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怡: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历史启示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03日 转载)
    曾经在中共统战部长期工作并在副局长位置退休的胡治安,在他的回忆录《统战秘辛》中,以长篇叙述台湾民主自治同盟主席谢雪红的一生,特别讲到「台人治台、高度自治」这口号的产生和湮没。这历史经验也许可以给今天在「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中纠结的香港人一些启示。
    
     谢雪红1901年出生于台湾,年轻时就从事反日本殖民、争回归中国的运动,1925年孙中山逝世,她来到大陆,在各个集会和报章提出「收回台湾」的主张,并在同年6月在上海参加中国共产党。谢其后由中共派往苏联学习。两年后回台湾发展共产党组织和从事反日活动,一度被捕和受刑。战后国民政府接收台湾,谢雪红获中共指示在台进行反国民党活动,1947年二二八事变,谢是台中起义部队的领袖。起义失败后,接受中共指令离开台湾,后到香港负责中共「香港工作组」,1948年于香港成立「台湾民主自治同盟」,提出解放台湾,实行台人治台、高度自治的口号,这组织和口号是中共高层指示下的设计。 1949年谢雪红离开香港到北平参加中共建政活动,以台盟主席的名义在开国典礼主席团中排第32位。

    
    谢虽是中共老党员,但就以民主党派中的台盟名义在中共政权下活动,也卷入中共停不了的权力层的腥风血雨斗争。中共本性对台湾人就不信任,在1955年反胡风运动中,有材料揭发谢雪红与胡风「关系很不一般」(事实上他们不认识),而当时的中共总书记邓小平批示「对谢雪红应注意审查」,并转组织、宣传、公安等部门。谢在大鸣大放期间,说过「党不了解台湾,台​​湾人民不了解共产党」的话,于是在反右运动中被指为鼓吹「台湾特殊论」,指她提出「台湾人心态」、「台湾意识」等概念,和「台人治台」、「高度自治」的口号,都是「台独观点」。谢从1957年反右到文革,一直没有停过被批斗,到1970年终不堪虐待羞辱折磨而死,死后16年,于1986年中共对她作出平反并以正部级获葬于八宝山公墓。
    
    以上资料,全是统战部胡治安根据党内档案写出来的。我们从中可以悟到几点教训。
    
    其一,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不是什么新招式,而是1948年中共用来统战台湾的类似口号,几十年没有变什么新花样。
    
    其次,这是引人上​​钩的口号,中共从来没有把承诺当真,一向是政治权力挂帅、没有原则只讲政治权宜的中共当权者,不会真正相信有多少年不变的政策,而是因时因地因权势的变迁而有不同解读的统战伎俩。 「搬龙门」对中共来说,是小菜一碟,一阔脸就变是常态,政治权力转变而龙门一成不变才是怪事。
    
    其三,中共即使对自己同志,也缺乏互信,对于地方干部就诸多怀疑,至于对台湾人、香港人,更是认定受「非我族类」影响,其心必​​异。所以什么台人治台、港人治港,都是未到手时的甜言蜜语,在成为囊中物之后就变脸,这也是梁爱诗解读白皮书所讲的朋友熟了就会说心里话的真正含意。
    
    其四,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在今年李克强的报告中没有提,是认为梁同志已是特首,时机差不多可以把这两句话收起来了;现在建制派转述张德江谈话又说没有变,那是看到香港舆论反弹,似乎时机未到,所以还是再继续说一阵吧。从白皮书来看,这口号必会渐行渐远渐无声。
    
    何谓台独?中共在批斗谢雪红时,指她提出(实际上是中共提出)的台人治台、高度自治和她的「台湾意识」就是台独;但到了2005年,宋楚瑜访北京,在清华大学演讲说「台湾意识不等于台独意识」,胡锦涛随后与宋会见时说:「台湾同胞爱台湾,这种心情我们完全可以理解。」台湾意识又不是台独了,因为宋楚瑜不是中共掌心中人。
    
    因此,黎智英是不是台独,是不是港独,既不由黎智英表白,也非根据事实并由香港公众认定,而是依从中共需要。争民主,争取真正尊重香港选民意志的普选,在中共看来就是要削减中共在香港的绝对权力,因此就是港独;本土化,占中争普选,中共认为也都是削减它的绝对权力,因此都是港独。就像当年曾力主台湾与大陆统一的中共党员谢雪红也被认为是台独一样,因为谢是在中共体制内争夺对台湾问题的话语权,而台湾问题的话语权则涉及高层权力。
    
    什么港独,什么汉奸,什么依靠外国势力,都是罗织罪名的唬人鬼话,中共自己都不相信,所以香港人也毋须跟着它的话语起舞。
    
    —— 原载: 香港《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611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怡:人人争着变犀牛的香港社会
·清华大学的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丢弃殆尽/李怡
·法律是守护神而不是遮羞布/李怡
·中国孕妇潮是内地恶质社会对香港的又一践踏/李怡
·中共扭扭捏捏撑老朋友卡扎菲/李怡
·李怡:信任很簡單,不信任就複雜
·亲爱的老朋友司徒华,一路走好啊/李怡 (图)
·关于司徒华评价的奇异现象/李怡
·真正爱国者必成为质疑专权政治的反对派/李怡
·中国政改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李怡
·内地传媒尚且不怕,我们怕甚么?/李怡
·空凳是人权的缺席,也是对人权的等待/李怡
·挺刘晓波是良知,挺赵连海是天性/李怡
·北京当权者还知道「耻」字怎写吗/李怡
·无声的中国,渐渐无声的香港/李怡
·对中国政改的微茫希望/李怡
·愿诺贝尔和平奖推动中国民主转型/李怡
·君子爱财,须取之有道,才会用之有道/李怡
·中国没有巴菲特,也不会有关惠群/李怡
·周永康案不在薄熙来案之下 /李怡
·劉曉波沒有敵人,中國沒有朋友/李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