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徐永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28日 来稿)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4年4月28日
    
    
    1、“2014-1-2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蒙难者依旧在经历着患难与逼迫
    
    2014年1月24日,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聚会学习圣经的日子,我们15名基督徒及慕道友(包括1名14岁的未成年人)被抓进北京通州梨园派出所。到1月26日13名肢体又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刑事拘留。到2月23、24、25日及3月5日,我们这13名肢体才被陆续释放。我们这个“2014-1-2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发生后,不少肢体、不少朋友给予了极大的关心、帮助、支持。
    
    出狱后,在逐渐恢复自由后,我们这些教案蒙难者先后写过一些文章,述说了我们坐牢的经历,对关心、支持、帮助我们的肢体、朋友、教会、媒体表示了感谢。同时,我们也更希望肢体们、朋友们能继续关心、支持、帮助我们,因为我们依旧在经历着逼迫。
    
    如,从北京第一看守所出狱后,于艳华又直接被行政拘留,张海彦直接被关进精神病医院,我们所有的肢体都被监视软禁中。几天后王素娥又被关进看守所1个月,张文和被关进北京昌平精神卫生保健院(一家精神病医院),徐彩虹2次被拉回湖北原籍。几天前,吉林省信访部门让王春艳和妹妹回去,说解决问题,结果回到吉林后,问题没有解决,反而妹妹王春梅先被抓进拘留所,后被关进看守所。
    
    因为我们是教案蒙难者,所以我们依旧在继续受着不公正的对待,依旧在继续经历着逼迫。可是,有一些主内肢体(基督教徒),却对我们不理解,说我们没有做到“顺服在上掌权的”而批评我们。为此,我们要为我们的基督信仰来争辩,要为我们的十字架道路来争辩。同时,我们希望肢体们、朋友继续关心、支持、帮助我们。
    
    2、当我们在面对逼迫时,我们是为了基督信仰,才坚持聚会学习《圣经》
    
    从1989年10月开始,我们一些基督徒就定期在一起学习《圣经》。虽然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已经走过近25个年头(四分之一世纪),但是由于我们这个教会主要面向良心犯及其家人传福音,面向这些最边缘的人群传福音,因此来我们这个家庭教会聚会的基督徒及慕道友并不多,平时聚会也就只有十多人、二十来人。
    
    到了2013年,来聚会的主内肢体才逐渐增加,有时达到三、四十人,而我家只是个一居室,容纳不了如此多的主内肢体。张文和弟兄家,有一个基本闲置的院子,有不少的房间。为了接纳我们来聚会,张文和弟兄将闲置多年的房子进行了简单的装修,如重新吊了天花板,并置办了桌椅、火炉、锅碗等,用于聚会、取暖、做饭等,为此他花去了五千多元。
    
    我们在张文和弟兄家只聚会了3次。在1月17日(星期五),在我们聚会时,北京市通州区民政局干部付海兵就来到我们家庭教会,对我们说:“你们没登记是非法的,应当停止聚会”。我们没有停止聚会。因为圣经上说:“你们不可停止聚会,”(来10:25)。可是在我们这次坐牢出狱后,有不少主内肢体对我们说:“当时,既然政府找了你们,你们就应当顺服在上掌权的,就应当停止聚会,这样就不会被抓了”。
    
    近一段时间,在中国浙江,有关部门要强拆教堂,要强拆十字架。我们基督徒是否也要说,顺服在上掌管的,就让政府来拆吧。没有!有众多基督徒去保卫教堂、保护十字架!因为,有关部门拆了一个教堂、一个十字架,接着就会去拆第二个、第三个……教堂、十字架。我们也是如此,我们也必须坚持聚会。因为,有关部门阻止了我们这个家庭教会的聚会,接着就会去阻止第二个、第三个……家庭教会的聚会。
    
    在中国,在北京,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相对来说,是一个历史较长的教会,面对逼迫,我们不坚守,谁坚守。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是一个以良心犯为主的家庭教会,为了信仰,为了维权,为了民主,我们都曾坐过牢,如果我们都害怕,别人怎么办。为了维护信仰权利,我们曾帮助过遭警察毒打的基督徒,曾帮助过遭政府强拆的教堂(教会),为此我们曾坐过牢,现在我们自己面对逼迫了,我们自然会更加坚守。
    
    3、因为我们坚持聚会学习《圣经》,所以我们被抓进了看守所刑事拘留
    
    在2014年1月24日(星期五),我们众肢体来到了北京市通州区“县城”南大街南二条20号张文和弟兄家,独门独院。可是大门紧锁,我们进不去。我们电话给张文和弟兄,张文和弟兄说,他昨晚就被软禁在他家的另一处住房(核工业部5所),不许他出门。有关部门就是要以此来阻止我们聚会学习《圣经》。
    
    因为让大家撞锁,连院子都进不去,更不能聚会学《圣经》,张文和弟兄很是着急生气,为此出现了心脏不适。耶稣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约13::34-35)。为此,我们决定不再寻求聚会了,而是去看望张文和弟兄。张文和弟兄心脏不适,被软禁着也不能去看病,为此我们就买了药,去看望张文和弟兄。
    
    下午2点半左右,我们到了张文和弟兄(核工业部5所)的家。不多时,十多名警察闯进来,将王春艳、杨敏、王素娥、于艳华、王彪、王昊琛(王彪的儿子,只有14岁)、徐彩虹、张海彦、居小玲、吕动力、徐永海、杨秋雨、杨靖、张文和14人抓到通州区梨园派出所。(还好,因年老体弱,沈中厚、宁惠荣、王玉琴、杨英环和患癫痫病的儿子给留在了张文和家)。后来康素萍因到派出所去找我们,也被关进了派出所。26日,我们13人被关进了北京第一看守所,(还好,王彪这个单亲父亲还需要照顾14岁的王昊琛,他们父子俩没有被关进看守所)。
    
    4、在狱中我们经历了很多苦难、逼迫,出狱后我们依旧在经历着苦难、逼迫
    
    在北京第一看守所,我们众肢体经历了很多苦难、逼迫。其中杨靖弟兄因为被关,患了心脏病,住进了北京第二看守所(北京公安医院)。居小玲被迫睡在阴暗潮湿的水泥地上,诱发了腰腿疾病。张海彦原本患有粟粒性肺结核、结核性脑膜炎、椎骨结核等结核病,而使得他胸疼、头疼、胸疼更加加重。我们被穿上“绿坎”(马甲、背心),与其他犯人的“红坎”不同,以表示我们和其他犯人有区别,是重点犯人等等。在提审路上时,我们被带上黑头套,以此来威胁我们。
    
    坐牢1个月左右,我们出狱了,但是我们依旧不自由。于艳华被拉回当地直接被关进了拘留所,拘留10天。张海彦被拉回当地直接关进精神病医院,关了10多天。几乎所有的肢体都是被监视、被软禁。在出狱后没有几天,张文和因不让出门,有病也不让出门看病,他非常生气,为此抗议,被关进精神病医院。王素娥因为给看守所的访民朋友送钱,而又被关进看守所。
    
    王春艳坐牢期间,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其患精神病的弟弟王亚新走失、死亡,尸体被发现在高铁轨道旁。王亚新8岁的女儿(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王春艳出狱后直接被有关部门接回大连,被监视。在逃离监视后,她来到北京。3月11日,又被有关部门强行带回大连。当王春艳再次回到北京没几天,吉林省信访部门让她和她妹妹回去,说解决问题,结果到了吉林,妹妹王春梅先被行政拘留,后被刑事拘留。即使这样,王春艳弟弟死亡的事情也没有得到解决,王春艳一直在找有关部门,寻求解决她弟弟被高铁撞死这个问题。
    
    在我们被抓后,一些肢体、一些朋友给于极大的关心、支持、帮助,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一些媒体(如博讯、维权网、民生观察、权利运动等)给予了及时的报道,对此我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在一些教会的帮助下,我们有了律师(只是由于一些坐牢的肢体,没有找到家属,而没有律师),在此对有关的教会、肢体、律师表示衷心的感谢。
    
    5、感谢朋友们,穷帮穷,给我们13名坐牢者共募集了9500元
    
    在我们坐牢期间,北京的27名肢体及朋友,共给我们募集了9500元(已去除汽油费300元)。在此对这些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这些朋友是胡石根300,刘凤钢600,严正学300,张弟兄1000,楚延庆300,李海300,杨子立800,孙弟兄1000,蔡弟兄400,李美青300,陈弟兄200,老木200,郝肢体100,史姊妹100,叶国柱500,杜姊妹500,及弟兄200,孙弟兄300,葛肢体300,周金霞300,任天堂200,李弟兄100,侯欣300,康素萍500,李红雨300,关姊妹100,李智英300。
    
    这些朋友都是穷朋友,是你100,我300地给我们凑了这9千多元。在此,再次对这些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尤其是感谢刘凤钢牧师,为了给我们募集这些钱,他拖着病重的身体,开着车,是一家一户的去拜访。(在我们坐牢期间,在我们出狱后,在经济上,我们就再也没有得到其他的帮助了)。虽然钱不多,每位教案蒙难者(坐牢者)是500元(因捐赠者指定,个别坐牢者为1000元),但是已经给被关在看守所中的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帮助。
    
    在我们坐牢期间,通过家属和朋友,部分教案蒙难者已经收到了大家的这份关爱,这500元钱已经解决了很大的问题。在当今中国,一进监狱(看守所)就要钱,否则你就没有被褥,没有饭碗、羹匙,没有牙膏、牙刷、毛巾等洗漱用品。在监狱(看守所)平时每月还可以买500元的食物,来补偿营养。这份关爱,使看守所中的我们,也能买了一些生活用品,买了一些食物。
    
    在坐牢期间,那些没有收到这份关爱的教案蒙难者们,在出狱后,也陆续地收到了大家的这份关爱。这些钱对我们这些教案蒙难者出狱后生活,也起到了不少的作用。一些肢体被拉回原籍,当他们再次回到北京时,确实面临着找房子住的难题,面临着吃饭的难题。在此,我们对大家的关爱,表示感谢,谢谢你们。
    
    这9500元,目前已经基本上都送到了每一位教案蒙难者的手上(还余下2000元)。
    
    6、感谢不留名的主内肢体,通过银行卡,给了我们帮助
    
    在我们坐牢期间与之前,我们的一个银行卡,中国邮政储蓄银行6210981000012243749刘跃(刘跃仅为办卡人,持卡人胡石根,密码掌握者徐永海)收到了奉献是4760元。
    
    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教会,没有奉献箱,也没有什么奉献。因为除了在聚会后,我请大家在我家吃一顿面条外,可以说我们没有支出。但是搬到张文和家后,考虑到张文和老弟兄奉献出房子,不能让他再出饭钱,为此我们办了这张卡,用于我们教会有一定经济条件的主内肢体(现在聚会的和以前曾来过聚会的)来奉献。我们是只有这张卡,而不设奉献箱,是因为这些年来,到我们这个小小教会来的,多是良心犯及访民,他们多没有收入,生活十分艰难,我们一直不要他们的金钱奉献,他们已经奉献了他们的时间和精力。
    
    王春艳坐牢期间,由于她这个监护人被抓,患精神病的弟弟走失、死亡,8岁侄女王楠从此失去了父亲。经胡石根长老和我(徐永海长老)商量,从奉献的4760元中,拿出3000元,给了王春艳。我们知道,弟弟死亡,侄女成了孤儿需要照顾,王春艳还需要“北京——大连”来回跑,寻求解决问题(弟弟死亡一事),我们3000元这点钱实在是太少了。王亚新(王春艳的弟弟)成了教案间接死亡者,我们理应给予更多的帮助,可是我们这个小小的教会没有能力。
    
    王素娥出狱后,因为去给被抓进看守所的访民朋友送钱,又被抓进看守所,在4月2日,我们给在丰台看守所的王素娥送进入300元。
    
    (4760元-3000元-300元=1460元,即还余下1460)。
    
    7、望肢体们能来帮助于艳华姊妹,她需要我们的帮助
    
    北京的27名肢体及朋友募集了9500元余下2000元,银行卡中的4760元余下1460元,合计3460元。
    
    于艳华,2月25日出北京第一看守所后,直接被押回原籍江苏沛县,被关进沛县拘留所里,被治安行政拘留10天,3月8月出拘留所后,又被关押在单位招待所里,直到3月15日才恢复自由。于艳华恢复自由后,无家可归,身体十分虚弱,身无分文,连回北京的钱都没有。为此胡石根长老和我(徐永海长老)商量后,3月15日,我们给于艳华汇去1000元。
    
    于艳华回到北京后,发现她所租的房子,虽然预交的房租还够,可是被房东换了锁,于艳华不能进入。她打电话给房东,房东说不在北京。3月26日,经报警找到房东,但是由于房东依旧十分不讲理,于艳华是被迫再多给了房东900元钱后,房东才让于艳华取走了她原有的东西。这900元,因于艳华当时没有钱,由我(徐永海)垫付了800元,雁南飞垫付了100元。
    
    于艳华没有地方住了,她是经历了派出所、看守所、拘留所、招待所,才刚刚出来没几天,身体虚弱,不能露宿街头,而不得不再次租房,为此又要花去不少的钱,而于艳华没有钱。为此于艳华4月1日找到我,希望我们能帮助她,因我(徐永海)个人也没有钱,不得不从本教会的钱中再借给于艳华1000元。
    
    作为教案蒙难者,于艳华所遇到的这些问题,这些困难,可以说都是我们这个教案引起的,或者说,没有这个教案也不会有这些问题、困难。我们这个小小的教会理应给予帮助,只是,由于我们这个小小的教会没有能力,不能给予应有的帮助。
    
    于艳华表示,作为基督徒理应帮助教会,只有由于目前困难,才不得不用这些钱,但是这些钱都算是从教会的钱中借的,她有钱后一定会归还。于艳华前后共用去2900元(3月15日1000元。3月26日我垫付的800元,雁南飞的100元。4月1日1000元)。
    
    作为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在梨园派出所就多次被提审,在北京第一看守所又受了很多的苦,她身患风湿病,病情加重。离开北京第一看守所后,又直接被关进沛县拘留所,她为了抗议,头撞玻璃。后来又在晾被子时,从台阶上摔了下来,头部又受了伤。在单位招待所里,也是没有自由,很难受。于艳华确实需要我们大家的关心、帮助。
    
    为此,在这里,我们请求经济条件好的主内肢体、朋友们,帮助于艳华将这2900元还上,使得于艳华姊妹心安,使得于艳华能够轻装地为主工作。
    
    3460元-2900元=560元。
    
    8、我们这个家庭教会要恢复聚会,我们教案蒙难者要维护权益,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2014年,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搬到了张文和弟兄家,同时我们也将我们的圣经、赞美诗、音响等等搬到了张文和弟兄家。3月4日张文和弟兄被抓进来了精神病医院,在他家的圣经、赞美诗、音响等,我们一时半会也取不回来。近几周来,我们这个家庭教会已经在我家,我们小范围地恢复了聚会学圣经。可是由于我们缺少圣经、赞美诗、音响等,我们聚会时很不方便。为此,我们需要购买圣经、赞美诗、音响等。3460元-2900元=560元,我们有560元用于这些支出。
    
    2014年4月23日,我们先买了10本大64开的《新约圣经》,19元一本,190元;6本25开的《新约圣经》,23元一本,138元。共16本328元。
    
    560元-328元=232元。当然,我们还需要复印一些赞美诗的歌本,要需要买一个小的音响,这232元可能还够。如果有能力,我们还需要再买一些《圣经》,一是聚会时需要,二是送给新来的慕道友。三是新受洗肢体,也应当送一本圣经做纪念。
    
    这几次聚会都是在我(徐永海)家,由于我家地方很小,容纳不了多少人。不少希望来我们这里聚会肢体,我们不得不将他们引荐到其他教会。为此,一些主内肢体(如叶国强、倪玉兰、徐香玉等),都曾主动邀请,希望众肢体能够去他们的家中聚会学圣经。如果,我们这个家庭教会,搬到其他肢体家去聚会学圣经,我们就不得不需要一些支出,如吃饭(在我家,吃面条,人也不多,我家可以来担负)。而去别人家去聚会学圣经,由于房间大了,人数会多起来,总不能再让接待家庭(房东)来担负饭钱吧。
    
    目前,在我们中国,基督徒正在经历这一场较大的逼迫。在北京,我们这13人被抓进北京第一看守所。在浙江,一些教堂正在面临着被强拆,一些教堂上的十字架正在面临着被拿掉。我们必须要为我们的基督信仰来争辩,必须要为我们的十字架道路来争辩。为此,我们必须开始正常的聚会学圣经,我们必须通过正常的法律等途径来维护我们的权益,如我们这13人要去申诉,要去索赔等等。我们没有罪,却被关进看守所一个月左右,我们理应去寻求索赔。
    
    为此,在这里,我们请求主内肢体们、朋友们给予我们关心、支持、帮助。使得我们能够正常的聚会学圣经,使得我们能够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护我们自己应有的权益(如去寻求索赔等)。我们需要法律上的支持、帮助,我们也需要经济上的支持、帮助(我们需要去买圣经等,我们需要去请律师等)。
    
    对于支持、帮助,多年来,我们都是给予文字感谢的,如,我写过《让耶稣的爱运行在我们中间》、《教案发生后我们的教会坚持继续聚会》《感谢孙立勇你是国内受难者的好朋友》、《感谢澳洲孙立勇对陈天石的救助》、《我一个良心犯手术后的感谢信》等文章,其中我们还写到:“孙立勇弟兄是我们国内朋友的海外好朋友,……。宋书元弟兄是我们国内弟兄姊妹的海外好弟兄,……。张前进牧师是我们国内肢体的海外好牧师”等等。
    
    “2014-1-2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是应当受到关注的。请关注我们!
    
    “2014-1-24北京(通州梨园)圣爱团契教案”蒙难者是应当受到帮助的。请帮助我们!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6210981000012243749刘跃(刘跃仅为办卡人,持卡人胡石根,密码掌握者徐永海)。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SKYPE:xuyonghai1960;
    
    附:教案蒙难者的释放证和取保候审决定书
    
    杨靖的释放证警察一直没有给他,张文和被关进精神病医院我们也无法得到他的释放证,这里还缺康素萍的和杨敏的。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徐永海
    徐永海的释放证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徐永海


    徐彩虹的释放证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徐永海


    王春艳释放证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徐永海


    居小玲释放证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徐永海


    吕动力释放证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徐永海


    张海彦释放证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徐永海


    王素娥释放证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徐永海


    王素娥取保候审决定书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徐永海


    杨秋雨释放证
    
    
    
    感谢大家对我们教案蒙难者的帮助/徐永海


    于艳华释放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611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就圣爱团契教案杨靖说我控诉我祈祷
·卢京美律师:南乐教案手记(二)
·卢京美律师: 南乐教案手记(一)
·基督徒聚会处是邪教吗?——再评4.14平顶山教案
·唐慧劳教案被操作胜诉是中国人民的悲哀
·唐慧劳教案被操作胜诉,中国人民的悲哀/上海杜阳明
·宗教歧视下的选择性执法——剖析恩雨书房教案
·荒唐的邪教罪名——评414平顶山叶县教案
·任建宇劳教案的背后/刘水
·“一元劳教案”折射法治之耻
·刘同苏牧师:就洛桑会议教案发表评论
·丁谷泉:中国宗教自由黎明前的黑暗——从浮山教案谈起
·许正清:我对张翠平第二次劳教案的代理意见
·李建强律师就箫山教案致全国人大公开信
·张苋:温柔的暴力——萧山教案群众用毛巾和矿泉水瓶反击警察竟被定罪
·昝爱宗与萧山教案/余杰
·华南教案:李琼揭露镇压内幕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释放证 (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的妹妹被警察抓走/徐永海 (图)
·深圳龙岗法院审结首宗“全能神”邪教案件
·南乐教案证言来自黑监狱 律师被限制自由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基督徒依旧在经历患难 (图)
·教案蒙难者王素娥二进看守所已30天 (图)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为依旧在患难中的肢体祈祷 (图)
·一些出狱的教案蒙难者依旧在苦难中/徐永海 (图)
·教案蒙难者于艳华出狱后又被治拘加软禁20天 (图)
·教案蒙难者王春艳从北京被押回大连依旧维权 (图)
·出狱后的教案蒙难者居小玲不许来北京 (图)
·维权律师夏钧出席台立法院听证会 谈南乐教案
·徐永海:才出狱的教案蒙难者在两会期间多遭软禁
·徐永海:王春艳姊妹因教案在被关押期间弟弟走失死亡
·康素萍:北京梨园教案见证司法腐败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徐永海 (图)
·北京圣爱团契教案13位肢体近况 (图)
·国防部回应原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贪腐案 (图)
·南乐教案•樊瑞珍(玲)家属前往检察院控告公安局 (图)
·上海沈莲满不服劳教案开庭,站在法院门口就是违法,抓7人 (图)
·教案蒙难者基督徒徐永海致信俞正声
·徐永海:因教案才出监不久的王春艳被强行带走 (图)
·因教案被刑拘的王春艳为死去的弟弟鸣不平
·南乐教案消息汇总25日 (图)
·平顶山教案:中院拒收已签署律师委托书
·“平顶山教案”——辩护律师想干什么?
·童国箐劳教案维持原判是专制制度的必然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2013年5月9日
· 童国菁劳教案秘密开庭,上海访民不惧白色恐怖前去声援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