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大肆掠夺民财后不懂得如何收场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24日 来稿)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作者:廖祖笙

    
    联合国总部门前,长期有走投无路的中国人在喊冤,不时打出这样的横幅:“中国共产党,请把抢去的财产还给我们!”“首善之都”北京,每天都有从全国各地蜂拥而来的冤民,在悲愤控诉官商勾结下的血腥掠夺;上海衙门前,也一直形同赶圩,遭到掠夺的市民在进行不屈不挠的抗争……
    
    来自官方的掠夺多年来遍及大江南北。各地“人民政府”在盯上了百姓的房子和耕地,随便丢出几个小钱强买不成之后,就原形毕露,有的不惜雇佣黑社会行凶,有的则公然出动武警或特警,在现场抓人和打人。我们无从确切得知,这些年来,究竟有多少人血溅甚而命丧在这样的抢劫现场。
    
    陕西省前年卖地收入243亿,政府补助被征地农民仅1.22亿;上海居民艾福荣夫妇市值数千万元的祖传家园,被当局以每平米2640元的低价强买,以每平米10300元起价拍卖;我在北京上访时了解到,有地方政府以每亩5万元的价格强买农民耕地,随后以每亩5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开发商……
    
    “人民政府”完全扯下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面纱,多年来凶相毕露,热衷于抢房抢地的驱动力何在?无它,也就三个字:钱作怪!“我们的”政府不知从何时开始,已变得不再愿意为人民服务,而只愿意为人民币服务,以至不惜一再汹汹逼向草民,以各种名义对坊间公然实施抢劫。
    
    你无法理解:平民上街哪怕是抢夺一条金项链,也会遭到公安的抓捕,并会被法院判以重刑。政府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抢夺价值远在一条项链之上的民居或耕地,以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为己任的警察非但不管,还往往一块参与作恶。凡是政府实施这类抢劫,“人民法院”也都一概不立案。
    
    来自官方的掠夺并未止于抢房子、抢耕地。当局强加给你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说破了就是在用“医改”、“教改”、“房改”的名义,对全民展开变相掠夺。在种种隐形的掠夺中,你为保有生之要件人困马乏。你感觉你的一生,就像是当牛做马,谈何做人的尊严?谈何做人的幸福?
    
    人民政府接受的是人民的委托。政府譬若信托所,在主持公共事务的过程中,本该承载人民的重托。而赤党推出的这个傀儡政府,名曰“人民政府”,许多时候非但不能为人民主持公道,谋取幸福,反过来还要与民争利,或明或暗大肆掠夺民财,给“新中国”的百姓平添种种的苦难和重负。
    
    赤党起家时以“革命”的名义,抢地主、抢富农、抢资本家……在“改革开放”中,又或巧立名目或明火执仗,对全民展开没完没了的凶狂掠夺。掠夺所得要么大手笔用于政治演出,要么动辄几百亿为异族免债……不甘被掠夺的国人,在像滚雪球一样增加,纷纷百折不挠向抢劫犯追讨公道。
    
    这实在是个烂摊子。这个公道要怎么还?执政当局迄今也还是厚着脸皮,并没有拿出确实解决问题的办法来。多年惯用的“办法”,是放任地方截访,但已无家可归的冤民,免不了要去而复来。冤民张袂成阴,“首善之都”脸上不好看不说,就连国格都丢尽了,丢到联合国总部的门前去了!
    
    大肆掠夺民财后不懂得如何收场,杀人后也同样不知该如何收场。24年前当局对北京市民和莘莘学子欠下的血债,一直拖到现在未清偿。对信仰群体、维权人士、异议人士等等所进行的大面积、长时间的迫害,当局又如何给得起被迫害者以公道?抢房抢地,这面向百姓进行的是匪性的挥洒。
    
    “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机关”;“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在访民中普遍流传的这类顺口溜,一语道尽着一个时代的黑暗。用无耻扛着,或用截访之类进一步激化矛盾的方式来保持首都脸面的相对“好看”,终归不是办法,大肆掠夺民财后得想想如何收场。
    
    官匪横行暴露出“人民政府”的徒具虚名。艾因·兰德在《流氓政府的性质》中惊呼:“政府不再是人们权利的保护者,而是成为最危险的侵犯者;不再是自由的保护者,而是建立奴役的体制;不再使得人民免受武力的威胁,而是首先使用武力对付人民;不再是人民之间关系的协调者和基于社会准则的服务者,而是成为用威吓和恐怖手段控制人民的工具;它不倚仗法律,对社会资源的支配来源于官僚机构的任意决断……我们发现了一种奇怪的颠倒:政府可以做任何它想做的事,而公民只能在得到政府同意的情况下才可以做。这是人类历史上由野蛮力量控制的最黑暗的时代。”
    
    要告别“人类历史上由野蛮力量控制的最黑暗的时代”,使中国百姓确实摆脱有形或无形的掠夺,关键在于让司法回归本真,独立于任何权势之外,不再成为党政或任何利益集团的附庸。而这首先有赖于推行民主政治。唯有民主政治,才能让党政以及司法的操守得到最大幅度的提升和保障!
    
    写于2013年12月24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71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019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1919919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郭飞雄、许志永、张林何罪之有?
·廖祖笙:“二中央”的反扑
·廖祖笙:连年几千亿的“维稳”经费开销在哪?
·廖祖笙:“维稳”经费用途宜全面公开
·廖祖笙:国民党用空口白话推动保障人权?
·廖祖笙:向堕落的国民党要人权是指雁为羹
·廖祖笙:有感于赵枫生自愿放弃国籍
·廖祖笙:国家政权怎么成了贼?
·廖祖笙:“莫以百姓可欺”但天天欺压百姓
·廖祖笙:强化党的领导毋宁放手百姓自治
·廖祖笙:吸血鬼自述
·廖祖笙:不能由犯罪集团主导改革和反腐
·廖祖笙:饮血茹毛的"反腐"和"改革"
·廖祖笙:犯罪集团吆喝“全面深化改革”
·廖祖笙:荒野安委会?荒庙安委会?
·廖祖笙:胜利者说
·廖祖笙:当务之急是严惩冤案制造者
·廖祖笙:全都挣扎在恐惧里
·廖祖笙:形形色色的"恐怖暴力袭击"
·廖祖笙:举报党政公安联合造谣!
·廖祖笙谷歌博客已恢复
·SOS!廖祖笙夫妇向全球华人求助!
·台湾总统府给廖祖笙的函复
·内地作家廖祖笙向香港政府申请贷款
·大陆作家廖祖笙向台湾政府申请贷款
·廖祖笙:你和艾未未一样缴纳的是赎金
·廖祖笙被拘留第三天仍感有生命危险
·断网断信息阻发声无法生存 作家廖祖笙被逼卖房遭拘留 (图)
·自由作家廖祖笙遭当局断网后禁卖住房 (图)
·敬请关注被当局逼得走投无路的廖祖笙夫妇
·廖祖笙:勉强自己写点散文报平安
·廖祖笙:魂兮归来,“和谐号”的死难同胞!——三送“和谐号”上的死难同胞
·廖祖笙:遭遇国门前的拦路虎
·廖祖笙:险恶的用心,可怕的阴谋!
·廖祖笙谷歌博客被删除
·廖祖笙:把住房交给当局拍卖
·廖祖笙:在狂躁、阴毒的病人面前
·廖祖笙:被逼出故乡前的必要声明
·廖祖笙: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
·廖祖笙夫妇向潘基文等借款求生
·廖祖笙:魔鬼正在傲视黑夜和全球
·向联合国及多国首脑求助/廖祖笙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图)
·廖祖笙上街卖房再次被抢 被威胁“带过去”
·廖祖笙:岂可无视国际公约和本国宪法?
·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剥夺
·廖祖笙:向皇帝和宰相呈报我的幸福生活
·廖祖笙: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