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习近平会「平反」六四吗?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5日 转载)
     吴祚来 独立学者
    
    

    
    
    当前当局的高压并不意味着习近平对八九民运没有自己的想法,谁愿意把邓时代与江时代留下的血债背在身上,让自己的时代备受谴责与诟病?
    
    那么现在为什么会出现如此高压?因为各种力量都起来了,当局感受到巨大的压力,所以要动用一切手段,在六四纪念日之际,打压各种被他们视为异端力量,使当局获得稳定或心理安慰。当局担心社会普遍行动起来,是因为遍地铺满干柴,任何星星之火,都可能造成燎原之势。北京八十五万被官方组织起来的志愿者戴上红袖章,在街道胡同里巡逻,鲍彤等与六四有关的重点人物被带离北京旅游,胡佳等有影响力的敏感人士在家中被软禁,长安街与天安门广场警察密布,处于戒严状态,在网络上发布或寻求六四真相者,则多被以寻衅滋事罪拘审,海外使领馆也高度紧张,民主人士或绝食抗议或通过「天下​​围城」方式要求中共承担罪责、平反六四。
    
    对八九六四的「平反」,是习近平当政之坎,爬过了这道坎,习近平的政治成人洗礼就完成了,否则,就永远匍匐在邓江的阴影下,替他人收拾残局,坐等崩盘。
    
    现在当局对八九六四完全采取历史虚无主义的手法,年轻的中国一代又一代人,不知道八九民运与六四镇压,有街头调查发现,举世闻名的坦克人图片,只有百分之十五的大学生略知背景,知情的学生对其噤若寒蝉。对八九六四的回避,无疑是当局心虚的表现,如果觉得当年镇压学生是正义之举,当局应该轰轰烈烈地纪念与表彰,每一个领导人心里都清楚,这是邓时代中共一次对人民的犯罪,邓自己无法改错,江与胡温当政二十年,仍然无法逾越这道血写的历史红线。
    
    六四这道红线,正在全面割裂中共与人民、与港台、与国际社会之间的关系,毫无疑问,也终将割裂中共与国家未来的关联。
    
    浦志强、徐友渔、刘荻等在私宅纪念研讨六四,被拘审至今没有释放,台湾公民为纪念六四研讨会无法进入香港,而香港每年为六四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与烛光晚会,台湾领导人甚至把中共平反六四当成两岸和平进程中重要事项列入议程,马英九每年都会对六四事件发表谈话,今年的题目是:「六四」25周年省思,马英九说,面对六四事件这样的巨大历史伤痛,衷心希望大陆当局能认真思考,尽速平​​反,确保永远不再发生这样的悲剧。
    
    国际社会也严重关切中国政府对六四的态度。美国国会举行六四听证会,并举行纪念活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玛丽•哈夫星期二在回答记者有关中国天安门镇压事件25周年的提问时,呼吁中共政府释放六四周年前夕被捕的活动人士,并允许民众更多地讨论六四等政治话题。而在此之前,欧洲对外事务部发表声明,谴责中共对进行「六四」研讨会的维权人士进行打压。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皮莱(Navi Pillay)要求中国政府公开25年前军队在北京天安门清场时的真相。
    
    中国在经济上已融入世界,而在政治上,在人类伦理正义中,却背离国际社会,这样的国格分裂,能走多远?这已不仅是国家形象问题,而是国格、国家良心问题,它正在使中国重回精神层面被国际社会孤立状态。
    
    也许习近平在等待着与六四相关的政治老人生命谢幕,但这样的时间消耗战,不是一位有正义良知与独立人格的政治家所为。六四最主要当事人邓小平已故去,李鹏也没有了政治势力,而江泽民并没有主导六四镇压,只是六四的最大受益人,江的势力也在分崩离析之中,所以,习完全有条件开始着手「平反」六四,如果可能,按习喜欢的方式,成立一个处理历史遗留问题领导小组,习亲任小组长,王岐山等任副组长,通过平反六四,将中共历史遗留问题一一处理并解决。
    
    习应该为自己算一笔政治账,为了几个过气的造恶政客,而与天下为敌,置自己的时代与自己家族于永远的不义之地?习的父亲说自己从没有整过人,在六四前后,习父都是站在耀邦一边,站在正义一边,如果习近平不能子承父志,则会被人视为毛泽东的孙子、邓小平的儿子,会与决策六四屠城的邓小平、李鹏等人一起,绑在历史耻辱柱上。习在位十年时间,难道所有的努力就是替邓江们看家护院,永远被唾骂与受辱?
    
    将八九民运参与者视同永远的敌人,超过25年,这些持不同政见的流亡者无法回国与亲人团聚,这已超越人伦,以回归传统文化、承认传统美德的习近平,如何面对这种无人性、无人道的恶政?也许一些势力需要敌人,但,习近平真的需要这些敌人,并不断制造敌人吗?习如果不抛弃毛邓江思维与遗产,必将成为他们的政治尾巴,找不到自己的历史定位。如果要做划时代的政治家,就应该唾弃毛邓江留下来的专政腐败的红色烂尾工程,重建民主宪政新中国。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22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政治传言与广场运动
·吴祚来:反思──激怒与被激怒在六四过程中的效应
·吴祚来:那些青春的愤怒与血色
·吴祚来:援助公共受难者让正义不孤单
·吴祚来:六四的大真相与小细节
·吴祚来:中国政府也应该补偿越南受迫害侨民
·吴祚来:柴玲为什么会激起众怒
·吴祚来:花瓶里外的风波与风暴
·吴祚来:中共的红线正在编织成一张大网
·吴祚来:人民不会死,搜索也不会死,……
·儒的国:天道仁政/吴祚来
·邓小平没打破教条 习近平临二次六四/吴祚来
·吴祚来:元宵春晚的道德底线在哪里?
·是不是要回到精神治国时代?/吴祚来 (图)
·孔子为什么不收女学生?/吴祚来
·拖延政改,用民生代替民主是在酿造更大危机/吴祚来(图)
·吴祚来:当程序规则遭遇人性常识
·吴祚来:新权贵阶层带来了“增量暴力”
·“唐骏学历门”三聚氰胺酸奶发酵/吴祚来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