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柴玲错在对着「凯撒」讲「上帝」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29日 转载)
    
    来源:香港独立媒体 作者:青青子吟
    

    每年春夏之交都會有許多關於「六四」的話題紛紛擾擾,今年除了支聯會的「六四紀念館」歷經曲折終於開館,恐怕就是柴玲第二封致「天安門母親」的公開信引起爭議。
    
    柴玲在這封公開信中肯定了「天安門母親」堅持不懈的追求正義,還繼續為自己辯解稱「上帝為證」,在六四中即便那樣說了,但心裡并沒有「期待天安門血流成河」,然後反覆引用《聖經》,再彈「原諒論」的老調,洋洋灑灑一大堆,讓這封「萬言書」變成了一次乏味的「佈道」,大多數人根本沒有耐心看下去。
    
    「支聯會」以及「天安門母親」,都指摘柴玲是在天安門母親的「傷口上撒鹽」。丁子霖認為柴玲在抵賴狡辯,且流亡在海外的八九民運領袖,沒有動用自己的影響力對中共政府施壓。
    
    筆者曾看過柴玲這段非常有爭議的視頻,個人認為,柴玲的是自辯是可以接受的,在那種情境下柴玲並不是期待「天安門血流成河,自己要求生」。
    
    「天安門母親」之一的張先玲稱,事件雖然已經過去廿多年,仍憤怒的時候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她要求柴玲不如誠實的站出來說明自己要負什麼責任。
    
    筆者覺得很奇怪,屠殺手無寸鐵的請願學生,罪魁禍首是沒有底線的中共政府,柴玲只是一個柔弱的女學生,即便一些言論有些爭議,對「六四屠城」也沒有什麽「責任」而言。唯一的責任就是該不該去天安門廣場上抗議,以致招來血腥鎮壓。柴玲在公開信中稱如果回到當年,她不會那麼做,她會訴諸于萬能的上帝來改變。
    
    在中文里,筆者最討厭中共官媒經常用到的的一個詞彙「別有用心」,柴玲這封公開信一公佈,一大堆「衛道士」都指責柴玲「別有用心」,被「招安」了,「向主子示好、奴才」等等。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這類言論非常令人反感。
    
    柴玲的「原諒論」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劉曉波先生的「無敵論」,都引起過爭議,「原諒論」和「無敵論」哪一個更「宋江」暫且不說,劉曉波、侯德健當年也曾在電視上說天安門沒有死人,血流成河是謊言。「天安門母親」和「支聯會」的反應卻完全是天壤之別,沒有說劉曉波、侯德健該負什麽責任,也沒有說「無敵論」是在傷口上「撒鹽撒辣椒」,而且無條件的頌揚支持。
    
    是不是「諾獎」的「荊棘王冠」太耀眼了?還是李曉波身陷囹圄而柴玲身在美國事業有成?還是「無敵論」就是比「原諒論」境界高?這個需要有思辨能力的人自己去判斷。
    
    《新約》上記載猶太法利賽人為了詰難夫子說道:師傅,您說按照上帝的真理去行事,不要顧忌任何人,不看任何人的情面,那我不納稅給凱撒行不行?耶穌知道這個「假冒偽善」的人想用「以己之矛,攻己之盾」的辦法來陷害自己,於是睿智的說:錢幣上肖像和名號是誰?那人說:是凱撒的!夫子說:那上帝的就歸上帝,凱撒的就給凱撒!耶穌一句話就輕易的化解了這個詰難。
    
    我相信柴玲是一個虔誠基督徒,熟讀《聖經》,在公開信中「引經據典」,但是,顯然她沒有分清「上帝」和「凱撒」管轄的「範圍」,她唯一的錯誤就是「對著凱撒講上帝」,訴諸于「禱告求神蹟,福音救中國」,且當個人的信仰於與大眾的共識發生抵觸,辯解就會顯得蒼白無力,越辮越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1925600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伦敦客:为柴玲说几句
·吴祚来:柴玲为什么会激起众怒
·爱的见证:六四大屠杀25年后的柴玲
·柴玲应为六四悲剧负责
·李卓人批柴玲:向天安門母親傷口灑鹽
·肖国珍给柴玲女士的公开信
·春秋戈:儿子牺牲了,怎能怪柴玲?!
·柴玲:致丁子霖母亲的信
·柴玲:上帝没有你想象的那般变态//撒拉夫
·唐柏桥痛斥柴玲:“每年六四都感到喜悦”?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徐永海 (图)
·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钱文军
·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wenjun
·公义先于宽恕—从基督教神学评柴玲言论/曼德
·柴玲宽恕与李旺阳被自杀/刘水
·我一个也不原谅——读柴玲《我原谅他们》
·柴玲你可以谈宽恕,但请不要以上帝的名义/斯凡
·评论:柴玲对基督的误会/苏慕之
·饶恕与不饶恕——和柴玲探讨/高约翰
·柴玲再谈六四公开信:我不是要推卸责任! (图)
·丁子霖对柴玲的公开信深感失望 (图)
·天安门母亲怒责柴玲:在伤口上再加一刀! (图)
·維權者批柴玲辱六四死者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12密雲、冰雹與火炭,從他面前的光輝經過。
  • 谢选骏印度人——并非亚裔的亚裔
  • 徐永海英国瑞士使馆外交官来到圣爱团契家庭教会
  • 滕彪傀儡、盗贼和帮凶:最高人民法院的三张面孔
  • 谢选骏欧盟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 张杰博闻颜色革命已势不可挡吗?为什么习近平吓得高喊“狼来了”?
  • 谢选骏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 走向大自然中国苦难石崖中挤压出來的铁汉车启轲
  • 谢选骏我为什么有能力敲打毛泽东的脑袋
  • 高洪明市场经济必定贫富悬殊PK计划经济一起贫困
  • 谢选骏预测——看得见的事实与看不见的事实
  • 謝田谢田:美中贸易战中共下场会很惨(二)
  • 邱国权美国要中国遵守文明世界的游戏规则
  • 谢选骏为何不去燕山隐居
  • 徐永海耶稣是生命之道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1-18
  • 人民声音如何看待“政事小哥”离别推文的三句话
  • 张春桥平地登雪下九霄井中揽月入刑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