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我收过的红包善一个终/关军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01日 转载)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关军
    

    曾经有两年多时间,我和王小山同在一家体育杂志做记者。一次与另外几位体育记者聊天,说起王小山从不收取受访对象的任何好处、发布会红包一概拒绝,那几位体育记者的反应无外乎两种:王小山那么有钱?王小山有毛病吧?
    
    据我所知,有个别几家财经类媒体明令记者拒绝红包(通常它被称为车马费),很可能也被同行归为要么有钱要么有病的异类。气候坏到这个程度,一些洁身自好的记者甚至要悄悄退还红包,以免给收受者“造成压力”。李海鹏也说起过行业溃烂带来的不正常现象:他去做蚁力神的调查报道,拒绝了对方装在口袋里的十万元好处费,觉得只是尽了本分,其所在报业集团却要把他按道德楷模塑造。
    
    近些年的媒体行业,你会渐渐看到,收受红包似乎连遮遮掩掩都不再需要了,许多记者甚至乐于比较哪个领域的红包更丰厚,哪个企业出手更阔绰。
    
    多年以前,我在体育媒体做过编辑,也做过记者,偶尔会有机会受邀采访一些活动,通常是品牌请明星代言或为赛事冠名,有时地方政府承办赛事,也会通过公关公司邀请记者。红包总是有的,多则一两千,少则三四百。说服自己可以收下的理由(比如“活动本身确有报道价值,算不得交易”,“这只是帮忙传播信息,无须欺骗或粉饰”),总是比要求自己拒绝的理由更容易找到。即使在当时,我心里也很清楚这超越了记者操守的边界,种种自我安慰,无非是贪欲作祟。
    
    还有一些记者聊起拿红包的正当性,理由竟是“反正我们单位也不报销交通费”、“工资那么低不收红包怎么过”。无论如何,我还是不愿意相信他们内心毫无不安,觉得这是一笔非常干净的、理所应当的收入。
    
    离开体育媒体之后,那些收过的红包像一个被厌弃的自我,挥之不去。这几年,我想让自己做一个纯粹一些的记者,不去追求这一职业、身份附带的任何利益。我甚至像患了洁癖一样,比如在采访企业家刘永好的时候,多次参与他的商业宴请活动,我却拒绝动一下筷子,搞得新希望集团的人很紧张,以为我是为了写负面内容才如此洁身自好。当然,这样的做法无法让我摆脱一个事实:自己曾经在记者生涯中非正当获利。
    
    收受过红包、车马费这类东西,被我视为自己的职业污点。它在各类新闻的商业、政治交易中确实是最低端、最小儿科的一种,但是最近几年,我越来越不愿意以这些说辞为自己开脱。而且,假如说我的过错真的相对轻微,那就更应该有勇气自我反省,并为那些非正当收益找到一个合适的归宿。
    
    最近关于陈姓记者及《新快报》的新闻伦理的争议,让我再次审视自己在新闻操守上的污点。或许真正该庆幸的是,我不曾在尚且贪婪的年纪进入交易更活跃更复杂的媒体领域(比如财经),否则,我如何可以保证自己已有的污点不会扩散成更大的污点?
    
    我要告诉自己的是,一个人的尊严,不仅来自于不受他人侮辱,更来自于不要自我侮辱。当你只获取劳动本身产生的价值,这价值不依附于其他条件而存在,那么你才可以免于自辱。
    
    更何况,媒体是一个社会公器,它理应承载高于绝大多数行业的道德自律。换句话说,假如我甘愿放弃尊严而选择更苟且的活法,那也不该在媒体这个平台上充当垃圾。
    
    在此,我要感激那些拒绝红包、拒绝拿职务特性做交易的新闻同行,你们的坚持让我知耻,让我不至于堕落太深、太久。
    
    做体育记者期间,非正当收益一共有多少,很难再作详实的统计,大概能达到七八千元。今天在微信的一个群里,长期做传媒研究的胡泳、张志安老师在倡议发起新闻采编伦理及规范自律公约,如果此事可成,我愿意把那些自己认为不干净的钱全部拿出来,支持对新闻伦理、媒体操守的自我擦拭。对于那令我不安的七八千元,也算一个善终之选吧。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81919702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拒绝红包 却拒绝不了消费周克华老母 /王石川
·医生退红包被打再证“潜规则”之害
·“红包”到底是人情?还是炸弹?
·管“炸药包”的女处长咋被“红包”炸翻?
·刘永好给记者发红包羞辱了谁? (图)
·领导慰问:应透过“红包”知责任
·被审计者会因送“红包”而获利
·胡锦涛视察廉租房,两千元红包救得了谁?/笑天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姜维平
·消费“红包”难担扩大内需重任
·全民发红包可行,此时不做待何日?
·从“红包故事”引发官场地震说起/倪洋军
·向跃霖:煤监局长收红包一个 百姓付生命一条
·由矿难尸体上的红包 听汤若望四百年前对中国人良心的忧言/亚笛多星
·东莞向贫困群体派红包只是昙花一现/何必
·韩强: 新加坡向全体国民发红包的启示
·谁有特权收红包—中美潜规则对比/郭宇宽
·舒圣祥:医疗红包难道是一种“小费”?
·江西副科级以上干部收“红包”一律先免职
·患者收到医生索要红包短信 院方称非医院人员 (图)
·海南一中学校长设“校长纪念日”摆宴收红包被查
·靠工资没法活 中国医疗体系“红包当道”
·陈光标赴台赞台湾健康检查服务 此行不再发红包
·治安队长庆生日邀商户赴宴 亲自在门前收红包 (图)
·湖南贿选落选人:送人大代表团红包320份
·官员称退休后无人再送春节红包 之前每年都过万
·“春劫”: 路费红包花掉1年存款
·广东湛江车管所42考官全部受贿 明码标价收红包
·连考照也要贪 广东考官集体交出2100多万红包
·女子手术后病情恶化状告医院要求退红包
·卫生部副部长王国强:送红包、吃回扣现象大大减少
·“90后”夫妻争婚礼红包 5天后就离婚
·90后夫妻为争夺10万元婚礼红包结婚5天后闪离
·广州天河城管局长受审 称过节收红包是潜规则
·八旬老夫妻发1元红包表彰让座者 (图)
·卫生部:坚决查办收“红包”回扣等腐败问题
·男子给参加表弟婚礼者每人发一万元红包
·农民工黄承德揭发上海处级干部李清明年收红包超过百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