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恩宠: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03日 转载)
    来源:动向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后,於去年底举行本届人大常委会六次会议,审议了《行政诉讼法修正案》。“稳定压倒一切”的举措已经控制不了中国社会,中共至今尚未认识“法治压倒一切”的普世真理,只对形同虚设的“民告官”法进行修修补补,其结果仍适得其反。

    
    “民告官”现状
    
    《行政诉讼法》於一九八九年经全国人大通过,於一九九○年施行,二十三年后才提出修订。在人治型社会中,“民告官”或许是个伪问题.
    
    首先,“民告官”门难进.二○一一年,在中国大陆法院以不予受理和驳回起诉的行政案,佔全国一审结案数的百分之七点八,是民商类案的七点八倍。这还未包括各种“土政策”、“隐性”的不予立案者不计其数的个案。
    
    其次,最高法院受制於中央政法委,各级法院受制於地方党委。司法不独立就公信不彰,导致“民告官”畸高的上诉率、上访率和申诉率。二○一一年,全国“民告官”上诉率达百分之七十二点八二,是刑案的六倍和民商案的二点四倍;行政案的申诉率高达百分之八点五,是刑案六倍、民商案的六点三倍。近十年来,“民告官”的胜诉率,平均只有百分之六点七,而撤诉率却在七成以上,实体裁判只有百分之二十七点二一。
    
    同时,进京上访率持续走高,二○一一年全国行政一审收案量只佔所有收案量总数的百分之一点八,但当年到最高法院登记上访申诉的“民告官”案,却佔全部上访申诉案的百分之十八点五。
    
    县法院审不了县政府,省法院也告不了省政府,更告不了国务院。民到哪儿去告主席、总理、执政党?民到哪儿去告江泽民、胡锦涛?二十三年的实践证明,中国大陆的民告官制度几乎是形同虚设.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的决定》,要推动省以下法院、检察院人财物垂直统一管理,许多人认为这又是一个新的伪问题.试问,中共的各级纪委、政法委、监察系统为何不率先实行人财物垂直统一管理?若不打破报禁、党禁这也许又是一个新乌托邦。
    
    民众抗议声不断
    
    二十三年的实践证明,人们对形同虚设的“民告官”制度并不是一般的不满,而是抗议声不断。近年来,各地民众上访数已达二千万人以上,至少有二百万人到过北京和省级政府上访.截访已成了各地政府的一大产业,有人到法院告政府,要求公开每年维稳费开支,但被法院裁定不受理,理由属国家秘密。
    
    目前的《行政诉讼法》,只受理所谓具体的行政行为,而各国法院还普遍受理抽象的行政行为、内部行政行为。中共大陆的抽象行政行为是指中共党和政府发佈的法规、规章、文件,其中具有普遍约束力的规定行为,即“红头文件”。尽管这些“红头文件”普遍违反了宪法、法律,但“红头文件”在中国大陆是法律之上的“法律”,宪法之上的“宪法”。除此之外,上级领导人的口头和书面批示,又是红头文件之上的“红头文件”。
    
    中共建政头三十年实行的是法律虚无主义,后三十年的法律必须服务政治领袖的伦理,立法进入了极大的误区.法律所设定的官员权力又多、又滥、又细并可执行,而官员的义务又少、又原则并难以操作;而设定公民的权利又少又原则并难以操作,但公民的义务却又多、又滥、又细并无时无刻被强制执行。法律保护了一个官本位、权本位、党本位的社会,国民的“民告官”几乎是难於上青天的梦幻。
    
    近年来,中国大陆每年的行政诉讼案仅有十多万件,相对法院每年受理的一千二百万件的总数,佔了不到百分之二。德国人口为八千万,但每年的行政诉讼案却平均高达二十万至三十万件。
    
    政府不改革,“民告官”永属摆设
    
    中共改革三十五年,进行了七次政府体制改革,无一例外均是越改越失败。七次改革的重心在横向政府机构调整,纵向精简政府层级的改革始终未提到议事日程。政府层级不但未减少,反而由四级政府架构演变成更为複杂的五级政府体系。全球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大都设三级政府和三级政府预算。
    
    目前,中国大陆的五级政府、五级财政,国务院各部委掌握了二百九十多项专项财政转移支付的大权,从乡镇到县、市再到省,然后再到中央,都在“跑部钱进”,这更增加了官员腐败的机率。现中国大陆约有十九万个镇和十五万个乡政府,这些原都属县政府派出机构却变成了有发“红头文件”的政府,中国百姓“民告官”比登天还难,绝非是一句气话。
    
    当今,世界各国普遍有违宪审查机制,设立各种形式的宪法法院和行政法院。宪法法院主要审查违宪行为,主要是政府的各种抽象的行政行为等;行政法院或专门的行政法庭主要审理“民告官”的各类个案。“民告官”是国民受到公权力侵害的一种主要法律补救措施,而形同虚设的行政诉讼和複议制度,只能引发各类群体事件的风起云涌和爆炸声不断。
    
    中国若没有刮骨疗毒式的政治改革,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告官”。具有广泛公信力的“民告官”制度,是体制性腐败癌细胞扩散的剋星。若中国的执政党至今还无此认识及尽快採取对策,“亡党失政”并非遥不可及。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52306214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郑恩宠:上海自贸区与政府破产危机
·沈佩兰与郑恩宠律师在上海沐恩堂见面,长谈5小时/沈佩兰 (图)
·郑恩宠:中国梦与托克维尔热
·郑恩宠:幼女卖淫案:劳教何时废? (图)
·郑恩宠:劳教近千万 律师在行动
·上海访民如何看郑恩宠的“事实与反思”
·郑恩宠: 平反六四 放下邓旗 走向文明
·事实与反思(二十九)∕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二十八)∕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二十七)/郑恩宠
·方励之是中国维权律师的导师和榜样(二)∕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二十六)∕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二十五)∕郑恩宠
·郑恩宠:俞正声不要阻止欧盟政要与我会见
·方励之是中国维权律师的导师和榜样(一)/郑恩宠
·郑恩宠:方励之是中国维权律师的导师和榜样(一)
·事实与反思(二十四)∕郑恩宠
· 事实与反思(二十二)∕郑恩宠
·事实与反思(二十一)∕郑恩宠
·郑恩宠:难以突围的中国自贸区
·郑恩宠:陈光诚出逃当局对我加强“保护”
·郑恩宠:欧洲议会议员到访我家 (图)
·快讯:欧洲议会议员与上海郑恩宠律师会面
·欧洲议会议员与上海郑恩宠律师会面/浦人
·郑恩宠:北京来人和我私人会见 (图)
·上海夏钧和郑恩宠两律师会面畅谈 (图)
·上海夏钧和郑恩宠两律师会面叙谈/浦人 (图)
·上海郑恩宠律师再现上海“东八块” (图)
·郑恩宠夫妇为王水珍夫妇送行 (图)
·郑恩宠:事实与反思(二十三)——神与高智晟同在
·郑恩宠:薄熙来免职传上海人心大快!
·郑恩宠:俞正声不要做薄熙来,张学兵不要学王立军
·郑恩宠:事实与反思(二十)
·郑恩宠:事实与反思(十九)
·郑恩宠:事实与反思(十八)
·郑恩宠:人心向背天要亮
·郑恩宠:春回大地(八)
·郑恩宠:地财政、微博和东亚政局(四)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上海政协主席冯国勤被举报/郑恩宠 陈建芳等46人
·上海政协主席冯囯勤受贿两套别墅/郑恩宠、陈建芳等38人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