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美国也曾深陷意识形态之争的泥淖/航亿苇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28日 来稿)
    
    作者:航亿苇
    

    美国的意识形态泥淖,好多人最先想到的是麦卡锡时代。但麦卡锡时代掀起的褊狭风暴持续时间短,仅在文化界、政界和科学家引起小范围风浪,未对这个国家产生巨大伤害。有人说美国一直挥舞自由民主的大棒动辄干预他国内政。但这对美国自身没有什么影响。一个人高富帅,未免对别人颐指气使,这与他挥刀自宫不是一回事。
    
    美国真正受意识形态自残是种族问题。而种族问题背后,又是联邦政府与各“合众国”即州政府之间的关系,政府权力与个人自由之间的关系,行政、立法和司法之间的关系等复杂问题。美国建国时,先由13个州组成。13个州,是13个独立的小国。美国人发现,这种独立小国不足以对抗英帝国主义的压迫,所以要联合起来。联合起来,就涉及确立权力体系边界的问题。于是不停地谈判,不停地妥协。后来,美国的州越来越多,到了拥有50个州时,便停止了这个国家的扩张。
    
    美国在发展过程中,首先出现联邦党,由美国开国功臣之一的汉密尔顿创立。汉密尔顿的政敌,另一位开国功臣杰佛逊就创立了反联邦党。联邦党后经解体、重组,渐渐演变为现在的共和党。反联邦党升级为民主共和党,然后去年“共和”二字,渐渐变成现在的民主党。共和党一直代表富有阶层的利益,民主党一直代表草根阶层的利益。两派最大冲突就表现在对种族问题的态度。当时,南方主要为庄园经济,需要大量非洲黑奴,坚持种族主义。北方发展为以工业化支撑的商品经济,需要的是工人而不是黑奴。南方坚持奴隶制,北方反对奴隶制,结果直接导致南北战争。
    
    美国南北战争,北方胜了,但种族问题仍然长期存在。南方产生的三K党和白人至上主义,一直撕裂着美国社会。直到20世纪中叶,黑人上学、乘车、就餐等,都要被种族隔离。有人要冲破那种种族樊篱,就有被极端意识形态者私刑的危险。著名黑人民权运动家马丁·路德金等,就成为民权路上的牺牲者。同时也有男女不平等,劳工权益被漠视等一系列社会问题。但美国产生了自由表达的深厚文化,强大司法独立的秩序文化,让意识形态之争渐渐通过法律秩序和社会舆论来约束。而今,美国不仅出现了首位黑人总统,而且好多不正常的意识形态恶行早就被法律严令禁止。在种族、性别、就业等方面的不当行为,可以被起诉。就是未构成法律诉讼,谁如果公然在某些方面做出错误行为,就会引致强大的社会谴责。比如你公然骂黑人为“黑鬼”,对女性有轻微不端行为,都被认为是严重不道德的。这样,三K党和白人至上主义便基本没有了市场。
    
    在麦卡锡时代。一时间对共产社会的恐怖性渲染,令麦卡锡一夜间成为美国牛人。麦卡锡打着“爱国”和“反共”的旗号,可以迫害任何人。但很快,美国人就发现那种意识形态的荒谬。经过媒体揭露和国会听证,麦卡锡又一夜间名誉扫地,令美国躲过意识形态一劫。
    
    进入21世纪初,美国遭遇“911恐怖袭击”。小布什总统以反恐为名,要求特别授权。当时,国会也一时满足了他的要求。这时,一种反恐为名的意识形态魔影又悄悄沉渣顿起,“爱国”,为了国家的名义,政府又开始胡乱侵犯民众的自由。就在这期间,美国质疑的声浪再起。一些鲜活的司法案例和小布什在发动伊拉克战争的欺骗行为惊醒了美国人。这场小小的意识形态波澜便由美国强大的文化智慧消解于无形之中。
    
    正确的意识形态不可以没有。一个大民族社会,一个国家必须有自己的正确价值观。但是,在任何一个国家,往往就有一些思想瞒盰的人将意识形态变作破坏社会安定,打压不同意见者的残暴工具。当年希特勒就是如此,用纳粹主义将一个国家引向灾难。错误的意识形态,无非是将一些糟糕的教条、愚蠢的信念和脱离现实的精神崇拜用“爱国”、“道德”、“为人民谋幸福”之类的漂亮词汇包装起来。在满清灭亡前,“忠君”也是一个美丽词汇。但是,一个社会如果被这种错误意识形态成功绑架,那就难免“亡党亡国”的结局。
    
    前苏联解体让一些人很痛惜。可是前苏联为何走上覆亡之路的原因究竟是什么?这个国家被错误的意识形态绑架恐怕才是主因。前苏联在斯大林统治下,变得过于集权,变得官僚化、特权化、恐怖化。基层的声音和诉求,渐渐就无法传递到上层统治集团那儿,民众不得不在高压低下生存。赫鲁晓夫看到斯大林的一部分问题,试图将以调整。但等他巩固了权力,自己也不知不觉在一定程度上斯大林化。然后赫鲁晓夫被迫下台,勃列日涅夫长期执政。勃氏的做法就是长期不做任何改变,沿着斯大林那一套一路走到黑。到了20世纪80年代,当时的苏联人对“党和国家”失去了基本的信任,国家不再有凝聚力,更没有发展的活力。沦落到如此境地,其实只需一点点风火,就会导致整个苏联大厦的漰塌。戈尔巴乔夫上台后,他想拯救苏联,但已经不得其法。糟糕的就在关键时刻,1991年8月19日,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这种意识形态死硬派居然想出政变的馊主意。结果,哗啦一声,苏联就不存在了。
    
    错误的意识形态,其实不在于主张什么,而是如何面对反对的声音。当时美国三K党及其这类人采取的做法,谁反对我就要残忍地对待谁。林肯总统被刺杀,凶手是一位成名演员,叫约翰·威尔克斯·布斯。布斯与一批阴谋家在一起。在实施刺杀林肯那天,他与同伙一起相约刺杀副总统和国务卿。结果,负责刺杀副总统的那家伙临阵软蛋了,负责刺杀国务卿的实施了刺杀,却又未能却目标杀死。布斯认为他是“反暴政”,代表正义,刺杀林肯时说:“一切暴君都是这个下场。”历史证明,林肯是美国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而布斯仅仅是跳梁小丑而已。在中国,极端意识形态派,不正是这种人吗?他们正在喊打喊杀,极力围攻、打压与他们政治观念不一致的人。他们甚至还把“宇宙真理”搬出来吓唬人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1919401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感谢孔庆东100万让暴露极左真面目/航亿苇
·航亿苇:全球一年10万亿的军费
·话说“不明真相”/航亿苇
·纪念“五四”,最不该忘的是蔡元培/航亿苇
·成龙反对自由或将唱衰自己/航亿苇
·“胡奥会”前瞻:不可屈膝卖国/航亿苇
·想象有多远,造假就有多牛/航亿苇
·敬请人大代表走进阳光/航亿苇
·倪萍大姐,封杀山寨前请先封杀公盗/航亿苇
·有选择的愤怒让中国在国际关系中蒙羞/航亿苇
·央视这真是回火大了/航亿苇
·社科院宜聘用范跑跑当研究员/航亿苇
·谁给了北大“软禁”季羡林的权力/航亿苇
·最重要的是理顺土地利益背后的复杂关系/航亿苇
·一个行业的休克疗法可得深化改革的金钥匙/航亿苇
·毒奶粉事件以及民粹主义式误国/航亿苇
·航亿苇:从泰式“民主”反思民主
·让学校成放心地方在于治本/航亿苇
·“不给国家添麻烦”的思维误区/航亿苇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