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永不结束的中日战争(下)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17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永不结束的中日战争(下)


    民众要求日本为战争道歉的请愿从未平息。
    
    通过网上百科「日本道歉」辞条,我们可以清楚看到,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日本政要对日本的侵略战争数十次公开道歉,但亚洲人民,特别是中国与韩国民众,却普通不满意,因为日本政要的道歉过于轻易简单,与其发动的战争造成的灾难不成比例。
    
    人们追问的是:为什么日本人没有像德国人那样彻底的道歉?其一,日本人迷恋自己的宏大叙事,认为自己是在解放亚洲,驱逐西方势力;其二,大陆人遵循的天下原则,日本人认为,任何族群靠实力,都可以逐鹿中原,问鼎天下,大陆臣服天元蒙、满清,已有先例;其三,是美国人打败了日本,而非中国人,日本人对向中国投降并没有心服口服。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日本人可以像德国那样道歉,但道歉对象必须是政治已进入世界文明的国度,如果向一个政体与思维仍然落后的国家道歉,结果会是自取其辱。
    
    这里,我想分享一下个人对日本的心路经历:
    
    中小学时代,我对日本的仇恨与任何一个中国少年无异,看过那些抗日电影小人书之后,最大的遗憾是生不逢时,为什么自己没有赶上抗日的好时光,因为只要参与了与日本人的战争,每战必胜,即使牺牲了也可以成为英雄(牺牲的概率非常小)。直到上大学之后,发现二战之后西方战胜国对德国对日本的援助与重建,非常不理解,为什么不对这些灭绝人性的国家进行报复?应该让法西斯战败国永世不得翻身(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那样无情)。
    
    日、德这两个小国家,二战之时纵横东西方世界,几乎征服了欧亚两洲(如果美国不参战,战争结果可能完全改变),这两个国家具备强大的创造力与征服力,只是他们用在了丑恶的战争上面,西方战胜国通过战争战胜了日本与德国之后,要通过联合国法律与新的联盟力量,帮助战败国政治转型,使其成为和平正常国家。显然,战争的征服之后,是文明的制服或驯服(西方主流社会的宗教宽恕与拯救精神,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纪念抗日战争结束六十周年之际,有一则电视画面令人感动,当年参加太平洋战争的日本老兵与美国老兵重聚战场,他们在海边一起漫步,回忆战争年代,互相之间已然没有了仇恨与敌意,战争不是他们发动的,自己只是卷入了战争。他们在战场上相逢,当年靠枪口与实力说话,而现在,他们要回忆的生命中的一段时光,美国老兵甚至都不言战争的胜利,更不会教训日本人,要牢记战争教训。为什么?面对面教训一个日本老兵有什么意义,日本已完全在美国军事力量控制与保护之下,如果再发生战争,那会由美国新生代去解决,完全用不着老兵自做操心状。
    
    在和平的前提下,战败者拥有独立与自由发展权,一句话,战争结束了,一切从头再来。现在看来,西方战胜国基于文明的征服,成功了,今日之德国与日本为世界经济与文化,创造了巨大的成果,这些成果是人类共享的,通过市场经济的新博弈,德国与日本实现了和平的崛起。
    
    中国人的民族性与中国政府的党性,决定了中国对日本的战争一直没有结束。
    
    中国人的民族性是置对手于死地,或使其永远臣服,没有尊严,没有重新崛起的可能。只有这样,日本才会使传统中没有走出的中国人满意。政府的党性,决定了制造敌人,以团结人民鼓舞人民,是党的宣传的需要,这一需要被经常性地使用,而日本人的亚洲属性,也使中国人的爱国病得以经常性地复发。日本人每年会参拜靖国神社,日本政府将钓鱼岛国有化,日本右翼还会不失时机地散布否定南京大屠杀或对华不利的言论,凡此种种煽风点火,都使中日「战争」死灰复燃。
    
    如果说中国党和政府或军方还有日本右翼渲染中日战争,有其政治所图,中国普通人痴迷于意淫中日战争,则完全是寻求虚拟的精神自慰,宣传与教育部门几十年如一日持续地宣传与洗脑,政府对国际信息的封闭,是造成中国庞大的抗日仇日群体的根本原因,而这一庞大的反日群体,正是「中日战争」得以持续的「群众基础」。
    
    当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时,中国突然意识到某种不安,同为二战之时与日本敌对的美国与澳大利亚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反应:去年十一月美国国防部一名官员在五角大楼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就日本欲解禁集体自卫权一事表示,日本作为主权国家,有权利独立自主处理相关事务,并表示欢迎日本恢复自身在地区内的作用、为维护东北亚地区的安全作出贡献。而近期澳总理托尼.阿博特以坚定的措辞申明澳支持日本放松对武装部队的限制,表示应当「作为一个正常的国家在国际大家庭中受到欢迎」。澳大利亚总理在与到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赞扬日本是「模范国际公民」,应当按照日本在当今世界的行动而不是根据70年前的战争行为判断日本。
    
    宗教信仰与普世价值,是二战转型的基础,即世界不再相信强者必然为王,人类开始通过经济与文化,来博取国家的利益,创造力与管理能力、市场拓展能力等等,国家之是要比拼的是综合实力,而这种博弈的结果是实现双赢或多赢,不是一方对另一方或多方的征服与掠夺。
    
    世界均在二战后实现了转型,中国一直没有完成政治转型,中国政府因此内外失踞。政治不文明的国家,必然会滋生无数不文明的百姓,而政治不文明的国家,更会通过集权,而产生为所欲为的铁血人物,这类法西斯人物不顾国际准则,也置百姓生命人权于不顾,图的就是一个强人形象与所谓的强国地位,所以,政治不文明的国家,必然会遭到国际社会的狙击与焦虑。而这也促成政治不文明国家作困兽犹斗状,军中像戴旭这样的所谓鹰(犬)派人物(体制内为犬,体制外扮演鹰的角色),随时就会挺身而出,以激烈的战争言辞博取出位,逢迎最高当局的强权心理。
    
    中国网民通过网络也在表达不同的声音,当外交与宣传部门要求日本正视历史、不要篡改历史教科书时,网民们要求中国教育部门更应该修改历史教科书,以还原国民党在抗日战争中主战场作战的真相,还有,五十年代反右与政府造成的大饥荒、文革中对知识分子的迫害,以及八九六四真相,并对自己的历史罪责应该忏悔,对受害人予以赔偿,对责任人予以追究,日本政要悼念甲级战犯固然有错,而中国政府对自己的抗日英雄却有怎样的态度呢?对近代以来的国家英雄只有一个纪念碑纪念,而国家英雄的纪念堂在哪里,名录又在哪里?
    
    党国政府对日本永不止息的战争,越来越成为网络上的笑谈,也成为中日互害互损的非理性行为。中日战争的真正结束,应该是中国政治文明开启之时。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7013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永不结束的中日战争(上)
·吴祚来:日本被中共一鱼三吃(下) (图)
·吴祚来:日本被中共一鱼三吃(上) (图)
·吴祚来:概念化之争不要损伤价值追求
·吴祚来:民选的香港特首必然不爱国? (图)
·吴祚来:政令为什么要出中南海? (图)
·吴祚来:陈光标,一个有钱的穷人 (图)
·吴祚来:鲁炜能不能与中国网民达成共识? (图)
·吴祚来:对知识界的大整肃开始了?
·吴祚来:不要放弃每一次抵制
·吴祚来:六四遗产──中共的不归路
·吴祚来:五四决定了六四?
·吴祚来:八九民运之秋后算帐
·吴祚来:六四深刻地影响了民间社会
·吴祚来:广场属于谁
·吴祚来:习近平会「平反」六四吗?
·吴祚来:政治传言与广场运动
·吴祚来:反思──激怒与被激怒在六四过程中的效应
·吴祚来:那些青春的愤怒与血色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