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宇晖:野蛮国度里的脆弱心灵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26日 转载)
     李宇晖 政治学博士研究生
    
    
    
    
    李宇晖:野蛮国度里的脆弱心灵


    网络辩论都是离不开火药味的。
    
    我大概是90年代后期开始上网的,在国内时谈不上是非常活跃的网民,但大大小小的论坛也上过不少。早期上过的几个都被封了,如「北大在线」,「世纪沙龙」等,天涯的好几个版也都泡过。出国后也不时瞟一眼留学生论坛。当然,泡的时间最长的还是微博。但无论在哪个平台,网络辩论都是离不开火药味的。这是因为人面对面不好意思说的话都可以在网络上充分表达出来。不要说时政类论坛,就是美国亚马逊网站上的商品评论栏里,还不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曾见过个段子(大意):随便上哪个网站都充满了戾气,唯有色情网站好,上面全是『多谢』,『赞』,『好图』,『楼主好人一生平安』,等等。所以有人说,色情网站大概是受不了激烈语言的人最好的选择。
    
    今天,政法大学的萧瀚老师突然宣布退出微博,和几年前清华的刘瑜退出时一样,提出的理由是「遭受较大规模的语言暴力的攻击」,并指责网络暴力针对他的家人。微博上的改良派当然是同情不已,纷纷谴责暴民甚至「潜伏的5毛特务」对正直人士的暴行。
    
    看了这些抱怨,我突然有种荒诞感。 「语言暴力」,「网络暴力」到底是指什么?我只知道这个国家有数以亿计的计生暴力(把想要孩子的大月份孕妇按在肮脏的村卫生站强行堕胎、给刚生过孩子不久的产妇强行上环);我也知道有数以千万计的拆迁暴力(把祖祖辈辈住在某处的户主赶出,用推土机铲平房子,间或会把人一起铲平);我还听说过数不胜数的城管暴力(用棍棒、铁器、秤砣围殴摆摊谋生的小贩)、、、、、、但我唯独搞不明白什么叫「网络暴力」和「语言暴力」。使用的武器是什么?受害者症状如何?医药费几多?
    
    大部分的中国网民,由于已经看惯了各种视频、图片中恐怖的现实暴力,心理承受力早已经很强了。按理说见多识广的萧瀚应该也不例外,怎么就被区区的网络暴力打退了?心灵要脆弱到什么程度?如果是在一个诗情画意的北欧小镇生活,脆弱一点还好说,但是在一个公权力不受约束的野蛮国度里也这么脆弱,很难不用矫情二字来形容。即使是荷兰这样的世外桃源式的国家,最近不也因为客机被击落事件而被逼上风口浪尖?独裁者不除尽,这个世界上哪有与世无争的地方供小清新知识分子们自我陶醉?
    
    政治辩论的焦点是权力的归属,而权力的归属涉及到的是亿万人的基本尊严和安全,所谓心平气和的绅士般的辩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即使有也必是虚伪造作的。且不说在专制民主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即便是民主制度内部的两党竞争,什么时候有过绅士风度?美国总统竞选中的所谓「负面广告」(也就是攻击对方的广告)已远远多于「正面广告」,并有学者(如John Geer)指出负面广告恰恰是政治问责中不可缺少的因素。
    
    刘瑜,萧瀚这样的专门研究政治的学者为什么对负评价如此敏感?我不太同意搞诛心之论,只能说他们大概对现实中已经和正在发生的暴力太缺少了解,才会对所谓「网络暴力」如此恐惧。萧瀚最经常强调的论点,是「国民性」太糟糕以至于无法承担起有效的政治变革。但是他为「国民性」糟糕所举出的主要实证依据是什么?竟然都是他在网上看到各种言论现象,比如所谓「侵犯隐私」,「人身攻击」,各种形式的暴力暗示,「睡地主小老婆」的心理倾向等等。而网络之外的「国民性」案例竟然没见他提过一次这么说来,萧瀚确实是上网上多了,以至于对公众行为的全部预测都来自于他们的网络言论。如果是这样,退出微博也许确实有利于他更好地认识世界。
    
    事实上,对于中国民众在网上所表达那点戾气,和他们在现实中所承受的公权力所施加的屈辱和暴力相比简直不值一提。这也是为什么凡是那些参与现实维权的人如死磕律师或举牌者,从来不会愚蠢到攻击国民性。首先他们对于底层屈辱的了解让他们更容易宽容那些个人风度上的鸡毛蒜皮的缺陷。但更重要的是,直接的面对面交流给他们更大的样本量,让他们认识到底层身上的毛病和知识分子相比并没有统计上的显著差异。微博上爱把「国民素质低下」挂在嘴上的人不少,但无一例外是书斋里五谷不分的闲人。
    
    当然,我很惭愧,我个人也一样五谷不分。但以我有限的观察,所谓「网络暴力」完全不能衡量现实中的品行。中国人这个群体,由于缺少自由环境下挖掘自己审美和道德潜力的机会,当然有很多不讨人喜欢的地方。你走在美国的大街上,可以明显地看出任何一个族群的人都比中国人笑容更多,包袱更少。但这种差异是政治罪恶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曾经有人问我,中国人这么烂,你还管他们民主不民主干嘛?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想。我出国前的28年生活里,虽然怨气不少,但是也观察过太多普通人在彼此默契时的灿烂的笑容,也目睹过太多两肋插刀的哥们发小,相濡以沫的贫贱夫妻,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某一年的北京大街上那些一眼望不到头的人群战斗到最后一刻。不管某些网络舆论有多让人失望,我不可能用虚无主义对待这些美好的记忆,不可能对这些有血有肉的人放弃希望。何况,上微薄除了时间哪有什么成本,和糖尿病却被迫吃馒头的浦律师根本不可同日而语。至于人身攻击?随便。我的神经又不是玻璃做的,管他们干什么?
    
    我当然不指望萧瀚们有良心犯的勇气(至少我自己没有),只是觉得把「网络暴力」上纲上线实在可笑。这当然和他们对民众一贯的不信任是一致的。正是因为对底层不了解,也不屑于了解,让小资知识分子们被骂两句就如惊弓之鸟。和很多普通人承担来自公权力的威胁时所体现的勇气和生存意志相比,萧老师和他的同道们真该自我检查一下「国民性」了。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411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宇晖:改良派何以黔驴技穷至此? (图)
·李宇晖:「口炮党」的伦理问题 (图)
·李宇晖:死刑已成为恐怖统治的工具
·李宇晖:经济危机的大戏何时上演?
·中国的领土越小越好/李宇晖
·李宇晖:海外华人的“自干五”现象
·李宇晖:改良vs革命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原罪观念的生物学基础
  • 原罪观念的生物学基础
  • 原罪观念的生物学基础
  • 大众是没法参与讨论的
  • 英雄都是被狗熊害死的
  • 主权国家控制全球化过程必定车毁人亡
  •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 普希金:上尉的女儿毕汝谐(纽约作家)
  •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 明朝大學士張居正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 余程萬死於警匪槍戰,並非被蔣介石槍斃
  • 140万件防弹衣的信号:台湾该作紧急战争动员了!
  • GTV频频掉线直打脸郭瘟鬼强作欢颜终落败
  •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 西方世界培育了武汉病毒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向反共鐵漢、反共小說《瘟君夢》作者何家驊下跪
  • 仨元学社FutureBC2100PartyofCarnivalForHumanityInTheUniverse全
  • 胡志伟張文達是蔣介石的天子門生
  • 陈泱潮25.中共病毒超限戰,極有可能引發全面的第三次世界大戰
  • 毕汝谐鲁迅式的骂法对决下流胚的骂法毕汝谐(纽约作家)
  • 胡志伟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仙性
  • 胡志伟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 走向大自然病毒盖不住人性
  • 胡志伟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 中华正国借疫煽獨越紅線,始作俑者終遭棄
  • 胡志伟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 谢选骏朱门酒肉臭、地铁病死骨
  • 胡志伟《新民會會歌》就是左派報紙常常謳歌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創
  • 生命禅院【英汉对照版】生命篇——生命的意义(LIFE——TheMeaning
  • 胡志伟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 谢选骏美国官员和中国官员一样的黑
    论坛最新文章:
  • 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参加国务院发布会:推荐其他国家学习中国
  • 伊朗卫生部发言人称中国疫情数据为“苦涩的笑话”后改口
  • 日本进入紧急状态 英相病情难料 法国确诊将破10万
  • 最终上诉推翻性侵儿童定罪 枢机主教佩尔获释
  • 德国新冠疫情还在扩大,但速度放缓
  • 欧洲多国疫情局势现曙光
  • 民主党议员闹区用话筒与警察对话被判“袭警”罪成
  • 香港无限期延长禁止非港人入境惟继续对大陆开放
  • 六年前7警毒打示威者终院今天拒绝5人上诉申请
  • 美国新型肺炎死亡人数破万 科莫:“我们低估了疫情 正在付
  • 法国新冠肺炎死亡将近9000 将展开大规模排查
  • 北京严防在俄华人从陆地口岸返国
  • 约翰逊病情恶化转入重症监护室 指示外交大臣拉布必要时暂
  • 中巴再爆争议 巴西部长指中国是瘟疫大流行之源
  • 勒梅尔:法国今年面临二战后最为严重的经济衰退
  •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 米歇尔·福柯第十六节 规训与监视之五
  • 回应财务造假 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我个人非常自责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