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六四深刻地影响了民间社会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7日 转载)
     吴祚来 独立学者
    
    

    
    回首六四之后的众生相,能使我们看到大民运失败之后,民间社会整体状态。
    
    当六部口的一辆坦克向我们射出一颗催泪弹后,我们三位同学一起开始撤离长安街,顺着中南海西侧向北返校,这时候,看到路边都是垂头瘫坐的学子们,一位住在附近的市民跑到我们身边,喊道,学生们我们支持你们。然后将一把钱塞到我们手上,我们没有接受,因为广场上不需要钱了。尽管距离广场一公里或几公里路程,路边的老北京们仍然不相信军人们开枪了,他们问我们最多的一句话是,真的开枪了吗?
    
    走到单位门前已是九点多的样子,一位同事焦急地查看他手中名单,把我们最后最后撤离广场的三人名字从他的名单中划掉,然后说,我们昨晚出去的都回来了,回来就好。后来知道,并不是谁指派他如此而为,完全是同事同学之间的关切。
    
    尽管我们回来了,真相大家也都基本知晓,但六三当晚不在广场的许多的同学后来多直奔广场,也有同学去到复兴医院查看伤亡学生等,去广场长安街的同学回来,震惊不已,说复兴医院里太平间停满学生与市民遗体,一直停到楼道、自行车棚,遗体边上置放冰块,但还是散发腐烂味。去到被封锁的长安街边的同学说,现场的人们无法容忍士兵对平民开枪,不断喊口号,并与士兵发生冲突,许多市民与学生的伤亡,是在六四之后与军人发生的冲突。一位同学居然抢得士兵的钢盔带了回来。后来才知道,许多市民因为捡了军用物品,被枪杀或坐牢。
    
    这个时候没有网络也无法相信官方广播,我们聚在一起,收听的是美国之音微弱的声音,我们听到每一阵密集的枪声,都期待是同情学生的部队,向那些屠城的法西斯力量发动反击。但结果总是令人绝望,树上只有杜鹃泣哀的鸣叫声,局势逆转的奇迹没有出现。
    
    三四天之后,我们去老师家中时,枪声仍然不断,穿过东城区的时候,感觉这里发生了一场规模空前的战争,街上不时看见被烧毁的军车,或丢弃的自行车,更多的是荷枪实弹的士兵们,坐在军车上,枪口直指路边市民。一周后,我的一位同学居然帮我买到了火车软席票,到了火车站,那位检票的北京大婶对着逃难一样的学生们喊着,不用检票了,你们快走吧。这个时候,每一个北京人都是我们这些落难学生们的亲人。
    我不会忘记,当晚火车上,我梦中听到的火车轰鸣声,都是坦克辗过来的声音,让我惊醒,更忘不了,下火车后,我从镇里走回村子的路上,远望见父亲弯垂的背影,他从一个村庄里的大学生那里打听我的消息,没有得到任何信息,当我的脚步声走近,他回过头来见到他的儿子的时候,他木然地继续往回家走,他的儿子回来了,但数以千百计的父亲母亲,在这场由国家发动的屠杀中,永远找不回自己的孩子,他们成为天安门父亲与天安门母亲。
    
    回到家里,人们庆幸我活着回来了,这时的乡村已不再闭塞,人们很容易收听到美国之声与台湾的电台,天安门发生的一切与国际社会的声音,他们都真切地听见,来看我的人中,有目不识丁的亲友,他们大骂邓小平杀人,大骂共产党没良心,当然,还有一些人仍然持孤疑的态度:天安门广场真的杀人了吗?还有一些信息令我意想不到,一些在外地打工做生意的村民,六三六四时经过北京,也遭遇杀身之祸,再也没有回来。而这些人,官方不可能将他们统计在伤亡市民与学生的名单中。
    
    后来我去了中学、大学,人们都不自觉地听我讲参与学运的实情(没有一个人因此举报我),特别是六三之夜军人在北京对学生与平民的暴行,不再有人相信中央电视台关于「平暴」的谎言了。当时社会上流传一个段子,一个外地人打电话问北京的朋友,电视上说的都是真的吗,对方沉默一会,回答说,天气预报是真的。整个社会越来越多的人知道真相,知道真相的人们,也都站在学生一边,人们甚至相信,不久的将来,六四将得到平反。
    
    毛文革结束之后,邓小平主政后致力于经济改革,平反冤假错案、改革开放,党国开始重建与人民的互信关系,人们也相信,经济发展之后,衣食足而行政改,但六四开枪之后,民间社会从骨子里不再相信这个政党,从毛到邓,为了个人与利益集团手中的特权,他们都不惜杀人放火,而他们也不怕死后洪水滔天。
    
    我们对比一下八九民运与文革所谓的大民主运动,会发现文革之时,人们特别是年轻人多是崇拜迷信领袖,而卷入武斗与内乱,人民被政治性分裂,领袖高高在上,保持着人神一样的风采,甚至文革结束之后,毛的官方形象仍然屹立不倒,但八九民运完全不同了,千百万人次主动参与学生们发起的民主运动,邓小平​​很快在精神上被整个社会唾弃。尽管八九民运因六四弹压而失败,但,民主启蒙的种子遍撒民间社会,每一个参与者与知情者,都在重新审视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命运。
    
    八九六四之后,借用北岛的诗句,可以说明民间社会对党国的态度《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 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 雷没有回声
    我不相信 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 死无报应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310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广场属于谁
·吴祚来:习近平会「平反」六四吗?
·吴祚来:政治传言与广场运动
·吴祚来:反思──激怒与被激怒在六四过程中的效应
·吴祚来:那些青春的愤怒与血色
·吴祚来:援助公共受难者让正义不孤单
·吴祚来:六四的大真相与小细节
·吴祚来:中国政府也应该补偿越南受迫害侨民
·吴祚来:柴玲为什么会激起众怒
·吴祚来:花瓶里外的风波与风暴
·吴祚来:中共的红线正在编织成一张大网
·吴祚来:人民不会死,搜索也不会死,……
·儒的国:天道仁政/吴祚来
·邓小平没打破教条 习近平临二次六四/吴祚来
·吴祚来:元宵春晚的道德底线在哪里?
·是不是要回到精神治国时代?/吴祚来 (图)
·孔子为什么不收女学生?/吴祚来
·拖延政改,用民生代替民主是在酿造更大危机/吴祚来(图)
·吴祚来:当程序规则遭遇人性常识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