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刘逸明: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请看博讯热点:食品安全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08日 来稿)
    刘逸明更多文章请看刘逸明专栏
    
     两年前,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曾播出《胶囊里的秘密》,曝光了河北一些企业用生石灰处理皮革废料,熬制成工业明胶,卖给浙江绍兴新昌一些企业制成药用胶囊,最终流入药品企业,进入患者腹中的黑幕。《现代金报》报道称,9月1日,浙江宁海检察院又通报了一起“非法生产毒胶囊”的案件,据悉,在短短5个月时间内,涉事厂家对外出售的毒胶囊高达9000万粒。目前,因涉嫌有毒有害食品,11人已经被宁海检察院批准逮捕。

    
    请注意,报道当中所说的“非法生产毒胶囊”,不仔细品味,还真的不会感觉到有问题。生产毒胶囊就是违法的,何必还要强调是“非法生产”呢?难道还有合法生产不成?这让人想到了中国媒体爱说的“非法传销”,既然传销早就被取缔,只要是传销就是非法的,没有必要再强调是非法的了,之所以这样说,只能说明中国还存在合法的传销,那就是诸如安利这样的打着直销招牌的传销。“非法生产毒胶囊”这样的说辞似乎是在给我们一种暗示,那就是有些厂家生产毒胶囊是合法的。
    
    依照中国的法律,制售有毒药品当然是非法的,不过,因为有些厂家有关系,有后台,所以,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去制售毒胶囊,而不必担心被食品药品监管部门以及警方查封和追究责任。最近这些年,舌尖上的安全一直是民众关心的话题,之所以会关心,就是因为食品药品出问题的时候太多,从毒奶粉到毒大米,从毒疫苗到毒胶囊,什么食品和药品都可能被黑心商人染指,加入有毒成分,让人没有安全感。
    
    因为舆论的压力,相关部门似乎在食品和药品领域加强了打击力度,不少违法企业和负责人被揪了出来。然而,每一次打击都犹如一阵风,风起之时,有毒食品和药品销声敛迹,等到风过之后,便卷土重来。呈现出了打游记战的态势,始终无法将其彻底消灭。
    
    最近这次毒胶囊事件发生在浙江,众所周知,要谈平民的富裕程度,浙江在中国肯定是首屈一指。在浙江很多地方,民营经济相当发达,家庭式的作坊数不胜数,相关部门难于管理,这也是导致浙江成为中国假货滥觞的原因之一。
    
    以前,浙江生产的劣质产品主要是非食用的产品,如水货鞋子、衣服之类,这些东西虽然质量低劣,但还是可以用,只是使用寿命短些而已,其价格往往比市面上的正货价格要低很多,故而,不少消费者还是觉得物有所值。
    
    共产主义鼻祖马克思曾经说过:“资本家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制售假货虽然是法律明令禁止的,可是,假货在中国却大行其道,这的确跟制售假货的利润太高有直接的关系。
    
    如果说制售一般的假货是利欲熏心的产物,那么,制售有毒胶囊就不仅仅是利欲熏心所能解释得了的,还必须具备人性泯灭这一条件。有些商人虽然黑心,但仍然有底线,可以做假货,但绝不做毒货。现在我们看到的社会景象却是,制售毒货的大有人在,可见,在中国商界,人性泯灭者不在少数。
    
    毒胶囊为什么有毒?经检测,被查获的空心胶囊及生产原料中,重金属铬的含量均超标,最高的超过正常标准的65倍。据了解,铬是一种毒性很大的重金属,容易进入人体细胞,对肝、肾等内脏器官和DNA造成损伤,在人体内蓄积具有致癌性并可能诱发基因突变。吃进去毒胶囊,后果将不堪设想。
    
    从媒体的报道得知,此次毒胶囊事件当中,涉事厂家生产的有毒空心胶囊达9000万粒左右,而且都已经全部进入了市场流通。生产和销售毒胶囊的时间长达半年之久,直到8月29日,因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涉案的11人才被宁海检察院批准逮捕。
    
    如果是小打小闹的制售毒胶囊,监管部门要进行打击的确有一定的难度,但是,9000万粒绝不是一个小数目。据悉,购买这批毒胶囊的也不是一般的制药厂,一般的制药厂也没有这么大的胃口。这就奇怪了,这么大批量的毒胶囊为何能够顺利进入各个环节?显然不是涉案者的作案方式高明所能说明问题的。
    
    毒胶囊能够顺利生产,最大的可能就是当地的监管部门故意装聋作哑,而订购毒胶囊的制药厂也明明知道这些胶囊有问题,还是怀着侥幸心理将其购入。在毒胶囊并未做成成品药之前,监管部门要想阻止其进入市场或许有难度,可是,当这些毒胶囊包装的药品进入市场之后,为何不能及时发现问题?而是要等到半年之后才发现?
    
    显然,食品药品监督部门失职了。事实上,这个部门一直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从来不去主动地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毒胶囊能上市半年之久才被叫停,虽然媒体未曾报道发现的过程,但很多人推测,应该还是因为消费者在食用过后出了问题才开始追查的。
    
    从很多事情直到出现严重后果,相关部门才出马的情况看,诸如食品药品监督局这样的部门实际上大多数时候就是站着茅坑不拉屎,从来不会去防范于未然,这也是导致有毒食品和药品泛滥成灾的原因之一。这还不算最恶劣的,最恶劣的是,这个部门跟黑心商人相勾结,对有毒食品和药品不管不顾,任由其祸害民众。
    
    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就是一个监守自盗、尸位素餐者,虽然他最终因为贪腐问题被执行死刑,可是在后郑筱萸时代,食品药品安全问题仍然非常严重,可见,要实现舌尖上的安全,仅仅杀几个失职的监管官员是不够的,还需要从大处着眼,进行制度性的建设,从而最大限度地防止悲剧的发生。
    
    此次毒胶囊事件的涉案人被批捕了,可是,事情决不能止于此,除了应该迅速追回有毒胶囊之外,对于有监管责任的相关机构负责人也应该一并追究责任。“乱世用重典”,基本废除死刑虽然是历史和世界潮流,但在现今中国,对于故意制售有毒有害食品者,只要其后果严重,还是应该施以重刑以儆效尤。而治本之道是实行法治与宪政,以有效保障人民的生命权和健康权。
    
    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503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逸明: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刘逸明: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刘逸明: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刘逸明:周永康落马给了中国高校什么警示?
·刘逸明:为什么说韩寒是《后会无期》的枪手?
·刘逸明:周永康被立案审查再证“多行不义必自毙”
·刘逸明:企图为官员正三观,中组部自不量力
·刘逸明:记者为何要“吃里扒外、抹黑中国”?
·刘逸明:谁是阻挡调查性侵幼女案的幕后黑手?
·刘逸明:“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刘逸明: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何罪之有?
·刘逸明:不要对一党专政下的司法改革抱有幻想
·刘逸明: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刘逸明:高瑜去哪儿了?
·刘逸明:共产党政府强制推行火葬不得民心
·刘逸明: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刘逸明:“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刘逸明: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刘逸明: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刘逸明: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