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王伟光为什么那么左?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8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王伟光为什么那么左?


    王伟光显然还没有告别文化大革命,马克思主义仍然被王大谈特谈。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讲话一发表,就引发轩然大波,我们分析一下其内容会发现,除讲话开头像征性地讲了一下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读本》,通篇最重要部分篇头,引用的都是毛泽东的语录,在其讲话第一部分讲政治方向,他强调的是:《毛泽东选集》第一卷开篇即指出,「革命党是群众的向导,在革命中未有革命党领错了路而革命不失败的。」
    
    显然,王伟光将习时代的共产党,还当成毛时代的革命党,毛发动了土地革命与激进的社会主义革命,还有无产阶级专政下文化大革命,这一系列的革命随着文化大革命结束而结束。习时代讲中国梦,讲依法治国,王伟光的革命党思想从何来?又如何将革命思想与中国梦里相结合呢?
    
    王伟光显然还没有告别文化大革命,马克思主义仍然被王伟光大谈特谈:相信马克思主义、坚信马克思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用马克思主义指导科研,必须解决好哲学社会科学为什么人这个根本问题,即为什么人做学问的问题。
    
    王伟光不明白,为人民做学问,与为党做学问并不是一回事,党在陈独秀时代,就是陈独秀思想指导的党,在毛泽东时代是毛思想指导的党,在邓小平时代,是邓小平理论指导的党,江时代、胡时代还是当今的习时代,党都有着不同的政治追求,而马克思主义,如果王伟光真的读过马克思经典原著,对于中共来说,完全是挂着马头卖狗肉,把农民土地剥夺充公,然后又分包给农民,马克思经典原著中找得到理论依据么?把资本家、工厂主的资产、产业剥夺充公,多少年后,又开始搞市场经济,在不保障工人基本人权或劳动权益的状态下,将权贵资本主义发挥到极致,符合马克思主义哪一条?
    
    近十年前,在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院长程恩富的一次学术讲座上,我当面问这位马克思问题专家,如果你这么多的国家项目,如果研究结果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国情严重不符,你会如何面对?他非常干脆地回答:我们研究的结果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当时这家新成立的研究院,得到的国家重大课题相当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其它机构之总和,也就是说,国家意识形态主管部门非常希望借助社会科学院专家学者,来强化马克思主义对中国的思想控制,而在没有研究出结果之时,结果已然出来了,就是马克思主义无可置疑地可以指导中国现实,这完全不是社会科学研究,而是社会科学拍马术。
    
    但这样的学术拍马,却被王伟光们冠上「政治正确」或学术研究方向正确的大帽子。王伟光在讲话中强调中国社会科学院「三大定位」:即马克思主义的坚强阵地,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最高殿堂,党中央国务院重要的思想库和智囊团。 「三大功能」:即阵地功能、殿堂功能、智库功能。
    
    从这位院长大人对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定位与功能可以看出,社会科学院领导们,要替中共保守势力坚守来自西方的马克思主义阵地,至于是不是符合中国国情与实际,当前的中国是不是已然完全悖反了原教旨马克思经典理论,那不管,帽子必须是马克思品牌,还要用马克思的帽子,毛泽东文革的棍子,来提升社会科学院政治地位,有了政治地位,就有了巨大的政治经济学上的利益(重大课题经费),有了这个巨大的利益,就可以盖自己的殿堂,领导们坐在殿堂里,指挥社会科学院的专家们,成为党国领导人的智囊,其实党国领导人只要背书者、歌颂者,从来也没拿正眼瞧着所谓的智囊。
    
    王伟光们没有思考过,为什么毛泽东政治正确,却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五十年代反右、大跃进(饿死三千多万人)、文革(数百万知识分子被打击摧残)这样的悲剧,毛泽东是革命带路人,要带领人民走上社会主义「康庄大道」,邓小平打左灯向右转,是不是也政治正确?带领人民走上资本主义特有的市场经济大道,中国人民才摆脱了毛泽东文革造成的饥寒交迫,基本过上了温饱生活。现在,有一条大道为中国人民所神往:宪政民主之道,王伟光们却视而不见,仍然引用毛泽东语录,要用革命理论,引导中国社会科学院,坚定政治立场,把坚持马克思主义进行到底。王伟光们要引导人民走上毛泽东的马克思主义道路呢,还是邓小平的社会主义特色道路呢?
    
    其实王伟光根本搞不懂,也不想搞懂,他们如此高调喊政治正确口号,不过是一种政治表态而已。王伟光要通过政治正确,获得经济利益,保证自己的社会地位,这是新左派们共同的特征。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310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下) (图)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上) (图)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的人民主权问题 (图)
·吴祚来: 习组长已基本完成「集权」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 强化党权问题 (图)
·吴祚来:别把中共党史当麻花捏 (图)
·吴祚来: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超级烂尾工程 (图)
·吴祚来:免于恐惧的自由是双向的 (图)
·吴祚来:说不尽做不完的启蒙与抗争 (图)
·吴祚来:习近平,舍命改制吧 (图)
·吴祚来:中共远远没有开放
·吴祚来:从孙立平教授生气说起 (图)
·吴祚来:周老虎倒下使江泽民政治双重破产 (图)
·吴祚来:重温一百年前西人的「阴谋」
·吴祚来:中组部干了中宣部的活? (图)
·吴祚来:关于中共的第五个现代化 (图)
·吴祚来:资本主义没有实现「自由化」? (图)
·吴祚来:「自由」也有东西方阶级属性?
·吴祚来:放风的政治文化学 (图)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