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童大焕:大城市化是拯救中国的总开关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08日 转载)
     童大焕 独立学者
    
    

    
    2014年6月6日,一年一度的全国高考前夕北京来了一场暴风雨,雨后长虹贯日,天空斑斓,雨过天如洗,雨过城如洗,雨过心如洗。晚间时分微信圈里人们都在晒雨后北京图,有两位美眉第一次看见彩虹。我见过各式彩虹,最奇特的是澳洲坎培拉湖中水柱制造,风一吹阳光一照彩虹移动如凌波仙子!
    
    我也拍了四张照片发微博微信。有人惊叹天呐这是哪里中国居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天空,和他在斯里兰卡看见的有一拼。有人说洛杉矶、伦敦都经历过空气污染再变好的过程,相信中国的未来大城市越来越漂亮,大城市环境问题不再是问题。我说北京美丽的天也很多的,大城市向上生长、允许人自由进出,环境很快会变好。
    
    不仅是自然环境和城市环境好转问题,中国的经济转型和可持续发展、农业的安全、农民的富裕等问题,几乎全部集中到一个要害问题上,就是我们该如何对待城市化!只有大城市化是拯救中国、解决当下中国许多积重难返问题的总开关,这个总开关闸门不开,许多问题会越积越多越来越恶化。
    
    环境和经济结构调整问题。环境问题要放在整个城​​市圈区域甚至整个中国范围内来一盘棋思考才有解,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甚至以邻为壑只会越来越糟。比如大北京,周边全是高能耗高污染的重工业,灰霾最严重的十大城市北京周边的河北占七。强行搬迁和拆除牵涉巨额成本不说,也解决不了河北的就业和发展等问题,同时把污染和破坏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而已。
    在全中国范围内,真正解决类似问题的办法就是大城市化,改变当下高能耗高污染的工业产能「三分之一没开工,三分之一停产,三分之一苟延残喘」的严重过剩问题,让低能耗低污染的服务业逐渐取代高能耗高污染的过剩工业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这才是真正的经济结构调整!而服务业生存发展的前提条件就是人口的大规模高密度聚集,人口越聚集,结构效率、规模效率和分工效率越高,服务业就越发达。
    
    不能再用计划经济思维思考城市化问题。用产业聚集带动人口聚集的思维是计划思维遗存,以为先要想办法解决就业岗位才能让人口聚集的想法也是计划经济思维遗存。人口聚集本身会产生无限的产业分工和就业机会,宛若核聚变。这才是城市化和服务业的本质!简单回顾历史,《关于一九八四年农村工作的通知》写道:「不改变『八亿农民搞饭吃』的局面,农民富裕不起来,国家富强不起来,四个现代化也就无从实现。」「一九八四年,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可选若干集镇进行试点,允许务工、经商、办服务业的农民自理口粮到集镇落户。」也就是说,当代中国城市化的重启,并不是因为城市和政府可以「安排」农民就业,而是八亿农民在农村搞不到饭吃的现实,逼得政府开放城市和农民的流动自由,「允许农民自理口粮到集镇落户」,让他们自己找饭吃。结果奇迹发生了,不仅农民找到了饭吃,而且农民和城市居民都因此找到了比以前更好的饭吃、也比单纯由政府安排或者单纯由政府制造的产业更好的饭吃!
    
    城市病问题。举国上下都在说城市病尤其是大城市病,但正如我在一篇文章中说的,城市病不是人口聚集的病而是管理有病。决策者的观念跟不上时代和市场发展的需要甚至拖市场的后腿,导致交通拥堵、医疗和教育资源紧张,然后又反过来以此为理由限制人口,每一个决策失误都成为制造后一个决策失误的正当理由!即使决策错了,也是市场​​的错。因为我们尚处在落后的「意图伦理」而非「责任伦理」生态中,决策者只要「意图良好(『意图』的解释权当然在他们自己)」就永远不会有责任。恶性循环。比如最近北京对外来人员子女进入中小学就读要求提供「五证」,引来「门槛」高低之争。 「评论员」杨禹在某著名大电视台大言不惭地说:「构建教育公平乃众望所归。但『教育公平』不是在真空里构建的,得考虑资源承载力;也不是一朝一夕构建的,得循序渐进;更不是只需考虑某一个人群的利益诉求。」他说此话时,却睁眼不顾一个最基本的事实:为了行控制人口之目的,北京到2011年4月仅剩小学1160所,比高峰时的2000所少了840所。这些都有公开报道。以2000为基数,十多年间关闭小学42%,而这十几年里,正是外来人口突飞猛进时!此外还强行关闭了众多不花政府一分钱的打工子弟学校。
    
    「从国际比较来看,北京的各种大城市病症与其说是人口太多,不如说是规划失误和管理不当所致,而这背后是错误的人口控制观念。毫无疑问,人口聚集会产生各种问题,但同时也创造机会和需求并促进效率的提升。经济发展的根本活力来自于人、财、物的充分流动,其中人的流动是最重要的。严控人口规模的做法是在阻止这种流动,违背了基本的经济规律。因此,按照这种思路制定的人口和市政规划被经济现实所冲破也就不足为奇,其后果是日益严重的大城市病。然而,很少有人去反思过去的规划为何会屡屡失误,以及该如何制定更合理的规划。相反,在把人口当成洪水猛兽的观念下,各种问题都被归咎于所谓的人口失控,从而其实掩盖了问题的真正症结,更加不利于问题的有效解决。」(黄文政梁建章《城市管理——北京该不该严控人口(二)》)
    至于城市交通及相关​​污染问题的解决,其实更是小儿科的问题。让城市有足够的高度和密度,公交和自行车、步行优先、限制小汽车使用就是不二法门。
    
    我们当下的户籍改革方向,「总的政策要求是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这不符合城市化发展规律,除了制造麻烦和障碍,最终也不会取得成功,因为市场力量绝对强过行政力量!户籍改革最应该开放的就是特大城市,这一步不走,行百里者半九十,其它城市做得再好也事倍功半。因为每年直接净流入北上广深四座「特大城市」的人口就是全国进城人口总数的一半多!
    
    有人说又不是不让农民进城,只是不让他们进特大城市。但你想想农民和小城市的人们会那么傻吗?青山绿水低房价不要,偏偏跑到大城市找罪受?因为小城镇人口聚集度不够,产业分工不足,工业又全国范围内过剩且他们这些工薪族控制不了,没有就业机会!国师厉以宁「理想设计」中的「就地城镇化」,对于农民来说还不如老老实实待在乡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帝力于我何有哉」、一天到晚背青山、 「四海无人对夕阳」呢!
    
    以投资刺激为主导的传统经济模式已经因严重污染和过剩而日落西山,中国经济模式迫切需要向消费主导和服务业主导转型;几亿中国农民需要告别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贫困农耕生活必须进城;中国的农业和农村需要在人口减少规模效益前提下获得新生;环境污染治理必须全国一盘棋彻底抛弃过往以邻为壑的老路。这一切,百川归大海,共同的指向都只有四个字:大城市化!这是任何人都挡不住的历史潮流,顺之者,造福当代,泽被子孙;逆之者,只不过在大河奔流中如巨石挡路,一时激起奔腾的浪花,却止不住「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的大河奔流。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11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童大焕:拿儿童做“人质”的事闻所未闻
·童大焕: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宪政本质及路径:谁最需要宪政?/童大焕
·童大焕:不务正业的政府难改乱花钱本性
·童大焕:民营企业家应帮助反对政治职业化
·先限制权力还是先限制资本/童大焕
·童大焕:断子绝孙的投资型政府
·童大焕:改革派朱小丹送出的“情人节礼物”
·旗帜鲜明地反对“反淘宝软暴力”/童大焕
·校车争议是谁的弱国心态?/童大焕
·爱国是一门怎样的生意/童大焕 (图)
·真相是抵达真理和安全的通行证/童大焕 (图)
·警惕权力黑化(失控)的危险/童大焕 (图)
·是什么“成就”了打死警察的这对父子/童大焕
·童大焕:“权力世袭”为何敢明目张胆
·两头不负责的高铁大跃进恐导致浪费/童大焕
·童大焕:看看央企是怎样垄断有功的?
·土地储备 城市化实质是官与民争利/童大焕
·童大焕:异地维权能否战胜地方保护
·童大焕:没有一个拆迁户的官司赢过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