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比清算周永康腐败更重要的是什么(二)/孙立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2日 转载)
    
    实现从反腐败到破权贵除恶政的转变(第二部分)
    


    作者:孙立平
    
    (2014年8月16日在岭南大讲坛的演讲。经作者修改补充,且这部分有较大幅度修改)
    反腐败需要从为改革破局转向对权贵恶政的系统清理
    
    第二个方面的大问题,我想谈谈究竟如何看待现在这场改革的进程。
    
    回顾了过去这30多年我们是怎么走过来的,可以让我们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们这次改革和上一轮改革是不一样的。上一轮改革是面对着一个东西,就是那场改革之前三十年的时间里形成的一套旧体制,就是起点之前这一段的旧体制。
    
    这个旧体制的突出特征是什么?可以说就是权力的总体性、权力压倒一切的地位、权力无所不在的作用。将我们过去的体制简单概括为计划经济体制,这是不对的,这个体制的特征就是权力无所不在、权力控制一切,所以我把它称为总体性社会。那一轮改革面对的就是这个旧体制,并且首先从计划经济这个地方打开缺口。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一轮改革面对的是这一个东西。
    
    但是这一轮改革不一样,这一轮改革面对着两个东西。一个就是刚才所说的前三十年形成的旧体制,那个旧体制在过去三十年的改革当中并没有真正得到破除,或者说它最核心的东西并没有得到真正的破除。虽然从计划经济这一块上撕开了一个口子,但是它最核心的全能性、总体性的权力并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变。在80年代的时候,似乎对这个权力有所触动,但这种努力最终失败了。90年代初中期市场化的进程似乎在削弱这种权力,而最终的结果,却是为这种权力增添了新的机制。
    
    但是如果这一轮改革就是面对这个,和上一轮的改革没有什么差别,只能看做是对上一轮改革的继承和深化。实际上,这一轮改革还面对一个新东西,就是过去20年间形成的新弊端。这个新的弊端,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破除上一轮改革前三十年旧体制过程中形成的,但是和旧体制又不完全一样,二者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是又不完全一样。
    
    这一轮改革面对是这两个东西。概括来说,这一轮改革同时面对着一个旧体制、一个新弊端。简单一点说,旧体制的特点是极权,而新弊端的特点是权贵。
    
    如何看上一轮改革前的那种旧体制,那种总体性权力?有人会认为,不管怎么说,现在毕竟是有了市场经济的因素,有了私有产权,人们有了一定的自由,这个权力还是比原来弱化了。我觉得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在过去的30年中,由于上述因素,权力的边界确实有所收缩,自由的空间有所扩大,起码恋爱结婚这样的事情,组织上不管了。但同时也要看到,市场因素在扩大了自由的同时,有时也在成为权力的新机制。在这个过程中,由于权力添加了一种市场机制,这个权力有时比原来还要强大。
    
    所以,一定要看到,原来总体性权力的问题在上一轮改革中并没有真正解决。举一个例子来说,这次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但怎么才能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现在无论是官员还是学者都在说,首先要转变政府职能,减少政府对市场的干预,这样才能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怎么减少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呢,说要减少名目繁多的审批。这对不对?当然是对的,听起来好像也顺理成章。
    
    但是你仔细想一想,就不是这么简单了。为什么?如果你查一下资料就可以发现,从朱镕基那一届开始,然后中间经过温家宝两届,再到李克强开始这段时间,在中央和省市自治区这两层,审批项目已经减少了2/3,一半以上已经取消了。
    
    但是,你再问问在市场的这些人,问问那些企业家,说你觉得现在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减少了吗?我问过很多人,一致的回答都是说没有,甚至有的说比原来还厉害。这样问题就来了,现在大家都是盯着审批项目,问题是它已经减少了2/3,市场里的人为什么没有觉得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在减少呢?
    
    这说明不是简单的审批项目的问题。更根本的问题是什么呢?是我们政府权力的性质。我们政府权力的特点,就是刚才说的,这个权力是一种总体性权力,它无所不在、渗透一切。说得更现实一些,这个地方找不上你,别的地方一定能找上你,我们政府的权力是这样的。
    
    打一个比方来说。就像我们过去经常说一句话,孙悟空逃不出如来佛的手心。为什么孙悟空逃不出如来佛的手心?是如来佛给孙悟空规定了多少个审批项目吗?一个都没有,但是还是逃不出如来佛的手心。关键的问题是,如来佛的手心法力无边。现在我们政府的权力就像是如来佛的手心一样。
    
    这个问题过去三十年的时间没有得到真正的解决,所以这一轮改革仍然要面对这个旧体制。但是,我们一定也要看到,这个权力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简单的权力。
    
    经过三十多年的演变,这个权力现在已经和市场密切结合在一起了。这个权力过去行使的时候更多靠的是权力本身的机制,靠的是权力的机制,但是它现在不但仍然保持着过去的权力机制,同时又加上了一个市场机制,市场开始成为权力的一种机制。因此,这个权力比原来更加强有力。
    
    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形成了一种相当稳定的既得利益格局,甚至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个既得利益集团最简单的来说,最突出的特征就是权贵。
    
    关于既得利益集团,这些年人们也有很多的讨论。我们在2012年1月专门发表了一篇报告,就是讲既得利益集团的问题。但问题是怎么看既得利益集团。现在,人们将既得利益集团这个词用得很泛,好像凡是在三十年改革当中得到了好处的都是既得利益集团,这不对。其实在一个社会没有战乱、没有折腾的情况下,这个社会怎么也会正常发展,按照一般的技术进步也会正常的发展。
    
    举一个例子来说,我们老说谁解决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先是说毛泽东解决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后来又说邓小平解决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但是你说谁解决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
    
    要我说就是四个东西,化肥、种子、农药、激素。不是哪个人,哪个组织,哪种制度解决了中国人吃饭的问题。没有谁领导,只要有了化肥、有了杂交品种、有了农药,甚至有了激素,吃饭的问题就不难解决。比如喂猪的饲料中的激素,现在中国人吃肉不是问题,猪三四个月就长到两百多斤,按照原来的喂法两年才一百出头。
    
    我的意思是说,在正常技术进步情况下,多数人的状况都会得到改善,这是常态。所以不能将这些年生活状况得到了改善的人都称为既得利益集团。
    
    这个既得利益集团是指谁呢?就是指刚才所说的权贵集团,是权贵既得利益集团。权贵既得利益集团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在支配着这个社会。
    
    但是我这里稍微要岔开一句,为什么要讲既得利益集团或者是权贵集团?就是我们怎么想中国社会现在的这些问题,我们得有一些思路的变化。
    
    人们看现在的中国社会,往往都是两分法,说中国有一个前进的力量,有一个倒退的力量;有一个左的力量,有一个右的力量,许多事情我们都是这样看的。
    
    但是有了权贵既得利益集团之后,思考这个问题的框架得改变了,不是两分法,而是三个力量构成的格局,中间就是既得利益集团。这个既得利益集团从过去十几二十年的情况当中来看,不想往前走,也不想往后退,就想停在这个地方不动,因为这样对它最有好处。
    
    今天我们经常听到人们说现在是五千年以来最好的时期,从既得利益集团的角度看,真的是最好的时期。权力和市场结合在一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市场做不了的事用权力去做,权力做不了的事用市场去做,然后大家的财富可以说一夜之间收归己有,还能用市场的方式里变现。过去几千年的时间,权力再大,但是你变现可不容易。
    
    现在不但可以变现,还有全球化的背景,还可以转移资产。原来和绅上哪儿转移资产呢?这样一想,对它来说可真是五千年以来最好的时期,所以它既不想往前走也不想往后退。
    
    我们这个社会当中老是说中国社会有一个倒退的力量,其实不对,它既不想往前走也不想往后退。我说的往前走、往后退的力量,其实很大程度上都已经成为中国社会边缘性的力量。主张停在这里的那个力量是非常强有力的。
    
    看到这一点看不到这一点,非常重要,举一个例子,就说薄熙来事件。薄熙来事件明朗化之后,在网上、在社会中起码有几个月的时间大家是一片兴高采烈的感觉,至少往后退的力量打掉了,那么就会增加往前走的力量。
    
    就在当年4月份的时候,当时我特别想在微博上说几句话,但是比较敏感,而且我都是实名制的,所以话也不能随便说,但我又特别想说,所以就包装了又包装,藏在一堆话里还是把这句话说出来了,其实我想说的就是一句话:我们知道失败者是谁,但不知道胜利者是谁。
    
    如果将目前中国社会看做是由三股力量构成的,感觉就不一样了。人们说的往后退的这股力量被打掉了,结果会怎么样?那么就有了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确实就是增强了改革的力量,改革可能就会往前走了。但是也说不定可能会增强另外一股力量,就是中间既不想往前走也不想往后退的权贵集团的力量。因为这个往后退的力量也是对现状不满,也让现状很不舒服。
    
    现实当中是谁来打掉了这个力量呢?可能恰好就是主张往前走的那个力量,出面打掉了这个往后退的力量。在这个过程中,有可能这两个东西就两败俱伤了。无论往前走还是往后退的力量,两败俱伤之后,最后的结果就是中间这个,主张维持现状的这股力量更强了,有没有这个可能?
    
    当时我为什么说这个话呢?实际上就是想有一个怎么看这个社会的新框架。过去这二十年,在过去总体性权力背景下成长起来的权贵力量,可以说已经是中国社会一个压倒一切的力量,无论是往前走、往后退的,很大程度上都已经被边缘化了。
    
    这场改革首先面临的就是这样一堵墙。今年年初我在一篇文章中就说到,如果这堵墙撬不动,僵局不能打破,里面所有东西都谈不上,无论是往前走还是往后退。包括几年前人们老说中国有一个倒退的力量,我一直不同意这个说法,什么倒退的力量?谁想往后退?往哪儿退?最有力量的东西往后倒,对它有什么好处,只有权力和市场结合才对它有好处。
    
    比如说一个开发商,它觉得什么样的情况最好,假如说能够用权力的方式廉价拿地,又能够用市场方式高价卖房,这两个东西结合在一起最好了。
    
    往前走,用市场的方式高价卖房,但是对不起也要用市场的方式高价拿地,对它有好处吗,没有。往后退,不用钱就可以拿地,但是对不起,房子要给大家分,对他有好处吗?没有。停在这里对他来说是最好的。
    
    要看到,这些年,真正主导中国社会的力量是既不想往前走也不想往后退,就是想维持现状的力量。为什么这些年稳定压倒一切,就是要维护既得利益格局不变。现在最现实的,我们要面对的就是这个权贵集团,不破掉这个没有办法往前走。
    
    这场改革是以什么开始的?大家知道是以反腐败开始的。对这场反腐败大家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其实可以说这个反腐败,按照官方的预期远远没有达到。本来我觉得官方可能会想这么大张旗鼓的反腐败,在社会当中会赢得一致的赞成和拥护,但是实际上人们现在有很多不同的看法。
    
    尽管如此,我个人认为将反腐败作为这次改革的启动点是对的,因为它面对的就是既得利益集团、权贵集团的这堵墙。现在不破掉这堵墙,别的无从谈起。而反腐败最简单来说,先打两个耳光过去,先打得你晕头转向还找不到北,就在你找北的时候,这个改革就启动了。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反腐败对于启动改革,从这个作为出发点应当说是正确的。
    
    有人注意到8月初有一期的人民论坛发了十几篇文章,在讲一个问题,反腐是不是到了一个节点,现在是不是面临一个转折。但是对这个节点和转折,人们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有的说它遇到了巨大的阻力,甚至有人用很凶险的局面来进行描述。我个人的看法,不太同意这个,为什么?
    
    有一件事情就可以让我们多少有一点判断,这就是正在进行的清理军队当中老干部住房的问题。大家都知道这个问题是阻力极大,最容易惹人的事,而且这个事可以说放到后面一点去做的话问题也不是很大的。
    
    假设真像一些人所说的,现在已经是一种非常凶险的局面,说面对着大老虎抱团的反扑,我觉得现在不会做这个事情,只有在它觉得别的没有问题的情况下才会做。
    
    从这个角度判断,我不同意一些人对这个节点和转折点的看法。但是我也确实认为,这个反腐败已经进行了一年多的事情,现在是面临着一个转折了,从这个意义来说,你把它看作是一个节点应当说也是对的。
    
    如何看过去这一年多时间反腐败起到的作用?我觉得反腐败有多重含义,从不同的含义来说,做一些恰如其分的判断很重要。对于这场反腐败,我觉得可以从四个层面来看其进展。
    
    首先就解决腐败问题本身来说,应当承认运动式反腐的作用是有限的,想靠这个解决问题是解决不了的。但是又必须要靠反腐败来破局。应当说,到目前为止,这场反腐败震慑的作用是明显的,可以为建立有关的制度创造条件。比如说官员财产申报,如果不破局,不产生威慑,原来根本就通不过。有一次调查还是表决,90%以上反对,在这个圈子里根本通不过。运动式的反腐败有一个破局的作用、有震慑的作用,如果现在要再出台反腐败制度的安排,可能阻力会小得多。当然,这同时也意味着它应当有一个朝向制度建设的转变。
    
    从第二个层面来解读和评价,从为改革破局的角度来看,可以说反腐败到现在已经搅动了过去的一潭死水,在看是打破这个僵局。原来权贵之间的利益均衡,现在已经开始被打破,僵局开始出现松动,原来做不了的事情现在有了做的可能性。过去十年的时间,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的均衡,你不动我的利益,我也不侵犯你的地盘,大家共同维持一个安定团结的局面就行了。但是这样的一种格局,我觉得现在正在打破,原来动不了的地方现在有了动的可能性。
    
    第三,这场反腐败除了启动改革、解决腐败问题,还有就是破除权贵的垄断。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陆陆续续打的这些大大小小的老虎,很明显可以看出来中国社会那些机会、那些资源现在在哪儿,一个是国企一个是权贵,这两个东西还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如果你没有这个背景,想得到一些机会不容易了。前一段时间正在审理的,现在还没有审理完的刘汉的案子,还有广泛报道的周滨的案子,就充分说明这一点。比如,现在民营企业哪怕做得好的,如果你没有这个背景,顶多也就是边边角角的机会了。这是我们现在经济社会生活当中一个深层的症结所在。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这场反腐败也具有为破除权贵垄断破局的含义,不然的话为什么反腐败选择在那样一些领域进行。
    
    第四,执政者肯定有一个期望,期望这个反腐败能够起到凝聚民心、强化政权基础的作用,所以一直说不反腐败就会亡党亡国。但是假如从这样的角度评估,可以说这次反腐败在这个方面起的作用相当有限,老百姓已经开始不买这个帐了。甚至有人说,你打掉了那些权贵,上来的是不是又是一批新的权贵呢?说不定打掉了吃饱了的老虎,那上来的是不是饥饿的老虎,更加厉害呢?现在老百姓已经不是原来简单的逻辑了,因为这些年反腐败,大家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从种种因素来看,我觉得这个反腐败,在继续保持势头的情况下得经历一个转变了,这样才能使反腐败真正起到为改革破局的作用,这个反腐败本身也可以向前推进。这个转变是什么?就是由现在的反腐败转向对权贵恶政的系统清理。
    
    要看到,这些年不但形成了一个权贵集团,这个权贵集团不仅在大规模掠夺社会财富,而且为了维护权贵集团的利益,为了维护自己所得到的财富,也形成了一系列的恶政,甚至是体制化的恶政。恶政最关键的就是对法治的破坏,是对民众权利的打压,是对公平正义的损害,对社会秩序的侵蚀。
    
    我曾经在不同的层面概括这个权贵恶政。将它概括为四大表现:国进民退、暴力维稳、强征强拆、纵容贪腐。并由此造成五大灾难:活力下降、两极分化、法治倒退、社会溃败、生态灾难。要将改革破局真正变为推进社会前进的变革,必须面对这样的转变,来系统清理这些年权贵的恶政。
    
    今年上半年我非常急切地讲除恶政的问题,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半年,或者比这更长的时间,人们一直在传康师傅的事。当时我特别害怕这样一种结果,即康师傅这面条煮了,但是只是把他当做一个更大的腐败分子,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这对中国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我们只是看到一个比政治局委员更大的政治局常委,或者说他的财富更大。
    
    康师傅不仅仅是一个腐败分子,很大程度上,这些年他主管政法,实际上就是权贵恶政重要的代表。这些年维稳、截访、打压老百姓的权利、无数的冤案错案,哪儿来的?跟他有直接的关系。这些年为什么法治会被破坏、会倒退,你叫政法王啊,当然你负直接的责任。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给党国做点贡献吧,将这些年权贵恶政,我们也不好往别的地方追了,将屎盆子都扣在你头上算了,你就给党国、给这个国家做一次贡献算了。你就作为恶政的代表,这个时候你就不仅仅是一个腐败分子。
    
    然后通过康师傅煮面的机会,将它变为破除权贵恶政的契机,通过这个来系统清理权贵恶政。甚至我觉得需要有一次像在文革初期清理过去那些冤假错案一样的举动,清理这些年权贵恶政所造成的冤假错案的过程,为这些年他们所造成的冤假错案大规模的平反,因为这些年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清理权贵恶政的作用是什么呢,就是为权力设一个底线,一定要让官员知道什么东西不能做,如果你做了,哪怕你在台上没有得到清算,将来你下台也可能遭到清算。一定要让官员对底线有所畏惧,不能侵犯民众最基本的权利、不能掠夺民众的财产,一定要有底线,保证这个底线的就是法治。
    
    四中全会马上要召开,四中全会的主题就是法治建设。前一段我说了三步走:破权贵,除恶政,立宪政。如果这样的话,说不定社会就以平稳的方式走出一条好的路子,这个社会就有往前走的通道了。
    
    但是这个通道会不会就是现实的路,我不知道。我现在只能这样设想,同时我们现在也只能说社会的力量也在发育,人们应当努力朝这个方向推。不是说仅仅是愿望,而是说我们每一个人其实都有这样的责任。我觉得应当朝这个方向走,这可能是中国使改革走向深入,法治社会不断向前推进的一个现实途径。
    
    来源:搜狐博客

(Modified on 2014/9/02)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303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孙立平:民众的话语权决定改革成败
·吴祚来:从孙立平教授生气说起 (图)
·孙立平微博:讨论本轮改革(实录全文)
·孙立平:就是一点 老百姓要限制点公权力
·公平正义,应当是中国本轮改革新的旗帜/孙立平
·孙立平:关于当前反腐及改革的10点看法
·孙立平:改革进程遭遇社会转型力量阻击 (图)
·孙立平:改革进程遭遇转型逻辑
·倾听“被革命卷入者”的心灵 /孙立平
·孙立平:确立社会转型新思维
·拥护孙立平教授倡建“公平正义”社会/淳于雁
·权力维稳模式必须清算/孙立平
·重庆模式是一种什么模式/孙立平 (图)
·重庆模式背后五大推手/孙立平
·从经济走火入魔到政治权力的溃败/孙立平
·孙立平:为什么经济发展到了不顾一切的地步?
·走火入魔式的“发展梦”/孙立平
·改革这个词已经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孙立平
·孙立平:抛弃“改革”这个词,换一套话语体系
·“帝师”孙立平炮轰 利益集团那一帮怂人
·为孙立平说“我不是习近平的老师”点赞 (图)
·孙立平:政府在环境污染问题上的渎职相当普遍
·孙立平:改革已到转折点 眼里不能只盯着GDP
·孙立平: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已发生 逼迫中国进行改革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