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阱(上)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30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阱(上)


    邓小平九二南巡之后,通过不争论,回避与左派的正面交锋。
    
    邓小平说过,防右,但更要反左。
    
    邓时代面对的是老左,他们是原教旨马列主义者,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标,不惜一切代价,不顾人民死活。老左们是政治信仰问题,而新左们则是政治利益问题。
    
    那些垂垂已老的极左们,或已人生谢幕,或东风无力,只在幕后叹息或支持新极左群体,他们对邓小平的改革也是一肚子牢骚与不满,在这些老左派眼中,资产阶级已然复辟,社会主义红色江山已然变色,但这些人同时发现,自己的生活境遇完全改变了,自己的后代因为傍靠权力,也已富甲天下。据说左翼领袖之一王震在生命弥留之际,也慨叹自己管不住自己(做生意)的儿子。但这一代老左派的梦想仍然是革命斗争,通过斗争来消除不平等,对这些极左来说,中国一穷二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中国变成了资本主义宪政民主制度。
    
    邓小平九二南巡之后,通过不争论,而回避与左派的正面交锋,极左没有掌握国家机器主动权,所以只能听任邓小平主导的市场经济风风火火搞起来,江泽民后来也看到了市场经济对自己统治的好处(闷声发大财),就顺势而为,特别是通过朱镕基的分税制度,使国家拥有了经济主导权,国富民弱自此开始,国家资本主义主导了中国经济,当国家资本主义通过三个代表做成权贵资本主义之时,左派们还是按捺不住,通过中流、理论前线等杂志向江泽民发难,迫使江泽民对魏巍等人进行政治打击,《中流》、《真理的追求》等极左杂志被封杀,魏巍不仅遭到打压,个人待遇被降格处理。
    
    中国第二代左派,并没有投身革命战争,他们在和平时代接受极左教育,受到极左势力培育,所以对极左感恩戴德,他们进入权位高层,既是帮极左守住阵地,也是帮自己守住权位,极左破产,就意味着他们的后台破产,其政治前途与命运也会被终止。所以他们捍卫左派思想意识形态,完全是一种基于利益的考量,而非政治信仰。新生代新左派们呢,他们是六七十年代生人,这些人完全不相信马克思主义了,他们只是看到第二代极左们得到了荣华显赫地位,所以加盟到这个阵营,希望分享极左最后的晚餐。一代新左在成长,他们以国家主义面目出现,使其左显得有一定群众基础。但无论旧左还是新左,反普世价值,重视威权或国权,无视人权,是其通病。
    
    邓小平玩左右平衡术,让猫鼠游戏,他享有游戏控制权,江时代左右之争已无意义了,左右都成为弱势,权贵成为强势,左右之争成为意气之争,国家独大,权贵坐大,马列主义、三个代表只是空中飘扬的旗帜,三个代表的本质是党代表、权代表、钱代表,这是真正的三个至上,三个至上的上面是江泽民。有学者对左右派人士劝导说,左派不应该保皇赞美文革呀,应该为人民争福利呀,右派应该致力于为社会争自由。左右可以通过不同的路径维护民权或人权,但左右无法形成联盟。左翼为什么不与右翼联手,以维护「人民」的权益呢?因为新左派们与体制内的老左们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梦想着夺回政治权力,人民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一个概念,一个随时可以借用的政治道具。所以中国社会中的新左派,不是真正站在底层人民立场上代言者,而只是维护体制或倡导文革的一股政治保守力量。乌有之乡、四月青年等网站是新左派的言论空间、司马南、孔庆东们则是新左派的代表人物。
    
    由于中国社会没有彻底清算文革与毛泽东罪恶,所以社会中仍然弥漫与扩散着文革气息,民粹们仍然认为毛是为人民服务的领袖,毛时代没有腐败人人平等,这是新左的群众基础,江泽民回避这个问题,胡温时代一样不敢正视,到了习近平时代,也只得喊几句毛语录,以解决权力继承的合法性。
    
    我们看到,习新政以来,新左已做足了功夫,从七不许内部文件下发,到打击大V与公共知识分子、再到拘捕新公民运动参与者、对网络言论的封杀与打压,甚至反宪政、反西方民主自由的声音在官方媒体上什嚣尘上,近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的讲话,都把左翼保守力量抬高到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度(大篇幅引用毛泽东语录),极左势力看起来是高如一座山,其实是在给习近平挖了一个巨大的陷阱。 (待续)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310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王伟光为什么那么左? (图)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下) (图)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上) (图)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的人民主权问题 (图)
·吴祚来: 习组长已基本完成「集权」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 强化党权问题 (图)
·吴祚来:别把中共党史当麻花捏 (图)
·吴祚来: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超级烂尾工程 (图)
·吴祚来:免于恐惧的自由是双向的 (图)
·吴祚来:说不尽做不完的启蒙与抗争 (图)
·吴祚来:习近平,舍命改制吧 (图)
·吴祚来:中共远远没有开放
·吴祚来:从孙立平教授生气说起 (图)
·吴祚来:周老虎倒下使江泽民政治双重破产 (图)
·吴祚来:重温一百年前西人的「阴谋」
·吴祚来:中组部干了中宣部的活? (图)
·吴祚来:关于中共的第五个现代化 (图)
·吴祚来:资本主义没有实现「自由化」? (图)
·吴祚来:「自由」也有东西方阶级属性?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