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怡:这次第,怎一个权字了得?
请看博讯热点:占领中环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4日 转载)
    由中国共产党一党拍板人大常委一致通过的香港政改决定,对建制派的重击更超过民主派。这狗屎决定会让民主派少了争议。民调显示52.1%受访者表明泛民主派应该否决方案,拒绝「袋住先」,而认为不应该的只有33.3%。这种情况让泛民主派除了否决就没有退路。但人大决定比民建联工联会方案在提委会组成上更保守,使建制派陷入无言以对的难堪境地。在梁振英与行会成员、问责官员见记者时,除了梁振英满脸堆笑之外,执政团队衮衮诸公都面无表情,有的侧目,有的不屑,行会召集人林焕光更全程「黑面」。连日来建制派谈此事而露笑脸的除行骗长官就只有从不参选而享权力亢奋的谭惠珠。
    
     窃喜的是梁振英,遭重击的是建制派。而泛民、占中推动者、想打破僵局的一众温和方案的倡议人和学者、几乎所有市民,情绪低落如李清照的词:「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这情景,岂是一个愁字可以概括的?)

    
    有建制派认为人大决定比想像中紧,是基于香港的政治形势,意思是占中等抗争促使中央更要收紧。有外国传媒认为人大决定显示中央领导已背离了邓小平的实用主义。有外国专家认为中共怕泛民执政,利用香港成为反共基地;北京相信(虽然毫无根据)英美在背后操控泛民。有的认为中共忧虑香港有真普选,会刺激大陆有同样要求。
    
    所有这些议论,其实都被中共的借口误导,模糊了事件的要害。问题的本质是一个权字,就是极权主义对权力的紧握不放。英国作家奥威尔在小说《1984》中指出,极权国家的权力不是手段,权力就是目的。纳粹和苏共假装或曾经真的相信他们夺取权力只是手段,目的是要实现天堂般的前景,但到他们真正掌权后就变质了,因为从来没有人夺权是为了再放弃它。
    
    美国政治哲学家Michael Walzer教授三十多年前写过一篇研究《1984》的论文,他指出极权主义制度有几个标志:一,极权政权的产生,总离不开群众的政治动员,它借着民主运动、党派活动、工人运动学生运动而成长,掌权后则对一切自发运动进行实质的消灭,却由掌权者不断搞政治运动实行运动治国,文革时跳忠字舞是行礼如仪的极致,中共建政以来的毛语录、邓理论、江的三个代表和习的中国梦等教条,都是极权政治指示下的群众发动。二,极权主义必具有强烈目的感,过去以追求共产主义理想为目的,掌权后又以洗雪百年「国耻」所激起的救国意识为目的,在弱文明地区凝聚对极权的向心力。三,是遍布社会生活每一个层面的系统森严的控制制度,《1984》创造的「思想警察」、「老大哥正在注视你」、「黑思想」、「新语言」等,在苏联和中共国都一一具体呈现。
    
    反占中的「运动群众」及其口号,爱国为名爱党为实的介入政治、司法,突然把抗日和南京屠杀定为纪念日,对外国势力的脱离现实的强调,国家级入侵黎智英电脑和早前对唐英年、曾钰成私隐的揭发,在在显示上述极权主义三方面的魔爪已在香港肆虐;也充分说明,当普选意味人民的政治权利得以体现,也意味极权者的权力有所限制时,根据强权逻辑,极权者必然寸步不让。这跟是否违反邓小平当时出于权宜考量的两制论无关,跟香港争取民主的激进化无关,也跟香港是否会成为反共基地无关,真正原因就是奥威尔说的:从来没有人夺得权力是为了放弃权力。囊中物岂会拿些出来分给你?是否会对管治带来危害根本不是掌极权者要考虑的。
    
    现在,可能使立会个别泛民妥协的理据,是如果2017年假普选特首的方案通不过,2020年的立法会全面普选也就无法开展。为了立会有普选,所以不好的特首普选也要「袋住先」。但从极权者绝不可能放弃丝毫权力的经验来看,即使开展立会普选,也不可能是真普选。所以,不要再受骗了。
    
    这次第,怎一个权字了得?既然中共绝不放权,那么我们还要抗争吗?为了表现出香港人反极权的高文明传统,为了忠于我们既有的价值观,为了表示我们是有独立自主意识的自由人,为了拒绝当奴隶做顺民,抗争是我们作为一个自由人的起码表现。
    
    何韵诗昨天的文章让笔者感动,她说:「我跟你们都一样,也不知道到底能为这个家做到什么;但我很肯定,只要你和我都不轻言放弃,已经是为我们的地方提供着最有力的支援。、、、、、、正是因为快要守不下去,我们才更要竭力守下去。」
    
    —— 原载: 香港《苹果日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506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怡:一步分作六步的政改奇谭
·李怡:权力公有与权力私有的对决
·李怡:这是一场自由与反自由的斗争
·李怡: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历史启示
·李怡:人人争着变犀牛的香港社会
·清华大学的独立精神自由思想丢弃殆尽/李怡
·法律是守护神而不是遮羞布/李怡
·中国孕妇潮是内地恶质社会对香港的又一践踏/李怡
·中共扭扭捏捏撑老朋友卡扎菲/李怡
·李怡:信任很簡單,不信任就複雜
·亲爱的老朋友司徒华,一路走好啊/李怡 (图)
·关于司徒华评价的奇异现象/李怡
·真正爱国者必成为质疑专权政治的反对派/李怡
·中国政改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李怡
·内地传媒尚且不怕,我们怕甚么?/李怡
·空凳是人权的缺席,也是对人权的等待/李怡
·挺刘晓波是良知,挺赵连海是天性/李怡
·北京当权者还知道「耻」字怎写吗/李怡
·无声的中国,渐渐无声的香港/李怡
·周永康案不在薄熙来案之下 /李怡
·劉曉波沒有敵人,中國沒有朋友/李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