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怀念英雄王登朝/徐琳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08日 来稿)
    今天是3月8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我不是指三八妇女节。三八妇女节是纪念妇女权利的解放,可是,对于中国大陆来说,连基本人权都没有保障,三八妇女节又有什么好纪念的呢?
    
     我所说的值得纪念的,是两年前的今天,深圳警察王登朝因准备举办大型民主宣传活动而被捕。

    
    2012年3月10日早上八点钟,我来到深圳市莲花山公园。王登朝筹划这天在这里举办纪念孙中山逝世年大型宣传活动,我是应邀来作演讲的。然而,我看到公园门口和公园里面有很多警察。我感觉不妙,打王登朝和其他相关人员的电话,都能打通但却一直没人接听,我估计是出事了。我在公园里到处走,希望能看到王登朝叫去的人,我想,他叫了那么多人,总能看到一些,当然,这需要仔细观察、听他们的谈话。公园里人很多,原定举办活动的那个广场有好几百人,我估计如果活动能搞成的话,王登朝所说的最少一千人多则两、三千人的规模是会有的。但我没有发现象是被王登朝叫去的人,也许那些人本来就不知道究竟是要搞什么活动。直到下午三点多钟,我才离开莲花山公园。我确信他已经出事了。过了些天,我才从王登朝的一个朋友那里了解到,王登朝在两天前的3月
    8日就已经被捕了。而我也在二十多天后被抓了,不过我只被关了三个月。
    
    转眼就两年过去了,两年没见到这位值得敬佩的英雄了,即使是王登朝案子开庭时这种难得的机会,我也没能见到他,一次是警察不让大家进法庭旁听,还有一次则是我住地的派出所派人守在我家楼下不让我出家门。
    虽然两年没见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历历在目,他说过的话我依然记忆犹新。
    
    王登朝曾说过:坐牢算不了什么,我不怕坐牢,追求民主肯定要有人坐牢。民主也不可能一下就成功,我这算是第一波,我进去了,你们还得继续搞,一波一波地搞,总有一天会成功。
    
    他之所以说他这算是第一波,并不是否认之前人们为民主事业所做的事,我理解他应该是有这样两层含义:一是在阶段上,他认为当前的形势较好,是民主力量开始进入总攻的阶段了,就这个总攻阶段来说,他做的这个事算是第一波;二是在形式上,象他做的这种具有一定规模的公开的群众性运动是以前没有的,它与现在的公民运动还有点不同,公民运动是具有公民意识的人所从事的活动,而他所说的群众运动则是发动那些还没有公民意识的人参与的活动。事实上王登朝之前做社区保安工作的时候就已经做过一些这样的事情。他之所以这次有信心搞那么大的规模,也是以前打下了一些基础。
    
    王登朝是不主张搞激进的行为的,他倒也不是反对那样做,而是觉得那样做成功的可能性不大、效果不一定好。作为一名科班出身的警察,他是既谨慎、稳重又具有牺牲精神的。
    王登朝手下管着上千号人,最多时达三千多人,还负责管理枪械。有人曾鼓动他搞武装暴动,他觉得凭他的实力还不足以成事,即便能顺利控制深圳,也不可能长久,更不可能扩展到全国直至使民主胜利,而事后的代价会很大,这个代价倒不是指他本人。
    
    还有人提出非暴力冲击占领市府,他慎重考虑后还是否决了。他始终认为,只有足够多的民众醒悟了并参与社会活动,才有可能推翻专制、实现民主,而如果能有那么多民众醒悟并参与社会活动,那么也就不需要通过暴力革命的方式了。要想使更多的民众醒悟并参与社会活动,就得开展那些让普通民众能够参与的活动,而他所说的参与,其实只是围观。围观也是力量。
    
    有些人认为,王登朝这样牺牲(指被判重刑)掉可惜了。王登朝当然并不希望自己是现在这样的结果,他也希望这次能成功并且他能平安无事,然后继续再做后面的事,所以他的整个计划中他是不出面的,他只负责暗中总筹划,他以为这样会没事。当然,现在看来,他做这事的工作中可能有失误,或者是有人出卖了他。虽然他也考虑到有可能会出事,但他觉得可能性不大,况且,追求民主,总得要做些事情,不能消极等待。如果不做这个,那做什么呢?搞武装斗争?他觉得他还远远不具备这方面的条件,而做其他任何有关民主方面的事情,以他的警察身份,其实都是有风险的。他之前做的那些事情,可能已经引起了上面的注意,在他被抓前一、两个月的时候,上面就把他保管的枪械库的钥匙收回去了。他觉得再这样拖下去,他的权力会越来越缩小,有利条件会越来越少。对于一个有民主思想的、有良知的人,在体制内那种与体制格格不入的感觉无疑是一种莫大的痛苦。他的仕途曾几起几落,起是因为他的工作能力、业务水平,落就是因为与体制格格不入。况且,保安这个行业本身就是流动性很大的,时间拖久了,那帮叫得动的弟兄们就都散掉了。所以,他觉得,自己当前的那些有利条件再不用就废掉了,还不如冒点险用一下,发挥一下作用。此外,当时刚出了王立军事件后,他感觉形势很好。
    
    还有人认为,王登朝事件证明他这条路是走不通的。那么,谁能回答我,哪条路就一定能走得通?哪条路能不付出代价?秦永敏坐牢了,就说秦永敏的道路走不通,许志永被抓了,就说许志永的道路走不通,这样的话,那就什么路都不要走了,要么甘愿被中共欺压,要么就跟着中共走邪路得了,但即使这样,也照样是不安全的。王立军不就是无路可走了才跑去美国领事馆避难的?同样是警察,同样是身陷囹圄,但一个是被人们敬佩、留名青史,一个是遭人们嘲笑、遗臭万年。
    
    王登朝作为一名负责保安工作的科班出身的警察,在保密方面的知识、经验肯定是很丰富的,以他的行事作风也应该是做得很到位的,但他仍然因泄密而被捕了。这不是当局太强大,而是群众性运动本身就是无法保密的。保密只能在小范围内,范围大了,就不可能做到密不透风。而群众运动靠的就是规模,只有达到足够的规模才能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因此,如何在公开化中使群众运动能够做成功并降低风险代价,这就是我们当前需要思考、探索的重要课题。
    
    不以成败论英雄,这句话用在追求民主的人身上是最恰当的。我们能因为林昭的牺牲而说她不是英雄吗?能因为刘晓波、许志永、郭飞雄、刘远东被抓被判刑而说他们不是英雄吗?
    
    要实现民主,最主要的还是唤醒更多的人,从这点上来看,其实王登朝已经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我发了几份写王登朝的帖子后,其他的且不说,光是警察和其他体制内的人打来的电话,我就接到过好几个,他们都表示很敬佩王登朝。
    
    可以告慰王登朝的是,这两年来,全国的民主运动越来越活跃,一波又一波,尽管2013年遭受了严厉打压,却没能压住民主运动的火苗,越来越多的人清醒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抗争的行列,其中不乏体制内的人。这当然不全是受王登朝的影响,但王登朝的影响是不可低估的。
    王登朝最终被判了11年,从刑期上看,与刘晓波有得一比了。我觉得这是他的荣耀。不过,我坚信他不用坐那么久就能出来。只是,我不知道,到那时,我是能去接他出来,还是跟他一同出来,又或者我等不到那一天。其实,他在里面更安全。当然,我更愿意呆在外面,毕竟还是多了些许自由,这样我可以做更多的事。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2286417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姜福祯:枉法裁判正在进行——我看王登朝案
·许丹:“王登朝案”惑之不解十一问 (图)
·看朱瑞峰王登朝的想/巴克
·王登朝一案 请深圳中院用法律來说话!/公民维权联盟
·原深圳三级警督王登朝被以贪污罪妨害公务罪二审开庭
·深圳警察王登朝的中华民国——为王登朝呼吁之四
·深圳警方可能以新的罪名起诉王登朝
·50维权律师发声促王登朝案公开审理
·关于王登朝案应继续公开审理并追究相关违法办案人员法律责任的公民建议书
·公民建议书:王登朝案应继续公开审理
·“王登朝案同艾未未案有类似之处”
·刘晓原:要求开庭审理王登朝上诉案的申请书
·刘晓原申请要求开庭审理王登朝上诉案
·上海民众打横幅声援被构陷判刑的王登朝
·王登朝案公民法律建议书
·刘晓原律师就王登朝案要求重新开庭申请书
·法律界公民联名要求追究王登朝案违法者责任人建议书
·陈永苗:堂堂正正的出场—三评王登朝
·深圳警官祸起“煽颠”? 王登朝反控遭诬陷
·王登朝反控20名深圳公检法官员
·维权律师就管辖权介入王登朝案 胡佳透露王曾助高智晟成治罪主因
·王登朝案进展之4:发出“刑事反控状”
·王登朝案最新进展之3:刘晓原今见王登朝
·母亲眼中的王登朝 /视频
·上海民众打横幅声援被构陷判刑的王登朝 (图)
·王登朝案最新进展之三:刘晓原律师今日会见王登朝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