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的人民主权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1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的人民主权问题


    中南海大门屏风上誓言「为人民服务」,党应该转型为服务型政党,为公民主张正义。
    
    上篇谈一党民主语境下的强化党权,现在我们再思考强化民权。
    
    党权与民权问题,一直是中共面临的最根本性的问题,也是中国民主化进程中最关键性的问题。
    
    我们看媒体最权威的解释:
    
    如何理解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与人大的关系?根据宪法、法律和党的有关文件,我们可以把中国共产党和人民代表大会的关系概括为:党领导人大,人大接受党的领导;人大监督党,党接受人大的监督。
    
    贾府的最高权力法定归贾政,但贾政要接受贾母领导,贾母接受贾政监督,家法是由贾母带领贾政制定的。
    
    请问,贾府真正最高权力属于谁? A:贾政B:贾母
    
    贾府的权力问题还有博弈的空间,因为贾政与贾母都是自然人,可以直接对话交流,但中共中央与全国人大之间的博弈,却是有组织与无组织的主体进行博弈,被控制的无组织对象与控制主体之间的博弈,这样的博弈严格来说是不存在的,因为全国人大是由中共一手「选举」出来的,而不是由人民普选产生的。
    
    典型的案例是八九民运之时,学生最初提交的吁请书是递交给全国人大的,而赵紫阳与李鹏内争之时,赵想到的,并不是求助邓小平的幕后权威,而是求助通过全国人大来协调解决,赵紫阳是有民主法制意识的,并希望诉诸合法程序来解决面临的问题。李鹏在日记里说:万里出国前曾经告诉我,(1989)5月12日赵紫阳亲自登门到他家,说中央意见分歧,在党内已不能解决问题,只能求助于人大常委解决问题。
    
    历史的关头,人民与党的领袖都同时发现,代表人民主权的全国人大失踪或失效了。万里在最关键的时刻,没有中止对北美的访问回国紧急处理国事,而是被要求继续访问,而其回国之后,又被滞留上海,人民代表大会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失去了应有的价值,邓小平在家中召集的元老会议,不仅决定了赵紫阳的命运,八九民运的结局,也决定了中国的命运。
    
    党控制了人大,邓小平也就可以控制党。如果当时万里能够启动人大紧急会议程序,公开处理八九民运问题,也许八九民运的结局就完全不同,邓小平李鹏政治集团也不会犯下滔天的罪行。
    
    中兴领袖习近平一文提到了强化人民主权,这个提法有积极意义,但贾母要提升贾政的威权,同时又要强化贾母的威权,终极问题仍然无解,当贾政遇到贾母意见分歧时,谁有终极裁判权或决策者?
    
    近日结束的北戴河会议之后,我们看到习近平在「深改小组」第四次会议上呼吁,要真刀真枪地改革。而十八届四中全会,也要开启真正的依法治国大幕,伟大而真诚的改革誓言需要落到实处,并要面对真正的问题。
    
    欧洲走出中世纪,最重要的革命是政教分离,上帝的事情归上帝,凯撒的事情归凯撒,习时代如果诚心诚意地政治改革、强化民权,就应该党的事情归党管,政府的事情归政府,人大的事情归人大。
    
    我们看到,意识形态领域,中共宣传部管一切媒体的意识形态,从电影到漫画,从图书到音像,从网络到教育,世界上哪个文明国家的当政党会如此滥权?如果中共把人民日报还给全国人大,把光明日报还给全国政协,让中央电视台市场化,党的宣传部门只管党内教育,中国的文化与新闻领域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人民的选举权失落,是党国腐败之根源,强化民权,最重要的是让逐步落实人民的独立选举权,选票控制在党政部门手中,人大代表由有关部门指定,任何公民无权独立参选,这使共和国完全被变异,各级党政部门如果有真正的人大代表监督制约,社会可能会发展得慢一些,但肯定发展会更健康,更理性,也更阳光,仅仅想依靠中央巡视组来解决腐败问题、懒政问题,无异于拔着自己头发想飞行。
    
    中共害怕文革式的大民主,那么和平选举各级人大代表,并通过人大代表来监督各级政府,协调党政部门与民间社会的纠纷,最有利于社会稳定,只要是政治文明发达国家莫不如此。中国社会的民主实践确实不尽如人意,由于传统文化与现实问题造成这样的现状,我们也必须承认,应该一步步来,如果立即启动美国那些的全民普选总统,可能会出问题,但中共在村一级民主实验从江泽民时代已开始了,习时代无论怎样也应该启动县市一级民主直选实验。可以分期分批地在有条件的市县启动民主直选人大代表,并由人大代表选举县长,县委书记可由上级选派,也可由下级党代表直选。
    
    中共曾誓言一切「为人民服务」,中南海大门的屏风上一直大书此誓言,那么,党不应该永远成为领导型政党,而应该转型为服务型政党,为公民主张正义,为社会维护人权,落实宪法赋予公民的自由民主权力,应该是中共的神圣使命,中共由国家财政供养,应该逐步引入竞争机制,由永远为人民服务,改为由人民来选择谁来为自己服务,怎样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不能决定由谁来为自己服务,人民的主体性在哪里?
    
    毛泽东一步步剥夺了人民主权,包括人民的经济主权、文化主权、政治主权,邓小平时代以来,人民的经济主权、文化主权逐步得到一定程度的落实,但政治主权却仍然完全掌控在当政党手中,如果人民手中没有政治主权,其它主权随时都会成为泡影。所以,习面临的改革的本质,是还政治主权于民,还选票于民。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510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 习组长已基本完成「集权」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 强化党权问题 (图)
·吴祚来:别把中共党史当麻花捏 (图)
·吴祚来: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超级烂尾工程 (图)
·吴祚来:免于恐惧的自由是双向的 (图)
·吴祚来:说不尽做不完的启蒙与抗争 (图)
·吴祚来:习近平,舍命改制吧 (图)
·吴祚来:中共远远没有开放
·吴祚来:从孙立平教授生气说起 (图)
·吴祚来:周老虎倒下使江泽民政治双重破产 (图)
·吴祚来:重温一百年前西人的「阴谋」
·吴祚来:中组部干了中宣部的活? (图)
·吴祚来:关于中共的第五个现代化 (图)
·吴祚来:资本主义没有实现「自由化」? (图)
·吴祚来:「自由」也有东西方阶级属性?
·吴祚来:放风的政治文化学 (图)
·吴祚来:永不结束的中日战争(下) (图)
·吴祚来:永不结束的中日战争(上)
·吴祚来:日本被中共一鱼三吃(下) (图)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