老干部的父母,毛泽东是他们心中的上帝。他们敬仰中共与毛泽东,犹如敬仰宗祠上帝。别说官运亨通、善始善终者,即使多次挨整、九死一生者,也仍然坚持党性原则;即使骂娘,也是 “反贪官不反皇帝(中共)”。因为,中共与毛泽东是他们的根基,旗帜,非此,则无他们自己的一切;终身奋斗,为何而战?否定中共与毛泽东,就是否定他们自己;反之亦然。这决不是“洗脑、愚昧、顽固” 所能解释的。毛泽东本人对自己的历史地位绝对自信:“无论左派还是右派,都将奉我为钟馗”。邓小平、王光美不反毛,更不反共,遑论他人。
    
    第三,绝大部分人民群众(作为选民主体的工人,农民,职员)。
    毛泽东时代的国力与财力与今日相比较,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但昔日之内政,国泰民安。全民收入相对均衡;党风政风正派清廉;党群关系、干群关系、人际关系和谐;社会风气正派向上,有理想有追求;即使是“全盘错误”的文革,斗争的各派也是基于理想主义而非谋私(全面评价文革非本文能及,但“妖魔化文革” 肯定经不起历史检验)。昔日之外交,扬眉吐气。东亚病夫变成世界强国。强国不是强在经济力,而是强在意志力。一战美国于朝鲜,二战苏联于珍宝岛,中美苏三国鼎立世界格局形成。法国,日本,美国相继前来建交,中国进入联合国,第三世界朋友为中国老大哥而欢呼;等等。真是“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今日社会的种种弊端和外交软弱让人民群众“吃肉骂娘,怀念过去”。 “吃肉”, 则是人民生活的总体水平的确比毛泽东时代番了几番, 但是还要“骂娘”,则是切齿痛恨社会的种种弊端,诸如,贪官酷吏,鱼肉良民;两极分化,为富不仁;纸醉金迷,笑贫不笑娼;等等。“怀念过去”, 不是“向往昔日清贫”,而是比照“国泰民安”,特别是那些弱势群体,更其如此;“怀念过去”,也是追忆当年的“扬眉吐气”,比照眼下的“南海危机”。当前的“毛泽东热” 就是这种怀念的集中体现,以至于毛新宇所到之处,人民群众高举毛泽东像,发自内心高呼“毛主席万岁!” 甚至有人戏言,时下若按简单多数得票普选,毛新宇可以当选总统。习近平之所以“尊毛”、整风、反贪腐、群众路线、对外强势,乃顺民意,得民心,恰恰是政治家的英明之所在。若就个人恩怨而言,他逻辑上应当“反毛,至少非毛”。
    
    “骂娘” 也好,“怀念” 也罢,都是“反贪官不反皇帝(中共)”,“怀念毛泽东”;与什么“普世价值,民主人权” 没有关系,“风马牛不相及”。人民群众需要的是“清官好皇帝(中共)”,社会风气根本好转,幸福生活、子女成才,而不是其他。他们宁可“疯子爱国”,也绝不会“为了什么民主人权,甘做亡国奴,而且三百年。” 平民百姓中,究竟有多少人知道什么“宪章、诺贝尔奖”;又有多少人知道什么“民主人权”;即使听说,又“管我屁事?” 这就是实实在在、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民。哪怕说他们是“臣民意识,愚昧无知。”
    
    第四,高级知识分子的大部分。
    高知分为左(新左派)、中(公共知识分子)、右(新自由派)。公共知识分子拥共,无需赘言;新左派是“毛粉”,肯定前三十年;新自由派“非毛”,但肯定后三十年。新自由派的一部分人主张全盘西化,一旦有了民主,也未必反共。如此算来,高知中也只有少数人反共。
    
    第五,海归人士的大部分。
    海归人士亲身经历了欧美的“民主自由”,也亲眼目睹了海外的民主运动及其他异议活动,已经不再是出国之前的“这山望着那山高”、“墙外开花墙内香” 的思想心态;他们已经手握选票而享有民主,不会再为“民主” 而奋斗;他们是“已识庐山真面目”,有思想,有鉴别,有比较,深知中国的国情与现状,也深知什么样的政策措施能够发展中国,造福人民,包括自己的切身利益。
    
    第六,企业家的一部分。
    打工起家、摆摊致富的企业家们是中共改革政策的产物,子母关系。他们或许“吃肉骂娘”,或许“转移资产”,但“反贪官不反皇帝(中共)”。“骂娘”是因为贪官眼红而“割其肉喝其血”,“移资”是唯恐政策有变。一旦中共反贪清廉,稳定政策,有利于他们的生存与发展,他们没有理由不投中共一票。
    
    第七,部分反共人士。
    反共人士的反共,反对的是中共的“一党专政”,未必反对它的一切。一旦中国民主化,中共也提出富国利民的政策,部分反共人士也会改弦更张,投中共一票,未必“逢共必反”。
    
    综上分析,习近平、毛新宇当选,得票为全国直选票的七、八成(70-80%)和全国各省大部分选举人票。(选举人票有个人因素参与其中,某个地区,也许候选人能凭个人因素获胜。限于篇幅,无法申论。)
    
    竞选是“零和游戏”,此方之得,即彼方之失。详细分析中共胜选之后,再详细分析败选一方,就没有必要了。
    
    民权党的刘晓波、陈光诚仅能获得全国直选票的二、三成(20-30%)和少数选举人票。


    
    中共之所以能在“普世价值” 的民选博弈中胜选执政,就理论学术而言,至少得益于四大效应:
    
    其一,历史架构效应。
    普世价值民选出“前朝官员或其后人”上台,以至于出现封建式的“家族世袭” 执政或“轮流坐庄” 执政,比比皆是。例如,印度的尼赫鲁家族,巴基斯坦的布托家族,斯里兰卡的班达拉奈克家族,新加坡的李光耀家族,泰国的他信家族,缅甸的翁山家族,菲律宾的阿基诺家族,韩国的朴正熙家族,日本的各个家族,等等,都是几代人的家族世袭执政,“各领风骚数十年”,而且都是正宗地道的“普世价值”民选上台的。
    
    也许有人说,这是东方国家封建专制历史传统余毒之所至。即使“余毒”,也只是泰、韩、日;至于印、巴、斯、新、缅、菲都是刘晓波所说的几百年殖民地,早已全盘西化多少代人了。那么,从来就没有封建专制历史的美国呢?肯尼迪家族在美国政坛呼风唤雨几十年,至今威风犹存。黑人奥巴马入主白宫,肯尼迪提携,功不可没;布什家族两代总统,布什第三现为州长,据说也要竞选总统;前总统克林顿政治魅力不逊当年,夫人希拉里六年前离总统宝座仅半步之遥,两年后总统大位如囊中取物,只要正常呼吸,坐等宣誓就任即可。女儿切尔西刚过而立之年,已涉猎政治,二十年后可想而知。
    
    实际上,普世价值的游戏规则中,两三个“前朝执政” 已经构建了自己所属的集团(架构),拥有自己的社会资源。政治方面,盘根错节的人际关系,在职的,离职的;经济方面,千丝万缕的财源渠道,这个金主捐款,那个公司赞助;政策方面,系统的思想、理论、纲领;组织方面,庞大的精英骨干队伍,选民粉丝群体(人气,铁票、票仓);等等。实际上,这两三个集团(架构)是自上而下、结构严谨的政权,区别只是在朝或在野(政府或影子政府),何人(未必英才)出头代表而已。
    
    在普世价值的游戏规则中,选民可以选择或摒弃某个集团(架构),但无人、也没有能力可以消灭某个集团(架构)。“选择或摒弃” 与“清廉或贪腐”有关系,但又似乎没关系。在野“清廉”取代在朝“贪腐”,上台“清廉”变“贪腐”,下台“清廉”再取代,“五十步笑百步”。于是乎,在朝的可能继续执政,在野的可以竞选上台,“风水轮流转,今日到我家”。
    
    其二,国家机器效应。
    理论上,旧的国家机器打碎后,它的零部件是仍然存在的,将会重新组装,改头换面再次出现,因为国家机器的职业功能(如行政事务的社会性质而非政治性质)是任何政党和政策都需要的,区别只是谁来执掌这部机器,为何目的而操控。“民主化”未必一定导致宪政派(异议人士)执掌国家机器,而是民选博弈,竞争上台。他们的历史角色是“宪政民主大剧院”的搭台人、敲门砖、宣言书,但真正在台上唱大戏的未必就是他们自己。例如,苏联的索尔任尼琴(《古拉格群岛》)、捷克的哈维尔(《七七宪章》)及波兰的瓦文萨(团结工会)等人士,虽然“有功于” 苏联东欧的变天,但都是“昙花一现”,而现任民选的中央领导及各级官员都是前共产党干部,只不过这个领导集团“改名换姓”,执行不同的政策而已。
    
    政策措施上,迄今为止,各类异议人士的政治目标是“推翻中共的一党专政,实行民主化”。没有进一步提出,甚至想也没想,后民主化的中国如何治理,政策纲领,具体措施,等等。因而,一旦中国实现民主化,面对人民,他们没有准备。反独裁时,“民主”当然有号召力,难道已经享有民主而手握选票的民众,还会因为他们的“反独裁,要民主” 口号而无实际政策措施投票给他们吗?投票的目的何在呢?相比之下,中共革命执政多年,即会玩武装夺权,又会玩议会斗争,文武之道,有张有弛;政治经济,精深老道;政策纲领,游刃有余。能够提出吸引选票的政策纲领、具体措施,从而竞选取胜。例如,习近平的“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尊毛’又坚持改革”,“反贪腐与群众路线双管齐下” 等等,就能最大多数地赢得上下左右各类人员的民心,获取选票。
    
    组织人才上,海内外异议人士中,虽有少数精英,但总体说来,他们没有思想、理论、组织方面的干才。相比之下,中共作为多年的执政党,罗致了全社会绝大部分精英,各类人才。他们或党员干部,非党干部;或管理官员,技术官员,等等。中共即使没有既定的执政地位,也会在竞选博弈中再次取胜执政,人才使之然。
    
    其三,伟人光环效应。
    政治精英们或许基因遗传,“龙生龙、凤生凤”,后人中当然有杰出人才,但也不乏平庸之辈登上大位。对此,马克思在其经典著作《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中作过精辟分析论证:雨果笔下的庸人小拿破仑(路易波拿巴)之所以能为法国人民所拥戴而成为皇帝,就因为他是历史巨人拿破仑的侄子。他头顶先辈的伟人光环而成为闪闪发光的明星、偶像、灯塔。法国人民拥戴的与其说是他本人,不如说是其伯父拿破仑。人民群众需要偶像作为他们的代表,更需要灯塔指引他们前进。
    
    平庸之辈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杰出人才了。每当“今不如昔,怀念美好往日” 之时,历史伟人的后人就成为人民群众的精神寄托,偶像与灯塔,甚至再次被拥戴登位,更何况投票了。
    
    其四,名人明星效应。
    互联网时代,群众追星,崇拜名人、偶像。别说领袖夫人、后人,就是某个饰演领袖的演员,也受到追捧,连他们自己也说“沾光”。追星也是造星,媒体的反复追踪,别说领袖夫人、后人,就是某个普通群众也被“追踪、炒作” 成为名人。即使他们决意退隐,隔绝尘世,也被认为“故弄玄虚,以低调成名”;即使他们过着平民生活,也被追踪至超市菜场,一探究竟。想“不”出名,也“被”出名。
    
    互联网时代“普世价值” 的竞选,在相当程度上,选民注重的不是它的内容,而是它的形式;不是它的纲领,而是它的造势。就拉票效果而言,一篇极有思想见地的政策演说,往往不如一场轰轰烈烈的大规模集会。政策纲领的内容固然吸引选民的思想,但候选人的个人风度魅力则更吸引选民的眼球。若就个人气度与魅力而言,习近平、彭丽媛与刘晓波、陈光诚岂可相提并论,简直就是天地之别。
    
    互联网时代的竞选还戏剧化,娱乐化。“做秀、炒作” 有市场,有受众;甚至某个噱头,某种服饰也能拉票。粉丝们追星、捧星而投票,只认偶像,不问内容。尤其对那些思想文化程度较低的群体而言,更是如此。
    
    上述四大效应中,中共占有全部优势,胜选执政,顺理成章。
    
    笔者本文绝非“媚共” 想象之作,而是客观冷静分析、比较研究的结果。社会政治当然不能像物理学、化学或生物学那样在实验室或田间搞试验,但可以进行“比较研究”,而“比较研究”也是公认的科学有效方法。笔者也认为,宪政派大可不必“自我感觉良好而乐观其成”,别说现时的中国或不久的将来不会出现“普世价值”的民选,即使未来某个时候在中国实现“宪政”,民选也未必一定导致“中共不再执政”。(至于宪政让人民以选票监督再执政的中共或其他执政党,从而廉政,或者未必奏效,等等,则是另一个话题了。)最后,笔者还真诚地欢迎有识之士提出令人信服的分析论证,得出完全相反的结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32231517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徐文立:公民社会是宪政民主的基础
·古川:记把宪政民主当“爱情”的赵常青 (图)
·王笑笑:宪政民主是群众路线的最佳政治制度
·项小凯:习近平骨子里反现宪政民主
·反宪政民主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螳臂挡车之举/喻培耘
·蔡霞:推进宪政民主应该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使命
·中囯需要普世价值 人民期盼宪政民主
·环球时报:如何要宪政民主、要廉洁政府、要和谐社会
·荣剑:以宪政民主原则主导政治改革
·宪政民主是最高国家利益/张千帆
·郭永丰:如何从维稳体制过渡到宪政民主体制?
·宪政民主如到来,太好了/张三
·郭永丰:只有实行宪政民主才能保证国家长治久安
·按照宪政民主原则重新打造中国政府/付勇
·宪政民主:中国的未来在汪洋/粤民
·宪政民主自治统一/彭小明在蒙汉问题研讨会上的讲话
·盟约神学与中国宪政民主理论/孟渊沛
·唯有宪章倾社稷:从民运、维权到宪章运动—在中国宪政民主化研讨会上的口头发言
·六四亲历者纽约讨论中国宪政民主
·中共党刊「求是」赤膊上阵 批判普世价值宪政民主
·《求是》轰五大错误思潮 剑指普世价值和宪政民主 (图)
·从中央到地方,贪腐太严重,是宪政民主的最大阻力
·天下围城,纪念“六四”, 催生宪政民主新中国/文告
·铁流:“一党兩派”是中国宪政民主的最佳捷径
·铁流:中国从独裁统治走向宪政民主的捷径 是中共党内率先民主起来!
·何增科:宪政民主是打破反腐围城的突破口
·《零八宪章》论坛:以宪政民主制度“将权力关进笼子”!
·以宪政民主制度“将权力关进笼子”!
·《零八宪章》论坛:解决政治危机,惟有实行宪政民主!
·中共党校教授:宪政民主是共产党执政使命
·蔡定剑教授病逝“宪政民主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