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怡:权力公有与权力私有的对决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8日 转载)
    
    
     国学大师牟宗三曾经说过:「30岁以前不相信社会主义是没出息,40岁后你还相信社会主义,你就是没见识。」据传罗素也说过类似的话:「一个人30岁以前不相信社会主义是没有良心,30岁以后还相信就是没有头脑。」

    
    社会主义思想在十八九世纪出现时,它的平等理想吸引所有追求公平、正义的知识分子特别是年轻人,人们由于看到私有制社会追求金钱所带来的罪恶,因而相信财产公有、平等分配的社会主义制度是好的。中国更由于受《礼运.大同篇》的影响,对天下为公、公有,有一种道德感;而私有就似乎同「自私」的词义相连。
    
    当社会主义不仅是理想而且成为现实的时候,它怎样实践所标榜的「公有」呢?社会主义公有制是指财产公有,特别是生产资料如土地、河流、矿山、生产设施的公有。公众如何体现他们共同拥有这些东西?照社会主义的理想,应该由一些代表公众行使权力的人,去安排如何使用属于全民、属于集体的生产资料。如果代表公众行使权力的人,是经由公众的普及而平等的选举产生,有一定的任期,而且日常还接受公众的其他机构监督,那么我们可以说这行政权力是公有的,与财产的公有制相适应。
    
    但自从苏联建立地球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以来,执政党权力就从来没有「公有」过,借口「无产阶级专政」或「人民民主专政」而实际上是由打江山的共产党实行一党专政,行政管治权、立法权、司法权,不仅都不是公众投票授予,而且也不是相互制约的机构,而是服从共产党的一党领导的机构,甚至舆论也操纵在以武力夺得政权的统治者手里,人民没有言论自由也没有新闻自由去监督掌权者。因此,名义上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国家,实行的是权力私有制度。英国作家奥威尔(George Orwell,1903-1950)在60多年前就看穿这把戏,并极其睿智地说出这种追求分配平等的本质:「一切动物都平等,但有些动物比其他动物更平等。」所谓更平等,就是特权。特权是由一党专政制度的权力私有而产生的。一党专政制度虽也有形式的投票授权程序,但在一党提名下,所有的投票都只是盖橡皮图章,事实上实行的是等级授权制度。而一旦有了权,权力就成为私有物,没有任何行政体制外的监管,被授权者只向上级即授权者负责。这是以私有权力去剽窃公权力。在无边无际的特权之下,所有土地、资源都成为特权之下化公为私的个人享有之物,而奉所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之名,更可以变身为个人财富,当权争落败又会被指为贪腐之物。权力私有使社会无规范、无准则、无正义、无公理,一切向权看。
    
    资本主义国家非常明确地规定私有财产不可侵犯,拥私有财产者都要求整个社会的管治体现保护私有财产的原则。这种保护主要基于法治,即在法律面前的机会平等。为使当权者无法利用权力对社会资源作利己的分配,因此就要求管治者的权力必须公有而不能私有,权力公有的具体安排,就是定期的、普及而平等的选举。成熟的资本主义社会以公有权力并通过法律去保护私有财产制度;而一党专政的社会主义社会则假借生产资料公有之名实行权力私有制度,造就只有权力斗争而没有权力制衡的最残酷最野蛮的对无权者的压迫剥削,使社会主义国家成为与当初标榜的理想相反的世界上最不公平、最不平等的国家,在特权操控之下的计划经济是最无效率的经济,在特权操控之下的自由经济也成为机会绝不平等的权贵经济。一党专政下人们没有自由,缺乏法律保障,即使拥有巨额财富和一时的特权也千方百计要移居一个权力公有的地方。
    
    普选的本质,就是要实行权力公有制,而这是对中共的权力私有制最严重的挑战。中共坚持香港普选要实行中共一党提名,正是要以权力私有去操纵橡皮图章的假普选。这是权力私有与权力公有的大是大非的决战。香港宁可在法治之下继续争取建立权力公有制,而不能让权力私有假普选之名凌驾现有的法治和自由,最终法治自由被摧毁,香港沦为权力私有、有权就有一切的一国一制,百年文明陷于万劫不复的野蛮之境。立会议员须挺住,真正爱港的市民须挺住。
    
    —— 原载: 香港《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906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怡:这是一场自由与反自由的斗争
·李怡: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历史启示
·李怡:人人争着变犀牛的香港社会
·清华大学的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丢弃殆尽/李怡
·法律是守护神而不是遮羞布/李怡
·中国孕妇潮是内地恶质社会对香港的又一践踏/李怡
·中共扭扭捏捏撑老朋友卡扎菲/李怡
·李怡:信任很簡單,不信任就複雜
·亲爱的老朋友司徒华,一路走好啊/李怡 (图)
·关于司徒华评价的奇异现象/李怡
·真正爱国者必成为质疑专权政治的反对派/李怡
·中国政改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李怡
·内地传媒尚且不怕,我们怕甚么?/李怡
·空凳是人权的缺席,也是对人权的等待/李怡
·挺刘晓波是良知,挺赵连海是天性/李怡
·北京当权者还知道「耻」字怎写吗/李怡
·无声的中国,渐渐无声的香港/李怡
·对中国政改的微茫希望/李怡
·愿诺贝尔和平奖推动中国民主转型/李怡
·周永康案不在薄熙来案之下 /李怡
·劉曉波沒有敵人,中國沒有朋友/李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