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是如何回归伊斯兰信仰的/伊利夏提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出生在一个非常传统的维吾尔穆斯林家庭,爷爷是村清真寺的伊玛目;父母尽管是铁路工人,但也都是虔诚的穆斯林,一天五次礼拜,他们从不废弃;可以说,我是在一个纯粹维吾尔穆斯林家庭环境中长大;而且,从小耳濡目染伊斯兰基本礼仪规矩,还跟爷爷学过《古兰经》、《圣训》,会作礼拜,也会背诵几段《古兰经》经文。
    
     然而,因自小学到大学、长期的中共系统性无神论洗脑教育,当我大学毕业时,虽然也礼节性地、当作是民族习惯,一年也去清真寺礼两次拜(宰牲节、开斋节),也遵守伊斯兰的大多数饮食禁忌;但我对自己的伊斯兰信仰却变得非常满不在乎,几乎狂妄到了视自己为尼采再世,且重复着尼采的“上帝死了,我是太阳”等狂语,进入到了几乎是天天喝酒逍遥、逃避现实的迷醉生活中,虚度着青春人生。

    
    那时,每次和朋友聚会,因为参与聚会的朋友大多数是关心时事,因说真话、关心自己民族而被排斥、排挤的维吾尔知识分子;喝醉前酒桌上大家的谈话内容、主要是集中在对维吾尔民族未来的担忧,对维吾尔民族出路的探讨,对维吾尔民族历史的回顾,以及对中共殖民政策的不满,以及对奴才维吾尔政府官员的指斥;从谈话内容,可以说,我们每次的聚会都是忧国忧民的聚会,但也仅此而已,很少涉及到应该怎么办的问题;最多也就是借酒浇愁而已。
    
    尽管几乎每天谈论维吾尔民族问题、探讨维吾尔民族出路,又是也进行过一些激烈的争论,但年少狂妄的我们很少想过、探讨过信仰问题,更遑论维吾尔民族长期的历史信仰——伊斯兰教,也从未想过要遵守伊斯兰教规,践行礼拜、封斋,严守伊斯兰各项禁忌的问题。
    
    尤其是,九十年代初,我的一位志同道合挚友突然被中共抓捕,以分裂、组织、颠覆国家等罪名被判十年徒刑后(我确信他以自己的入狱,保全了我们其他几个人的安全),在度过了一段焦虑等待、忐忑不安的日子之后,我开始了一段自暴自弃的日子,开始了一天到晚喝酒醉生梦死,借酒浇愁的日子。
    
    然而,天不负我,真主借两件小事唤醒我,促我重新振作、回归伊斯兰,变成了一个刻意遵守教规,实践伊斯兰信仰的真正维吾尔人;而且对伊斯兰的回归,更使我认识到伊斯兰信仰在拯救维吾尔民族于危亡中的重要性,认识到自己的伊斯兰信仰——是唯一能够拯救维吾尔民族于中共奴役的最有力精神武器。
    
    尽管两件小事不是同时发生的,但两件事发生的时间间隔都不太远,都大约是发生在八十年代末期,九十年代初。
    
    那时,我在石河子市技工教师进修学校当老师。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位在石河子医学院任教的美国外教;随后我们频繁来往、交谈,便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这位美国外教不仅能听懂、能讲维吾尔语,而且对维吾尔人历史、文化、传统也都非常熟悉,还对伊斯兰教有一定的研究。
    
    我们几乎每周见一次面,谈话内容几乎也都是集中在中共独裁统治及维吾尔人问题及其出路的探讨上。这位美国外教不喝白酒,只喝点啤酒,而且是点到为止;不像我们一喝就喝得酩酊大醉,他非常讨厌喝得酩酊大醉的人;所以,他经常劝我少喝酒。
    
    有一天,我家里来了几个朋友。我一如既往,想都没有想就摆了一桌酒席款待我来自远方的朋友们。正当我们朋友几个喝得脸红脖子粗、高谈阔论维吾尔人出路时,我的那位美国朋友突然来拜访我了。
    
    他进来看了看我们的酒席,看看我们,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我质问道:“伊利夏提,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酒兴正浓,哪有时间思考什么日子的问题,便不假思索地反问道:“是什么日子?”他直视着我的眼睛说到:“今天是你们穆斯林神圣斋月的第一天!”我犹豫了一下:“是吗?”
    
    美国朋友大概是被我得满不在乎激怒了,他居高临下斜视着我、用一种嘲弄的口气说到:“伊利夏提,你们就知道一天到晚坐在酒桌上怨天尤人,高谈阔论你们民族的危机、民族的出路,然而,你们自己却一点都不尊重自己的传统、信仰,不尊重、不践行自己的宗教信仰,就你们这样,能成什么大事?算了吧!”
    
    这话既让我非常尴尬,又极端愤怒,我觉得他这是在侮辱我;然而,残存的一点理智告诉我,他是我唯一的外国朋友,尽管他的话非常、非常的令我不舒服,但他说的的确是事实,他以直言戳穿了我的虚荣、傲慢。
    
    大概是看到了我的尴尬、气恼,他转身走向门口;临走看着我说道:“伊利夏提,我知道你很生气,我不应该搅你们的兴;但记住,要想让他人尊重你的民族,尊重你的民族风俗习惯、宗教信仰,首先你们得学会自己尊重自己的文化传统、宗教信仰!高谈阔论、喝酒永远解决不了你们民族的问题,再见!”
    
    美国朋友走了,我试着恢复酒桌的气氛,但美国朋友那些话语始终刺耳地回响在在我耳边,使我无法继续酒兴,朋友们也都似泄了气的皮球、一脸扫兴。最后,大家决定就此收场结束今天的酒席。
    
    睡过一觉、洗过澡,思考良久美国朋友说得话,我翻出了早先买来的有关伊斯兰的维吾尔语、汉语的书籍,开始仔细搜索有关封斋的部分,并且细细地阅读了有关如何封斋及其意义的部分;然后就是躺在床上、继续思考美国朋友辛辣的指责。那一晚,我几乎彻夜没有睡,一直在想美国朋友的训斥话语。
    
    第二天,下午下班回来,我坚定地对妻子说:“我要封斋,从今天开始。”就这样,我开始了封斋,但也只是封斋而已。封斋目的:一是考验自己的意志;二,算是对美国朋友指责的回应;三是显示对民族信仰的尊重。但自那时起,斋月我再不喝酒了!
    
    这件事过去不久的一天,另一件小事接踵而来,这第二件事,使我彻底回归伊斯兰。
    
    斋月快结束的一天,我所在学校召开了全校教职员工大会,在会上,学校党委书记宣读了一份‘自治区’最新下发文件;根据文件精神,书记宣布学校老师不得信仰宗教,不得实践宗教,不能作礼拜,不能封斋;很明显,文件目标是针对维吾尔人、针对伊斯兰信仰!在学校,针对的是维吾尔老师和学生。
    
    因为我们学校不大,教职员工不仅相互熟悉,而且很随意。我站起来质问书记到:“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国公民有信仰宗教和不信仰宗教的自由,这份自治区文件和《宪法》相抵触,是违反《宪法》的。我是老师,但我首先是公民,所以我有权力信仰宗教,我有权力践行宗教义务;礼拜、封斋,这纯粹是我个人的事,和学校政府无关,和共产党更没有任何关系!”
    
    书记很不高兴有人挑战其权威,尤其是一个维吾尔人;他满脸不高兴,脸红脖子粗地对我说到:“这是自治区党委的文件,区党委下发的,我们要遵守文件规定,执行文件精神;《宪法》是《宪法》,但我们还是要坚决执行区党委文件精神。”
    
    我不甘示弱,又抢白道:“请问书记,是《宪法》大,还是党的规定大?我认为《宪法》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大法,任何人、任何团体都必须遵守《宪法》规定,共产党也不应该例外;如不执行《宪法》,那《宪法》不就是废纸一张了吗?那还要《宪法》干嘛?还有必要对老师、学生开展法制教育吗?”
    
    书记被我抢白得哑口无言,最后有点气急败坏地说:“伊利夏提,这里不进行争论,会后你到我办公室来,我和你谈;文件精神,我们还是要严格执行,任何老师不得封斋、礼拜,这是规定。”
    
    我也不屈服,继续抢白道:“我在家里作礼拜、封斋,你知道什么,你还能强迫我吃饭不成。作为一个公民,我只遵守国家《宪法》,我不是共产党员,共产党的文件、规定管不着我,和我没有关系”
    
    我和书记的一来一往使会场乱糟糟、无法正常持续;我们学校是石河子平反‘右派’最集中地之一,大多数老教师对共产党极其反感,所以,大多老教师乐得我和书记唇枪舌战;最后,会议在校领导的声嘶力竭、教师们的哄笑声中草草结束。
    
    会议结束,我也没有去书记办公室,他也没有叫我。
    
    回到家,我开始思考为何中共殖民政权要竭尽全力禁止我们维吾尔人实践伊斯兰功课,为何中共殖民政权如此惧怕维吾尔人的伊斯兰信仰。
    
    我思来想去,最后决定,你共产党殖民政权越是反对、禁止的,我伊利夏提就一定坚决地做,你反对我礼拜、封斋,那我就坚决地礼拜、封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我开始以更坚决的态度封斋,在家里礼拜,偶尔也去清真寺参加周五的聚礼;而且开始大量地购买、阅读有关伊斯兰的书籍,有维吾尔文的、中文的(回族人翻译、书写的有关伊斯兰书籍)。
    
    伴随着伊斯兰知识的增长,我的信仰也得到了纯洁与巩固。
    
    后来,学校里大多数老师、学生也都知道我封斋、礼拜;而且,我确定,学校领导也应该是知道我在封斋、礼拜,但他们也无奈,只好装糊涂。因为我封斋、礼拜并没有影响任何人,更没有影响我教学、授课!
    
    尽管当老师15年,因为我得桀骜不驯、我行我素,在学校吃尽了各种苦头,被压制、迫害,但我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封斋、礼拜变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每年的斋月,总会有维吾尔学生问我:老师,我们可以封斋吗?我总是毫不犹豫地告诉学生:作为老师,我个人封斋;至于你们学生,学校是有规定不能封斋的,但只要你们不去嚷嚷要封斋、作礼拜,我想,是不会有人去管你们是否封了斋的;学生心领神会我话里的意思,该封斋、封斋,该礼拜、礼拜。
    
    有意思的是,那些封斋、作礼拜的学生百分之百是班里学习最好的维吾尔学生,他们也并没有因为封斋、礼拜而影响学习,拉下课程。
    
    到现在为止,过去了大概二十多年,不管是夜长昼短的寒冬腊月、还是昼长夜短的炎热酷暑,我坚持每年斋月封全斋、礼全拜,不旷一天。
    
    封斋、礼拜不仅锻炼了我坚强的意志,而且也使我信仰更纯洁、巩固;而且,更使我相信维吾尔人的伊斯兰信仰,不仅是维吾尔人抵抗中共殖民同化的坚强精神堡垒,还是维吾尔人争取民族自由、独立的最有力武器!
    
    就这样,在真主引导下,两间互不相连的小事使我回归了自己的信仰——伊斯兰,找到了精神支柱!
    
    我确信,这也是很多和我一样,一生长期受中共无神论洗脑教育,在工作之中因中共的长期民族压迫、歧视政策而回归伊斯兰信仰维吾尔人的经历;区别只在于,现在的他们,还得非常小心翼翼地隐藏他们的信仰,非常隐秘地实践伊斯兰信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05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车臣民信奉伊斯兰教的过程
·伊斯兰教是维吾尔人最后的精神堡垒/伊利夏提
·姗姗来迟‘东突伊斯兰党’,遥遥相呼暴政中共/伊利夏提
·易中天:伊斯兰成为世界性文明的原因
·解龙将军:第一次大鼠疫产生伊斯兰教
·谢选骏:伊斯兰主义正在瓦解
·谢选骏:伊斯兰教不如自然神教
·钱跃君:天方夜谭一一漫谈伊斯兰教 (图)
·钱跃君:伊斯兰“圣战”述评 (图)
·从新加坡浅析东方儒家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冲突及国际反恐战略转折点----打工文学集(中国世事如棋局)/李原风
·伊斯兰“民主”革命:源于其社会的全面溃败,年轻一代需要新的“毒品”/陆士绅
·巴拉迪民主化诉求或致埃及伊斯兰化/张家栋
·伊斯兰复兴运动与当代埃及社会历史发展/刘中民
·曹长青:伊斯兰世界的暴怒
·犹太教正在引爆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战争/谢选骏
·伊斯兰与西方文明:冲突还是和解?
·曹长青:三位女性挑战伊斯兰教
·Joel Mowbray:漂白伊斯兰人士
·于时语:扎卡维之死和国际伊斯兰激进主义
·传一维吾尔伊斯兰组织视频表示支持昆明砍人事件 (图)
·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昆明暴恐事件是大阴谋 (图)
·外媒:伊斯兰圣战已经扩展到中国?
·英媒:伊斯兰全球圣战扩展到中国了吗?
·赵枫生致突厥斯坦伊斯兰党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突厥斯坦伊斯兰党”的圣战声明是在表演双簧或骗金钱?
·伊斯兰激进组织:天安门袭击是圣战行动
·突厥斯坦伊斯兰党:表示对天安门袭击事件承责
·习近平会见伊朗伊斯兰议会议长
·伊斯兰宗教节清真寺成维稳重点 莎车抓捕百人再有五维人被打死
·土耳其国会议员呼吁突厥世界和伊斯兰世界倾听维吾尔人的声音
·中国伊斯兰教协会谴责新疆暴力袭击案件
·土耳其媒体:“4•23”事件突厥、伊斯兰世界保持沉默
·中国更倾向于联合国派兵马里打击伊斯兰武装
·别吵了:所谓恐怖分子在伊斯兰人的角度看就是自由战士!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