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上)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3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上)


    韩寒只能去赛车,或拍个电影,显示已玩物丧志、自甘堕落给你们看。
    
    我说韩寒是一个种族或国族问题,指的是,韩寒有自己的王国,像金正恩一样,是自己的国的王者,拥有自己的国民与膜拜者,金三(金正恩)靠的是父亲留下来的枪杆子威权,韩二(韩寒被对手戏称)呢,靠自己的笔杆子(也有人认为其后有韩父协力)。韩寒代表一个新的「民族」或一个已经变异的国族,传统的民族以居住地甚至以肤色来区分,当代新族群,则以自己的观念或行为的特异性来区别于其它族群。上海文学圈或中国当代文学圈,诞生了两个影响力巨大的新民族国家,双峰并立,一个是韩二王国,一个是郭小四(郭敬明)王国。
    
    想像一下,「国王」韩寒在自己的城楼(微博)上「嘿」一声,下面群起响应,数以万计十万计的「国民」,同声嘿起,这样的场景是何等的壮观。
    
    我们要尊重王者的地位,至于说,任何国王的发家史,都是政治与文化的双重欺骗史,我不想讨论这类带有哲学思考的普遍问题,我只想说,我们要尊重别人的王国,别人的王者地位。我还是喜欢接受美学的观点:名著是读者创造出来的,国王是人民接受出来的。无论他是通过枪杆子征服还是通过笔杆子「欺骗」,只要他成为当然的王者,为其国民所崇敬,他就有了历史与现实的荣耀。
    
    日本、韩国本属于传统中国文化圈,其古代史书都是用中文写出,但为什么他们要发明自己的语言文字?因为他们要独立于华夏文化圈,他们想有自己的文化与审美,有自己的独特性与族群性,他们不想与你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文化独立是一种姿态,也是一种精神状态,也许他们没有独立宣言,但他们却实现了自己的文化族群的独立性。韩寒们打造的小时代王国也一样,他们在传统层面上曾学习与使用大时代王国的语言,但最终他们要完成自我独立,他们靠他们自己生活,不靠体制不靠优惠政策当然也不靠政治背景。
    
    韩寒从一个上海郊区少年,直接成为成功人士,最大的破产者是谁?当然是中国的教育体制或教育产业,你可以把韩寒看成一曲神话,也可以视同一篇谎言,如果他是神话,他对垒的是另一个神话王国,如果他是谎言,他挑战的是一个更大的谎言王国。所以韩寒一直是另一个王国的压迫者与受害者,韩寒也想进入大时代王国,成为其中的一员英雄,甚至期翼能改变大时代王国,使其成为一个适合新生代人性的国度,他办刊(独唱团),刊物被停,他写韩三篇(关于普世价值),想当公民公知,也遭到来自这个王国左与右的炮火猛烈狙击。这个寄生在大时代王国的独立小王国的国王,只能去赛车,或者拍个电影,表示自己玩物丧志、自甘堕落给你们看。现在来自大时代王国的大教授仍然严厉发声:想堕落也不行,你可以一个人悄悄地烂下去,但不可以如此兴师动众、如此倾人城倾人国地大红大紫地烂得如此票房成功。小时代的烂人国如此成功,让大时代的革命伟业建国大业梦想产业,情何以堪?
    
    韩寒的独唱团在大时代王国里不能点灯,但大时代不分左右狙击韩寒的合唱团队,却可以满世界放火。
    
    打假人士方舟子发动了倒韩运动,韩寒毕竟没有抄写别人的小说或论文,那么,怎样在鸡蛋里找骨头呢?韩寒的文章是他爸写的(为什么不是他妈写的呢?),从用词造句到内容史实,只有韩爸才可能写出,不读书的少年怎么可能写出那些文章呢?通过如此质疑,让韩寒自证清白。
    
    如果韩寒真的上了方舟子的圈套,就会有无限的追问,如不一一回应,质疑就会成为抹在别人脸上的黑,谬种流传,无限扩散。网络造英雄,网络也毁豪杰。
    
    近日,我看到面对面独立采访过韩寒的记者李佳佳谈自己对韩寒的观感,她说,她直面韩寒,感觉他真诚、有才华,谈及当时别人对他年少成名作的质疑,韩寒反问记者:你能记得你十七岁时写的作品内容细节么? (大意)
    
    韩寒尽管不代表公权力,但他已是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他可以被质疑,包括对他可能存在的包装团队进行质疑,都没有问题,但如果把质疑信誓旦旦地当成铁证,把虚拟的铁证当成铁棒来打砸韩寒的时候,质疑或批评就变味了,如果用质疑来倒逼真相,让别人自证清白,更是伦理层面上的犯忌。有人质疑方舟子妻子抄袭,方妻难以自证清白,有人质疑方妻大学学历,方通过网络展示其妻学位证书,但质疑者让方公证这份证书的可信性,方要去公证么?如果有人不相信网络上出示的公证书,方还需要进一步公证。是的,如果有人不相信你,你永远无法自证清白。
    
    质疑逼韩寒承认自己作品由其父代笔,已然违背了传统中国伦理,甚至违背人类的伦理。
    
    论语里有一个这样的故事:楚国大夫告诉孔子,一个楚国人很正直,其父偷了别人羊,他作为儿子去做证。但孔子告诉楚国大夫,我的家乡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儿子是不会去作证的,一些事情父子互相隐瞒,也是一种正直。
    
    父子相隐,不能算一种正直,但却符合伦理亲情原则,父亲如果偷东西被人发现,自有法律追究,但如果儿子参与举报、举证,父子亲情就此了断,什么对于家庭最重要呢?当然是父子亲情了。
    
    我看过一部美国电影,印象也非常深刻,多年不见的儿子回家了,父亲偶然发现儿子摆在桌子上的离境机票,老父预感儿子可能摊上大事了,但不问,儿子离家后,警方来追问其子去向,父亲无可奉告。这一情景,让每一个观众都能感受到父子亲情,如果父亲大义凛然,帮警方追寻其子,亲情就荡然无存了。警方自可按自己的方式去寻找自己追击的对象,父亲只按亲情原则,倾向于保护自己的儿子。
    
    一些公共知识分子也参与到追寻韩寒代笔「真相」的猎奇与追问之中,这是他们的言论自由,但我总想告诉这些追问者,只要追问的步子向前挪动半步,就会遇到一堵人伦之墙,如果追问的问题要进入私域才可见到真相,或追问真相的过程就是撕裂亲情的过程,你还敢迈动半步吗?
    
    不要在别人的私域里,制造莫须有的狂欢。
    
    种族问题、私域问题,都是人类最大的政治,在这个领域,我更愿意保守良知,保证「政治正确」。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611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的人民主权问题 (图)
·吴祚来: 习组长已基本完成「集权」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 强化党权问题 (图)
·吴祚来:别把中共党史当麻花捏 (图)
·吴祚来: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超级烂尾工程 (图)
·吴祚来:免于恐惧的自由是双向的 (图)
·吴祚来:说不尽做不完的启蒙与抗争 (图)
·吴祚来:习近平,舍命改制吧 (图)
·吴祚来:中共远远没有开放
·吴祚来:从孙立平教授生气说起 (图)
·吴祚来:周老虎倒下使江泽民政治双重破产 (图)
·吴祚来:重温一百年前西人的「阴谋」
·吴祚来:中组部干了中宣部的活? (图)
·吴祚来:关于中共的第五个现代化 (图)
·吴祚来:资本主义没有实现「自由化」? (图)
·吴祚来:「自由」也有东西方阶级属性?
·吴祚来:放风的政治文化学 (图)
·吴祚来:永不结束的中日战争(下) (图)
·吴祚来:永不结束的中日战争(上)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