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井(下)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2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井(下)


    网络上新极左主要表现包括歌颂并圣化毛泽东。
    
    极左的紧箍咒如果一直套在习近平头上,习十年仍然会是没有政治进步的十年,中国政治一直左转,而经济却过度右化。政治左转,指的是反普世价值反民主宪政成为当政者的主流意识形态,而经济领域的严重右化,指的是当政者站在权贵立场上发展经济,普众不仅没有分享经济发展成果,反而越来越深受其害,无论是道德领域还是自然生态,都严重恶化。
    
    网络上的新极左主要表现是,歌颂并圣化毛泽东与美化文革,对反右与三年党国造成的灾难拒不承认,对争议的边境问题立场强硬,没有任何妥协与缓解的空间,视普世价值与民主宪政制度为动乱之源,视西方文明世界为敌对势力基地,面对社会普遍的腐败现象,他们认为是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结果,而不是一党专制的结果。这些极左人物语言多简单粗暴,攻击性强,理论套路基本还停留在文革思维中。
    
    极左保守势力面对国际问题或边界争端,总是以国家主义来抢占道德制高点,习上任之初,戴旭等军方左派们就鼓动习以强硬姿态示人,在钓鱼岛与南海问题上,还有与印度边界问题上大做文章,特别是东海防空识别区的设立,立即招来日本与美国飞机划破识别区,使中国军方蒙受耻辱,对习近平新政也是莫大的负面影响。
    
    有人说,当时军方故意挑起边境事端,鼓动习近平强硬,目的是引发战争,使军方的腐败问题无人关注与追究,这样的分析也不是没有道理。但另一方面,极左保守势力的胜利妄想症总是会定期爆发,他们完全不知道世界已发展到哪个时代了,对内对外都用老思维来为新帝订造衣裳,最后当然会引发国际争端而成笑柄。
    
    我们看到,印度总理访问日本,专家分析是防范中国,因为印日都与中国有边界纠纷,所以要联手制衡中国,而此前,日本与澳大利亚已形成联合,美国加强了亚太军事力量,越南也开始倒向美国,以形成战略合作。如果说这些战略合作对中国国防并无根本性影响的话,那么,中国与日本及印度、越南的经济合作影响则是现实的,特别是与日本经济关系陷入困局,而这不是靠爱国口号所能挽救或弥补的重大损失。
    
    军界的极左以国家主义示人,而宣传系极左势力则以马克思主义为圭臬。我们看到,政法系因周永康事件而遭到重创,但宣传系却扶摇直上,稳稳占有七常委一席,宣传系多年经营,在意识形态领域已完全固化,如果说吴邦国的五不搞是消极的抵抗民主宪政制度的话,而刘云山主导的意识形态,已完全是积极地狙击民主宪政潮流,从内部发文禁谈民主宪政普世价值,到公开高喊意识形态领域亮剑,还有最近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的极左发言,把极左意识形态的高墙筑得像金字塔一样高不可及,墙筑得越高,坑也就挖得越深,极左的意识形态使整个知识界对习新政产生严重怀疑与不满,正常的学术研究被干扰,正常的学术会议不允许召开,正常的出国交流更是难上加难,我们很难说这一切都得到习近平的首肯,但作为总书记的习近平却因此招致广泛诟病,习应该意识到,极左意识形态已经为他的新政挖了一个大坑,秦始皇为读书人挖的坑埋的不仅是读书的儒生,埋的还有真话真理真相,最后,埋下仇恨的种子,大秦帝国也被埋在这个大坑里。
    
    为什么习开局至今以极左示人?
    
    宣传系的话语权不在习的手中?还是习的国家主义与极左形成某种契合?
    
    人们看到的现实是,习难以解除极左的红色魔咒,极左一方面帮中共维护正宗的话语权,同时也在帮习量身定做高大上的政治强人形象。极左既然可以造就毛的神圣形象,似乎也可以塑造习的伟岸风采。
    
    习一点都没有倾向于政治文明的价值观念吗?似乎也不是,譬如行政领域的简政放权,户籍方面的废除城乡二元制,司法方面废除劳改制度、倡导依法治国、将自由民主正义列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有人们期待的四中全会,将以法治中国为主题。但质疑或不满者认为,这些改变,对整个社会对知识界,有多大影响?人们感受到是党国威权在提升,个人极权在成型,公民特别是知识分子的自由度在受到限制、打压等各种挑战。
    
    左翼显然既以捍卫马列原典来捍卫红色政权,这是绝对的政治正确,习即便觉得这是无聊的政治游戏,但仍然无法公开反对,体制内左翼保守力量同时在塑造习的威权,同时在打压政治异已的声音,这些东西混杂在一起,打包递给习近平,习无法不接受或被接受。这是习的窘境与困境。习在意识形态上一时难有突破口。
    
    当局想左右逢源、通过删减封杀异已声音,想让自己的声音成为洪钟大吕振奋全民,做全民领袖,用全民领袖的声望,来引领人民前进,实现可大可小可虚可实的中国梦,是习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特别是在信息网络时代,打击了博客,微博发展起来了,打击了微博大V,微信公号发展起来了,接着打击微信公号,其它领域的现实问题又燃着了眉毛烧到了胡须。
    
    极左是一个巨大的陷井,只要当政者思维停滞在这个区域,就是置身于不仁不义与反人性、反进步的泥沼中,永远不能自拔。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806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阱(上) (图)
·吴祚来:王伟光为什么那么左? (图)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下) (图)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上) (图)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的人民主权问题 (图)
·吴祚来: 习组长已基本完成「集权」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 强化党权问题 (图)
·吴祚来:别把中共党史当麻花捏 (图)
·吴祚来: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超级烂尾工程 (图)
·吴祚来:免于恐惧的自由是双向的 (图)
·吴祚来:说不尽做不完的启蒙与抗争 (图)
·吴祚来:习近平,舍命改制吧 (图)
·吴祚来:中共远远没有开放
·吴祚来:从孙立平教授生气说起 (图)
·吴祚来:周老虎倒下使江泽民政治双重破产 (图)
·吴祚来:重温一百年前西人的「阴谋」
·吴祚来:中组部干了中宣部的活? (图)
·吴祚来:关于中共的第五个现代化 (图)
·吴祚来:资本主义没有实现「自由化」? (图)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