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北京一家庭教会面临被取缔所作出的回应/徐永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22日 来稿)
    
    博启:请作者打字时不要低格,让各行都顶格即可;作者打字时低格(这里大概是2格),编辑处理时又让它们回过去,将造成重复劳动。编辑一般会将小标题加黑,用以区别。       

        徐永海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带领人)
      
               2014年1月22日
      
    1、政府说我们家庭教会是非法的,要取缔。我作为教会带领人,不得不作出回应
      
    2014年1月14日(星期二),北京市通州区民政局(民委)干部付海兵先生对我们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接待家庭的家主张文和弟兄说:“在你家的家庭教会聚会是非法的,不许继续聚会,否则将依法取缔”。
      
    2014年1月17日,在张文和弟兄家,当我们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众肢体在聚会学习《圣经》时,民政局(民委)干部付海兵先生到来,向我们聚会中的所有众肢体,他再次重复了他曾对张文和弟兄所说过的话:“你们没有登记,是非法的,不许继续聚会,否则将依法取缔,没收《圣经》等”。
      
    面对这一情况,我,徐永海,作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带领人,不得不作个回应。一是需要给政府作个回应;二是需要给本教会的众肢体作个回应;三是需要给那些关心我们这个家庭教会的主内弟兄姊妹作个回应。我们家庭教会被政府说成非法,面临被取缔;此时,很多家庭教会(及主内弟兄姊妹)对我们是非常的关心,同时也是非常的担心、非常的牵挂。
      
    2、民政部门不应当到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圣爱团契)这里来,来执法,来取缔
      
    民政局(民委)干部付海兵先生1月17日(周五)来到我们家庭教会时,他曾向我们宣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宗教管理条例》第20条。也就是说,民政局(民委)干部付海兵先生是根据此“条例”到我们这里来,来执法的,即告知我们不要再继续聚会了。
      
    《宗教管理条例》第二章的名称为“宗教团体”。内容是“宗教团体的成立、变更和注销,应当依照《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规定办理登记。宗教团体章程应当符合《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宗教团体按照章程开展活动,受法律保护”。
      
    在此,我们可以将这“宗教团体”理解为是“宗教类的社会团体”。在此,我们声明,我们重申:“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圣爱团契),从来就不是什么此类的‘社会团体’,不是什么此类的‘宗教类的社会团体’”。
      
    我们不是《宗教管理条例》、《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所定义的“社会团体”。而且,我们也达不到《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所说的“社会团体”的标准:“(一)有50个以上的个人会员或者30个以上的单位会员;个人会员、单位会员混合组成的,会员总数不得少于50个;(二)有规范的名称和相应的组织机构;(三)有固定的住所;(四)有与其业务活动相适应的专职工作人员;(五)有合法的资产和经费来源,全国性的社会团体有10万元以上活动资金,地方性的社会团体和跨行政区域的社会团体有3万元以上活动资金;”
      
    因此,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圣爱团契)自然也不会到、也不应当到政府的民政部门(民政局、民委)去申请、去登记,去寻求它的批准。实实在在地说,我们不在它(民政部门)的管理范围之内,自然我们不会去寻求它(民政部门)的保护,自然它(民政部门)也不应该到我们这里来,来执法,来取缔。
      
    3、我们的家庭教会不是那些“与属天、与属灵无关的”社会团体、政治团体
      
    我们不是《宗教管理条例》、《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所定义的“社会团体”。那么我们是什么呢?
      
    中国家庭教会的先行者、我们的老前辈袁相忱老弟兄,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就说过:“教会不是人民团体,教会是属天的,是属灵的”。在1990年,我就开始在袁相忱老弟兄所带领的家庭教会(白塔寺聚会点)聚会。袁相忱牧师、梁惠珍师母这些老前辈使我逐渐懂得:“教会是我们弟兄姊妹的家,通过这个家,大家来在一起学习《圣经》,来使我们的心灵发生改变,来使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心灵,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作为基督徒个人,在“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基础上,你可以具有不同的社会观点、政治观点,你可以参加不同社会团体、政治团体,你可以进行不同的社会活动、政治活动。但是,教会应当是属天的,是属灵的,教会不应当参与“与属天、与属灵”无关的社会活动、政治活动,教会不应当是那些“与属天、与属灵无关的”社会团体、政治团体。
      
    中世纪的“政教合一”已经给我们人类带来了一千年的黑暗,因此“政教分离”是我们教会的原则,更是我们中国家庭教会的原则,更是我们这些从袁相忱等这些前辈所传承下来的“中国本土的、传统的、经典的家庭教会”的原则。
      
    4、我们仅仅是一些基督徒(多年来相互之间也都成了好友)定期在一起学习《圣经》
      
    袁相忱牧师、梁惠珍师母生前时常说,我们是向神(耶稣)来学习,而不是来学习神学。《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旧约预言耶稣,新约应验耶稣。因此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是坚持单单地来学习《圣经》,尤其是学习新约,学习使徒所写的书信部分,来使我们能够被耶稣感动,去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具有耶稣那样的心灵,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由于家庭教会多是在各个家庭里聚会,而在中国,尤其是在北京,住房都不大;因此在中国,很多的家庭教会人数都不多,很多的家庭教会都很小。由于很多的家庭教会都很小;因此很多的家庭教会一般没有条件去请那些“受过很多年神学教育的人”来讲道;因此,很多的家庭教会只能单单地来学习《圣经》,而没有条件去学神学,去教授、学习神学理论。
      
    这就是中国很多的家庭教会的教会方式(牧养方式),即“中国本土的、传统的、经典的家庭教会”的教会方式(牧养方式)。而恰恰是这个教会方式(牧养方式),使得我们能够单单地、专心地学习《圣经》,使我们的心灵能够更好地发生改变,使我们能够更好地具有耶稣那样的心灵,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因此,我们一直是在坚持这样的教会方式(牧养方式)。
      
    因此说,就中国很多家庭教会(中国本土的、传统的、经典的家庭教会)来说,就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来说,我们仅仅是一些基督徒定期在某个基督徒家里学习《圣经》。类似于,某些人(亲朋好友)定期在一起吃饭、喝酒、打牌差不多。我们基督徒(多年来相互之间也都成了好友)没有在一起吃饭、喝酒、打牌的嗜好,我们就愿意定期在一起学习《圣经》。
      
    在中国,很多很多人(亲朋好友)是定期在一起吃饭、喝酒、打牌,从来没有听说民政部门去打扰,去取缔。怎么,我们基督徒定期在一起学习《圣经》,民政部门(民政局、民委)就要上门来,就要来取缔,是不是我们中国基督徒低人一等。
      
    5、本周五(24日)我们依旧聚会,可能面临被取缔,望肢体们、朋友们给予关注
      
    就《婚姻法》来说,就民政部门(民政局所负责的婚姻登记处)来说,未婚同居确实是“非法”的——非法同居,确实得不到民政部门的保护;但是未婚同居(非法同居)也没有“违法”呀,民政部门(民政局、民委、婚姻登记处)并不能到同居者的家中去取缔人家同居呀。
      
    就《宗教管理条例》、《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来说,就民政部门(民政局、民委)来说,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确实是“非法”的;但是我们也没有“违法”呀,他们就不应当来取缔我们呀。可是,民政部门(民政局、民委)已经找上我们的门来,已经说了我们是非法的,说了要来取缔我们,那么他们会如何取缔呢?我们会如何应对呢?
      
    一是他们抄走《圣经》,没收《圣经》。北京市通州区民政局(民委)干部付海兵先生已经对我们说过了:“不许继续聚会,否则将依法取缔,没收《圣经》”。但是我想,你没收我们《圣经》,我们会买更多的《圣经》,同时不少的主内肢体一定会来奉献给我们更多的《圣经》。并且我们将会向有关部门反映、上访、诉讼,要求归还被抄走、没收的《圣经》。
      
    二是他们将我们从张文和弟兄家抓走,抓到派出所去,抓到拘留所、看守所去。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的众肢体已经决定,在通州区民政局“执法”时,我们要做到《圣经》中主耶稣所教导我们的那样:“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有人……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太5:39-41)。如果我们被打、被抓、被罚款,我们将会向有关部门反映、上访、诉讼。
      
    三是他们通过各种方式,阻止我们到张文和弟兄家继续聚会学习《圣经》。那些我们家庭教会——尤其是从袁相忱等这些前辈所传承下来的“中国本土的、传统的、经典的家庭教会”——的做法就是,我们到其他主内肢体家去聚会。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已经走过25年(四分之一世纪),我们就曾先后在刘凤钢、武人刚、勾庆惠、王美如、徐永海家聚会过,而且近几年来一直在徐永海(我本人)家聚会。我们的教会无非是再回到我(徐永海)家聚会吧。总之,我们不会停止聚会,因为《圣经》上说:“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来10:25)。
      
    我们本周五(24日)的聚会,依旧是在张文和弟兄的家。时间:下午1点至3点;地点:北京通州“县城”张文和弟兄家;四惠交通枢纽乘322路,新华大街站下车,前(东)行300米,进“南大街”南行500米,进“南二条”东行30米,20号院,张文和弟兄电话:18511408964。
      
    在此望主内肢体们能够前来聚会,大家一起来学习《圣经》。在这一天,有可能政府有关部门会前来“执法”,有可能我们的《圣经》会被抄走、没收,有可能我们的主内肢体会被抓走,抓到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里去。在此,望主内肢体友们给予关注,给予祈祷!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 [email protected]
      
    附:《民政局来到我们家庭教会说我们是非法》一文见:
    
    http://blog.boxun.com/hero/201401/jiatingjiaohui/9_1.shtml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14/1/22)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1919722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感谢澳洲孙立勇对陈天石的救助/徐永海 (图)
·为什么非要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徐永海
·感谢孙立勇你是国内受难者的好朋友/徐永海
·北京徐永海致信来京的国民党荣誉主席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徐永海 (图)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徐永海 (图)
·美使馆前祈祷:中国书店可买圣经/徐永海 (图)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徐永海 (图)
·就安乐死问题二良心犯致信2013年两会/高洪明、徐永海
·就信仰自由致信十二届两会代表委员/徐永海 (图)
·请关心正被劳教的访民夫妻杨秋雨王玉琴/徐永海 (图)
·徐永海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违法吗?
·警察上门来阻止我去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徐永海
·民运领袖徐文立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法律人俞梅荪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良心犯何德普支持良心犯徐永海去申诉 (图)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徐永海
·为痛苦中的廖祖笙先生祈祷/徐永海
·致信给赴台观察大选的民运领袖徐文立/徐永海 (图)
·徐永海:今天圣诞节我一个基督徒被警察软禁在家  (图)
·为大院门口外监视我们聚会的警察祈祷/徐永海 (图)
·两会期间看望被软禁的和在街头的访民/徐永海
·徐永海庆生:严正学、高洪明等祝福 (图)
·徐永海:从现在开始我们又要被软禁了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徐永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徐永海 (图)
·北京部分异议人士看望出狱后的何德普/徐永海、杨靖 (图)
·北京一教会被警察阻止 基督徒被带走/徐永海
·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徐永海
·去接出狱的何德普却被警察拦阻见他/徐永海
·部分异议人士就天安门树立孔子像举办研讨会/徐永海
·圣诞节,家庭教会胡石根、徐永海、王学勤等向路人传福音(图)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到广州看亚运会被抓/徐永海(图)
·基督徒徐永海呼吁:不让露宿街头的访民冻饿而死(图)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今日将露宿街头/徐永海
·十一前2天基督徒徐永海遭软禁
·圣爱团契众肢体听李克牧师评三自/徐永海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流落街头/徐永海
·今天圣诞,1个基督徒被警软禁在家/徐永海 (图)
·为严寒中露宿街头的访民祈祷/徐永海 (图)
·就现在警车已经停在我家院门口/徐永海
·徐永海:北京一良心犯在法制宣传日的呐喊
·北京一良心犯在法制宣传日的呐喊/徐永海
·为出狱的维权人倪玉兰姊妹祈祷/徐永海 (图)
·我访民徐永海要糊口看病养家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二)致信北医/徐永海 (图)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一)致信北大/徐永海 (图)
·警察上门对我说不要出家门/徐永海 (图)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徐永海(图)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徐永海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