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祚来:民主可以是政治精英的政治游戏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13日 转载)
     吴祚来 旅美学者
    
     中国的问题在哪里?有一党之内有派系内斗、权争,却无公开的党派角力、竞选。

    
    普通大众在要求民主时,将民主等同于选票,一切通过选票来决定,体现多数人的意志,当然这样对民主的理解失之简单,最典型的案例是古希腊之时,选票民主不仅使苏格拉底这样的大哲学家被判死刑,也使许多城邦杰出人物被驱逐流放(陶片流亡法),只要人们普通觉得某人影响力大得可能危害城邦,通过选票就可以无条件地把此人驱逐出境。
    
    柏拉图因此反对希腊的大民主或泛民主,因为希腊民主极致的「平等」到了什么程度呢?就是许多公务人员的资格是通过抽签得到,而当选为执政官的领袖,也可能为了迎合民意,更重视讲演与表现,多虚饰与夸辞,而不致力于城邦长远的利益追求,所以柏拉图的理想国中,城邦领袖应该是哲学家,有思想有品格的人,才可以担当重任。为什么要哲学家担当城邦领袖呢?这就像选船长,不能由多数人来决定船长的人选,而是要选有技术的人,道理就这么简单。
    
    但问题是,谁是真正的哲学家呢?是由机构来认定,还是由哲学家们来选定?还有,既然柏拉图反对的是大民主或泛民主、抽签民主,而其倡导的是精英民主。民主政治发展到今天,逐渐摆脱了普众的泛民主状态,而进入到精英民主政制。公民选举自己的议员或州长、总统,不仅要听其演说,更要看其政治思想、价值理念与治理思路、从政经历,政敌之间的辩论、政论家们的评点、公众通过网络的自由发言,都在影响着选举结果。文明国家的民主,理性与感性已得到高度统一。
    
    我们看过一幅著名的油画:《自由引导人民》,自由女神高举旗帜,引导人民为自由而战。但真正引导人民的,永远只会是一部分人,制定民主宪政规则的,也只会是一部分人,这一部分人是否代表民意,是否站在绝大多数人的权益立场上立宪,这是最为重要的,有学者翻出当年美国第一次总统选举「民主选票」数据发现,立国之初的美国选举,完全是少数人的民主:全部390万人中,只有不到20%的人有选举权。没有选举权的人包括女人(50%),2/5的黑人(10%),不纳税的穷人和反对过革命的人(20%)。女性的选举权与黑人的选举权,到了二十世纪才得以逐步落实(经过社会权利运动争取得到)。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有学者为了批评美国民主,就强调美国民主直到上世纪上叶之后,才有相对普遍的民主,那么,中国人的民主,是不是也要像美国那样,经历一百年之后,再落实城乡民主的一致、党内外的一致,以及女性与男性的平权?科学与民主都一样,一旦人类的意识达到了一个水平一种境界,它完全可以一步到位,中国人造汽车或核武器,还需要像美国那样历经百年历程?
    
    反民主宪政的政治与学术精英的问题出在哪是?
    
    首先他们命定中共为先进(精英的代名词),因为自己先进,因为自己打得天下,因为自己发展了经济,所以不仅有统治的合法性,还有为万民做主的合法性,为民做主用「领导」一词代替,国家名义上主权在民,但实际的主权在党。党领导人民,即党垄断中国的统治权或政治权。统治权在皇权时代已成为剥削压迫的代名词,于是中共代之以为人民服务的口号,中共通过一场与国民党的战争,获得了对中国人民永久的服务权。既然中共为人民服务,那么,中共就可以坐收天下税收,以供给党国官员的福利与待遇(而数字却是国家秘密,官员也不公开财产)。
    
    皇权时代为了家族权利,希望统治一个国家千秋万代,皇权时代结束后,西方政治文明国家通过党派博弈,来使不同利益集团获得分权分利,但中国完全不同,家天下之后,出现党天下,皇帝万岁结束之后,开始出现党万岁。既然党会万岁,那么,政治就成为一党永久统治,一党统治才可以保证党这个庞大无比的「红色家族」,实现对国家利益的独占。学术精英为什么要替党说话,因为这些精英在体制内部,通过向当政党学术献媚,以谋取个人福利。
    
    为民做主,做成了专制或专政。工农联盟的无产阶级专政,党是其先锋队,所以就变成了党的专政。一党专制与宪政民主的对峙,因此形成。有学者说,民主对应的是君主,我想,理论上可以那么认为,但现实中国,民主对应的就是专制或专政。
    
    上面说到美国民主立宪与立国之初,是少数人的民主,而美国的普世民主,建国之后一二百年后才逐步成熟。我们看到了民主的成长与成熟,也看到了有信仰基础的民主,有社会良序的民主,在后来的政治博弈中,总能朝着有利于多数人权益的方向进步,民主在进步中扩容。这与国民党政府当年提出的从军政到训政再到宪政三步走,在理论上是一致的。现在中共要放弃的无限党、万岁党这样永恒的身份,中共的专政,如何通过依宪治国,而转型到民主宪政轨道上来。这个转型中共自己的设计是,从村级民主到乡级镇级,再到县级往上,当然这也是一种路径,可以实验,但世界范围内的民主经验,自上而下的民主,精英主导的民主,成本最低,效率最高,也最能决定国家民主进程。美国如此,欧洲如此,甚至已有变异的俄国如此,比中国经济相对落后的印度也是如此。
    
    中国的问题在哪里?有一党之内有派系内斗、权争,却无公开的党派角力、竞选。中国的政治精英不会政治游戏?政治游戏不会玩或不懂政治游戏规则的族群,必然会陷入无限的明争暗斗,也无法转型到政治文明的宪政制度之中。
    
    但习近平不是没有机会,而是要抓住最后的机会,一是做实全国人大,二是司法独立,做实全国人大,使全国人大与党国政府有博弈的可能,在全国人大设立宪法审查委员会,设立廉政委员会,让中国的精英层开始最基本的政治博弈游戏,高层精英的民主游戏对政治进步意义,远胜于千村万乡的虚假民主选举。
    
    总之,民主可以是政治精英们的游戏,就看你能不能为自己与国家玩出一个政治文明的未来。
    
    来源:东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08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吴祚来:马克思为什么讨厌苏长和教授 (图)
·吴祚来:习近平如何让「人民的权利」实起来? (图)
·吴祚来:“依宪治国”被删,谁敢动习近平的重要讲话内容? (图)
·吴祚来:共同富裕为什么是一个政治谎言? (图)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井(下) (图)
·吴祚来:习近平面对新极左陷阱(上) (图)
·吴祚来:王伟光为什么那么左? (图)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下) (图)
·吴祚来:韩寒问题是「种族」问题(上) (图)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的人民主权问题 (图)
·吴祚来: 习组长已基本完成「集权」
·吴祚来:「一党民主」语境下 强化党权问题 (图)
·吴祚来:别把中共党史当麻花捏 (图)
·吴祚来: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是超级烂尾工程 (图)
·吴祚来:免于恐惧的自由是双向的 (图)
·吴祚来:说不尽做不完的启蒙与抗争 (图)
·吴祚来:习近平,舍命改制吧 (图)
·吴祚来:中共远远没有开放
·吴祚来:从孙立平教授生气说起 (图)
·吴祚来:大陆警方正在突破法治与人伦底线
·谁的农村?谁的土地?/吴祚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