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铁映邓晓芒瞎惶遽 /杜导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08日 来稿)
    杜导斌更多文章请看杜导斌专栏
    
     一、对话缘起于杜导斌的《关于邓晓芒教授的一点花絮》,内容如下:

    
    大概是2009年前后,我在汉西监狱里时偶然从湖北日报上看到一则消息,大意是原社会科学院院长李铁映来湖北搞了个什么哲学茶座,李铁映和武汉各院校的哲学系教授与会。消息中的报道是,李铁映和华中地区二十余位哲学专家讨论,李和许多人都同意要建立中国特色哲学。我看后哑然失笑。李铁映是著名的花花公子,不中用也就罢了。怎么华中地区的教授们也这么不中用?什么叫中国特色的哲学?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有中国特色的哲学吗?哲学是研究普遍性问题的。中国古人的哲学,比如说《易经·系辞》上,都是以世界为言说对象的,哪有以一个国家一个区域为哲学研究对象的所谓哲学?中国也许有一部中国特色的哲学史,但绝对没有,也不应该有中国特色的哲学。消息中,只有邓晓芒教授一人的发言有世界性的视野。因此,我觉得以前有人评价说,武汉只有一个明白人,就是邓晓芒的意见不错。但是,后来,在读过他的《西方哲学史》后,觉得确实不咋地。而在读过他驳刘小枫的那篇文章后,更是觉得不咋地。像刘小枫非得将毛泽东抬举为国父这样的荒唐事,是经不起一驳的。但要驳倒他,必须从他的前提和方法论上去驳,才有深度,也才有说服力。可惜,邓教授在驳时,几乎泥于刘的文本,境界太低,刘也不会服。像萧公秦先生驳刘小枫,就驳得不错。
    
    下面是我在《唯物辩证法不是科学,不是客观规律,也不是客观真理上)——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三》的注中对邓晓芒教授的一点批评意见,供方家批评指正:
    
    注18,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经对人类所有的知识作过分类,一次分为七类,另一次分为五类。七类分别是:逻辑学,数学,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技术科学,历史与人文学,哲学。五类的划分我记不大清楚。手头也没有相关的资讯。在比较过几本国内出版的《西方哲学史》后,大体上说来,我觉得邓晓芒和赵林合著的《西方哲学史》还算是一本比较可取的参考书。它不像其它《西方哲学史》那样几乎完全以唯物唯心作为取舍、评判西方哲学先贤的标准。然而,我不能苟同书中对马克思哲学所作的辩护和誉扬。邓晓芒和赵林两位作者不满于“许多人”把马克思的“自然辩证法”“排斥于一般科学范围之外”,将马克思主义哲学誉为“对唯科学主义的超越”。什么叫“对唯科学主义的超越”?马克思哲学充其量只是一家一派的学说,它本身就是非科学的,如何非要给它做个科学的包装?这番辩护不仅不会把马克思哲学送进科学殿堂,或令其凌驾于科学之上,反而让人对两位作者的学术素养顿生怀疑。研究哲学史,到底是为了作宣传,为了给当权者作辩护?还是独立地做研究?也就说,你是想作党棍,还是想作学者?
    
    面对马克思主义丧失中立立场,丧失批判性,丧失“创造性少数”应具的必要条件,在国内哲学和社会科学学术界是个普遍现象。那些拜倒在马克思神像前的所谓学者们,实际上不过是马克思的“粉丝”,是宣传员,吹鼓手,政工干部,不配学者的称谓。虽然这些人现在气焰喧赫,高据学府,然而,他们毕生的研究成果——马克思主义的衍生物,最后终究不过是镜花水月。对这些学者,我很想把杜甫的那首名诗送给他们:“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二、以下是对话内容:
    
    谷春娟:杜老师:关于邓晓芒的理论问题,应该这样理解:在当前中国,如果想出教材或者专著之类的东西,不披马克思的外衣,说实话,真的很难公开发行或者出版,更不可能赢得当前政府允许的各项待遇。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高华老师有良好的学术素养,最终却遭到打压的原因。起码我个人认为,我们可以约束自己不去做某些事,但真的不好要求别人是否昧了良心做某些事儿。
    
    或者可以这样说,我们虽然理解某些事儿,但是我们可以自己不去做就是了。
    
    杜导斌:谷老师好!您的意见并非毫无道理。不过,这是另一码事。我批评的核心是针对学术上的对错,旁及学者的伦理而已。如果邓不是学者,他这样作为我不说什么,但作为学者,以生存而不顾学术上的逻辑,在中国这就叫作“曲学阿世。”是为真正以学问为业者所不耻的。
    
    您说呢?
    
    谷春娟:你现在讨论的学术上的问题,其实绝大部分人都心知肚明的,那根本不是学术,仅仅是“政治”而已。大部分人(起码就我周围的人来说是如此),只是为了吃饭而不捅破这窗户纸而已。坦白讲,学生在这方面完全受蒙蔽的状况也在降低。当然,也就是“曲学阿世。”这怕是目前大学里搞政治教育的绝大部分老师的通常做法。
    
    杜导斌:对!我所批判的,正是身为学者而取这种犬儒态度。
    
    谷春娟:这个我同意。若是学者,就不要犬儒。但是为了吃饭,就承认自己是谋食就行了。只要不是明明为了吃饭而打学者旗子就可以了。但是现状是恰恰这类人很多。而大家都清楚这个问题却不捅破,其实这才是关键。换句话说,这类人很多,单打一个人意义不大。怎么能破解大多数人的“双重人”身份才更重要。
    
    杜导斌:政治学者,当以寻求正义为业;政治家,当以实现正义为业。这才合符我们儒家确立的“士志于道”的原则。这才是回归中国传统,才是正道,也才是中国特色。
    
    谷春娟:对。历朝历代都不乏真君子,同时也有大量软骨头,所以,苛求目前,尤其是在这种体制下,确实有点不现实。
    
    杜导斌:但这种体制之所以能持续,固然有手握暴力机器者的压迫,也确实离不开大批附从、屈从、默认者的追随。
    
    谷春娟:也是。
    
    杜导斌:邓晓芒的《西方哲学史》,读过后可以认为,他是在刻意为一个破产的学说辩护,而非单纯出于谋生所迫。
    
    谷春娟:我以前只翻过几页,不太感兴趣,所以就放在一边了。那我回头认真看看再做评价吧。
    
    杜导斌: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罗素、梯利·伍叶等西方哲学史家的译著是现成的,都没有马克思的专章,完全可以照本宣科。他却别出心裁,搞出这一章来。而且对马克思哲学的辩护,我也未见于正统的哲学史专著。我怀疑是他有意识这么做的。
    
    谷春娟:以往所有社会主义的历史,还有美国的种族歧视历史都有证明,确实大部分人的沉默,或者说善良的沉默造成了恶行的泛滥。所以,针对多数人的行动如何改变,确实我还真不好怎么说。
    
    杜导斌:我猜测他是出于就是要为马克思哲学正名这个目的而撰写的。为达此目的,甚至将逻辑丢在脑后,搞出什么超科学的笑话。当然,也许国内这样作的不止他一个。我好像有一本刘放桐等编写的西方哲学史,连目录都没兴趣看。不知道里面是不是与邓一样。
    
    谷春娟:我手里有其他人的,当年我考研考博时候买的,起码北大赵敦华不是,到费尔巴哈就结尾了。但是其他人的是。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1919118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杜导斌给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乔迁的贺辞
·杜导斌:北京第一看守所杂忆
·社会团结是治疗政治衰败的良方/杜导斌
·杨晓青反宪政也反马克思主义/杜导斌 (图)
·大陆支持民主的只有8%吗/杜导斌
·马克思列宁主义不是空谈是实谈? /杜导斌 (图)
·杜导斌:成熟的民主与暴力是不兼容的
·成熟的民主与暴力是不兼容的/杜导斌
·《解放军报》的先生们不是发烧说胡话吧?/杜导斌
·政治体制改革改什么?如何改?/杜导斌
·杜导斌获罪言论浅析—以湖北省高院刑事裁定书为对象
·杜导斌获罪言论浅析——以湖北省高院刑事裁定书为对象
·参政议政权与社会秩序的刑法保护——杜导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王光良
·刘晓波:杜导斌案——湖北警方的卑劣
·杜导斌:湖北警方应执法守法,以人为本
·杜导斌:变中求稳,解读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
·作家杜导斌遭抄家及刑拘 刘萍涉非法集会罪被逮捕
·杜导斌向全国人大会议提出“侵犯人权罪”的立法动议
·杜导斌:对遭警方查抄的电脑有关权责的声明
·湖北异议作家杜导斌出狱后受严控
·湖北异议作家杜导斌出狱回到家中 家人受到压力
·湖北异议作家杜导斌下周刑满即将出狱
·杜导斌儿子面临高考,家庭经济陷入困厄
·湖北作家杜导斌系狱一年半 《参与》呼请援助其家人
·杜导斌:两点意见——二审法庭辩护和陈述
·请关注杜导斌
·杜导斌: 为什么中宣部的秘密通知大于宪法?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