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为什么是一元天下而非多党争局(下)/欧阳君山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共思想政治走向深思系列之三兼答于建嵘先生疑

    欧阳君山
    

    1.中共的双重标准:一元化Vs多元化
    2.不可竞争的价值点位
    3.胡说八道的“市场失灵”
    4.“公地”为什么“悲剧”
    5.真实不虚的整体及整体价值
    6.产权清晰之道融合竞争之道
    7.奥尔森的旁证:权力竞争贻害民众
    8.多党制为什么会是一元多派
    9.人间正道一元化——兼复“历史的先声”
    
    【说明】整个学界对党制论不约而同地哑了,现实上的原因是他们不愿意为一党制背书——这可能是中共不得不面对的最真实的深层舆情,喊起来“三个自信”,但不少人要么色厉内荏,要么阳奉阴违;理论上的原因是他们认为一党制违背一个众所周知的常识——竞争!本文从竞争之道切入,通过一步步的分析揭示:(一)竞争不是为竞争而竞争,在特定的竞争系统,必定存在不可竞争的价值点位;(二)不可竞争的价值点位并不神秘,而就是特定的竞争系统的均衡点;(三)均衡是整体的均衡,不可竞争的价值点位实质上意味着整体及整体价值;(四)整体及整体价值也必须由具体的个体“我”来承载,要不然,就是产权不清,导致“公地悲剧”。最后得到的结论就是:党制论所依据的产权清晰之道与竞争之道不相冲突而相融合,产权清晰正是百战归来化一元。这从根本上打破了世人最常犯也最容易犯的顽见——一党制违背竞争。文章也对多党制和“历史的先声”作出了回应。本文基本论述来自作者在中共十八大后的长篇论述——《中国共产党:敢问路在何方——注目礼破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及普世价值》,这里略去文献索引。
    
    【关键词】党制 产权清晰 市场失灵 公地悲剧 历史的先声
    
    紧接《为什么是一元天下而非多党争局》(上)

真实不虚的整体及整体价值
    不可竞争的价值点位是特定系统的均衡点,这实际上最自然不过。绕了一大圈,还是回到了常识:竞争原本就不是为竞争而竞争,而是为均衡而竞争,均衡乃竞争的目标,当然不可竞争——准确讲,是不再竞争。从资源配置的角度讲,均衡正对应于资源配置最优化,竞争的目标原本也在于资源配置的最优化,一旦达致资源配置的最优化,还竞争什么呢?可为什么在公地悲剧中,也包括冰淇淋商贩难题中,自由竞争却不能发现价值点位、达致均衡、实现资源配置最优化呢?
    
    以牧场的公地悲剧为例,牧民之间是自由竞争的关系,谁来求解均衡点并考虑资源配置的最优化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每一位个体都算计和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他为什么要考虑整个系统的资源配置最优化呢?即便某一位牧民看到长远和全局,为无序放养而忧心忡忡,甚至发现了价值点位,要求采取统一的自保行动,可别的牧民接受吗?谈判与博弈于是不可避免,由于短期利益的诱惑和搭便车效应的存在,“集体行动”天然高难,现实更可能是大伙儿一起堕落,直至悲剧的发生。事实上,“公地”几乎就是“悲剧”的别名。这也从国际社会应对气候变化上充分印证,尽管气候变暖证据确凿,且形势越来越危急,但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的进展一直不大。今年4月中旬,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发表报告说,2000年至2010年,人为温室气体排放量平均每年增长2.2%,高于此前30年1.3%的年均增长率;如不采取更多措施,至2100年,全球平均温度将比工业革命之前高3.7至4.8摄氏度,大幅超出2摄氏度内的控制目标。
    
    个体及个体利益的存在真实不虚,不承认这一点,就无所谓自由竞争,它奠定自由竞争的起点;但整体及整体价值的存在也真实不虚,不承认这一点,也无所谓自由竞争,它构成自由竞争的意义。公地悲剧有力地表明了,在个体及个体利益之外的确存在整体及整体价值。自由竞争要实现均衡,达致资源配置最优化,必须以整体及整体价值为目标,均衡原本就是整体的均衡;要不然,公地变悲剧的命运就不可避免,最后祸害的还是个体及个体利益。诚可谓“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什么才是不可竞争的呢?在特定的竞争系统,不唯有整体及整体价值吗?整体及整体价值天生即不可竞争。
    
    更进一步,公地悲剧不只是揭示了整体及整体价值的真实不虚,更重要的是昭示了整体及整体价值也必须由具体的个体“我”来承载,也必须转化为某一个“我”的具体利益;用西方经济学另一个重要概念来描述,整体及整体价值也必须“产权清晰”。从产权清晰的角度讲,公地悲剧之所以发生,乃至公地之所以沦为悲剧的别名,即因为公地产权归属不清晰。还是拿牧场的公地悲剧来说,如果牧场属于某一个牧民,他无疑会考虑全局及长远利益,甚至千方百计算计出最适合放养多少羊的均衡点,既不浪费草地的供养能力,又不影响草地的再生能力,实现资源配置的最优化。
    
    不只是整体及整体价值,甚至一切美好都必须有清晰的产权主体,都必须由某一个具体的“我”来承载,而且还必须转化为利益来由“我”代表。要不然,就一切都是虚的,沦为漂亮的口号。毛泽东说得好:“政治路线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性因素。”没有人代表的路线,更明确讲,没有人把路线作为自己的利益,所谓路线不就一条线么?所谓天下不就一幅图么?当今世界,从贸易争端,到金融危机,到环境污染,到生态破坏,到气候变化,到军备竞赛,系关人类命运的全球性危机日益严重,但国际社会的应对可谓捉襟见肘,这已从长年应对军备竞赛与近年应对气候变化的低效甚至无效上上充分彰显。原因何在?说一千道一万,归根结底,那就是人类还不是一个真正的整体,虽有“联合国”,但缺乏“世界政府”,没有谁真正以天下为己任,天下不是任何一个人的天下,怎会不虚?岂能不殆?

产权清晰之道融合竞争之道
    是不是到了作了结的时候?竞争不是为竞争而竞争,在特定的竞争系统,必定存在不可竞争的价值点位。这一点可在逻辑上以哥德尔定理顺证,也可在经验层面以公地悲剧反证。从具体内容讲,不可竞争的价值点位并不神秘,而就是特定的竞争系统的均衡点,从资源配置的角度讲,均衡点正对应于资源配置的最优化。更朴素的是,均衡是整体的均衡,不可竞争的价值点位实质上也意味着整体及整体价值。公地悲剧从反面证明,整体及整体价值也必须由具体的个体“我”来承载,要不然,就是产权不清,从而导致公地沦为悲剧。这就是近现代中华在黄河九曲之后最终选择一元化政治体制的逻辑必然,包括国家乃至天下在内,都必须归于“一”——一个清晰的产权主体,产权清晰之道颠扑不破!道理其实已在《习总外访为何讳言“一元化”政治体制》中阐明,这里不过是通过深入剖析竞争之道,进一步阐述产权清晰之道与竞争之道不相冲突而相融合,恰恰就是百战归来化一元。
    
    中共自诞生起,一直以国家甚至民族的整体及整体价值自任,代表整体及整体价值,承载整体及整体价值。毫无疑问,这能够为中共一元化领导地位奠定坚实理论基础。尽管中共过去作为革命党是阶级性的,而且阶级性极其鲜明,但即使如此,中共也以国家甚至民族的整体及整体价值自任。后来历史选择了中共的一元化领导地位,中共在自任国家甚至民族的整体及整体价值上无疑变得更加真实。现实上的确已难有挑战者,甚至未来也不允许有挑战者,历史的血酬不能白付。中国乃至中华民族能只能坚持并改善一元化政治体制,能且只能坚持并改善中共的一元化领导,尽快接近真正的整体均衡。

奥尔森的旁证:权力竞争贻害民众
    咱们一路的论述都是根据西方学术思想,从哥德尔定理到公地悲剧,从人性自私到市场失灵,从欧氏几何到自由市场模式,从产权到均衡,也可谓“言必称希腊”。但最后结论却为一元化政治体制作出了雄辩,似乎偏离了西方学术思想的主流。实际上,这一最后结论也不偏离西方的学术思想,只是稍微有点偏门。这不得不提到一位颇有影响的制度经济学大师,他就是美国学者曼瑟尔•奥尔森,以研究“集体行动的逻辑”而举世闻名。奥尔森别具只眼地发现,市场上的竞争造福消费者,垄断贻害消费者;权力上的竞争贻害老百姓,垄断造福老百姓。在《权力与繁荣》中,奥尔森并进一步区分出“两手”:“看不见的右手”指导生产者先做好事再垄断市场,“看不见的左手”引导流寇垄断权力再做好事。显而易见,奥尔森陷入了经济学逻辑与政治学逻辑或者说经济利益与政治利益的精神分裂,但他对权力竞争贻害民众的洞见与产权清晰的一元化政治体制颇显暗合。奥尔森之所以能够洞见权力竞争贻害民众,据称与他看到的一则故事有关:
    
    一群人,不务正业,专事抢劫,可称之为“匪”。他们先是流动抢劫,从乡村到城镇,抢一阵子就换一个地方。日子过得也有滋有味,但风险太大,随时有被受害人致残或被官府捉拿处死的危险。劫匪已失散好几个兄弟,心底里渴望能稳定下来。后来发现一座高山,山下有大片良田和人烟,山上有洞天福地,还有个风光旖旎的湖泊,算得上一处风水宝地。匪们就此安营扎寨,白天下山抢劫,晚上山中休养,逍遥似神仙。但不久,劫匪发现山下的居民都搬走了,良田大片抛荒,无人可财可抢。他们遂不得不重新计议,决定以税代抢。第二天就派人与山下居民约定,以后再不抢了,反而要保护各位居民,只征收一点点税来维护秩序。养牛一只,月缴五角;养猪一只,月缴三角;种稻一亩,秋收后缴谷一斗……税收也不滥用,仅用于对外内贼和外寇,维护居民们正常的休养生息。
    
    这就是“流则为寇,坐则为王”,李自成当年不就这样吗(参见中共思想政治走向深思系列之二的《习总外访为何讳言“一元化”政治体制》)?如果劫匪不思安稳,不念长远,他们就不会以税代抢,系统自然离均衡越来越远,这里的税实质上构成劫匪与居民之间的一个利益均衡点。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权力好人也沦为流寇;一旦权力垄断,甚至坐下来进行稳定而长远的博弈,权力坏人也升为君子。事实上,稍微观察大自然就知道,凡流水冲涮之地,不仅不会有鱼,甚至连水草都不会有,只有沉淀才能带来生机。接着奥尔森的话讲,如果经济事务上自由竞争是自然的,甚至社会事务上自由竞争也是自然的,乃至其他事务上自由竞争都是自然的,但在作为一个系统之定海神针的政治权力及相应的政治体制上,自由竞争不是自然的,反而垄断是自然的。这或许也就是政治权力及政治体制作为人类事务中不可竞争的价值点位吧!

多党制为什么会是一元多派
    无可否认,放眼世界,大多数国家都不是一元化政治体制,更非一党制,政党竞争是现代国家的常态。那根据产权清晰的一元化逻辑,是不是可以说大多数国家都处于分裂状态,根本上偏离国家整体及整体价值的均衡呢?咱们先看一个小故事:
    
    话说在美国一个小镇,街道边开了两家店铺,不仅门对门,而且经营的商品也差不多。也可谓“冤家路窄”,两个店主还经常指责对方不好,乃至针尖对麦芒,比如同厂家的暖瓶,你卖红色的,我就卖蓝色的;你卖八美分,我就卖七美分,闹得不可开交。附近的居民乐得看热闹,有时间就去这两家店铺门口捡便宜。多年以后,一个店主老死了。就在当晚,另一个店主也神秘地搬走了。人们来到空荡荡的两个店铺,才发现店铺后面的仓库是通过地道接通的。原来,两个店铺的老板是一对表兄弟,他们统一进货,然后把不同价格、不同品种的货物摆在不同的店铺里出卖,不管居民选择什么商品,其实都是同一个仓库里的货,他们给消费者的自由选择其实只是一种假象。
    
    政党竞争或者说多党制是不是故事中所说的一家两店也即一元多派呢?先撇开多党制还是一党制不论,首先可以肯定的,任何一个现代国家,都是作为整体及整体价值的存在,要不然,可能就谈不上作为一个现代国家。即是说,归于一元是现代国家的本质,区别只是在于整体性的强弱不同。拿年轻而现代的美国来说,史料显示,它原本不是一个整体及整体价值的存在,最初只是一些松散的社团,它们甚至不希望政府的出现,但最后之所以不得不也组织政府,乃是因为的确需要有跨社团的组织来协调整体及整体价值。可以说,美国政府的诞生,是整体及整体价值真实不虚的现实证明。既然都属于一个整体及整体价值,不管什么党派,只要不公开分裂国家整体,不公开否认国家整体价值,应该都可以归结到一元。众所周知,无论美国共和党的总统,还是美国民主党的总统,他们就职时都必须手按《圣经》宣誓,他们的政策主张也都不否认所谓的自由主义及普世价值。这难道不有力表明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只是一元下的两个派别?

人间正道一元化——兼复“历史的先声”
    美国文豪马克•吐温说得好:“道理经常在于人们深以为然而不尽然的地方。”实际上,一元化的逻辑藏在每个人的举手投足之中,因为人的行为基本动机就在于求同合一。这正是一注目礼概念所轻松表明的,注目礼的意思极其简单,就是不能够循环自证。比方人家问“尊姓大名”,答:“我叫‘欧阳君山’,欧阳君山的‘欧阳’,欧阳君山的‘君’,欧阳君山的‘山’。”这就属于循环自证,用自己的名字解释自己的名字,绕了一个圈,不知道的人还是不知道。正因为不能循环自证,人需要来自于别人的他证,但这往往意味着歧异,有时候甚至悬如天壤,比方“我”认为“我”是黄金,但别人认为“我”不过黄铜,怎么办?这就需要克异求同,直至最后得到别人的注目致礼——认同甚至高度尊重。人生的问题千头万绪,甚至千变万化,但归根到底就是一个,克服“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之间的歧异,达到“我是什么”与“别人认为我是什么”的合同。这应该也是“大同”构成人类理想的原因所在,可能也是不少宗教强调“一神”如伊斯兰教所谓“万物非主,唯有真主”的原因所在,因为微观上人的行为基本动机就在于求同合一。那一元化逻辑还有什么好怀疑的吗?八个字:人间正道,颠扑不破!
    
    走笔至此,不得不提一桩公案,这就是所谓“历史的先声”,指的是中共正式建政前在与以蒋中正为代表的中国国民党当局的斗争中曾旗帜鲜明反对国民党一党制。这不仅反复见诸于当时中共报刊的重要社论,如《新华日报》1943年7月4日曾发表题为《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的社论,称“美国是人类社会的成功模式的榜样”;而且也直接见诸于中共高层的谈话与文章,如毛泽东1944年对到访延安的美国代表团谈到:“美国人民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我党的奋斗目标,就是推翻独裁的国民党反动派,建立美国式的民主制度,使全国人民能享受民主带来的幸福。”甚至当时还没有进入核心领导层的邓小平也在1941年的文章中写道:“‘以党治国’的国民党遗毒,是麻痹党、腐化党、破坏党、使党脱离群众的最有效的办法。”但“宜将剩勇追穷寇”成功后,中共并没有真正超越国民党的一党制,而只是取而代之。这里当然有中共当时与国内各党派的力量对比出现急剧变化的原因,而且也有中共当时与美国的关系急转直下及与苏联的关系日益亲密的原因,可能还有别的原因,但不管怎么解释,结果就是中共前后不一,不客气讲,背信弃义。可能中共不承认,但的确也是中共不敢轻易碰触的伤疤,据对史料不完全的了解,毛泽东没有碰,邓小平也没有碰,遂视而不见。有学者把相关言论汇集并编辑为《历史的先声》出版,据称竟成为中共的禁书,岂不荒唐?
    
    毫无疑问,这算中共一个道德污点。但如果换个角度看,这何尝又不是以大信取代小信、以大义压倒小义、以今日之大我代谢昨日之小我,从而维护更高的前后一致呢?孟子曰:“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如果产权清晰之道颠扑不破,如果一元化逻辑颠扑不破,中共为什么要履行原本就不正确而且多少带有策略性和统战性的陈辞呢?中共刻意回避“历史的先声”,充分反映出一个无奈现实:鸦片战争后,在欧风美雨的冲击下,尽管中华在黄河九曲中走上了党制之路,但相关理论严重不足,党制不是理论与实践相吻合的结果,而主要是实践超前理论乃至历史压倒逻辑的结果,在孙中山、蒋中正及国民党是如此,在毛泽东、邓小平及中共同样如此。
    
    习近平总书记说得好:“我们必须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懂了的就努力创造条件去做,不懂的就要抓紧学习研究弄懂,来不得半点含糊。”中共当务之急是虚心静气,真诚坦荡,实事求是,求解党制的理论,让理性之光照进历史的隧道,以产权清晰之道重新梳理中华近现代史,作出像《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那样的历史决议,让整个中华民族实现大和解,放下包袱,昂首挺胸再出发!
    
    最后续一句:出于种种原因,不少人对某的党制论深感不满,乃至“恨屋及注目礼”,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弹不出有意义的质疑。实际上,只需要沿着产权清晰之道往前一推,就可得到一个颇有意思的问题:一个国家归属于一个党,这是产权清晰,那一个党呢?作为拥有8000多万党员的世界第一大党,中共归属于谁呢?按产权清晰之道,难道整个天下要归属于一个人不成?都是产权主体的国家天下,那广大人民的自由民主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本文作者系注目礼理论体系创建人,微信号zhumulizhifu,对“党制”的完整论述请参见《中国共产党:敢问路在何方——注目礼破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及普世价值》)
    
    注:本文作者欧阳君山先生的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zhumuli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623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为什么是一元天下而非多党争局(中)/欧阳君山
·为什么是一元天下而非多党争局(上)/欧阳君山
·习总外访为何讳言“一元化”政治体制(下)“党制”的选择/欧阳君山
·经济学是研究人与人相博弈的科学/欧阳君山
·习总外访为何讳言“一元化”政治体制(中)“党制”属于历史的选择/欧阳君山
·习总外访为何讳言“一元化”政治体制:中共思想政治走向深思系列之二(上)/欧阳君山
·习近平是谁?中共思想政治走向深思系列之开篇/欧阳君山
·李鸿忠“孝顺”论为何引来嘘声/欧阳君山
·某为什么没有哭 /欧阳君山
·中共如何超越西方宪政话语/欧阳君山
·欧阳君山:中共真的全面“左”转吗 (图)
·中国企业离世界水平还有多远/欧阳君山
·电影《云图》:生命不仅属于自己/欧阳君山 (图)
·毛派习近平怎么会倒薄/欧阳君山
·欧阳君山:习总或从党建开辟政改新路——习总在记者见面会上的讲话解读之四
·欧阳君山:习总为什么未提政改而讲党建——习总在记者见面会上的讲话解读之三
·欧阳君山:习总“人才难得”——习总在记者见面会上的讲话解读之一
·工资为什么这样低/欧阳君山
·中国的贫富分化与通货膨胀/欧阳君山
·欧阳君山返本归源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及普世价值讲座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