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广场属于谁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5日 转载)
     吴祚来 独立学者
    
     ?

    
    
    在有关八九六四民运的一些讨论中,总会出现一种声音说,如果学生早早撤离广场,军方就不会出动军人、坦克了。
    
    人们总容易在弱者身上找错误的缘由,如果弱势一方再退一步,强者就不会置弱者于死地了,你弱者把强者逼得不得不置你于死地,所以,弱者有很大的责任。这种伦理逻辑显然是中国式的,一些自己本身就是平民的人,却不自觉地拥有统治者或强者的逻辑。
    
    在八九六四问题上,我们要追问,天安门广场属​​于谁?
    
    天安门广场属​​于天安门管理委员会?属于北京市政府?属于中国政府还是属于中国人民?天安门广场在所有权上,是不是属于人民?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天安门广场在产权上应该属于人民。而宪法上白纸黑字写着,公民有游行示威的自由、有言论自由。既然如此,学生们怎样驻守天安门广场,怎样发表政治观点、提出政治诉求,都是正当合法的,也没有任何时间的限制。而军队开动坦克进入和平的北京,则没有合法性可言。因为军队是保卫国家、国民的,而不能卷入政治派性之争。某种意义上,八九民运时军方从戒严到镇压,都是非法的政变,当局与军队对人民发生了一次侵略与征服。
    
    回到广场的话题,共和国的广场永远应该是一个自由开放的空间,除去国家性的庆典与外事活动,百姓在这里可以歌舞可以散步,甚至可以有一些集市商业活动,而广场政治性的活动,则是最有意义与价值的行为。
    
    其一因为广场离中国的政治核心最近,可以为当局及时了解与传递相关信息,使当局有所知情与反应;其次,广场不是行政建筑,与人民大会堂、中南海等功能完全不同,在广场这样一个巨大的空间里发声、行动,并不会影响国家行政功能;还有就是,广场较之长安街与王府井,它不会影响到交通与商务,所以,广场是最好的公共政治空间,市民、学生们因为政治原因而驻守广场,无论是对于城市商业活动还是对于政府,均无损害,无妨任何人工作生活。
    
    有人说议政厅内的议会民主决定了国家政治文明,但议事厅或议会建筑的政治功能,晚于广场的政治功能,民主政治之初的雅典,在没有议政厅建筑之前,人们的民主议事都是在广场上进行,而有了议事厅之后,广场民主仍然不失其政治功能,广场民主是议事厅民主的补充。人类的民主政治史,离不开广场民主运动,没有广场民主,议事厅民主会是苍白的,甚至可能是阴暗的。
    
    回首百年中国历史,政治文明一点一滴进步,都与广场民主相关,1919年五四运动,就是中共诞生的先声,无论是五四之时倡导的新文化运动,还是德先生与赛先生引进,都与五四广场民运有关,后来无数次学生运动包括反国民党独裁、反内战等等,都可以视为五四广场运动的延续,中共是广场运动最大的受益者,当然,也是主要策动者。对学生广场运动的策动与利用,一直持续到文革,达到​​人类历史上一个巅峰。
    
    直到1976年四五天安门广场事件,广场运动才出现一个转折,人民在广场上自发表达自己的心声,而不是由最高领导人或党组织策划,广场活动第一次有了人民性,人民自发主导了广场运动。一直到八九民主运动,达到又一次高峰,市民与学生在自己的广场上发表自己的声音,提出自己的政治主张。不同的是,四五运动之后,毛泽东时代自然结束,促使邓小平上台,而八九六四民运,邓时代并没有结束,反而使中国进入专制治下的权贵资本主义新时代。
    
    八九六四之后,不仅广场被视为政治禁忌之地,连示威游行也需要到警方申请,尽管为了零八奥运,北京做出了开放部分公园用于示威游行的公示,可以申请示威,但至今没有一起政治性的示威游行得到批准。这并不意味着广场风平浪静,无论是涉及信仰者的自焚,还是访民散发传单,甚至各种维权与纪念六四的行为艺术,在广场上时时上演,防不胜防,广场上更令人醒目的是各种警车,还有大量的警察与便衣警察,使广场变得怪异可怖,甚至令人窒息。
    
    传统中国的皇权时代尚可以在官府门前击鼓鸣冤,甚至拦截皇帝出行的车马呈递状纸,而共和国的广场却被封锁成政治戒严之地,这是和平时代统治者最大的无能与失败,当局无法与百姓交流对话,无法面对社会真正的问题,只有封闭言路,封锁广场,不允许百姓示威游行,以维持消极的稳定。
    
    百年广场史,几度夕阳红。没有开放的广场,就没有自由的国度,当广场属于人民的时候,共和国才是真正的人民共和国。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823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习近平会「平反」六四吗?
·吴祚来:政治传言与广场运动
·吴祚来:反思──激怒与被激怒在六四过程中的效应
·吴祚来:那些青春的愤怒与血色
·吴祚来:援助公共受难者让正义不孤单
·吴祚来:六四的大真相与小细节
·吴祚来:中国政府也应该补偿越南受迫害侨民
·吴祚来:柴玲为什么会激起众怒
·吴祚来:花瓶里外的风波与风暴
·吴祚来:中共的红线正在编织成一张大网
·吴祚来:人民不会死,搜索也不会死,……
·儒的国:天道仁政/吴祚来
·邓小平没打破教条 习近平临二次六四/吴祚来
·吴祚来:元宵春晚的道德底线在哪里?
·是不是要回到精神治国时代?/吴祚来 (图)
·孔子为什么不收女学生?/吴祚来
·拖延政改,用民生代替民主是在酿造更大危机/吴祚来(图)
·吴祚来:当程序规则遭遇人性常识
·吴祚来:新权贵阶层带来了“增量暴力”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