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五四决定了六四?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6月12日 转载)
     吴祚来 独立学者
    
    

    
    1919年五四运动之时,中国刚刚结束二千年的皇权帝制,而世界资本主义结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古老的中国,是帝国主义新的殖民机会、新的发展空间,如果说1840年之后西方列强与大清开启了东西方「文明冲突」的话,这次巴黎和会,算是第一次冲突的尾声。由于涉及国家领土主权,所以,激发了年轻学子们的民族主义热情,外争国权,内惩国贼是五四爱国学生们主题口号,但以陈独秀为代表的知识精英们,在新文化运动中还引进了西方社会主流价值:人权、民主、科学。同时引进中国的,还有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暴力革命思想。
    
    五四运动或五四时期引进马列思想,对中国社会最大的影响是什么?是开启了社会暴力,使革命暴力被美化,被合法化,被主流化,最为「先进」的是,它被科学化、理论化,其一是将人民性抬高到神圣的地位,其二是将宗教的天国改为现世的共产主义理想社会,正是这两点,具有极大的欺骗性,使人民为主义的理想献身,而整个过程与手段,都是通过暴力方式,暴力被美化成革命,对一切敌人与异已革命,否则就是反革命,「反革命」一直是罪行中的罪行。市场经济时代之后,反革命罪被终结,用颠覆政府罪或寻衅滋事罪来代替。
    
    其实五四运动被放大了,五四之时的新文化运动,打倒孔家店,也只是对传统礼教与人性自由禁锢层面的反思与批判,并没有对传统文化中的仁义道德精神全面否定,而学生上街抗议政府签订屈辱条约,火烧赵家楼等过激行为,也完全是个案,是一时之义愤,学生运动,只是学生的一次运动,新文化运动,也只是一次文化启蒙与革新运动,对中国社会并无直接的深层次的影响,特别是破坏性影响。
    
    真正对中国社会破坏性的影响,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不仅马克思列宁暴力革命思想进入中国,共产国际的组织分部,也渗透到中国,学生运动与新文化运动中的新生力量,被卷入一次史无前例的暴力革命运动之中,而这才注定了中国人与中国社会的百年灾劫。新文化运动,直接转化为党文化运动,五四爱国主义、科学主义、民主主义,逐渐被国际共产主义所取代。
    
    五四时期的新文化运动或民主精神科学精神,并没有深刻地影响中国社会,这也是学界所言的五四时期,救亡压倒到启蒙。现在看来,当时的国家被已工业化市场化的西方列强瓜分并不可怕,像香港澳门那样被殖民地反而有利于中国社会的文明进步,而一步倒入苏联的怀抱,成为红色殖民地或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一部分,才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恶梦。
    
    五四只是一次泛政治类的抗议活动,它被做成旗帜,甚至被做成中共需要的一面旗帜,它与五四已然无关了。五四新文化运动所倡导的,中共有无继承?五四精神中的德先生,中共是不是一直被遗弃?五四运动只是五四运动本身,学生当时的抗议政府当局签订屈辱条约,无可指责,五四过程中出现的火烧赵家楼以及人身伤害官员,则是非法行为,当事人应该受到指责与法惩,它并不是多数人主导或共同实施的行为,后世的肯定与倡导,则暗合了中共暴力革命理论,所以五四在中共话语体系中,是被重塑的,突出了爱国民族主义,而忽略或有意虚无了它的普世价值因素。
    
    五四时期的学生运动还有后来抗日反蒋的学生运动,学生们面对的军政府都基本上是讲理的,而且在关键问题上多有妥协退让,但五四之后马列主义薰陶出来的无产阶级,却成为不讲理、不讲法、反人性、反传统的革命者、破坏者。如果说五四真的有所谓的传统的话,五四的爱国民族主义传统倒是传承了下来,但五四精神中的人权与民主传统呢,中共传承几何?
    
    新文化运动,变成了革命文化运动、党文化运动,或红色文化运动,打倒孔家店,变成了打倒知识分子与镇压一切异已的力量,火烧赵家楼,变成了推翻国民政府、消灭地主富农,上述这一切,与五四学生运动有关吗?红色文化的革命暴力基因,决定了五四到六四这样一个漫长时期的暴力红线。
    
    五四与六四,都是学生首先发出声音,学生们敏感到社会的问题,并走上街头抗议,学生是另类的无产者,既因年轻有活力有激情,又因无生活阅历而缺少经验与应变,激情有余而理性不足,学生运动背后总会有知识分子介入,但知识分子阶层无论在五四时代还是六四时代,力量都非常单薄,他们并不是操纵者或策划者,而只是参与者,学生运动的后面的泛支持群体,就是市民或工商各界,这些力量仍然在社会中下层,整个社会没有行动起来,统治集团内部没有发生裂变、整个社会没有觉醒时,学生运动致力于社会转型极其艰难。孙中山倒清运动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统治集团内部分裂,袁世凯在清政府内拥有军权,这决定了革命获得了一半的胜利,即成功推翻了清王朝,但却并没有建立理想的共和政体。
    
    通过鲁迅的一系列小说,譬如风波、祝福、药、阿Q正传等,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社会百态,整个社会仍然在蒙昧之中,民间社会的觉醒与独立意识,是社会转型的强大动力与基石。如果没有这一点,学生运动一是容易被扑灭,另一种结局就是被极端的政治势力利用,五四之后,极端的革命暴力思想被引进,并被广泛接受,五四因此走上了不归路。
    
    五四被中共不断弘扬,六四却被当局空白虚无,严加防范。五四与六四在价值理念倡导上有什么不同吗?一个内惩国贼,一个是内惩腐败,一个是外争国权,一个是争民主人权,中共虚置了五四精神中的新文化精神与民主精神, 仅将五四当成一面所谓的爱国主义旗帜在使用。
    
    尽管相距七十年,但五四的结局在某一程度上决定了六四的命运。学生运动是显性的力量,激情的力量,而决定学生与学生运动命运的,则是中国暗力量、潜规则。
    
    相比近百年前的五四运动,八九民运是和平理性的,也提出了现代政治文明的价值理念,但八九民运却在六四遭到当局弹压。镇压者是谁?是视五四精神薰陶出来的一代革命家?真正参与与影响五四的是陈独秀等中共第一代领导人,而决策镇压八九学运的邓小平、李鹏、杨尚昆等,基本算是延安一代,是在革命战争的腥风血雨中成长起来的,这些人在延安时期也许阅读过当时中共媒体的社论与评论,对民主自由宪政应该并不陌生,但他们本质上与毛泽东一样,是革命的功利主义者,民主自由宪政当时是用来反蒋介石独裁的政治武器,而解决自己面临的社会问题,唯一的手段就是用枪杆子说话,当年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现在是枪杆子里面出真理,枪杆子里面出稳定。
    
    五四开启了整个社会的暴力革命运动,五四学生运动只是一个药引子,真正的火药是马列主义毛思想体系,六四之后呢?党国权贵资本主义或党国权贵社会主义体系形成,明火执仗地对人民公开使用国家暴力机器,国家暴力机器在戒严时期用坦克清场,非戒严时期用推土机来开拓权贵资本的疆土。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708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八九民运之秋后算帐
·吴祚来:六四深刻地影响了民间社会
·吴祚来:广场属于谁
·吴祚来:习近平会「平反」六四吗?
·吴祚来:政治传言与广场运动
·吴祚来:反思──激怒与被激怒在六四过程中的效应
·吴祚来:那些青春的愤怒与血色
·吴祚来:援助公共受难者让正义不孤单
·吴祚来:六四的大真相与小细节
·吴祚来:中国政府也应该补偿越南受迫害侨民
·吴祚来:柴玲为什么会激起众怒
·吴祚来:花瓶里外的风波与风暴
·吴祚来:中共的红线正在编织成一张大网
·吴祚来:人民不会死,搜索也不会死,……
·儒的国:天道仁政/吴祚来
·邓小平没打破教条 习近平临二次六四/吴祚来
·吴祚来:元宵春晚的道德底线在哪里?
·是不是要回到精神治国时代?/吴祚来 (图)
·孔子为什么不收女学生?/吴祚来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